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一女子闹离婚 称看到丈夫就害怕

社会新农村频道2017-08-13 19:10
0

导读 -

最近,新乡市民王先生给我们打来热线电话,说自己结发多年的妻子从今年四月底开始,便回了娘家,为了让妻子回家,他与家人去叫过多次,可妻子就是不回家,也不说出其中缘由,这让他是一头雾水,不知如何是好。

王培培:那天她还是坚持分开睡,我说你去床上睡,我睡地上,她不同意,我说你说怎么办,她就站起来回娘家了。

王培培说,之前他为了补贴家用,把家里多余的房间租赁了出去,由于其中一间屋内缺少基础设施,考虑到自己与妻子分居多年,便擅自做主,把妻子单独居住使用的床搬给了租客。让他没想到的是,就是自己的这一举彻底惹恼了妻子。

王培培:(她有没有说具体原因是为什么不回来?)她也没不清楚 就是说我有毛病,说我说话不好,具体大毛病没有,(你们以前感情怎样?)床头吵架床尾和,自从分居,一说话她就说别理我。

王培培说,自己平时工作较忙,与妻子分开居住也有四五年了,没有时间跟妻子多沟通交流,他本想着把床搬走之后,两人能够同住一个房间,彼此多些交流,却没想到,妻子见状便一气之下回了娘家。随后,王培培和家人多次到妻子娘家去叫妻子回家,妻子就是不愿意回来,这让他全没了主意。

王培培:如果和好的情况下,最好再要一个小孩儿,毕竟就我一个人,一下子困难压在一个人头上特别难受,其实她对我无所谓,她对我父母不是很好。

王培培告诉律师,由于父母年事已高,身体状况不是很好,再加上这两年母亲又得了癌症,家里的重担便一下子都压在了他的身上,现在他希望能够再要一个孩子,一来,孩子的出生能够弥补自己和妻子的感情。二来,也了却了母亲想再抱孙子的心愿。为了了解妻子的想法,随后,我们来到王培培妻子工作的地方,找到了他的妻子刘艳军。可没想到一见到丈夫,刘艳军却骑车扬长而去。经过多次沟通联系,刘艳军表示,离开家她也有着不得已的苦衷,可以单独与律师进行交流。

妻子 刘艳军:我不看见他,就你们几个来,他不来,我心情不会这么糟,我不想看见他,因为他喝了酒以后总找事,我现在见他恐惧,紧张,包括孩子也是,我晚上回家,我不想进他家门,我下班先看他车在家不,他在家我就紧张,车不在家,我再看他屋里的灯是不是亮,只有他躺床上睡,我才能安心睡觉。

刘艳军说,由于自己性格内向,很多事情不愿多说,但一次次忍让却没有换来丈夫的理解,离家的念头,她也不止动过一次。

刘艳军:怀孕七个多月,他打一个孕妇,他说我推她妈,出楼梯的时候,她妈拉我一下,我无意碰了一下,他打一个孕妇,他爸妈拉着我我才没走,我跟他说了,他说你推我妈 ,我就打你,但是我没有推他妈。

刘艳军说婆媳之间本无隔阂,可就因为婆婆摔倒,丈夫不问青红皂白打了自己,让她心有余悸。

王培培:确实冲动,确实打她了,她把我妈差点弄下去,我当时有点冲动,打她了,我妈说她不是故意的,这个我也知道,但是不管怎样,看到母亲那样,当时确实有点冲动,但第二次以后就从来没有过了,这个歉当时没过多久,就道歉了,当时她没怎么在意,并不是没去主动道歉,(咱不能嘴上说,要有行动,有事你们多去沟通。

事后,王培培意识到自己太过冲动,在没有弄清楚事情真相是情况下,打了妻子,做法实在欠缺妥当。但他也认为,在当时的情况下,他只能选择委屈妻子。

王培培:我就是先批评她,如果真是我母亲错了,我肯定说母亲,但不可能让母亲去给她道歉,(这你要注意方式方法,你互相说他们的好,如果他们有矛盾,你先承认矛盾,私下解决,不要当面说,就是解决问题方式方法不对,这样的话你们的矛盾加深了。

随行律师建议,如果再次发生同样的状况,作为丈夫的王培培可以首先承认错误,把事情弄清楚之后,再私下跟两人沟通,而不是当面让对方难看。对于律师的说法,王培培表示赞同,但妻子刘艳军认为,丈夫道歉并不能解决问题。

刘艳军:他爸妈拉着我没走,可是我生气,我自己躺沙发上一夜,他居然不让我睡床,然后第二天我回娘家一星期,要不是他妈叫我,我真不想过,第二次是孩子半岁,他把我头上弄个大疙瘩,因为女的每月例假前几天我不舒服,他非要同床,我说我不舒服,不想,然后给他说急了,他把我头往墙上磕。

王培培:去找一次她不同意,我一般找她都是她不上班的时候,她说没心情 每次都这样。

妻子说,丈夫只要喝了酒,就会不顾自己身体状况想要和自己过夫妻生活,如果自己不从,丈夫便前后跟随,这让她很是害怕。可丈夫却说是由于妻子总是找借口,两人分居多年,白天工作又忙,所以晚上才会想多与妻子多亲近亲近。

王培培:(你以后少喝酒,喝完酒不要耍酒疯,)我从来不耍酒疯,这个可以问我同学,家人。 我也不是天天打她骂她,她说恐惧,就是我半夜找她,如果说我作为一个男的,你作为妻子,我想过夫妻生活你不同意, (你要注意方式方法,你让他产生恐惧,)我感觉不到她恐惧从哪儿来,(你不应该是喝酒后去找她,平时多注意交流沟通,你慢慢去改变,她要看到你改变,慢慢接受你,你不能太大男子主义,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对于律师的建议,王培培表示可以接受,但他觉得,无论自己对妻子多好,妻子都总是索取、付出的少。

王培培:我丈母娘家有两个女儿,村子拆迁照顾一个女婿,一个人分了4万块钱,我母亲住院后,我想要钱,她不给我,我恼了。

刘艳军:给了,我刚开始给了,把我的工资给他了,后来取了一万多也给他了, 他爸张嘴就问我要10万,我没一下给他,我有我的想法,但是我该拿也拿了,以后为孩子考虑。

王培培:当时她一共拿出来两万多,花了几十万,我认为她应该把我的钱给我,这是母亲的救命钱,她就是不拿。

王培培说,当时妻子娘家村里房屋拆迁,他们一家三口每人分得4万块钱,后来母亲生病住院,自己想把属于自己的4万元拿来给母亲治病,可妻子就是不给,还让自己出去借,这让他实在是难以接受,于是便要求妻子拿出生活费。

王培培:(交生活费)我母亲生病前从来没有问她要钱,生活开销都是父母和我出的,后来她知道父母住院,我说让她给我5000元,她上班没拿钱,还因为那次吵了一架。

刘艳军:那时候他妈生病问我要钱,现在还问我要钱,我说你妈生病,你爸买车,生二胎都要那钱,那有多少钱,对你家那么重要,我说我没钱,不交,他说我必须得交。

刘艳军说,自己刚上班工资低,确实手上存的钱不多,但当时丈夫提出要给婆婆治病,她就把自己存的5000多元钱都给了丈夫,后来,房屋拆迁的补偿款她因为生丈夫气,虽然没有把钱全给丈夫,但也陆续拿出了一部分,事后她也给跟丈夫解释过,可丈夫却始终认为她把钱看得太重。如今,她想着把剩余的补偿款攒起来用于儿子将来的生活,同时日常开销丈夫也都没有给过自己补贴,她在没有告知丈夫的情况下,拿了丈夫的钱花,但这一行为却被丈夫认为是偷!

王培培:当时我的钱全部给她了,银行卡都给她了,因为工地需要流动资金, 我再去问她要,她就不再给了,再说拿钱,我当时身上有一两千很正常,她拿钱也没给我说,你说了,我也不会说他偷,只要说就行 。

王培培:(首先你这个思想就有点偏激,你不能说娶老婆让老婆出生活费,你媳妇从结婚怀孕生孩子没劳动能力,你让她给你出生活费不可能,即使现在有劳动能力,你让她交生活费,让别人听着觉得你这个老公不大方,你不要因为她没照顾家,你顶着,)自从我父母住院,她不愿意拿钱,我才说这句话,以前从来没说过,(还是说你们以前的问题积累的,如果你们感情好,可能婆婆生病,她主动就把钱拿出来了,你想想是不是。

王培培:(你不要把钱看的重,)因为我需要,(这钱不是你们劳动所得,你不要去拿这笔钱说事,这只是补偿款,如果你拿这笔钱说事,你们家庭不会幸福。)如果我一分钱不要,那我的外债是不是她得共同承担,维护家, (不要因为一笔钱把家都毁了。跟你媳妇说一下,你也需要改变,)改变不是我自己,(每个人都要改变,不能要求别人,首先要求自己。)只要在一个房间,多沟通沟通就行。

王培培说,为了家庭完整幸福,他愿意努力去改正身上的问题,但妻子刘艳军却说丈夫已经冲破了她的底线。

刘艳军:我到他家不自由,我不开心,除了到楼上我的屋,结果我下班看见屋里床没了,我忍不了,我觉得我现在跟疯了一样,我说你们别拦我,我说我去买个床。

刘艳军说,自己嫁到王家,本就不熟悉,可与自己相知相爱的丈夫却从没有袒护过她这位妻子。现在,丈夫居然连自己在家睡的床都给拆了,这让她无法原谅。

王培培:为什么把床拆了放别的房间,为了在一起,不是说非得怎样,就是说可以沟通,之前给她说过,但是她不同意,我想着,那个房子能多挣100元,(你这方法太简单粗暴,你以为没床,咱俩就在一起了,这样只会加深你们之间的矛盾,你们之间问题没有解决,反而加深了,这个方法太简单粗暴了,如果你媳妇明天回来,你让她住哪儿。)住一起,(她肯定想先看你的态度,)那我不同意,(那她一回来就跟你住一起,她肯定就接受不了,)只要在一个屋里就行,可以不在一张床,多沟通,(现在双方都要做出让步,不能太固执。)改变可以,但改变到什么程度,我希望我们在一起说说。

考虑到毕竟是夫妻之事,还需夫妻加强沟通,为了能够缓和夫妻间紧张的气氛,随行律师再次与刘艳军联系,最终约定,在刘艳军下班之后,共同协商解决问题。

刘艳军:我知道你说你妈要二胎,但是你没想要了孩子后咋办,(丈夫:你没想孩子以后是我他要咋办,)以后是以后,(你以后能保证我孩子会那样,你凭啥 ,)我不会,(孩子以后是我咋办,)我只要有钱就行。

刘艳军:就因为俺家分了十万块钱,你知道多少事,之前他妈生病前,就说让花,后来生病就说要10万,我把我工资给了,(刚开始没拿。)

夫妻见面剑拔弩张,各不相让。

梅书通:今天也是调解了一天,你们之间矛盾深,性格不是很和,为了孩子 尽量你们一起。

原标题:【有理说理】搬床引起离婚风波

编辑:谢双娇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标签: 新乡

    [责任编辑:wyrebecaz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