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罕坝刷新的"三观"

塞罕坝刷新的"三观"

  “这是松枝花土。”看到记者对商品感兴趣,塞罕坝热情的超市小老板赶忙招揽生意,“这可是城市养花人的最爱啊!”

  在塞罕坝,松树的松针经年累月落下,形成了一层厚厚的腐殖土,这在百万亩林海中随处可见。精明的商贩收来装在白色口袋中,整齐地摆上了超市的货架。

  记者拿起一袋放在电子秤上一称:9斤3两。而这袋养花“神器”的售价是15元。

  苗木、松塔、野花、山野菜……在塞罕坝,如今百万亩林海的产出似乎都有人愿意为之埋单。塞罕坝机械林场形成的这股“绿色冲击波”正从这个不到我国国土面积万分之一的地方扩散开来——

  在河北承德市,塞罕坝牌“森林空气”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依托我国北方最大绿化苗木基地,临近机械林场的河北、内蒙古农民“贴牌”塞罕坝取得了市场好收益;源自塞罕坝的伊逊山泉在北京市场,一吨的价格甚至超过一吨粗钢……

  “塞罕坝效应”所到之处,不仅绿了生态、鼓了钱袋,还“刷新”着人们的观念。

  舍近求远的追求

  每年防火季节,开车进入塞罕坝的游客都会被这样的情景打动:沿途遇到的几乎每位林场人,都会把一面写有“防火”两个大字的旗帜高高举过头顶,向游客致意。

  在塞罕坝机械林场副场长陈智卿看来:“这是塞罕坝人的提醒,更是塞罕坝人的拜托!”

  在塞罕坝机械林场以北红松洼的原野上,一棵20多米高的落叶松笔直挺立,这是塞罕坝人尽皆知的“一棵松”——它不仅标志着当地生态修复的起点,也记录下了人与自然“交恶”的苦果。

  由于历史上连年火灾、乱砍滥伐,曾有着千里松林的美丽高岭塞罕坝到新中国成立初期已是一片荒原,以至于1961年11月,原林业部国营林场管理局副局长刘琨,率队为我国北方第一个机械林场选址时,策马行走多时,才觅得这一棵孤独的落叶松。

  而今,塞罕坝森林覆盖率达到80%以上,成为我国北方最绿的地方之一。

  “都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塞罕坝机械林场公安分局政委刘国权告诉记者,如今的塞罕坝人依旧没有安心乘凉,仍然栽树不止。

  塞罕坝人早就有绿化石质山地和荒丘沙地的想法,但资金解决不了,只得暂时搁置。

  2011年,木材价格、苗木价格、甚至松塔价格都大幅上涨。在党委分工中分管造林的刘国权回忆说,兜里一有钱,塞罕坝人首先想到的就是自筹资金造林。

  他们当年就迫不及待地在3个地块搞起了试验,2012年则在整个机械林场全面推开。“当时一亩地要投入1200元,林场就要自筹900元。”刘国权核算说。

  用“攻坚造林”来命名这项艰巨的工程,可谓塞罕坝的“专利”,同样“改培”的提法做法也来自塞罕坝人的创新。

  近几年,塞罕坝一直在扎实推进 “天然林近自然改培工程”。刘国权自豪地对记者说:“‘改培’这个词在林学的教科书中是找不到的!”

  过去对天然林改造通常采取“皆伐”之后再重新造林。“所谓皆伐就是全伐,给林子‘剃光秃’。”他解释说。塞罕坝人的改培则是采用“择伐”,将天然林中白桦树的优良单株留下,其他选择性伐掉,然后在保留的白桦树下植上樟子松、云杉。

  “伐树是有收益的,改‘皆伐’为‘择伐’,这部分收入自然就减少了。”但塞罕坝人将眼光盯向了20年之后甚至更远——到那时,改培的天然林将形成针阔混交、复层异龄的生态系统。

  “这样的攻坚和创新可不是偶然的。”在刘国权看来,这背后的驱动力正是塞罕坝人树“生命共同体”的生态观。

  从取到予的转变

  日前,在承德市举办的第十五届中国(承德)国际经济贸易洽谈会上,一款罐装650毫升、将7升空气压缩其中的“塞罕坝牌”森林空气吸引了海内外客商的关注。

  据检测,塞罕坝的森林空气里富含原生态负氧离子,每立方厘米含量高达8.46万个,平均含量是城市市区的8~10倍。

  一罐 “塞罕坝牌”的森林空气仅能压缩7升,价格还不便宜。于是每年夏季,大量游客索性涌入塞罕坝,“洗肺”同时也享受坝上夏日的清凉。

  近年来,塞罕坝每年吸引游客50多万人次,门票收入可达4000多万元。于是一度占全部收入90%以上的木材产业比重降到50%左右,塞罕坝的森林旅游、绿化苗木等绿色经济收入占了半壁江山。

  有人算了一笔账:建场55年来,国家投入和林场自筹资金累计约10.2亿元。但据估算,目前塞罕坝资源总价值已达202亿元,投入产出比高达1比19.8。

  近年来,绿水青山靠着强大的发展后劲,正逐渐释放其“金山银山”的效应。而塞罕坝所在的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可谓“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个国家级贫困县给自己选择的脱贫路径正是绿色和生态。

  塞罕坝这个绿色发展引擎产生的动能有多强?看看旅游公路两侧农家乐“你追我赶”的发展步伐就知道。

  看着左邻右舍正在翻新修缮的农家院,围场哈里哈乡哈里哈村“万红农家乐”的男主人不无压力地告诉记者,2014年新建的小院,由于房间没有独立卫生间,3年之后就落后了。

  如今塞罕坝已成为继避暑山庄之后承德的又一张名片。在市区看完皇家园林的自驾游爱好者,受塞罕坝的绿色吸引,一路北上,深入坝上腹地,纳凉避暑。

  随着游客的涌入,塞罕坝林间的山野菜也成为附近农民收入的重要“进项”。蕨菜、黄花、蘑菇、金莲花……“这些城市人喜欢的‘山珍’能从春一直采到秋。”围场哈里哈乡台子水村59岁的党支部书记赵礼告诉记者,有的人家靠此一项就能年收入几万元。

  在分享塞罕坝带来绿色红利的同时,2000年围场县开始实施退耕还林工程。2015年,该县又在全县推行禁牧。借助塞罕坝作为我国北方最大绿化苗木基地的优势,围场的苗木产业也已成规模。

  对于这一系列举措的实施,赵礼有着自己的认识。“绿水青山不是宝藏是银行。”他对记者强调,“有存才有取。”

  由黑到绿的选择

  1吨水贵还是一吨钢贵?承德给出的答案是水贵。这不是神话,而是塞罕坝参与创造的纪录。

  受塞罕坝百万亩林海滋养,发源于围场县哈里哈乡的伊逊河,流经隆化和滦平两县境,至承德市滦河镇汇入滦河。在承德市双滦区伊逊山泉饮品有限公司,一股股伊逊河深层地下水被灌装成瓶装水,销往京津。

  在北京市场,1吨伊逊山泉卖到4000多元,这个价钱超过一吨粗钢的价格。

  曾受“先污染后治理”错误发展观影响,“要蓝天还是要发展”这道选题困扰过很多人。而今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代言的塞罕坝,正刷新着人们头脑中的发展观。

  目前,承德市的森林面积达到3417万亩,森林覆盖率已从新中国成立初期的5.8%提升至57.67%,被誉为“华北绿肺”。每年,因造林植绿,承德自生水37.6亿立方米,人均淡水资源接近1000立方米。据勘测,现今中国北纬41°地区以及华北地区,唯一不缺水的地方就是承德。

  在承德兴隆县雾灵山塔西沟,农夫山泉雾灵山承德饮用水有限公司一期工程已建成。北京汇源等知名企业也先后签约,落户承德。目前,全市饮用水生产企业达到28家,设计产能420万吨,去年实现销售收入16亿元,带动就业近万人。

  去年,承德市天然山泉水、文化旅游及医疗康养、清洁能源等十大绿色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到34.3%,超过传统“两黑”(黑色金属采选及黑色金属冶炼)产业10个百分点,承德主导产业完成绿色转变。

  塞罕坝不仅搅动着当地经济发展的一池春水,同时在人们眼中,这个地方也已成为衡量“绿色发展”的计量单位。有新闻报道称,最近5年全国增加造林面积达4.47亿亩——相当于新增了400个塞罕坝。

(中国青年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