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共享单车修车师傅赛白领 月入六千有五险一金

社会大河网-大河报2017-04-17 07:10
0

郑州共享单车修自师傅赛白领 月入六千有五险一金

一辆被拆下前轮的单车停放在路边

郑州共享单车修自师傅赛白领 月入六千有五险一金

仓库里待修的单车甚多,每天早上8点上班,修车师傅余事不问,埋头修车

郑州共享单车修自师傅赛白领 月入六千有五险一金

已是深夜,还有很多单车没修理完,犯困的师傅洗把脸接着干

□记者朱建豪文吴国强张琮摄影

核心提示|共享单车满大街,报修维修成“大活”。自今年年初共享单车进入郑州后,三家共享单车已在郑州投放单车数量超十万辆。这么多的共享单车,养护维修是一项“大工程”。前天,记者跟随共享单车维修人员,见证了共享单车维修团队忙碌的一天。这个团队是明显的“老少配”,年轻小伙负责在大街小巷寻找故障车,小毛病当场修,大毛病则送回仓库,交由“老师傅”修理。这些老师傅原本在街头修理自行车,“下岗”几年后,重出江湖,成了“抢手货”。

单车“游医”每天骑行60公里找故障车“小病当场治大病送医院”

头戴遮阳帽,身背土黄色双肩包,一身深色运动装,25岁的杨晓鹏每天的工作就是骑着自行车在大街小巷“晃悠”。

中专毕业之后,杨晓鹏换了几个工作都不理想。今年3月份,杨晓鹏应聘成为酷骑单车的运维工作人员。他大部分的工作就是在街头巡查,把横七竖八的单车,摆放得整整齐齐。

他的另一项工作就是寻找故障单车,如果问题不严重,他当场就能修好,问题严重就呼叫运输车辆,将单车送到修理厂。

前天下午,记者跟随杨晓鹏上街巡查。杨晓鹏的目光在路边不停地搜索,发现有酷骑单车,就停下查看。捏捏车闸,按按车轮,拍一拍车座,绞几下踏板,没有问题才离开。

在中原路绿城广场地铁口,7辆酷骑单车停放在路边,杨晓鹏下车查看,捏了一下一辆单车的车胎,瘪的。杨晓鹏一把提起自行车,将车子倒在地面,卸下双肩包,拉开拉链,各种明晃晃的工具露了出来。杨晓鹏从背包中抽出一个拔子,将轮胎内的内胎拉出,用高压气筒快速将内胎充气,然后将内胎贴近耳朵,寻找漏气点。找到漏气点后,他从背包中抽出一把锉子,熟练地在内胎漏气点表面摩擦起来。撕开轮胎胶布,吹干,粘贴,破胎不到五分钟就补上了。

重新安装后,杨晓鹏习惯性地将轮胎一圈检查一遍。捏着捏着,外胎上竟然露出来半截钉子。

“完了,这个得拉走了,内外胎都得换。”杨晓鹏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呼叫专门负责转运单车的工人将这辆单车拉回到仓库。

就在这辆单车旁,另一辆单车的后轮竟然被加了一把红色的锁。杨晓鹏从包里掏出一把液压剪刀,将锁剪断。杨晓鹏说:“加锁很普遍,每天至少剪四五把私锁。”

杨晓鹏的背包像一个百宝箱,仅修车工具就有二十多个,其中最重的就是液压剪刀,有十多斤重。除了工具,背包里还常备4条内胎、4副脚蹬、一根链条、一套车闸。这个双肩包,看起来不大,但提起来沉,有40多斤。背着这个背包,杨晓鹏每天早上8点上班,下午6点下班,至少要走60公里的路。

杨晓鹏还有另外59个同事,分散在郑州大街小巷,他们划片巡查,保障街头的故障单车在最短时间得到维修。

单车“医院”修车铺的师傅“换阵地”每天加班到半夜修不完

杨晓鹏和同事们修不好的故障单车,都被车辆集中送到仓库,交给了老师傅们。

今年50岁的刘师傅,从25岁就开始摆摊修自行车,是个修车老手。那时,他在郑州文化宫路摆了个修车铺,在人人都骑自行车上下班的年代,修自行车可是门好手艺,有活干有饭吃。但等到电动车和私家车兴起,公交越来越发达了,骑车的越来越少了。原先一天能修个十来辆,到2000年以后,一天修个三五辆就不得了了。

上有老下有小,一家人要吃饭。2015年,刘师傅终于一咬牙扔了摊子,到一家饭店打工,再兼职干点杂活,才算撑起来一个家。

但毕竟不是老本行,从技术活转到人力活,心里有些不舒服。今年,共享单车来了,在大街小巷越来越多。

“这么多单车,难道不需要我这样修车的吗?”刘师傅突然有了重回老本行的念想。果然,共享单车招聘了,有20年修车经验的刘师傅自然抢手。

现在,刘师傅在酷骑单车设在紫辰路附近的仓库里修车,每天早上8点上班,余事不问,埋头修车。

和刘师傅搭班的是来自洛阳的宁师傅,他也有十多年修车经验。

虽然都是修自行车,但跟几年前比,却不一样了。两人说,以前在路边,补胎撑死收5块钱,一天最多能修5辆,挣不了几个钱。现在,每月能有5000多元的工资。

“更有干劲了,感觉不到累。”刘师傅说,修车虽然简单,但好赖也算个技术活,能凭本事吃饭,心里踏实。

尽管两人每天从早上8点一直修到晚上11点,还是修不完当天的故障车。送到仓库里来的故障车,损坏都比较严重,车轮变形的,车胎被划破的,前叉被拔掉的,问题五花八门。赶工加点,两人每周至少要修100多辆单车。

像这样的仓库,酷骑单车还有3个,分布在郑州不同的方位。这些仓库被戏称为“单车医院”,每周维修500多辆单车。当然,还有一些严重的损坏,直接导致单车报废,只能返厂。“出院”后的单车,经过清洁,还会被再次投放到街头,供用户使用。

据酷骑单车一名负责人介绍,目前,他们已经聘请了19名经验丰富的老师傅,但这个数量还远远不能保障单车的维修,下一步还将计划招聘有修车经验的师傅。他们给出的待遇是:每月基本工资4500元,加上加班费可以拿到5500到6000多元不等。入职即签署正式劳务合同,当月即上有五险一金。

单车故障七成是人为故意损坏常见车轮变形、车把消失

据了解,目前,OFO、酷骑单车和摩拜单车在郑州已经投放超十万辆共享单车,数量还在不断增加。随着使用人群的增加,共享单车遭到破坏的新闻也屡屡引发热议。单车扔水里、加私锁等现象屡屡发生。

“大部分是人为破坏。”杨晓鹏说,他在巡查中发现,很多故障是用户故意而为,最常见的就是加私锁,一些用户为了让单车方便自己一个人使用,就在车轮上加一把锁。还有单车车座、车闸频频被盗。此外,单车的车胎被扎破、脚蹬被盗等现象也经常发生。

在单车修理仓库,被破坏的单车比比皆是,严重的直接报废。刘师傅说,现在的共享单车都是铝合金或者全铝材质,轻便不生锈,也十分结实,发生的故障七成都是人为故意破坏造成的,尤其是一些车轮变形、链条断掉和车把消失的故障,非常多。

“修车二十多年,没见过这么骑车的,都是故意的。”看到这些被破坏到扭曲的单车,刘师傅十分生气,“正儿八经骑车,咋都不可能骑成这个样子。”

据酷骑单车负责人介绍,单车的造价约1600元,本身质量很好,一般使用不会出现这些故障。前几天,在开封,有人将一辆共享单车扔进包公湖,他们报警,因没有监控,暂时还没找到肇事者。此前,在开封和洛阳,都曾发生单车被扔进水里的现象。他们在街头巡查中,经常能发现正在加私锁的用户,就上前劝阻。

“现在还是以劝阻为主,毕竟是新生事物。”这位负责人认为,良好的使用习惯也需要培养,单车投放初期遇到的这些破坏行为都能理解,今后肯定会减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rebecaz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