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份制银行“入场”债转股 战投作壁上观

热点关注中国证券报 [微博] 2017-04-20 09:12
0

  □本报记者 陈莹莹

  去年以来,市场化债转股更多地停留在国有大行、大型国企的层面,如今这一格局终于被打破。近日,兴业银行(601166,股吧)成为第一家“入场”本轮债转股的股份制银行。而对于是否会进一步设立债转股实施机构,兴业银行方面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暂时没有可以披露的信息。

  券商人士认为,新机构的参与无疑为债转股市场增添了新活力,无论是从防金融风险还是去企业杠杆角度来看,市场化债转股的空间都非常大。以国有商业银行系为代表的机构支持国家骨干企业脱困减负,地方资产管理公司、股份制中小银行为主体的机构服务地方优质企业降杠杆与转型升级,这将开启债转股的新阶段,并带来新一轮投资机会,同时为混改持续注入活力。

  股份制银行的进击

  近日,兴业银行与鞍钢集团在北京签署债转股基金合作框架协议。这是中小银行或股份制银行,参与本轮市场化债转股的第一单项目。双方达成了100亿元债转股基金合作意向,首期共募集资金50亿元,期限10年。兴业银行行长陶以平表示,该行将借助集团化优势,利用多元化服务平台,为鞍钢集团提供全方位综合金融服务,在资本权益类业务、交易银行类业务、代客FICC业务等更多领域开展深入合作,全力支持鞍钢集团整合战略资源。

  知情人士透露,兴业银行与鞍钢集团本单项目,其实资金规模占比鞍钢集团的总负债规模不算大,对于降低鞍钢集团的杠杆率水平较为有限,但毕竟是本轮债转股中,股份制银行迈出的“第一步”。2016年年报显示,鞍钢股份(000898,股吧)资产负债率为48.58%,较2015年的50.70%有所下降。

  尽管目前兴业银行对于设立实施机构方面没有更多披露,但兴业银行董事长高建平在2017年3月全国“两会”期间曾公开呼吁:在市场化债转股方面,建议允许股份制商业银行比照国有银行,成立专司债转股的子公司,并赋予其金融牌照,拓宽资金来源渠道。高建平认为,从2016年市场化债转股启动以来,仅4家国有商业银行获准成立专司债转股的子公司,推进速度和力度远低于市场预期。

  除了兴业银行,其他股份制银行也在悄然行动。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周礼耀透露,长城资产始终注重与商业银行的合作,已与多家商业银行签订了“总对总”的战略合作协议,并正在协商设立实施机构,共同参与对债转股企业的开发和运作。此前有媒体披露,招商银行(600036,股吧)、民生银行(600016,股吧)、长城资产管理公司将一同组建资产管理公司,专业从事债转股业务。

  尽管上述两家银行暂未对外发布公告,但是其中一家银行相关人士对中国证券报记者透露,该行一直在积极跟进设立债转股子公司事宜,并密切关注监管层的表态。

  国泰君安分析师李少君认为,四大国有商业银行成立债转股专项资产管理机构拟开展交叉债转股,同时得到山东、云南等地方政府积极响应,2017年仍是一大看点。此外,在新一轮债转股实施过程中,政府对设立债委会的模式给予了肯定。有关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国已经成立债委会12836家,涉及用信金额约14.85万亿元。债委会的设立,让银行、企业、地方政府和其他利益相关者通过自主协商、自主谈判,寻求最佳的债务解决方案,不但达到了“共赢”,也可以较好地避免信息不对称所引起的道德风险,债委会将成为下阶段债转股实施的重要形式。

  业务“突围”新方向

  多名专家和券商分析人士认为,股份制银行将在2017年加速跟进债转股子公司的设立,而到底是全资设立还是与其他机构合作设立,取决于银行自身的资本实力。

  谈及商业银行对于设立债转股实施机构,态度如此积极的深意何在。多位银行业内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除了改善资产质量的考量,也有银行业务转型的筹谋,债转股子公司的布局或将成为部分中小银行“弯道超车”的一条捷径。

  建行债转股项目组负责人张明合认为,商业银行出资成立专门投资管理子公司开展市场化债转股业务,有利于推动业务转型,增强可持续发展能力。作为连通企业与投资人的纽带,商业银行及其所属专门投资管理机构通过实施债转股,更好理解和把握客户,提供包括资本市场产品在内的综合化服务,将企业股份卖给有意愿投资的人,能起到打通间接融资市场和直接融资市场的桥梁作用,促进自身传统商业银行业务转型。近年来,监管机构已发布实施了一整套规范商业银行及子公司运营的监管法律法规,商业银行综合化经营已取得初步成效。取得专门的投资管理牌照,可进一步促进商业银行向综合性多功能银行集团转型发展。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股份制银行积极跟进债转股业务,更多是出于综合化经营的考量。因此,2017年的债转股项目规模不会有爆发性增长,但会稳步增长,并吸引更多市场参与者。

  连平指出:“目前我们看到已落地的债转股标的都是具有前景、暂时出现困难的企业,未来银行对于不良债转股也会相当谨慎。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目前整个银行业的不良压力也好于前两年。”

  银监会数据显示,中国银行业不良贷款快速上升势头已得到初步遏制。截至2016年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74%,比上季末下降0.02个百分点,为自2012年二季度以来首次回落。在近期披露的上市银行2016年业绩报告中,建行、中行不良贷款规模和不良率“双降”,其不良率分别环比下降0.04个和0.01个百分点;农行、江阴银行、常熟银行不良率环比均小幅回落0.01个百分点等。

  因此,对于今年的债转股标的,券商人士普遍认为资产负债率重的行业会优先债转股,主要集中在煤炭、电力和机械(含部分军工)。

  热盼长期战略投资者

  这一边的银行在积极跟进,另一边对于债转股项目的最终承接方仍处于讨论和呼吁中。换言之,谁来为债转股项目“埋单”?

  有媒体报道称,债转股催生的相关投资机遇已引起险资的重视。未来险资会在等待债转股配套细则的同时,着手跟踪已落地的债转股实施方案、定价机制等,并积极接洽银行、各类实施机构和企业,开展债转股项目实施的可行性研究、平台建设和项目拓展等工作。

  市场人士认为,债转股市场的最终承接方一定是欢迎真正意义上的长期战略投资者,但是目前看来多数险资、养老金等仍在做“壁上观”。

  对此,张明合表示,寻找投资者的主要困难有以下方面:首先,新常态下,实体经济尤其是杠杆率高企的大部分传统行业或过剩产能行业,综合利润率本身不高,企业大多无法给出投资者期望的业绩承诺,因此缺乏对投资者的吸引力。其次,当前大多数投资者更偏好于投资固定收益类或明股实债类产品,期限偏短,且希望能保本保收益,不愿承担期限较长的股权类投资风险,需要大力培育和挖掘适合的投资者。此外,由于流动性不足、市场化程度不高,股权的估值和定价很困难,与国有资产转让相关的流程环节和相关限制还比较多,实施转股的效率不高,转股后股权流通退出渠道不畅,这些都会影响投资意愿。

  周礼耀告诉记者,开展债转股,会形成作为长期投资核算的股权资产,如果使用借贷资金进行大规模转股,会造成资金流动性和资产性质上的不匹配。一方面,资产公司自身为适应投资主体多元化的要求,可通过基金形式推动债转股工作,以市场化基金为载体,以债转股为切入点,通过引入社会资金,运用投行手段和合作嫁接方式,助推企业“去杠杆”;另一方面,也希望央行能够设计低息、长期的专项定向的特种金融工具,用于资产公司参与债转股,并在发行金融债券、发行资产公司次级债方面给予政策支持。

(中国证券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applet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