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探访特殊的母亲——河南“弃婴妈妈”

大豫公益腾讯大豫网 [微博] 2017-05-11 16:51
0

今天“母亲节”,我们来关注这样两位不一般的“妈妈”,她们向失去父母之爱的孤儿伸出温暖的手。不论是靠拾垃圾收养了9名弃婴的张改玲,还是建立“爱之家”救助了823位弃婴的朱智红,她们都有着共同的名字——母亲。

“母亲节”探访特殊的母亲——河南“弃婴妈妈”

靠拾荒收养9名弃婴的张改玲(图片由广州日报陈忧子提供)

拾荒夫妇39年收养9名弃婴

“我的孩子不是拿来卖的”,张改玲多次拒绝了想要买走孩子的人。张改玲、程传洲夫妇是邓州市夏集乡陈营村人,在邓州市城区租房拾废品谋生,每月只有两三百的收入,但是他们却在39年间收养了9名弃婴。

2000年在邓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门口,许多人围观着一名被遗弃的“大头”婴儿,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助这个孩子,张改玲的母亲把这个婴儿抱回了家。见到这个孩子,张改玲很是心疼,孩子得的是脑瘫,夫妻两个到处求医,最终孩子还是在8个月大时不幸离开了人世,这个孩子排名“老四”。

原来早在39年前,张改玲夫妇就在老家先后收养了三名弃婴。现在三个女儿很孝顺,会常常寄钱给张改玲夫妇,打电话问寒问暖,“老大”因为离得近时不时会回家探望。

“老五”是2004年程传洲在垃圾堆旁捡到的,因为脑炎,刚出生十多天的“老五”发烧到四十多度,经过夫妻两个的悉心照顾,病情很快得到了好转。“老六”是在菜园捡到的,张改玲夫妇用偏方救好了她的破伤风。“老五”和“老六”病情好转后,尚在襁褓就被好心人领养。

“母亲节”探访特殊的母亲——河南“弃婴妈妈”

张改玲夫妻俩和他们的“孩子”(图片由广州日报陈忧子提供)

目前跟在夫妻身边的是11岁的“老七”程佳苗、10岁的“老八”程佳伟、9岁的“老九”程文星。今年已经61岁的张改玲和67岁的程传洲带着这三个孩子住在邓州市人民医院后面的一间出租屋内。“老七”程佳苗和“老八”程佳伟都是兔唇,在志愿者的帮助下做了免费治疗。“老七”今年11岁,上四年级,“老八”今年10岁,上幼儿园大班,两个孩子学习都很勤奋。

最让夫妻两个放不下的就是”老九”程文星,从小得了脊膜膨出的病,脊椎尾骨上突出一个馒头大的疙瘩,在志愿者的帮助下,“老九”一直依靠着针灸缓解病情,但是没有手术的根治,部分神经被压迫着,“老九”现在还不能直立行走,仍然大小便失禁,每天都需要张改玲亲自喂饭、擦洗等。

程文星的手术一直无法实现,一方面因为高昂的手术费,据深圳建辉基金的志愿者介绍,程文星的手术最少需要花费十万块。另一方面,身体不好的张改玲无法前去照顾程文星,术后的精心呵护无法保证。

虽然几乎每天躺在床上,但是“老九”却有着聪明的小脑袋,十分喜欢学习新事物,总是会缠着上学的哥哥姐姐问问题。但是因为张改玲的收养不符合《收养法》的规定,程文星至今没有解决户口问题,无法上学成为夫妻两个最揪心的事儿。

张改玲在年幼时摔倒,腰部受伤,到现在还使不上劲儿,干个活儿就腰疼。2009年还做过子宫切除手术。现在的张改玲被确诊为冠心病、高血压三级、脂肪肝,需要常年靠药物治疗,经常感觉上不来气,几乎丧失了劳动能力。

但是,张改玲却怎么都不舍得自己的孩子们,曾经好心人士有意收养程文星并帮他治病,将程文星抱走几天后,张改玲每天晚上做梦梦到孩子,因为思念心切,不得已又把孩子抱了回来。

全家靠着程传洲每月二三百块钱的收入,总是入不敷出,房东以很低的租金将房子出租给张改玲一家。也总是有志愿者为他们送来衣服、食物等日常生活用品。

因为儿子的不理解,早在十多年前儿子已经和张改玲夫妇断绝了联系。尽管得不到儿子的支持,夫妻两个依然努力保护着自己的孩子们。

“爱之家”10年救助823名弃婴

“母亲节”探访特殊的母亲——河南“弃婴妈妈”

朱智红和她的“孩子”(图片由深圳建辉基金志愿者提供)

家人的反对、工作的压力、资金的缺乏等重重困难都没有阻挡朱智红五姐弟建立这个特殊的民间公益组织,“爱之家”位于平顶山市新华区李庄新村的一处不起眼的小院里,从2007年起,至今一共救助了823名弃婴。

朱智红,是平顶山煤业医疗集团感染科的一名护士,2003年,朱智红与孤残孩子的缘分开始了。这一年,朱智红刚刚成为一名母亲,她第一次来到了平顶山市福利院,从此便放不下这些孩子,每逢节假日她都去福利院看望残疾孤儿,加深了朱智红想要帮助他们的想法。与此同时,大姐朱春红也加入进来。

2007年10月,朱智红姐妹俩为了救助被遗弃的患先天性心脏病的男婴党雄和患唇腭裂的女婴党英,联合朱家其他三姐弟成立“爱之家”, 主要是为福利院需要医护援助和特殊养护的孤病儿提供服务, 这些孩子大多患有较为严重的疾病并且年龄较小。

“爱之家”起步时非常艰难,家人的反对,资金的缺乏,没有固定的工作人员等,五姐弟一一克服,自掏腰包租房,买了基本生活用品,找了6个专职阿姨照顾孤儿。政府部门、志愿者团体、基金会等都向“爱之家”伸出了援助之手,“爱之家”收到了全国各地爱心人士的捐款。目前,“爱之家”已经救助了823名弃婴,被舆论界称作“中国家庭作坊式”的民间慈善机构。

“爱之家”照顾的是患有重病和需要特殊护理的弃婴,医疗知识就成为必需。单靠朱智红一个人是远远不够的,她努力促成工作人员参加专业的培训,6名通过了育婴师考试,3名通过孤残儿童护理员考试。现在“爱之家”总共有10名工作人员,轮班悉心照顾着这些孩子们。2017年阿姨们的工资由北航的一名教授捐助,每月为1500块钱左右,但是目前2018年的工资还没有着落。

随着医疗水平的提高、医保的普及、政府对于儿童福利政策的重视等,近年来弃婴人数明显下降。“爱之家”收养的弃婴人数由2012年的197名下降为2016年的50名,“爱之家”也正在做着一些改变。

之前的“爱之家”更多的处于一种被动救助的局面,今后将越来越向主动干预的方向发展。发现有遗弃风险的孩子,给予孩子生活费上的支持,帮助患病的孩子解决医疗费,尽量避免弃婴的出现。同时,“爱之家”开始更多的关注特殊人群。比如关注留守儿童的生存现状,对艾滋儿童进行长时间的跟踪帮助等。

孤儿最好的归宿是回归家庭,福利院这样的大机构养育,可能会导致大龄孤儿没有社会角色的认知,发生融入社会困难,跟社会格格不入等问题。为了尽量避免这些问题,“爱之家”救治成功的孩子将尽快实现领养,同时主动的干预更能避免这些问题的发生。

多年来,朱智红在公益、工作、家庭之间艰难徘徊,但是她坦言无法舍弃公益,只能选择坚强面对。

目前,朱智红、张改玲都收到了来自深圳建辉基金、支持困境中行善者的“致敬礼金”,以及分别为每月1000元、500元的生活补贴。如果您想向这些伟大的“弃婴妈妈”捐献一份爱心,请点击下方链接进入腾讯公益。view.inews.qq.com/a/HNC20170511037028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标签: 母亲节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shane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