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84.0%家长会因陪孩子写作业头疼

教育头条中国青年报杜园春2017-11-22 09:34
0

前段时间,一篇《不谈作业母慈子孝,连搂带抱。涉及作业鸡飞狗跳,呜嗷喊叫》的文章刷爆了朋友圈。很多网友对文中家长因陪伴孩子做作业而闹心、抓狂的情景感同身受。陪伴孩子写作业已经成了越来越多家庭需要面对的情况。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1980名家长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37.1%的受访家长每天都会陪孩子写作业,44.2%的受访家长平均一次陪伴时间在30分钟~1小时。84.0%的受访家长会因陪孩子写作业而头疼,63.0%的受访家长认为陪孩子写作业应以监督为主,必要时进行辅导。

84.0%受访家长会因陪孩子写作业而头疼

“我女儿语文和英语作业都能自己搞定,但一到数学,就会错误百出。”在北京某高校工作的范辉(化名)女儿上小学三年级,通常孩子先自己写作业,饭后她和老公用1小时一块儿检查作业、进行辅导和签字。“小学三年级的数学主要集中在两位数和三位数的加减法,以及认识一些图形。这种基础性的问题家长能指导,但难就难在怎么教会她运算规律。有时她脑筋转不过来,我教了很多次她还是填错,光发火也解决不了问题,我就恨不得把自己的脑子装她脑袋里去”。

“每天晚上吃完饭,女儿先自己写作业,把不会做的题目留着问我们。”张徽(化名)是一位小学教师,女儿今年刚上初二,“她理科不好,尤其是物理,一晚上两个多小时做作业的时间,有三分之一在寻求帮助。有时我就很发愁,因为她做作业有些磨蹭,常常写着写着就开始发呆,要么就去做手账、写日记、看课外书去了”。

调查显示,在家长陪孩子写作业的频率上,最高的是每天都陪伴(37.1%),然后是一周3~4次(34.4%)和一周1~2次(19.7%)。在陪伴时间上,30分钟~1小时(44.2%)、1小时~1.5小时(20.6%)和30分钟以内(16.9%)较为普遍。

闫江(化名)是某外企职员,儿子上小学五年级。他和爱人在辅导儿子课业上的分工比较清楚,“老婆文科好,我理科好,我们各自辅导强项上的作业。但我儿子比较皮,学习上粗心大意,很多问题他都会,可出错率还是很高,我们总能指出各种‘低级’的小错误。一小时的课业辅导再加上之后的谈心,一般晚饭后的时间我们就都花在这上面了”。

民调显示,84.0%的受访家长平时会因陪孩子写作业头疼,其中24.4%的受访家长表示非常头疼,还有16.0%的受访家长则表示“非常愉快”。

陪做作业中哪些事情让家长感到头疼?孩子做作业磨蹭获选率最高,为58.0%,其后依次是孩子马虎,各种低级错误层出(48.7%),孩子知识点不掌握,老教不会(43.9%)。此外还有:孩子注意力不集中(41.2%)、作业需要家长参与共同完成(25.3%)和每天都得签字检查(19.9%)。

60.2%受访家长陪孩子写作业的初衷是了解孩子日常学习状态

“现在我们已经不像小学辅导孩子时那样全面了,陪她写作业的时间也短了很多。”张徽表示,陪孩子写作业,主要是想了解孩子日常的学习状态。

“对于我和孩子爸爸来说,陪伴女儿做作业能让我们和孩子有一段共处的时间。不至于孩子忙作业、我们忙工作。作业是小事,在陪伴中互相了解,互相沟通才是重点。”范辉说。

北京某国企员工刘华的女儿今年上小学二年级,每天她也因陪孩子写作业而烦恼。她认为,家长陪伴孩子的方式很多,比如周末参加亲子活动、郊游、去游乐场,以及每天课余之外的谈心,“我认为陪着写作业并不是最好的方法,如果过程不愉快反而让亲子关系变得不和谐”。

家长陪孩子写作业的初衷是什么?60.2%的受访家长是为了了解孩子日常学习状态,47.9%的受访家长认为这是亲自沟通的重要方式。其他还有:孩子希望家长陪伴(31.8%),没有家长监督孩子不好好做作业(31.7%)和应学校老师要求(30.5%)。

西南大学教育研究院院长唐智松表示,对于社会热议的陪孩子写作业现象及其种种问题,应当撇开问题本身,站在更广阔的视野来看,否则走不出这个“怪圈”。唐智松认为,现如今基础教育的问题之一,就是强化了学术性的“讲课——听课——写作业”活动,而压缩了其他诸如文体、科学探究、社会服务等课外、校外的实践性活动。“学生整天被束缚在学术性的理论学习中,就会反感、甚至厌恶。为了确保作业及学业质量,家长也被拉到写作业活动中”。

63.0%受访家长认为陪孩子写作业应以监督为主,必要时进行辅导

“家长陪伴孩子写作业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张徽坦言,女儿上小学时,每当她犯马虎错误时,自己就特别生气。但随着女儿长大,作为家长,自己也在成长,“在陪伴孩子写作业的过程中,我们的重点已经不再是作业本身,而是她的学习状态、师生关系,以及她和我们相处时偶尔流露出的小情绪……这些都是在陪伴她写作业时获得的”。

唐智松认为,家长要根据孩子的情况来选择陪孩子写作业的方式,“尽可能不要陪,这有助于培养孩子独立、自主、自觉学习的习惯和能力。如果确实需要陪,家长要尽可能减少陪伴时间,而且主要是在学习方法、思路等层面上给予指导,切不可越俎代庖”。

“家庭教育的主要责任,是对孩子进行非学术性的教育,如接人待物、处世立业、家庭责任及社会公德,绝对不能让家庭教育责任无限化。”谈到学校教育与家庭教育的关系,唐智松认为,学术性的作业辅导责任应主要由校方来承担,而不能将责任推给家长。“基于每个孩子学术与实践倾向的差异,作业形式可以多样化”。

对于陪孩子写作业,63.0%的受访家长认为应以监督为主,必要时进行辅导;46.2%的受访家长认为应寓教于乐,陪伴为主,作业为辅;27.4%的受访家长建议全程参与,浸入式辅导;14.8%的受访家长表示应顺其自然,无需过多辅导。

受访家长中,居住在一线城市的占32.4%,二线城市的占44.0%,三、四线城市的占19.4%,县城、城镇的占2.7%,农村的占1.4%。(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杜园春 实习生 伍越)

(中国青年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wyjaky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