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春季高考引用河南作家散文 作者:我也做不好

文娱资讯大河客户端张丛博2018-05-27 15:59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张丛博 实习生 王梅竹 文图

  随着全国高考进入到最后的倒计时,高考的话题开始逐渐升温。在去年高考时,2017浙江高考语文试卷的阅读理解《一种美味》里,让考生解析“鱼眼里闪着诡异的光”,一时间这篇文章作者的微博被众多考生留言“攻陷”,而作者也坦言,自己也不知道想表达什么意思。今年这样的故事是否会再度上演?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发现,类似的场景其实已经在河南作家身上重演。在2018年上海市普通高校春季招生统一考试语文试卷中,引用了河南省作协副主席、著名作家王剑冰的《荔江之浦》,考试之后他的微博也迎来了一大拨上海考生“求答案”。

  这篇文章的阅读理解,共占分数15分,为四道小题。分别要求:分析第一段中“竟然看到了一幅画”在文中的作用;赏析第四段中“水”的意象表达效果;赏析第八段中“涌”字的表现力;由文本分析荔浦人的生活、情志及景与物的密切关系。在王剑冰的微博上,数百考生纷纷留言询问作者答案:“‘两岸涌入一片金黄’的‘涌’在文中起什么作用?”“为啥荔浦到处都是水润润的,关于水这个意象表示了什么,您能解释一下吗?”同时,也有考生用卖萌的话语留言道:“来自上海18届的疑惑”,“我也不想问了,我只是单纯地‘恨’您。”

  那作者会如何解答这些题目?5月27日,王剑冰对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说:“其实,我也做不好这四个题,在一个作家写作的时候,他是很难顾及当时,如何增加表现力或者什么的,它是一种自然的随意的写作,写出来以后,至于别人怎么样去评价,那是别人的事,作家的写作,是意识流式的。”

  这已不是王剑冰散文第一次进入高考试卷。此前,《澄江一道月分明》进入了2011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山东省试卷,《瓦》进入了2013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福建省试卷。而进入全国各地中招考试及其模拟试卷的作品目前已有30多篇,如《绝版的周庄》《古道秋风》《草之吟》《驿路梅花》《天河》《大雪无言》《岁月中飞翔的瓦》《拜谒三苏园》《和平的声音》《济水之源》《雨中桃花源》《古藤》《荒漠中的苇》《阆中》等。

  对于考生询问,王剑冰也早已不感到意外,“对于文章的题,我曾经接到过很多的学生来信,或者是通过其他方式的提问,让我来做一做,看看他们的回答正确不正确,其实,我也做不好,说实在的,真的做不好。”

  《荔江之浦》这篇文章,是王剑冰受荔浦县之邀去采风后创作的。怎么看待作家的文章进入高考试卷?他表示,“进入高考试题对作家也是一种鼓励,当然一个作家的写作未必是要针对进入高考试卷,但是进入了也说明他的文字,适合语文教学。包括他所提供的文字、意境、审美,生活以及表现出来的思想、内涵、哲理等等。”

  谈到如何准备才能在高考语文中考高分,王剑冰说,高考是一个全面素质的检阅,所以阅读在平时是非常重要的,阅读的东西越多,理解的也就越多,掌握的知识面也就越广,所以有着丰富的阅读的经历和生活经历的同学,会在考试当中有很好的发挥,平时的积累非常重要。

  高考战鼓即将敲响,王剑冰也表达了对考生的祝福,“河南是一个人口大省,也是一个高考大省,河南的学子承受着更大的高考压力,快到今年高考了,希望同学们好好复习,能够有一个很好展现。”

  附:王剑冰《荔江之浦》

  一

  拉开窗帘的时候,竟然看到了一幅画。一江碧水蜿蜒过眼,水之上是跌宕起伏的山,那山一直到目力不及才稍显收敛。那些硬朗的、柔美的起伏充满了神迷与梦幻,由其体现出来的情致与动感又让人不无美妙的遐想。

  南方的天气忽晴忽阴,晴的时候,山也像一个个荔浦芋,头上摇动霞的叶子,阴了,又似在化蛹成蝶,最后烟岚蹁跹。

  偶尔,云层里射出的光打在水上,水就尤其的明润,山则隐晦迷蒙。就像两个主角在剧情需要时被镜头虚化转换。起初你或对那光不大在意,但架不住它打信号似的,云隙间连着闪,将水面闪成一片片锦,你的惊奇就不得不跟着它闪了。天光温和的时候,山与水的颜色惊人的相似,似是一江颜料刷在山上,新鲜得还在淌水。这样的山水连在一起,就是非同于他处的桂林荔浦了。

  想来住在江边的人,一定家家有个大飘窗,时时刻刻让这无限江山飘进来。每天早晨都像是仪式,缓慢而隆重地拉开那一帘幽梦。

  二

  总觉得这地方最盛产水,到处水润润的,山上是水,江里是水,田里还是水,水绕着村绕着城地流,生出水润润的植物,生出水润润的人,人出口一说话,也带着水腔。在荔浦走着看着,空气中还会有刘三姐样的歌声,那是文场和彩调,随便哪个街头巷尾,几个人那么一凑,锣鼓弦子响起来,柔润的嗓子就亮起来。怪不得,这地方是曲艺歌舞之乡呢。逢节日,山水边就热闹成海。

  荔草,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草,会让一条江葳蕤荡漾,最后荡漾成自己的名字?水中划船,水随山转,那么多的弯,又那么多的漩。水有时像上了一层荧绿的釉,有时又如一面深蓝的绸。船上人一会儿伸出手,甚而脚也伸出去,尽情地撩拨,一会儿又呆愣着唏嘘,发无数慨叹。这样给人的感觉就有了不同,山若是给人带来了美感,水则是带来了快感。

  船行中,你会看到有人在洗浴,有人在江边烧纸祭奠,有人穿着婚纱在照相。总归是,荔浦人的祈愿和祝福离不开这一江水。

  这个时候,两岸涌来一片金黄,初以为花,却是沙糖桔。还有马蹄(荸荠)秧子,也是一波波的粉黄,马蹄踏过一般。芋头的叶子莲叶似的漾漾迎风,正是收获季节,罗锅宰相何时再来?

  荔浦由很多这样的细节构成。就觉得造物主打造桂林山水的时候,一高兴把荔浦也捎带了。有些细节,甚至做得比桂林还好,比如银子岩,会唤起你一腔唿唤,比如丰鱼岩,一洞鱼水穿越九座山峰,是为洞中之冠。所以人们看了桂林还要跑来开眼,那是一条完美的锦绣,他们不想让这锦绣有头没尾。其实荔浦人还是会偷偷笑,你去鹅翎寺了么?层层信仰嵌在山崖上;你看荔江湾了吗?从江上划船进入,上岸再由洞里出来,江山美景可有这样的结合?荔浦再垫底的山也是桂林山水系列,可人家会说,咱这是荔浦山水。底气硬朗着呢。就让人想了,桂林山水与荔浦山水是一对孪生姐妹,妹妹一直躲在深闺,不好意思见人,守着美丽悠悠而过。

  如此的美是会被人瞄上的,最早是一拨逃难来的,一到这里便扎进水边的山洞不走,繁衍成村林。后来还有土匪、日本人,都流过口水,但最终没能留下来。这片山水不喜欢他们。

  顺脚走进一个村子,村子叫青云村。依着的山叫龙头山。不用多说,你就想了住在这里有多美气,起伏的山下,扶桑、紫罗、百香果到处都是。沙糖桔和马蹄更是金黄地铺展。老者在田里不紧不慢地忙,见你走近,友好地招唿。一个女孩担着马蹄沿田埂走,田埂两边,是香扑扑的桂花苗。遇到好奇的你,停下来,翻出几个大的马蹄让你长见识,而后笑着重新上路,身子和手臂的摆动中,悠悠去远。

  荔江与漓江、桂江、西江相通,交通便利,往来客商就多。走入一条很老的巷子,巷子曾经临水,磨光的石板、镇水的古塔、宏阔的会馆和斑驳的城门,让人想象曾经的繁闹。传下来的是豪爽耿直的性情,你来了,做芋头扣肉芋头焖鱼各种芋头宴待你,陪你大碗喝酒,还给你呀呵呵地唱彩调。荔浦人吃芋头是一绝,这一绝绝到电视里。荔浦人的吃法你学不会,干隆皇帝品着棉线切片的美味却一直忘不掉。这里的山水养人,芋头也养人,养的人精气豪壮,细腻明丽。由此你会感到荔浦人的幸福指数多么高。

  三

  天空积蓄着黄昏,像谁在絮被子,一层层絮厚了,铺排开来,所有的一切都盖在了被子下面。

  那些山以为将夕照挡住了,没承想夕照还是投入到了江里。江不仅把夕照全部接收,还把那些山也揽进了怀中。这样,上面啥样,水里也啥样,完全是一个原型复本,直到夜来,将那复本折叠在一起。

  雨敲了一夜的窗,早晨开帘一看,江边竟然飘浮了一层伞花,红的,黄的,蓝的,那是沿江晨练的人的。没有什么能阻止人们对这条江的热爱。

  离去的时候,荔浦已让你眼里、心里、口袋里都装得满满的,够你消受很长时光,其中有一种芋饼,家家会做,出去的人都带,说那是思乡饼。

  而后,荔浦人会说,想着啊,还来呀,别忘了我在这儿等你。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