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学生家长连线 探讨中小学生推迟上学问题

家长课堂大河网邵可强2018-03-07 09:33

  大河连线

  全国人大代表沙宝琴通过“大河小AI”与学生家长连线交流

  全国人大代表高阿莉参与讨论

  全国人大代表黄艳参与讨论

  □大河报 记者邵可强文王亚鸽摄影

  核心提示|日前,浙江省教育厅发布了一则指导意见,要求在全省范围内指导中小学实施推迟上学。几乎就在同一天,黑龙江省也发布了推迟上学时间的规定。两则消息激起千层浪。孩子们睡饱、睡好,有那么难吗?适逢全国两会,大河报两会报道组新成员——“大河小AI”,收集到河南不少读者和网友的意见或建议,并现场连线热心家长和全国人大代表,进行互动,探讨这一问题。

  话题 两条消息引发的激烈讨论

  日前,浙江省教育厅首先出台指导意见,小学可以根据年段、季节等因素灵活调整上学时间,小学一二年级的学生早上到校时间不得早于8点,冬天应适当延迟。黑龙江省教育厅也印发了通知,从3月1日新学期开学起,全省小学生、初中生早晨到校时间不得早于8:00,高中生不得早于7:30,上课时间由各地根据实际情况自行确定。

  两地教育部门出台政策的出发点也是异曲同工。浙江省的指导意见表示,早上推迟上学时间,“以确保小学生每天有10小时的充分睡眠时间和充裕的早餐时间、从容的上学时间,促进学生身心健康”。黑龙江省的通知的目标是:“家校配合保证每天小学生10小时、初中生9小时、高中生8小时睡眠时间。”

  两省关于推迟到校时间的新闻在网络上引发热议,“大河小AI”也收到河南家长和网友的讨论内容。

  部分网友为此叫好:这是好事儿,孩子终于能多睡一会儿了。

  家住二七区的薛女士认为,推迟到校时间应该得到支持,学生有了足够的睡眠和早餐时间,才能精神百倍地迎接新一天的学习。

  不过也有些家长担忧上班时间较早,如果孩子到校时间推迟,反而给接送孩子造成不便,比如住处距离单位较远,可能会影响到孩子的时间。

  还有家长认为,作业太多占用孩子睡觉时间,只推迟到校时间,不进行其他方面的改革或者调整,能否达到事先预定的良好初衷存疑。

  连线家长和老师千里连线“碰撞”交流

  《义务教育学校管理标准》明确规定:“家校配合保证小学生每天10小时睡眠时间。”既然有规定,那么是哪些原因造成学生睡眠不够呢?

  全国人大代表、郑州市上街区中心路小学教师沙宝琴是一名来自一线的老师。“大河小AI”两会现场邀请沙宝琴与郑州学生家长周女士视频连线,探讨这一问题。

  “小学生比上班族还辛苦!”“学生睡觉时间实际是由作业时间决定的。”视频中周女士吐槽说,孩子在重点小学读书,每天她和丈夫轮流陪着孩子上下学,并督促做作业、上辅导班,每天的睡觉时间也就8个多小时。在升学压力下,孩子每天早早地就要起床去上学,放学回来又有大量作业,小小年纪就睡眠不足,让人心疼。

  沙宝琴对着“大河小AI”回应说,作为一年级老师,她对学生睡眠不足的现象深有体会。她说,“我们一年级的学生,刚刚入学特别是到冬天的时候,一是迟到的学生明显多了,二是进教室时都是睡眼蒙眬的,甚至开始上课了有的还在发愣。”

  沙宝琴说,他们学校第一节课是8点20分开始,入校时间是8点。但是,除去吃饭、路途等时间,学生最迟一般要在7点左右起床。经常有学生家长让她照顾孩子吃早餐,原因是,“叫不醒孩子,耽误吃早饭,麻烦让孩子去你办公室吃吧。”

  因此,她认为,小学生特别是低年级(一二年级)学生,保证充足的睡眠时间很重要,有利于孩子的身心健康和学习效率的提高。

  连线中,周女士有这样的担忧,推迟到校时间和自己的上班时间冲突了,以前都是送完孩子再去单位,时间刚好分配得当,调整后则发生冲突。

  针对这种顾虑,“先行者”浙江要求,在实施改革前,学校需全面了解每位家长对推迟送孩子上学的接受情况,重点梳理部分家庭有特殊原因、不能推迟上学的学生情况。对确需早到的部分学生,学校应开通绿色通道,允许其适当提早到校,消除学生及家长顾虑。

  沙宝琴说,这一点家长完全没必要担心。这种情况下,学校是可以承担起这种责任的,因为学生到校之后有很多事情要做,比如要交作业、打扫卫生、早读等。家长8点把学生送到学校,老师们完全可以把学生组织起来,参与各种各样的活动。

  声音家庭教育立法才是“睡饱”的关键支撑

  对此,全国人大代表、安阳市第一中学校长黄艳认为,外省教育行政主管部门把推迟到校时间明确发文推行,其出发点是好的,着眼于孩子们的身体健康。因为不管孩子今后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身体健康是第一位的。同时,这也是目前中小学教育现状的体现,就是孩子在校时间长,作业多,睡眠不足等。

  结合自己的学校,黄艳介绍,他们学校是安阳市区的高中,走读的学生占比大,目前是7点20分开始早读,7点50分上课,对比黑龙江规定的高中生不得早于7点半,相差不多。

  她认为,推迟到校时间不仅要因地制宜,各地根据实际来执行,比如城市走读学校,农村寄宿学校要有区别;而且还要考虑到学生的层次问题,小学、初中、高中的学生在身体发育、睡眠需求都有差别,需要科学合理地划分开来。

  全国人大代表、商丘市第一实验小学校长高阿莉说,首先,大家现在已经把关注孩子智力的培养、学习的好坏等,转移到孩子们能否成为祖国下一代身体健康合格的国家建设者上。其次,孩子们睡眠不足的表现很明显,第二天上课疲倦、做作业拖沓等,家长老师都能直观地感受到。透过现象看本质,这其实是家庭教育问题。

  高阿莉一直关注和呼吁家庭教育立法。她说,父母都会对孩子好,但是都找不准怎么好、好在哪?找不准,是因为家长在孕育孩子、生育孩子、抚养孩子的过程当中缺乏一些系统性的、理论性的、科学性的指导。表现出来就是,多数父母存在不同程度的养育焦虑,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教育孩子,缺乏相关知识和经验借鉴。造成的一个结果就是,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对接的时候错位。这就需要顶层设计,相关部门制定出台家庭教育促进条例,将家庭教育纳入法制化发展轨道。比如,将孩子睡眠时间以科学的条文明确写进去,家长就知道如何重视,学校也依规而开展教学活动。

  据了解,许多国家和地区日益重视家庭教育,还制定法律明确了家庭教育实施策略。如日本2006年修订的《教育基本法》强调了国家对家庭教育的责任。

  在今年两会前,全国妇联提交《关于将制定家庭教育法列入全国人大五年立法规划的议案》,呼吁通过立法,进一步推进家庭教育规范化发展,促进儿童健康成长。

(大河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