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大鹏:我是一个死过6次的人

豫人志腾讯大豫网2018-01-29 10:22

旅行家大鹏:我是一个死过6次的人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9年前,33岁的大鹏独自一人前往西藏,在冈仁波齐转山。第三天,当他走出卓玛拉山口时,突然跪在地上失声痛哭。“哭了得有十几分钟,一塌糊涂。”周围的人没说话,看着他。那是他开始旅行的第11年,在旅行圈已经小有名气。

有人拍下他痛哭的画面,发在网上。后来,大鹏偶然看到这张照片,和其他网友一样,在下面评论:真傻。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为什么痛哭。一年后,他放弃了在上海的一切,卖掉公司、房子和车子,回河南老家。

现在,提起自己的旅行经历,大鹏说:“有些地方,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再去。”他指的是无人区、高难度爬山野线等危险的户外线。

旅行家大鹏:我是一个死过6次的人

印度恒河,图中站着的这名老人,曾对大鹏说:你所看到的都是真的,但不是事实的全部。这句话深深影响了大鹏。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我是一个死过6次的人

在旅行圈,大鹏是一个更被人熟知的名字,他原名叫耿云鹏。将近20年的户外徒步,6次生死经历,这是人们谈及大鹏,一定会聊的话题。

1998年,大鹏刚刚22岁,开始背着背包,踏上独自一人的旅程。他在国内徒步沙漠、穿越无人区、攀登高峰、走访300多个古村落,还有41个国家。世界上很多地区,都曾出现过他的身影。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这期间,他在可可西里遭遇过狼群,在沙漠中被流沙掩埋,在墨脱碰到山体滑坡,差一点掉入汹涌的雅鲁藏布江……1月15日下午,在大鹏位于郑州市经三路的办公室内,他一边泡茶,一边笑着说:“我是一个死过6次的人。”

采访当天,他穿一件黑色羽绒服,里面套件紫色毛衣,急匆匆冲进房间,礼貌地跟现场所有人握手,随后说道:来,喝茶喝茶。他看起来不太像旅行家,更像一个周全的商人,跟人侃侃而谈产品、融资、圈层。

从2014年9月23日开始,在旅行家的身份之外,大鹏多了一个新名片——跟旅行相关的创业公司老总。据大鹏透露,这家公司估值已经过亿。他把爱好变成事业,跟旅行的缘分越来越深了。

寻梦楼兰 因沙尘暴被困罗布泊沙漠

第一次产生想看看世界的念头,是大鹏少年的时候。他出生于驻马店西平县一个村庄,小时候生活单调,最爱看的,就是村里偶尔能放映的露天电影。

旅行家大鹏:我是一个死过6次的人

电影《梦断楼兰》剧照 图片来自“寅年岁尾人的博客”

《梦断楼兰》是他看的第一部冒险电影,里面神秘的楼兰遗址深深吸引了他。世界上原来还有这样的地方。“仿佛封闭的屋子忽然打开了一扇窗。”他下定决心,长大一定要到外面看看。

大鹏总觉得,自己对旅行的感情,是藏在骨子里的,《梦断楼兰》把它激活了。

旅行家大鹏:我是一个死过6次的人

图片翻拍自大鹏《信仰在路上》一书

大学毕业后,他多次去新疆寻找楼兰,却因为沙尘暴、季节等原因,均没有到达目的地。

距离楼兰最近的一次,再驾车两天就可以到达。大鹏和向导却因沙尘暴被困在沙漠。“车外飞沙走石,风沙打在车玻璃上,感觉要把整个车掀翻。”那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沙尘暴。“有种天昏地暗、出入生死关口的错觉。”好在,他们等到了救援。

徒步时跟狼群对峙 生吃鼠肉

“梦断楼兰”后,大鹏疯狂迷上了户外,痴迷于探险。他去的地方越来越多,在云南虎跳峡徒步12天、独自穿越可可西里无人区、飞往印度全境背包穿越29天……和他形影不离的,还有随时可能会出现的各种意外。

旅行家大鹏:我是一个死过6次的人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2005年,他给弟弟留了张字条,独自前往可可西里。可可西里平均海拔高度4600米以上,空气稀薄,昼夜温差极大,被称为“生命的禁区”。

进入可可西里的第十天,大鹏发现眼前没有路了,“只见散落在黄沙石中的零星白骨,有野驴的骨架,也有羚羊的骨架,甚至有人的头颅,狼的前肢……没有活的生命存在,荒漠如同一个宽阔的坟场。”

他意识到自己迷路了,只能靠着多年的户外经验,借助星星和风向判定方向,边走边纠正。

旅行家大鹏:我是一个死过6次的人

可可西里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狼群是在一个凌晨出现的。大鹏正在睡觉,突然感觉有响动,六七只狼在摇动帐篷。他用点燃的鞭炮、火球跟狼群对峙,一直持续到天亮。

狼群退去之前,大鹏以为自己过不了这关了,在帐篷内一边往外扔鞭炮,一边给母亲写遗书。发现狼群走远,他一下子瘫倒在帐篷里。

而缺水几乎是当时的常态,这也是最致命的。为了活下去,他甚至喝自己的尿液、生吃鼠肉。

旅行家大鹏:我是一个死过6次的人

图片翻拍自大鹏《信仰在路上》一书

十年后,在自己的书中,大鹏回忆起这段经历,称为“恶魔之旅”,不堪回首。“从可可西里回来,我真正明白了,自然是用来敬畏、用来爱护的,而不是用来征服的,也不是用来打扰的。”

2017年11月,青海可可西里、新疆阿尔金山和西藏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联合发布公告,禁止一切单位或个人随意进入保护区开展非法穿越活动。

再不会去无人区 当年的行为不负责任

旅行家大鹏:我是一个死过6次的人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年轻时的大鹏一往无前,享受探险带来的刺激。如今,已进入不惑之年的他,谈及当年独闯无人区的经历,却摇着头说:“再不会去了。”

他没觉得自己穿越无人区值得被人称道,更多的则是意气和虚荣心作祟。“我的户外阅历和知识不断积累,加上陆续有媒体报道我的事,业内关注我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因此我渐渐成了很多上班族的羡慕对象……于是,我的胆子也越来越大,整个人也开始轻飘飘起来,脑子里塞满了各种荒野求生的传奇,幻想着自己就是故事中的英雄男主角。”

旅行家大鹏:我是一个死过6次的人

梅里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后来,因为母亲的一个举动,大鹏才意识到,当年的自己多么不负责任。

母亲一直不了解大鹏的旅行故事,只知道他在外面跑,看到电视台的报道,才发现儿子曾独自穿越可可西里。她对着刚进家门的大鹏,劈头盖脸扇了两个耳光,让他跪下,哭着说:“假如你在外面发生了什么,还让不让我活呀……”

电影七十七天 图片来自演员江一燕微博

电影七十七天 图片来自演员江一燕微博

去年,电影《七十七天》上映,内容取材于探险家杨柳松孤身穿越羌塘无人区的真实经历。大鹏在电影院接连看了两场,场场汗流浃背,衣服都湿透了。“里面百分之三十的事情,我都亲身经历过。很后怕。”

“真诚地奉劝大家,不要轻易挑战那些太危险的地方,多想想家人,多想想自己身上沉甸甸的责任。”大鹏说。

在冈仁波齐痛哭后 回归家庭

2009年,对于大鹏来说,很焦虑。在上海从零开始打拼的事业,已经有了起色。有房有车有公司,他却不开心,常常梦中惊醒,甚至连续10天失眠。母亲一个询问他啥时候回家的电话,也让他觉得沮丧。好像有什么东西想不通了。

旅行家大鹏:我是一个死过6次的人

虔诚的人们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他去了冈仁波齐转山,在路上与很多藏民擦肩而过,有年轻小伙,也有七八十岁的老人,还有刚学会蹒跚走路的小孩。所有人都很友善,大鹏被他们的虔诚打动,一路走来并不寂寞。

在卓玛拉山口,他忽然忍不住大哭。 “是一种久违的发泄,也许是这么多年的不如意,事业、家庭、生活……”

一年后,大鹏放弃了在上海的一切,卖掉公司、房子和车子,回河南老家。同时,他宣布,不再玩危险的户外线了,比如无人区、高难度的爬山野线等。

旅行家大鹏:我是一个死过6次的人

大鹏在西藏一个海拔4500米以上的山区,送了一盒药给当地老人。对方敬礼感谢。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不是因为怕了,不是因为老了,不是因为累了,而是因为理智了、成熟了、顿悟了。上天给每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而这条生命不仅仅属于他自己,还属于生他养他的父母……一个人不应该随随便便不负责任地去冒险,因为生命是禁不起冒险的。”

但旅行还在继续。

旅行家大鹏:我是一个死过6次的人

大鹏在尼泊尔拍摄的一张照片,他被小女孩纯净的眼神打动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2014年,大鹏开始和旅行相关的创业。旅行曾影响、改变了自己的生活,他想让更多人体会到旅行的美好和意义,而不只是“上车睡觉,下车拍照”。

他也开始尝试带家人一起去旅行。

去年,大鹏带着女儿去了腾格里沙漠,女儿高兴坏了。“表现特别棒,走了5公里。”他兴奋地跟我们分享女儿在沙漠里的照片。小姑娘光着脚丫子奔跑,满脸的雀跃和开心。才3岁半的孩子,已经旅行了七八个地方,埃及、云南、内蒙古……

今年春节,他准备组织一次全家旅行,但去哪里?“我暂时还没想好。”他笑着说。

“爱家庭,爱旅行。”现在,大鹏把家庭放在了旅行的前面。

采访:刘瑶 于聪聪

文字:于聪聪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