城市医疗垃圾分类不清晰 环卫工常被针头扎伤

社会济源日报2016-04-21 09:11
0

城市医疗垃圾分类不清晰 环卫工常被针头扎伤

收集人员将医院内的医疗垃圾装到医疗废物转运车上

近日,在采访李小环的过程中,记者始终没看清她的面容——两层蓝色医用口罩的遮掩使她只露出了一双略带浑浊的眼睛。李小环每天负责上门收集市区内各家小诊所的医疗垃圾,蓝色医用口罩是她从事这项工作的“标配”。她骑的电动三轮车上放着两个高高的深色垃圾桶,一路收集下来,原本空空的垃圾桶就被装满了。

城区范围内,每天可产生2吨医疗垃圾

4月12日,在济水大街的一家口腔诊所内,三台牙科机器皆有患者在接受诊治,诊所工作人员在紧张地忙碌着,室内充斥着刺鼻气味。

工作人员李杰介绍,牙科机器的钻头有特殊的消毒途径,口腔诊所产生的医疗垃圾主要是塑料杯、卫生纸、一次性口腔医用耗材等。

李杰说,在各种医疗垃圾中,针头会被装进利器盒内,其他的会被混装到一个黄色袋子里。打包之后,李杰便等着收集医疗垃圾的人上门了。

与该口腔诊所毗邻的卫生服务站里,专门放置医疗垃圾的房间要进门拐过几个弯才能找到。房间内,用于专门打包医疗垃圾的黄色袋子敞开着,可以看出,这里的医护人员对医疗垃圾做了比较清晰的分类。

根据相关统计,仅在市区内,除各大医院之外的各类小型医疗机构就有200家左右。这些小型医疗机构在为市民提供便捷医疗服务的同时,也产生了数量可观的医疗垃圾。据初步统计,市区内各类医疗机构每天产生医疗垃圾两吨左右,但是由于分类不规范,其中也夹杂了部分生活垃圾。

部分医疗垃圾分类不清晰,生活垃圾混入

医疗垃圾也被称为“一号危险废物”。根据《医疗废物管理条例》,医疗垃圾由专门机构进行处理,并对收集、贮存、运输、处置全程进行严格监管,医疗垃圾集中处置单位应当至少每两天到医疗机构收集、运送一次医疗垃圾。

李小环和她的同事们每天就在做着收集医疗垃圾的工作。

只是,李小环在收集医疗垃圾时发现,部分小型医疗机构对医疗垃圾的分类并不清晰,混装现象严重。

“10年前,小诊所的医疗垃圾几乎不分类,针头和其他垃圾混装。用手掂起后,针头就会刺破塑料袋,远远望去像提了一个大刺猬。”李小环说,“现在,针头多数被装进了利器盒内,但是也存在部分医疗机构将生活垃圾混入医疗垃圾的现象,有时候黄色袋子里还装着西瓜皮。”

医疗垃圾分类不清晰让李小环的工作充满了挑战,她和她的同事们都被针头扎伤过。

无害化处理后,医疗垃圾被填埋

李小环和她的同事们每天在小诊所收集完医疗垃圾后,将其送到市医疗废物处置中心。和李小环不同的是,张国成不仅是医疗垃圾的收集者,还是医疗垃圾的处理者。他每天早上7点30分,乘医疗废物转运车收集18家医院的医疗垃圾,之后将其送到市医疗废物处置中心进行无害化处理。

记者4月12日上午9点见到张国成时,他正在市人民医院收集医疗垃圾;上午11点,他穿着专用防护服,开始在车间内处理医疗垃圾。

市医疗废物处置中心负责人王有桥介绍,医疗垃圾在该中心加入干式碱性化学药剂后混合破碎,以达到消毒杀菌、毁形、减量的目的。目前,市区医疗垃圾处置率达100%,部分镇级卫生院的医疗垃圾也在市医疗垃圾处置中心处理。

透过橱窗,记者看到,原本一袋袋的医疗垃圾被粉碎成了绿色的粉末。而这些粉末最终将被密闭的运输车拉到指定地点填埋。

医疗垃圾监管体系仍有待完善

在市医疗废物处置中心,记者了解到,医疗垃圾在处理过程中并不产生可利用的副产品,经过无害化处理的粉末只能进行填埋处理。

王有桥介绍,他曾接到过陌生人电话,声称可以高价收购医疗垃圾,但被他断然拒绝。王有桥告诉记者,市医疗废物处置中心对医疗垃圾进行即时处理,每天拉来的医疗垃圾一卸车就会进入无害化处理程序。

但是,据内部人士观察,市医疗废物处置中心处理的医疗垃圾数量并不是每天都一样。

“前段时间,有媒体曝出医疗垃圾被非法回收做成一次性餐具。报道出来之后,市医疗废物处置中心日均处理的医疗垃圾量为平时的两倍。”该内部人士介绍,平常情况下,医疗废物转运车拉来的医疗垃圾中只有很少量的塑料输液瓶和输液管;而到了“特殊时期”,其中的塑料输液瓶和输液管会多出很多。

该内部人士认为,一些“有用的”医疗垃圾其实并未被医疗废物转运车运入市医疗废物处置中心。

医疗垃圾含有大量的致病菌、病毒等,其危害性是普通生活垃圾的数倍。在采访中,该内部人士也表示,希望社会建立起完善的医疗垃圾回收、监管体系,对医疗垃圾全部进行无害化处理,不给投机者留下任何可乘之机。

文/图 本报特别报道组

(济源日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rebecaz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