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手游、打赏主播 安阳11岁男孩花掉母亲1.7万余元

民生安阳网-安阳晚报2018-06-13 16:48

沉迷手游、打赏主播 安阳11岁男孩花掉母亲1.7万余元

小辉与某主播的QQ聊天记录(截图)

□本报记者 黄亚楠

市民张女士用钱时,竟然发现自己银行卡中的钱所剩无几,查询银行交易记录后才发现,银行账户一直在向多个游戏平台、游戏直播平台的账户进行网上交易。追问下,她才知道这些钱都是自己11岁的孩子在看游戏视频直播和玩游戏时花掉的,目前累计消费1.7万余元。6月11日,市民张女士向记者讲述了这样一件烦心事。

连续数日充值一两千元

“这是孩子的手机,那款‘触手’APP就是他花费最多的软件,加上在4399游戏平台上充值及其他消费,一共花费了1.7万余元。”张女士告诉记者,“可能是我之前用孩子的手机微信买东西绑过银行卡,所以孩子能通过微信用我的银行账户支付,而这张银行卡恰好没有开通短信提醒业务,直到6月5日我用钱时才发现钱少了这么多。”

在张女士出示的银行卡交易记录中,记者发现早在今年4月,该账户就开始向4399游戏平台等账户进行交易。虽然每次交易的金额显示为50元,但短短的十几分钟里就会交易六七笔。

5月份时,张女士的账户开始向杭州开讯科技有限公司等账户进行交易,每笔交易额少则100元、200元,多则500元。尤其是6月1日至3日,每天的交易额几乎都在2000元以上,单笔最高交易达1000元。而“触手”正是杭州开迅科技有限公司开发的弹幕式手机游戏直播平台。

“我的孩子接触手机有两年的时间了,之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张女士告诉记者,儿子在游戏和直播上花掉这么多钱,让她感到十分震惊。

无奈之下,张女士来到我市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告诉我说,这属于正常的交易行为,无法立案。”张女士无奈地说。

未成年人网络消费有无“门槛”?

记者打开小辉(化名)的手机,在一款名叫“触手”的APP中发现了多条充值的交易记录。记者了解到,“触手”是以直播游戏为主的视频直播平台,小辉通过打赏主播,与主播建立了“朋友”关系,并添加了他们的QQ。在小辉的QQ聊天记录中,该平台的一名主播对频繁送“礼物”的小辉表示感谢,并曾询问到小辉的年龄。小辉表示自己才11岁。该主播在询问了小辉“钱是自己的吗”后,就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表示要给小辉直播间里的“待遇”。

“孩子告诉我,还以为自己花费的是平台上虚拟的钱。”张女士告诉记者,“我作为家长肯定有对孩子看管不到位的责任,但网络视频直播平台可以允许未成年人登录吗?未成年人网络消费为何能畅通无阻?这些是不是平台自身应担起的责任呢?”

记者随后尝试注册“触手”平台,发现只需要输入手机号码和对应的短信验证后就可注册,并不需要填写相关的身份信息。而在进行充值时,更是可以通过微信、支付宝、网银等多种平台直接支付。

昨日,记者就此向“触手”平台进行了咨询。该平台一名客服人员表示,未成年人看直播是没有限制的,但会员认证需要相应材料,未成年人无法注册。

“如果发生未成年人私用家长银行卡充值的情况该怎么办?”记者询问。

该客服表示:“充值触手币时,支付渠道(如网银、支付宝、微信等)都需要有相关的支付密码。除非是由法院或者仲裁机构裁决,否则触手TV目前没有直接退回途径。为此,我们特别提醒,请妥善保管好自己的银行卡,保护好您的充值密码和支付密码,避免不必要的个人损失。”

律师:家长可依法维权

随着直播行业的兴起与发展,未成年人打赏主播现象频发,这一问题引起人们的关注与担忧。那么未成年人在瞒着父母的情况下,通过父母微信、银行卡等方式打赏主播,造成父母财产损失是否能够挽回呢?记者就此向相关法律人士进行了咨询。

市民朱先生从事律师行业多年。他介绍,未成年人对游戏主播的打赏行为属于赠予行为。未成年人对其进行打赏的行为实质上是一种无偿转移财产所有权给主播的行为。未成年人将财产自愿转移到主播账户时,双方间的赠予合同即告成立。

“但未成年人无偿将父母的钱财打赏给主播,属于无权处分的行为。无权处分是指行为人没有处分权,却以自己的名义实施的对他人财产的法律上的处分行为。根据合同法规定,无处分权的人处分他人财产,经权利人追认或者无处分权的人订立合同后取得处分权的,该合同有效。未成年人打赏主播的行为,须经钱财的权利人即未成年人父母追认,该行为方为有效。”朱律师说。

在实践中,未成年人的监护人提起诉讼时,应当提供有效身份证明,包括户口簿、合法有效的监护证明等以及银行卡与平台账户之间的绑定信息、平台账户的充值记录、银行账户转账明细、平台内账户转账明细等,必要时可就相关证据进行公证。

朱律师表示:“未成年人‘巨额打赏’事件时有发生,这暴露出很多问题。首先,平台所属企业的初衷不应以这种方式营利为目的,他们应该承担起应有的社会责任,对未成年人过分消费进行限制,网络平台的监管方也应对企业做好监管。其次,这件事中,家长也有对自己孩子看护不到位、没有保护好个人银行账户信息的责任。解决这类问题不仅需要更健全的法律法规来保障,同时也需要企业自身、网络平台的监管机构、家长等多方的共同努力。”

老师:此类事件给家长敲醒警钟

随后,记者联系到小辉的老师李先生。“难怪我总感觉小辉跟其他的同龄人比起来缺乏朝气和活力,上课也总是心不在焉的。”李老师告诉记者。

李老师表示:“家长在为孩子提供优越的物质条件时,更要关注他们的身心成长。对未成年人而言,他们的辨别能力较弱,一旦进入虚拟的网络世界,很容易被里面的东西误导。尤其是网络直播传播的内容、价值观念等缺乏监管,很容易对孩子的心理产生不良影响。家长再忙也要多陪伴孩子,注意教育方式,走进他们的内心世界,了解他们的想法。”

李老师同时认为,相关部门也应该对网络直播打赏制度进行监管,对打赏等行为实行实名制控制,让平台对未成年人采取消费限制,明确限定未成年人打赏的额度,设置与未成年人行为能力相匹配的打赏金额范围。

张女士表示,自己如今非常后悔,“我和孩子的父亲工作都比较忙,平时也很少陪伴他。孩子平时比较懂事,想想6月1日到3日,正好是儿童节和周末,孩子想让我带着他玩,但我还是因为工作原因没能陪他……”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