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暴富?ICO回报率竟能高达200倍!大妈们进场...

疯狂的背后,是众多不专业的散户蜂拥而至,他们甚至连比特币和ICO是什么都不太清楚。

炒作代币价格已经成为散户投资者的危险游戏。

有着诸多不确定风险的ICO,为何还会这么火爆?原因很简单:可能获取的暴利。

投资者大多听过ICO圈里的“一夜暴富”,“一觉醒来账户里多了几千万”这样的故事...

记者丨王晓、辛继召、何晓晴、实习生 冯礼婷

人人都想一夜暴富,ICO已渗透社区大妈

一夜暴富?ICO回报率竟能高达200倍!大妈们进场...

业内人士发现,一些ICO项目开始进入小区进行宣传,而参与投资的是社区中的大妈。在路演现场,对于技术和行业应用一概不懂的大妈只关心什么时候能卖代币,认购能够打几折。“人人都想着一夜暴富。”

“币圈太火,链圈人已经不够用了。”在一场金融科技论坛上,一位区块链专家感叹。

“币圈”是什么?

所谓的币圈,即通过ICO炒各种虚拟货币的人,而链圈则是指进行区块链研发和应用的专业人士。

ICO是什么?

ICO全称为Initial Coin Offering,模仿股票市场的IPO(Initial Public Offering)而来。

即项目发起方可以通过区块链技术发行初始代币的方式去获得融资,不过初始代币不能用法定货币(人民币、美元等)购买,因为这违反了各国关于融资的法律法规,而需要用比特币、以太坊等流动性较好的数字资产购买。

有什么特点?

区块链具有去中心化、不可篡改、建立信任共识等特点,被认为在银行交易、网络借贷、众筹等金融市场中具有广泛的应用空间。诸多大型金融机构、互联网巨头都在研究如何应用落地。但这远不及通过ICO炒币带来的“暴富神话”令人印象深刻。

投资代币获得的回报模式

一夜暴富?ICO回报率竟能高达200倍!大妈们进场...

ICO有多火?

今年上半年中国投资额近26亿元人民币

以太币自发行以来上涨近1000倍,国内亦有代币自ICO以来涨幅超过200倍,部分ICO项目在数小时内便完成募集,部分普通投资人也眼红不断进场。

据火币区块链研究中心统计,今年上半年ICO的全球总的投资额约为18亿美元,仅中国ICO投资额就接近26亿元人民币。

一夜暴富?ICO回报率竟能高达200倍!大妈们进场...

在业内人士看来,开展ICO的项目也越来越离谱,没有白皮书(相当于项目说明书)、抄袭代码、不看项目资质,甚至项目发起人有犯罪前科等,种种乱象不一而足。

ICO火了:从极客圈到散户

一夜暴富?ICO回报率竟能高达200倍!大妈们进场...

业内人士介绍,在ICO一词火起来之前,这一形式也被称作“币众筹”。以太坊被视为这一模式最成功的开创者。

以太坊是一款利用区块链技术实现智能合约的开源底层系统。2014年7月24日,以太坊开始为期42天的众筹,一比特币可以换到2000个以太坊,以此筹集到约31529枚比特币,时价约1840万美元。

一位区块链技术平台企业人士介绍,可以将以太坊看做是一个安卓系统,系统内通用一种币作为支付方式。其他的ICO项目看做是系统中的一个个应用(APP)。这些应用中有一些类似于电子游戏,游戏中购买装备、获得技能等都需要支付游戏币。而这个游戏币可以通过系统中的币来兑换。也可以在电子游戏早期发售时就认购。而随着游戏中的玩家越来越多,早期发售的一定量的电子游戏币就有可能升值。

一位业界资深人士介绍,ICO可以看做是一种众筹,不过认购的不是股权而是发起人发行的代币。在平台发布白皮书进行路演后,投资人对平台发行的代币进行认购,这些代币将作为未来项目完成上线后投资人获得其中权益的凭证。而在项目发起人这边,最终都还是需要把这些代币或认购的比特币、以太坊等兑换成为法定货币(人民币、美元等流通货币),用于企业发展支出,比如工程师工资、系统硬件投入等。

上述人士表示,和众筹类似,ICO 的早期参与人群也十分小众,集中在极客圈以及对项目发起方十分熟悉的人群之间。但随着以太坊、比特币等价格不断上涨,普通散户投资者对ICO的兴趣增大,而市场上利用ICO圈钱的项目越来越多。

中丽基金战略发展部总经理贺冠华博士长期关注区块链技术,在参加一些行业会议时他发现,一些ICO项目开始进入小区进行宣传,而参与投资的是社区中的大妈。在路演现场,对于技术和行业应用一概不懂的大妈只关心什么时候能卖代币,认购能够打几折。“人人都想着一夜暴富。”

ICO“乱象”调查:价格、数量随意定

早在两年前参与过ICO的李洋(化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之前做ICO项目要准备大半年,对项目发展有清晰的规划,对于可行性进行第三方分析调研,花很长时间和投资人做路演,费用使用情况明细也都会公开。

而在2017年爆发的ICO热,不管项目白皮书内容如何,融资金额动辄数千万元,而且融资时间几天或几小时。其中甚至有连白皮书都没有的项目,就凭发起人的个人影响力,就开始拉微信群进行打款。这样的做法被区块链技术人士调侃称“空气链”,多位受访人士直言“圈钱已经不顾吃相”。

“不像以太坊这样的项目,参与其中的智能合约确认需要消耗代币,现在很多区块链项目根本不需要代币也能完成,但还是去做ICO,而且代币的发行数量、发行价格随心所欲,没有任何依据。”李洋表示。此外,白皮书的技术门槛要求也极高,非专业人士很难看懂项目如何实现。

“ICO为什么这么火,就是现在有了代币的二级市场交易。参与人不在乎团队靠谱度,不在乎项目应用场景,代币上市升值就转手卖掉。”上述业界资深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原本ICO参与人和VC投资人一样,要经过一年甚至更长的时间等待项目落地,享受权益。但有了二级市场,参与者可以在获得代币后在市场上快速卖出。而大多数代币的最初上市价相较认购价出现数倍涨幅。

一份国内主要ICO项目收益榜单显示,截至8月25日,量子链涨幅达47倍,公信宝涨幅达36倍,币安涨幅达20倍。

不过,并非所有的代币都能有如此高的涨幅。不乏有代币在二级市场开始交易后便接连下跌。

币圈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此前某代币初始发行价格为0.30元,但在交易平台挂牌之初就达到3.2元,暴涨10倍。但挂牌后该代币价格便一路下滑。“一个项目,一般只有几百人参与,几千人参与的项目在业内已经是很大型的了。”该人士介绍,这也造成代币的筹码相对集中,进而通过坐庄拉升代币价格好进行抛售、出货。

一位业界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证券交易场所是经过国家授权开立,有完善的制度保障投资者利益。当前ICO领域的交易平台均为民营,不乏有交易平台与项目发起方进行暗箱操作,将一些项目完成代币认购后便打包上交易平台抛售。

贺冠华表示,ICO作为一种低门槛、快捷的融资方式,为少数科技创新企业提供了发展机会。但正因为其融资太容易又缺少监管,加上投资人缺少辨别能力,在暴富心态下参与其中,面临极大的投资风险。

多位受访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当前多数ICO项目已经具备了非法集资、传销的全部特征。

全球ICO监管透视

被认为“无国界”发行和交易的ICO项目,正在考验各国金融监管机构的智慧。

ICO或称ITO这一募资方式表面上与证券市场首次公开发行(IPO)相似。但是,它绕开了中央银行或证券监管机构,处于金融灰色地带。

对各国金融监管机构而言,对ICO等监管上,一方面需要保护金融创新,不扼杀创新募资方式的出现;另一方面也需要保护投资者利益,打击洗钱等违法行为。

对ICO发行中的“代币”而言,各国认定不一,或认定其为资产、证券、私人货币,但对于ICO本身而言,美国、加拿大、新加坡等监管机构开始考虑将其定义为证券发行行为。

各国倾向认定ICO是证券

ICO发行中的虚拟货币或数字货币,金融属性到底为何,各国监管机构态度不一。

主要经济体中,美国将ICO发行视为证券发行,受该国证券法律监管。

加拿大、新加坡也于近期加入这一行列,认为ICO发行为证券。

欧洲国家中,英国也在考虑将ICO纳入监管。

警示ICO欺诈、洗钱风险

各国将ICO纳入证券监管范围的同时,也在警示ICO存在的欺诈风险。

8月28日,美国SEC警告称,一些上市公司宣称参与了ICO或与之相关活动,以新技术为噱头诱骗投资者,包括:宣称提供投资新科技机遇为噱头“拉高出货”(pump-and-dump),操纵市场等。

SEC表示,越来越多的企业使用ICO募集资金,虽然这些活动可能提供公平和合法的投资机会,但有公司通过公开宣布ICO或数字货币等影响股价。如果这些公司没有提供准确信息,财务报告不准确或股票交易出现问题,SEC将对其停牌。

SEC已对First Bitcoin Capital Corp.,CIAO Group,Strategic Global和Sunshine Capital等停牌。暂停交易后,投资者应谨慎考虑该类型股票投资。

交易暂停可能是微市值欺诈(microcap fraud)的一个警告标志。

今年8月10日,新加坡金管局也警示ICO投资风险:新加坡已出现ICO投资,需注意了解其基础项目信息。

多个国家强调了ICO可能涉及洗钱和其他违法活动的风险。

新加坡监管局表示,投资于ICO数字令牌的资金,由于ICO交易匿名、易被滥用于非法活动,在短时间内容易筹集大量资金。如果执法部门调查相关非法活动,消费者将受到不利影响。

此前,英国央行曾表示,数字货币不会对英国金融稳定性和货币构成重大风险,因为数字货币流通量低。但该国财政部认为,有必要对数字货币的使用和交换使用反洗钱法规。

印度央行也已禁止使用数字货币。

在中国,ICO强监管或至

据了解,证监会正向部分区块链企业就ICO监管征询意见,目前处于收集意见和讨论阶段。

转型工场CEO阚雷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证监会一直在研究ICO监管事宜。“个人觉得完全取缔的可能性不大,但监管很有必要。各国目前基本上还都是走合法化加监管的路线,中国通常不会逆整个世界趋势而出台不合理的政策。”

“此外,ICO并不需要经过任何金融体系,只需要在国外服务器建个网页,公布一个匿名的数字钱包地址就能做了,技术层面上取缔是有难度的,最多不让在国内办活动,完全取缔的话,在技术上是很难做到的。除非把所有的外部网站都断掉,但这是不可能的。监管成本太高,基本实现不了。” 阚雷称。

阚雷表示,今年以来,我国ICO项目快速发展,随着市场规模不断膨胀,市场影响力越来越大,受到监管的可能性越来越大。而且,行业也的确需要规范和监管,只有接受监管才能获得长期有序发展。

某知名企业区块链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行业只有经过强监管之后,正规军才有望崛起。”

“所谓正规军是指大型企业、有多轮的创业公司等。在此演变过程中,具备较强实力的ICO平台或项目率先拥抱监管,将ICO的创新属性和潜在风险做出更好的平衡,才有望在众多项目中脱颖而出,成为ICO健康发展阶段的最大受益者。”

阚雷预计,将来出台的监管政策更多是行业监管,并对ICO项目进行分级,包括早期的项目、中后期的项目,风险的提示以及尽职调查等。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