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冰:像热爱生活一样,热爱医生这份工作

健康热点腾讯大豫网吕静静2017-09-15 11:27

“假如生命是乏味的,我怕有来生;假如生命是有趣的,我今生已是满足了。”冰心对生命的热爱,自然而然地衍生出珍惜。

正如冰心一样,谢冰对生命与生活的热爱也至深,深到就像融在血液里,随时流淌在肢体的每个角落,成为身体里的动力装置,激发着自己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

现在的谢冰,是河南大学眼科中心郑州普瑞眼科医院的院长,三十多年的从医生涯里,浸满了他的热爱与敬畏。

谢冰:像热爱生活一样,热爱医生这份工作

敬畏生命

清晨五六点钟,在如意湖的晨跑队伍中,总有一个身姿矫健的高瘦身影,无论是朝阳下,还是雨雪里,几乎365天不缺席。

生命很美好,健康的身体很重要。

为了保持健康体魄,保证眼科手术中精力足够旺盛集中,谢冰几十年如一日地坚持晨练。这既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患者负责。

作家张晓风在看到随风飘散的植物种子纤维时,“不能不被生命豪华的、奢侈的、不计成本的投资所感动”,因为“也许,在不分昼夜的飘散之余,只有一颗种子足以成荫,但造物主乐于做这样惊心动魄的壮举。”他有感而发,写出《敬畏生命》。

学医的谢冰,也是如此。

每一个躯体,从母体里的一个细胞,到成为人形躯体,最终被人为地抚养成人,这之间的人力、物力、财力的耗费,早已不可估量。

因此,他格外敬畏,也异常尊重躯体的完整性。

但是成为眼科医生之后,遇到极为特殊的情况,他可能需要为患者摘除眼球,每一次眼球摘除手术,都会让他难受很久。

谢冰:像热爱生活一样,热爱医生这份工作

谢冰曾是济南军区部队医院的眼科主任,在这期间,他曾为一个五六岁的孩子,摘除过一个眼球。

当时,那个孩子的眼睛内长了视网膜母细胞瘤,也就是恶性肿瘤,如果不摘除掉这颗眼球,就极可能造成颅内转移,后果不堪设想。

在与孩子家属确定手术之后,谢冰为患者做了眼球摘除手术。

出手术室那一瞬间,谢冰心头有些沉,面对着家属的感激,他心里实在是五味杂陈。

站在医学角度上,手术成功。

但在谢冰个人内心深处,他更体贴孩子失去一只眼睛的难过,还有父母不得不面对孩子失去一只眼睛的无奈。

毕竟,这不是一个完整健康的身体了。

对于生命的敬畏,总是让他下意识地想给所有病人最完美的健康状态。

爱己所选

出生于医生家庭的谢冰,对于生命的敬畏和对生活的热爱,总是比一般人来得更强烈一些。也因此,他更懂得珍惜握在手里的事物。

谢冰:像热爱生活一样,热爱医生这份工作

谢冰的父亲也是一名眼科医生,母亲则是内科医生。

成为一名眼科医生,对于他而言,更像一种宿命般的归宿。

其实,谢冰一开始并未真的打算做一名医生,从小热血活泼的他,更青睐于军事指挥。

但在谢冰从部队考入军校时,因成绩突出,便被选入了医学专业,那时候的医学人才很是紧缺。这算是被选择了,当时的谢冰还没太反应过来,也就说不上情不情愿。

但在母亲的一封信之后,本是被动的选择,彻底变成了主动选择。

两页纸的信里,母亲谆谆教诲,其中的一句话,一下就击中了他,“你将来要做一名医生,医生要有责任感,要把病人当亲人,你看到病人,就想一想你自己生病的心情,就知道该怎么对待病人。”

军人服从命令的天职,以责任为使命的本能,让他在医生这个选项上正式安下了心。

从军校毕业之后,谢冰就被分配到了沈阳军区,之后因工作需要又调往济南军区,在新乡371医院最终定到了眼科里,成为一名眼科医生。26年之后,谢冰去到郑州普瑞眼科医院。

自1987年,从军校毕业正式从医至今,已有30余年,这些年的从医经历,让他从不后悔爱己所选。

谢冰:像热爱生活一样,热爱医生这份工作

母亲当年的叮嘱,在多年的从医生涯里,早成为下意识举动。

谢冰常跟院里的年轻医生说,“见了老人就当成你自己的父母,见了孩子就当你自己的孩子,见了同辈,就当自己的兄弟姐妹。有这种心,就没有做不好的”。

“不要嫌弃病人脏啊,不懂礼貌啊,腿脚不方便,眼睛看不清楚,我们老了说不定还不如人家呢。”

医生,也是一种生活状态

在普瑞医院的网站首页上,有一句谢冰的话,朴实却格外让人感动,他说,“我曾经是一名军人,是人民的子弟兵。做一个医术高的医生很难,做一个医德高的医生更难,悬壶济世,扶贫助困,毕生所愿。能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得到帮助,是人生较大的幸福。”

谢冰:像热爱生活一样,热爱医生这份工作

其实,医生的工作是枯燥的,数十年如一日,上班、查房、看病,遇到的病人病症大同小异,每一天的工作,几乎都是重复的。

在这样的状态下,如何保持一个好的心态,好的精神状态,至关重要,那可能会直接对病人产生影响。

在谢冰这里,他的解决方式是,“你别把医生当工作,就当生活去热爱他。”

有谁会不热爱生活呢?

谢冰:像热爱生活一样,热爱医生这份工作

谢冰当病房主任的时候,没有在家过过大年三十,“你要是当工作,早就烦了”。

每天都是这样做,每年都是这样做,一做做几十年,再有趣也会烦的,所以就当一种生活。

谢冰认为,病人因为自己的劳动,重新获得光明,或者病体康复,自己便会获得一种满足感和成就感。看到别人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幸福,本身就是很快乐的事情。

谢冰的爱人,是手术室的护士长,也是忙得不行,经常半夜出急诊,工作起来没有时间点。

去年春节的年三十晚上,春晚还没开始,爱人的院里来了急诊,就直接去做手术去了,一下做到凌晨四点,回来后已经是大年初一。

谢冰与妻子从不会因为对方的工作繁忙有任何不满,因为“对医生来说,任何一个医生都是这么做的。”

于他们而言,医生不只是一份工作,早就成为了他们热爱的生活。

【腾讯·大豫网《名医静距离》高端人物专访第006期,精诚医者心 名医静距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