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氏姐弟:为木造像搭通一座过去与未来之桥

藏友故事雅昌艺术网2016-11-22 15:50
0

詹氏姐弟:为木造像搭通一座过去与未来之桥

詹氏姐弟——詹文静(右)、詹皇台(左)

偏于闹市,得一方静室。

山峦半掩的别墅,外观低调无华。迎门一尊简朴笑佛,却似乎道尽繁华暗藏背后的世间玄机。当詹皇台领我们进门,内里仿若时空转换,果真别有洞天——上下五层近千平方的室内,上至辽宋、下至明清,数百尊木造像精品静列其间。每一尊,似乎都是在千百年时光里,带着一身故事,流转而来。

为不打破木造像与空间所建立的静谧,这座佛像堂雕塑馆在修成大半年来,一直只接受预约观赏的方式,以藏会友。而在11月23日,也迎来了它的首展:佛像堂藏 汉传宫廷风格木造像专题展。

馆主为自小与佛像结缘的“藏二代”詹氏姐弟——詹文静、詹皇台。尽管年轻,詹氏姐弟却是木造像领域在国内数一数二的资深藏家,这首先得益于有三十年鉴藏经验的詹父言传身教,耳濡目染之下,他们觉得“佛像的存在就像家里的电视机一样理所当然”、“像亲人一样重要,是生命里不可或缺的存在”。另一方面,木造像本身的历史温度以及所承载的生命力,正是打动他们内心的根源,因此将木造像收藏作为倾守一生的事业。

詹氏姐弟:为木造像搭通一座过去与未来之桥

詹氏姐弟:为木造像搭通一座过去与未来之桥

詹氏姐弟:为木造像搭通一座过去与未来之桥

詹氏姐弟:为木造像搭通一座过去与未来之桥

詹氏姐弟:为木造像搭通一座过去与未来之桥

佛像堂雕塑馆内部陈设

“藏二代”的木造像收藏之路

詹父收藏之初关注瓷器领域,后来慢慢喜欢上木造像这个较为偏门的类别,主要受启蒙于一位在雕刻及鉴赏方面造诣较高的老先生。在上世纪80年代,作为较早涉足佛造像收藏者之一,詹父可谓独具慧眼,鉴藏到不少木造像精品。“父亲请回来的佛像就放在家里,我们从小就看着,感受那种气场,自然而然就懂得了如何辨别新老,好像突然有一天就开窍了。” 詹文静如是说出自身的佛像缘,詹皇台亦补充道,“多年来,关于木造像的知识,我们都是在耳濡目染过程中学到的。身临其中,在古代造像的新老鉴定、特征辨别等方面也就认知更多,从而对造像的解读也有了更系统、更深入的体会。”

大概在十年前,不同于以往“业余性”的旁观或赏玩,詹氏姐弟开始全身心投入到木造像的鉴藏事业中。虽传承于詹父,然两代人之间的时代环境及收藏方式却有着极大不同。詹父所处的木造像收藏时代,与藏家或商家的沟通更多是线下进行,虽然沟通也十分活跃,但关系网相对较窄,信息量也相对较少,在外界看来,起不到什么波澜。但那时货源多,但凡有眼光的,都能较为容易拿到好东西。而詹氏姐弟所处的资讯共享时代,可以说是整个网络都打通了,资源贯通带动了家、玩家、商家活跃起来,整个气氛十分浓烈,但高端精品可遇不可求。

“大概在这十来年,随着互联网的兴起,以及收藏拍卖市场的火热,佛造像也随之更广泛地走进收藏爱好者的视野。这些年来,我们做的工作更多是积累、研究与梳理,可以说,与整个环境及时代是同步的。” 只是,毕竟不同于书画、瓷器等收藏门类,一直以来,木造像都没有经历一个爆发过程,而是处于一种沉静缓慢、稳健理性发展的趋势中。这种可控、半潜伏状态,给予詹氏姐弟更多空间与时间梳理木造像的学术价值。詹文静说,“佛造像的自身特性,决定了它不会成为那种人人都盲目追捧的藏品类别,因为喜欢佛造像的人都追随较为平和的心境,我们也比较倾向于慢,慢慢地做好,不要急。”

三十年来,詹父的私人收藏吸引了世界各地收藏家和古董商的眼光。然而,他曾看上两尊不论年份、工艺水平、尺寸,还是品相,皆属上乘的木造像,分别是:一尊相当罕有的明代宫廷风格释迦摩尼木造像,以及一尊存世量屈指可数的辽金宋时期山西水月观音造像,无奈不敌海外藏家资金雄厚而失之交臂。欣喜的是,后者在多年后重新为詹氏姐弟所知,经多次核实及花费不少功夫,最终重金请回,弥补詹父多年遗憾,如今成为詹氏姐弟主理“佛像堂”的重要藏品之一。

詹氏姐弟:为木造像搭通一座过去与未来之桥

明代脱胎夹纻宫廷风格十八臂准提菩萨

詹氏姐弟:为木造像搭通一座过去与未来之桥

明代木胎汉藏风格胁侍菩萨

詹氏姐弟:为木造像搭通一座过去与未来之桥

明代木胎京作麻姑献寿

詹氏姐弟:为木造像搭通一座过去与未来之桥

明代木胎京作男相观音

以藏养藏 在提升中“陶精

詹父的收藏理论是质与量均衡发展,在收集大量木造像的过程中,渐渐地,吃紧的资金为其带来较大压力。而这十年来,詹氏姐弟却在理念上有所调整,一方面始终遵循着父亲的传统,注重东西稀有性与品位,做学术性收藏;另一方面,逐渐减少普通级别造像的收藏,通过在海内外行家和藏家提供信息或直接出售,同时正规而有保障的拍卖会等收藏渠道购入,以不断提升藏品的平均艺术级别,实行“以藏养藏”政策。这种收藏模式为他们后来的收藏方向和藏品的选择都起到相当积极的指引作用。

詹皇台说,“早期父亲几乎把全部精力投入在寻找更多更好藏品方面,对于自己将来的事业或收藏并没有一个清晰的蓝图。尽管古代雕塑的美几乎在所有的作品中都有不同程度的体现,但出于对更高境界美的追求,应该有一个明确方向。我们希望可以通过佛像堂来传承,让它们能够更好地展示于有缘人的眼前。”

于是,姐弟俩以“佛像堂”持续这了父亲的收藏事业。到目前为止,詹氏姐弟经手、交易、收藏数千尊古代木造像艺术品,慕名而来的藏家交流讨论的藏家遍布海内外各地。当然,詹氏姐弟目前的精品收藏渠道部分源于海外回流,比如从海外资深藏家处请得的明代闽工红豆杉木胎大漆描金持珠观世音菩萨造像,菩萨头绾高髻,发型远观如山石形状,较为罕见。

佛像堂雕塑馆——在这个极具设计感的现代风格空间里,除了满堂的晨昏相对、形式各异的木造像之外,上下五层间,还有字画、盆景、古典家具点缀,相得益彰,圆融无碍。作为十年收藏之路的一张“成绩单”,詹氏姐弟近期策划“佛像堂藏 汉传宫廷风格木造像专题展”,试图在展览的呈现与交流中,梳理挖掘出木造像更多的艺术性,为佛造像搭通一座过去与未来之桥。

詹氏姐弟:为木造像搭通一座过去与未来之桥

明代木胎京作土地财神爷

詹氏姐弟:为木造像搭通一座过去与未来之桥

明代脱胎夹纻京作自在菩萨

詹氏姐弟:为木造像搭通一座过去与未来之桥

明代脱胎夹纻自在观音

詹氏姐弟:为木造像搭通一座过去与未来之桥

明木胎宫廷风格释迦成道像

艺术之高峰 市场之“洼地”

雅昌艺术网:古代木造像各个流派有哪些风格和特点?

詹文静:木造像从宫廷到民间历来都是十分主流的,这也是由于它的取材容易,宫廷也在雕刻,民间也在雕刻,甚至是连会点木工活的木匠也在雕刻,不过这也造成它的量非常大但它的整体水平参差不齐精品量少。也因为古代的交通不便利,闭门造车,师傅徒弟这样口口相传,很少文字记载下来,相互交流也比较少,所以每个地区都形成它自己独特的风格,这就增加了木质造像的多样性。

京工造像特点:京工造就是指北京这一带的造像工艺,北京工其中就具有宫廷的风格。众所周知,宫廷造像目前来说是以铜造像被大家熟知,因为明清时期,宫廷是比较推崇用铜来铸造佛像的。相比之下,其实木造像的塑造是有材质上的先天优势的,因为对雕刻师来说,雕刻的手法以及对造像的身躯、衣晢、线条细节的表达,可以不受材质上的限制,会更加灵动流畅,一气呵成,使作者的艺术水平得到更加淋漓尽致的发挥。这一点差异在佛像的表情刻画上是尤为明显的。京工造像,尤其是木材质造像,他呈现出多元化的风格,因为它汇聚了全国各地最好的工匠,总的来说他就是分为汉传和汉藏两个体系。

山西造像特点:山西造像是造像的鼻祖,也是北方造像的代表地区。国家博物馆、山西博物、上海博物馆,还有欧美著名的一些博物馆等等,他们镇馆的木造像就是宋代产自山西的水月观音。现在博物馆里面的雕塑馆就有‘无宋木不成馆’一说,‘宋木’就是指山西的宋代木造像了。因为当时很多皇家的寺庙建在这里,佛教是非常盛行的,当时又很推崇木质的造像,宋代的木造像就得到了大力的发展,一直延续到到元明清时期。造像年份比较好,现在能见到的大多为明代,元或以前的造像存世不多,而且他整体造型不多,这就留给观赏者很多想象的空间。由于地区气候比较干燥的原因,其包浆显得干脆利落又古朴,但是彩绘却保存非常少。

闽工、福建工特点:闽工造像线条的表达是层峦叠嶂的,但又不是每条线条都很雷同,它不会很繁琐,而是生动有变化、有深浅有力度的;人物写实很高雅,善于注重人物写实的比例,善于用人物写实的姿态来表达人物优雅的意境。福建造像属于南方造像,可以说是南方造像的代表,无论艺术造诣高度,还是用料用漆的精美度,都是极好的。福建当地很多人在京做官,当地人又对佛事比较虔诚,就会请很多宫廷雕刻师在当地雕刻佛像,南派和北派就在当地交流切磋,取长补短,形成了当地独特的闽工特色。若你留心观察可以发现其观音造型在福建当地是最多的。

浙江工造像特点:江浙工佛像开脸一般比较甜美,脸庞比较丰腴,五官给人感觉年纪比较年轻。但开脸缺少多样性,喜欢用衣服的层峦叠嶂,来表现工艺的精湛出彩和华丽。皮壳打磨好,漆料比较好,用料可以和福建工媲美,外用金漆或贴金箔;里面用朱漆或黑漆打底;立像比较多,衣纹流畅,最能表现立像的美。江浙造像工艺从古到今历来有名,因宋始江浙地区历来富庶推崇宗教,兴建寺庙,所以出了很多精品,尤其是明清时期,所以精品很多。当时当地的作品很精湛,雕刻工匠人才辈出,宫廷汉传造像雕刻师其中一支系就是来自江浙造像的,所以京工部分的汉传造型倒有几分江浙造像的味道,这些从造像的工艺、风格就可以看出来。

川湘造像,四川和湖南:川湘造像题材多样,种类比较丰富,是木造像的两大产量大省。它同时融合北方和南方的工艺风格,虽题材多样产量丰富,但工艺水平比起其他地区比如京工、福建工、江浙工来说比较参差不齐。又由于身处内陆,与其他地区交流较少,而自成一系,选材比较贴近当地民间百姓生活。当地民间百姓比较虔诚,很喜欢供奉。现在我们可以看到造像前后不同时期所上的漆,还有他所形成的包浆也不统一。现在这些同时存在的不同时期不同年份所上的漆会产生不同视觉上的斑驳感,这也是川湘造像的特点之一。

詹氏姐弟:为木造像搭通一座过去与未来之桥

明脱胎夹纻释宫廷风格释迦成道像

詹氏姐弟:为木造像搭通一座过去与未来之桥

明永乐木胎释伽牟尼佛

詹氏姐弟:为木造像搭通一座过去与未来之桥

元大都宫廷木胎菩萨像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applet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