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七旬农民自建后花园 命名“怡翠园”

社会鹤壁新闻网2018-04-17 14:22

鹤壁七旬农民自建后花园 命名“怡翠园”

【鹤壁新闻网讯-鹤报融媒体记者 岳珂 文/图】4月13日上午,春寒料峭,细雨断断续续地下着。鹤山区鹤壁集镇后蜀村74岁的曲喜林在自家院子里走了几个来回,几株盛放的晚樱旁的石榴树让他很是头疼,“今年天气不好,3月底升温太快,4月份气温又上不来,院子里的这几株花怕是受冻了,今年想开花就难了。”曲喜林说。

1999年,曲喜林从郑州某单位退休后就过起了候鸟般的生活,每到春暖花开的时候就回到老家后蜀村,待到秋末冬初再返回郑州过冬。近20年的时间里,曲喜林在自家的院子里建起了一座后花园。

满园春色关不住的“怡翠园”

大概两三年前,曲喜林把后蜀村老家的门头修葺了一下,门头横匾上书写着三个大字“怡翠园”。后蜀村有种植花卉的传统,养花养草在村里不算稀罕事儿。尽管如此,曲喜林的家在村里还是最好找的,向村民问路的话,他们会告诉你,“满墙凌霄花的院子就是他家。”

4月上旬,桃杏李梅这些常见的花已经败得差不多了,尽管墙头上已经没有了凌霄花,远远看去,高耸的竹叶让“怡翠园”满园的春色扑面而来。走进曲喜林的家,迎面的影壁上爬满了藤本植物,“这是木香花,那是凌霄花,还有紫藤。”曲喜林边走边说,因为凌霄花太旺盛,他今年修剪了一下。

曲喜林家的院子大概有一百多平方米,有一部分是原来老房子的地基,形成了两层自然落差。院内有几十种植物,刺梅、小叶女贞、海棠、石榴树、桃树、山楂树……大小不一、高矮各异,有的开着花,有的刚发芽,行走其中仿佛进入一座小型园林。

曲喜林花了近20年的时间收拾好了这座小院,院内的花卉都是他亲手栽的,有趣的是,很多都是“捡回来”的。“这株樱花是别人告诉我的,长在村东头砖窑附近的墙根,我捡回来扦插成活了。”曲喜林指着一株樱花说,它与众不同,开出的花朵是绿色的,“刚开是绿色,太阳晒久了就变成白色了,我看着好看就捡回来了。”

邻居修剪自家的金银花,剪下来的枝叶曲喜林便拾回家,看护一两年就长成了蓬蓬勃勃的一大片。东家的桃树结的桃子脆生生的,曲喜林就要根枝条自己嫁接一棵;西家的石榴个儿大、籽粒饱满,他就去剪根枝条回来养着。这满园的花草,只有一棵碗口粗的山楂树是“原住民”,“这山楂树是我父亲种下的。”曲喜林说。

观叶的有竹、小叶女贞、枸橘,观花的有樱花、红叶李、腊梅、紫藤、木香,吃果的有桃李山楂等果树,一棵棵植物在曲喜林的拾掇下长得生机勃勃。曲喜林在乡邻中算是比较知名的,退休后有人请我去水冶(安阳市殷都区水冶镇)的化肥厂养花,我年龄大了就没有答应。”曲喜林说。

半路出家的园艺师

曲喜林出生在一个园艺世家,退休前在郑州某单位工作,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我就是养花的花工。”不过他这个“花工”是半路出家。1981年之前,曲喜林是一名钳工,他在郑州南郊上班,妻子在郑州北郊上班。两人尽管同在一座城市,平常连见个面都十分困难。尽管当时的工资待遇挺好,出于家庭方面的考虑,曲喜林下定决心,打算调动一下工作。

“恰好有一位亲戚说有个单位招花工,我考虑了一下就答应了。”曲喜林说,虽然没有受过系统的培训,但自小耳濡目染,曲喜林掌握了不少培育园艺花卉的手艺,简单面试后,曲喜林就从一名钳工变成了一名花工,这一年,曲喜林已近不惑之年。门里出身自会三分,曲喜林换工种后第二年就考取了高级园艺师的资格证,“当年已经是最高级的证书了,后来也就没有再考。”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商品经济并不像现在这么发达,很多城市的企事业单位为了搞好本单位的绿化工作,都会专门雇一名园艺师,当时一般叫做“花工”,工作的地方就是“花房”。曲喜林在花房里一干就是近二十年,直至退休。

春夏秋冬忙个不停

虽然是花工,工作可不像想象中的种些花草就完事儿了。平常要维护厂区的绿化,工作很繁重,最重的工作是黄杨(俗称冬青)树、行道树的养护。”曲喜林说,郑州过去每年还会有花展,“菊花、月季、草花,一年三次展览,每个单位都有任务,这些花要提前准备好。”

除了这些,办公室内的绿植和本单位员工的花卉都是由花工养,“每年都要培育花草,然后卖给单位的员工。”曲喜林说,虽然名义上是卖,但基本上是成本价甚至是赔本价,“不对外卖的,外单位的人买不到。”

工作这么多年,经曲喜林养出的花草每年都在上千盆以上。工作上他兢兢业业,出了名的认真,只要不是工作需要,他花房里的花谁也不能动,“好几次单位领导相中了我的花,想搬走,我坚决不同意。”曲喜林说。

“单位里的人都说我固执。”曲喜林每每提起此事都会讪讪一笑,“家里人因为这个说了我好多次,他们觉得就是一盆花,可我觉得不是,我觉得这就是我的工作,不能随意送人。”曲喜林的几个儿子为此没少劝他,可他就是不听,“我觉得原则就是原则,这一点我和父亲很像”。

如今曲喜林的几个孩子早已成家立业,唯一的遗憾是没有一个孩子会养花。“他们都不爱学这个,和环境有关系吧。我在后蜀村每年要住上七八个月,这些年我有了新的目标。”曲喜林说,历史上豫北地区的桂花种植很有名,他想自己学学,再培育几盆好桂花,“老有所乐嘛,忙了一辈子,闲不下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