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一滩烂泥,有什么资格对孩子?

家长课堂镇西茶馆公众号2017-09-28 10:46

  “当代教育家”按:李镇西老师的文章常常像刀子一样锐利。本文注定引发强烈的争议和共鸣——有人点赞,就有人反对;有人看完会很放心,“原来我不是一滩烂泥”,也会有人有理有据驳斥作者的偏激。

  那嬉笑怒骂之后,还能留下什么?

  如果把文中的老师职业角色淡化掉,看成“大人和孩子”,我们还能得到什么?

  今天我们对教育、对教师的期待和要求如此之高,到底在说明什么?

自己一滩烂泥,有什么资格对孩子?

  当今是各种教育“新理念”、“新模式”满天飞的时代,也是教育常识缺失的时代。最可怕的,还不是常识的缺失,而是大家不知道常识缺失;不,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最可怕的是,大家明知道一些常识的缺失,却以为是正常的——这不但可怕,而且可悲。

  不需要刻意去寻找常识缺失的例子,这些例子就在我们最寻常的校园生活中。我讲一个我亲身经历的事吧——

  2006年9月,我以成都市武侯实验中学校长的身份第一次参加升旗仪式时,看到孩子们队列整齐、表情庄严,可老师们却没有队列,东站一个西站一个,有的还在学生队列后面聊天。我没有当场批评,而是拍了几张照片——有精神抖擞的孩子,有随意散漫的老师。

  第二天下午有例行的教工大会。我将昨天拍的照片打到投影仪上。第一张照片就把老师们震撼了:穿着校服的孩子们,齐如刀割、昂首挺胸,望着冉冉升起的国旗。第二张刚一打出来,老师们便哄然大笑——三三两两正随意站着聊天的老师们,与第一张照片中孩子们的队列反差实在太大。第三张照片更具有意味——前面的同学们巍然屹立、宛如雕塑,后面的老师却在聊天说笑,仿佛是农贸市场老友重逢。一张张的照片次第展示出来,慢慢的,老师们不笑了。

  我说:“老师们想想,难道参加升旗仪式可耻吗?如果不可耻,为什么我们不认真参加呢?如果可耻,我们为什么要让学生去做可耻的事呢?我们给学生进行过多少爱国主义教育啊!说过多少升旗仪式的意义啊!也告诫过学生要认真对待升旗仪式,要站端正,不要说话,要庄严肃穆,等等。可这些给学生说的话,我们为什么做不到呢?什么叫教育的良知?让学生做到的,教师也能够做得到,而且该做得更好。如果说一套做一套,就毫无良知可言!”

  会场一片安静。也许老师们都在思考我的话。

  我决定“独裁”一次,宣布:“从下周升旗仪式开始,除了班主任站在所在班级队列旁边之外,全体单独站成一个队列,站在全校学生的最中间,让我们成为学生的示范!”

  果然,从那以后,每次升旗仪式前,老师们都自觉面对升旗台站在操场最中间,两旁是全校学生。每次体育老师整队时,首先对老师们发出口令:“全体老师注意了,稍息,立正!向前看齐!”老师们都认真地听从口令,调整队列。然后,体育老师再对全校学生喊道:“全体都有了啊,立正,稍息,立正!两边的同学,向左向右转——向老师们看齐!”全校学生齐刷刷转过身,面向老师,对比老师队列,调整队形。

  “向老师们看齐!”气势磅礴而又意味深长的一语双关。这句话道出了教育的全部“秘诀”——从某种意义上说,所谓“教育”就是教师有底气对学生们说:“向我看齐!”

  于是,每次升旗仪式,我们老师的队列和孩子们一样的整齐壮观。

  但我又发现,仰望国旗升起唱国歌时,孩子们认真唱,多数老师却没出声。我又“多嘴”了:“既然要求学生们唱国歌,我们有的老师为什么不唱呢?希望每一位老师也能面对国旗把国歌唱出来!”于是,当国歌奏响时,老师们的声音交织着孩子们的声音一起在操场升空回荡:“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自己一滩烂泥,有什么资格对孩子?

  从那以后,我校的升旗仪式越来越好——我主要指的是老师们的状态越来越好。有一次升旗仪式刚结束,我突然发现教育局副局长陈兵(现为一把手局长)在操场边站着。我大吃一惊:“您怎么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他笑了:“早就听说你们的升旗仪式搞得好,我就想来瞧瞧看。嗯,果然令人震撼。”

  其实,我校升旗仪式“令人震撼”的原因很简单,就是老师们很认真,而全校同学不过是“向老师们看齐”而已。

  有时候我在外面讲学时会讲到这个例子,然后我会问听众一个问题——现在,我想就把这个问题拿来问问本文的每一位读者:“在您学校升旗仪式上,老师们的表现如何?或者说,您的表现如何?”注意,这里所说“表现如何”的标准,是和同样站在操场上参加升旗仪式的孩子们相比,您比孩子们做得好吗?

  我敢说,就目前大多数学校而言,升旗仪式上表现不如学生的老师绝非少数!以唱国歌而言,姑且别用认真大声唱国歌的孩子们的标准去“苛求”老师,和不少站在队列里木然听着国歌的旋律却连嘴唇都懒得动一下的老师,那些能够稍微动动嘴唇哼哼的老师,就已经相当不错了。

  先暂且放下各种“前沿”的“教育理念”,回到教育的常识,叩问一下我们的良知——

  我们给学生讲的,我们信吗?我们给孩子们讲了那么多做人的道理:真、善、美、正直与宽容、伟大与崇高……是从我们内心深处如清泉一样自然而然流淌出来的呢,还是不假思索、言不由衷地如传声筒一般的说教?如果你都不相信你说的话,你为什么给孩子说,而且往往还说得那么“真诚”那么“声情并茂”?

  网上有一句话很是流行——据说是托马斯·潘恩的话:“一个人如果极力宣扬他自己都不相信的东西,那他就是做好了干任何坏事的准备。”这话主要是批评那些无耻政客的,可是如果教育者也这样,那就太可怕了!细思极恐。

  我们要学生做的,我们做吗?我们要学生为灾区孩子捐款捐物献爱心,我们捐了吗?会不会在教室里给孩子们说完“孩子们,人人都献出一点爱,这个世界将变得多么美好”之后,回到办公室便大发“我才不捐呢!我也需要别人给我献爱心呢!鬼知道这些钱捐到哪里去了!”之类的牢骚?我们要孩子学雷锋,我们学雷锋吗?我们要孩子多读书,我们读书吗?我们要孩子有礼貌,我们有礼貌吗?我们要孩子说到做到,我们说到做到了吗?我们要求孩子举止文明,我们举止文明吗?我们要求孩子有阳光心态,我们的心灵也充满阳光吗?

  我相信,我国大多数教师是堪为人师因而问心无愧的;但我同样学相信,并不是所有被称作“老师”的人都经得起这样自我拷问,当然他们也不愿意这样自我拷问。

  “自己是一滩烂泥却恨铁不成钢”,这是网上一句讽刺和批判某些自己无能却要求孩子杰出的家长的,可我认为同样适用于那些经不起良知追问的教师——自己一滩烂泥,你有什么理由和资格“恨铁不成钢”?

  我不止一次在学校大会上对老师们说:“如果以对学生的要求来要求自己,我们就非常了不起了!”真的,想想吧,别说学这个学那个,我们就学习一下我们给孩子说过的话,我们就好好想想我们给孩子们提过哪些做人的要求,然后我们认真把这些要求做到,那么,我们每一个人都堪称圣人!

  我曾经在微信上写过一段话,引起网友们普遍点赞——

  有时想想,教育其实很简单的。就是先让自己善良起来,丰富起来,健康起来,阳光起来,快乐起来,高贵起来,然后去感染孩子,带动孩子,让孩子也善良、丰富、健康、阳光、快乐、高贵。除此之外,还有教育吗?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教育者缺乏的,却要让学生拥有,岂非缘木求鱼?

  我越来越认为,所谓“教育”,没那么复杂,其实就是你想要学生有的,你先得拥有。

  为人师表、言行一致、正人先正己,要孩子做到的教师应该先做到……这就是当下我们每一位教育者应该遵循的最大的教育常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