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一小区驻扎13家午托班 业主半小时挤不上电梯

河南教育河南商报宋晓珊2018-05-17 17:44

裕鸿花园小区400多户业主,最近被近500名小学生“包围”了。2016年,附近博爱街社区拆迁后,13家午托班陆续入驻裕鸿花园小区,“午托班”正式嵌入该小区业主的日常生活。

【故事】

13家午托班小区扎堆

最多一栋楼里5家午托班

下午1时许,噔噔噔的脚步声夹杂着孩子的推搡打闹声,响彻了12层整个楼道。家住郑州市管城区裕鸿花园C座的田女士刚刚眯了几分钟就被吵醒了,“午托班不睡觉的孩子们又来了。”她推开门,看到六七个孩子拿着辣条、啃着冰棍一路打闹着,从楼梯一路跑了下去。小区的旁边就是管城区名校——创新街小学。

小区共有5栋楼,却集中了13家午托班,学生总数量在500人左右。光小区D座就有5家午托班。

“这些午托班已经严重影响了我们的生活。”田女士说,近一年来她的父母都没怎么下过楼,因为午托班的学生一放学,年轻人都挤不上电梯,更别说老人了。

真正让业主们担心的是午托班带来的“安全隐患”:小区业主李先生开车走过车库拐弯处时,迎面跑过来几个正在追逐玩耍的孩子,惊得他出了“一身冷汗”;还有小区业主看到正在等待电梯的孩子们,用手拨弄着打火机点燃了垃圾桶……

有业主无奈地调侃说,“买学区房,本来是为了方便孩子上学,没想到我家变成了学校分校。”

【探访】

高峰期半小时坐不上电梯

5月7日、5月12日、5月15日,河南商报记者三次到裕鸿花园小区对小区内午托班进行了探访。

上午11点半左右,就陆续有午托班的孩子进入小区。孩子们挤在电梯口,小区业主林先生等了两趟,终于挤进了电梯。“嘀……”电梯亮起了红灯。

“叔叔,你下去吧。”有孩子大声喊着。林先生一脸尴尬地走下了电梯。电梯门关上后,不算记者,电梯内共挤了13个孩子,两个男孩在一处蹦着玩拍手游戏,电梯一颤一颤的。在学生放学高峰期,半个小时坐不上电梯很正常。

随后,河南商报记者佯装家长寻求午托服务,裕鸿花园D座21楼一名被学生们称为“老师”的女子接待了记者。

这家名为怡园午托的午托班内,过道里摆了几张桌子,几个孩子正在吃饭,卧室里摆了十多张双层床,10多个孩子正在里面休息、吃饭。这名“老师”介绍说,午托班的收费为每人1000元,如果孩子需要辅导作业收费为1500元。对于门口贴出的“午托班禁止入内”的告示,这名老师解释说,“大概是不想让新午托班再来了。”

【物业】

电梯故障率暴涨引业主不满

两次贴告示,曾向多部门反映

裕鸿花园小区物业经理李先生介绍说,2016年,小区附近的博爱街社区拆迁,原来在附近民房里开办的午托班没了去处,陆续搬到了裕鸿花园。

孩子们的到来,也让电梯故障率暴涨。该小区电梯维修记录显示,2月份,孩子们放寒假期间,电梯维修次数为6次;3月份,随着开学季到来,当月维修次数达到14次;4月份36次;5月份截止到5月12日,维修次数为18次。电梯维修,需要动用全体业主的维修基金,这就引起了业主们的不满。此外,午托班的孩子们还占领了小区的休闲区域。

物业公司曾在去年10月、今年3月份两次发布“告午托班书”,并贴出了“本小区禁止午托班”的告示。

第一次,午托班的负责人解释说,寒假结束后搬离。第二次,物业在大门口拉起了警戒线,禁止午托班及学生进入。

此外,小区物业也多次向消防、办事处、教育局等多部门反映,但是问题直到现在依然不能解决。

【回应】

下周办事处将牵头

邀请多部门展开联合执法

午托班影响居民生活,到底归哪个部门管?记者以居民身份随后走访了5个相关部门。

东大街派出所值班民警表示,午托班管理不是公安机关一个部门能处理的。这位民警先安排记者登记立案,并说明会上报领导,申请联合执法。

2016年年底,郑州市发布了《郑州市防火安全委员会关于加强幼儿园、午托部消防安全管理工作的通告》(简称《通告》),《通告》提到幼儿园午托班不宜设置在4层及以上楼层、地下室、半地下室。可是,河南商报记者了解到《通告》并没有就违反规定如何处罚进行解释。据此,河南商报记者来到了管城区消防大队,在一名负责人的安排下,工作人员进行了登记,并承诺一个星期内给予回复。

午托班服务的主要群体为学生,河南商报记者据此找到了管城区教体局。一名工作人员解释说,幼儿园、培训班都在该局审批事项范围内,但是教体局并没有午托班审批权。没有审批权,自然也就无从监管。

鉴于午托班属于盈利机构,随后记者拨打了工商部门的12315举报电话进行咨询。一名工作人员解释说,午托班经营,已经停止审批许多年。

随后,河南商报记者又来到了东大街办事处。该办事处安监办的李科长说,去年10月份,曾就裕鸿花园的午托班进行查看,通过调解,当时的结果是,寒假后午托班自动搬离。这名科长表示,按照网格化管理的运行机制,下周办事处将牵头,邀请工商部门、教育部门、消防部门、公安机关等展开联合执法。

【声音】

午托班该咋管

政协委员建议推行首问负责制

“我也是一个家长,我的孩子也在上午托班。”河南省政协委员王湛明说,因为午托班有巨大的需求,所以才会长期存在。

在他看来,午托班问题看起来是很多部门都能监管,但是却没有一个明确的监管部门。据此,建立首问负责制,也就是说,哪个部门先接到市民投诉,就可以根据市民投诉组织联合执法。

此外,他还提到,在结合本地实际和学习外地先进经验做法的基础上,出台河南或者郑州版的午托班管理办法。

比如,2017年,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出台了《关于做好中小学生校内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鼓励和支持有条件的学校向学生提供早餐、午餐和午间住宿及课后兴趣班等校内课后服务,同时鼓励校外社会培训机构参与校内课后服务。

此外,2018年,广东省教育厅公布《关于做好中小学生校内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从服务时间、服务内容、服务模式、成本和责任等方面进行了规定。

这些地方性法规,给“裸奔”的午托行业套上缰绳,避免了其无序发展造成的严重后果。(记者 宋晓珊)

(大河网-河南商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