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中小银行净息收入下滑 揽储出路何在

热点关注投资者报2018-06-11 08:30

多家中小银行净息收入下滑 揽储出路何在

2017年,在利息净收入这一传统业务上,国有大行一如既往的展现出其对存款的号召力,与中小银行的差距被持续拉大,那么后者的出路到底在哪里呢?

《投资者报》记者 闫军

在经历了前几年“宝宝类”互联网金融产品抢夺存款,银行向中间收入探索之后,银行去年的业绩再次说明,净利息收入依然是银行表现好坏的基础性因素。

去年整体银行业绩开始回暖,四大行利息净收入增幅明显,在2017年得以成功转身,不过,部分中小银行表现不尽如人意,净利息收入大幅下滑,存款流失严重,导致净利润下滑明显。

华南一位分析人士向《投资者报》记者表示,对于银行来讲,存款是立行之本,这是银行不会放松的业务,去年银行能够取得不错利息净收入,结构性存款的贡献不小。但对于中小银行来说,定价能力弱,反应较为滞后,这导致其吸收存款的压力更大。

1

净利息收入呈现两极分化

国内银行营收来源主要由三部分组成,净利息收入、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和投资损益等其他非息收入。其中,净息收入是营收、净利润的主要来源。

安永发布《中国上市银行2017年回顾及未来展望》报告显示,2017年41家中国上市银行实现净利润合计15410亿元,比2016年增长5%。对此,安永亚太区金融服务部审计服务主管蔡鉴昌指出,资产质量稳定,大型银行净息差止跌回升拉动净利息收入增长,是净利润增速上升的原因。

尤其是以四大国有行表现最为明显,去年工行、农行、建行的净利息收入均达千亿元以上,同比增速超过10%;中行净利息收入增速也接近10%,成为大行摆脱负增长“泥沼”的功臣。

但另一方面,中小银行的利息净增长却远不及国有大行,以数据披露最为详尽的上市银行为例,大型商业银行利息净收入同比增长8.88%,邮储银行增幅超过19%,全国性股份制银行利息净收入同比下降 5.01%,城/农商行利息净收入同比增长1.94%。

事实上,这一趋势并非仅去年才开始出现,此前数据显示,从2015年3月至2017年底,中小银行吸收存款占总负债的比重出现下滑,这一比重与5家大型银行的差距从9%扩大到约14%,可见,中小银行存款竞争能力并不强。

尽管在传统业务上,国有大行具有先天优势,但是部分中小银行利息净收入的下滑速度依然让人吃惊。根据Wind数据显示,2017年吉林蛟河农商行、山东威海农商行以及山东沂水农商行利息净收入分别下滑141%、106%以及101%,减少一倍以上,利息净收入均为负数。

蛟河农商行并未在官网披露去年年报数据,但是根据Wind显示,该行净利润下滑189%,是为数不多的净利润亏损的银行。对于这些中小银行利息净收入急剧减少的原因,上述分析人士认为,主要在于农商行存款流失严重导致利息收入增速远低于利息支出增速。

2

探寻差异化发展路径

有分析报告指出,去年银行业利息净收入较2016年增长了7.2%,预计2018年国内银行业利息净收入将增长8.4%。尽管业内看好未来银行的利息净收入的增速,但是通过不同类型的银行发展路径来看,差异化程度更加明显。

传统的存款业务增速放缓是难以扭转的趋势,那么国有大行去年揽储效果斐然的秘诀在于结构性存款。客户追逐高额收益,满足客户这一需求的结构性存款就成为揽储利器。

央行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末,中资全国性银行结构性存款规模增至9万亿元,仅前3个月结构性存款就已新增近2万亿元,超过2017年1.8万亿元的全年新增规模。四大行发力更早,其个人结构性存款去年全年涨幅近86%。尽管结构性存款嵌入金融衍生品多种工具,本质上属于理财,但是在银行报表中却可以计入存款,成为银行力推的业务。

对于相对灵活的股份制银行来讲,同样会通过结构性存款等方式揽储,但是因此前多偏好生息资产端收益较高的资产导致负债压力大,除了招商银行,其他股份制银行利息净收入均有所下降。不过,这倒并未影响到股份制银行的净利润增长。或受益于向零售转型,或借助于股东优势,这些银行在手续费等中间收入上势头更猛。

以广发银行为例,尽管去年利息净收入近231亿元,同比2016年的318亿元减少了约27%,其营收超过500亿元,净利润突破百亿元,同比增长7%。对于业绩增长,银保提供了协同发展机遇。

该行负责人向《投资者报》记者表示,截至2017年末,中国人寿集团各成员单位与广发银行的投融资合作规模1323亿元,发行捷算通联名卡超过两万张;广发银行现金管理实现对集团寿险、财险、养老险省级机构和国寿投资公司各子公司的全覆盖,与多个大型央企、省市政府缔结战略合作关系,发行联名信用卡和借记卡突破100万张。此外,广发银行与国网英大、中信信托等主要股东的协同合作,全年代销英大人寿保费超过1亿元。

对于各方面实力都较弱的中小城商行、农商行来说,未来的压力更大。

以往在存款上不如中大型银行有优势,但是理财业务或许可以进行弥补,但是随着资管新规正式落地,监管部门明确推动银行理财业务回归代客理财的资管业务本源,打破了刚性兑付或者说是保本保收益。当大中型银行未雨绸缪的布局结构性存款时,中小银行,尤其是农商行反应滞后。

公开资料显示,市场中发行家数不多,同时产品单一,起售金额高,主要针对企事业单位。其中江南农商银行2017年9月发行的首单结构性存款面向企事业单位;海口农商银行发行的首单结构性存款也是面向企事业单位;广州农商银行结构性存款起售金额1000万元。

有分析人士向《投资者报》记者表示,很多中小农商行都没有金融衍生品业务交易资格,根本无法设计发售结构性存款产品,加上结构性存款的成本高于储蓄存款、专业人才缺失等多方面作用下,中小银行无法与大行相比。

“尽管处境艰难,但中小银行并非没有机会,其在区域市场上有独特的优势,立足本地,找准自己的市场定位同样可以形成独特的竞争优势。”该分析人士指出。■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市场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