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阳一男子游湖溺亡 景区发布情况说明称已尽责

社会大河报郭启朝2018-06-14 07:59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郭启朝通讯员程海舟

  核心提示|近日,河南省方城县七峰山生态旅游区发生一起溺亡事故。事发4天后景区称,溺亡者下湖游泳不听劝阻,景区尽到了应尽的义务和责任。

  事件|七峰山景区一男子游泳溺亡景区称不听劝阻

  6月7日下午1点30分左右,南阳的钩机维修工崔某和老板去景区找朋友说事,崔某在七峰山景区的斑鸠湖边乘凉时下水洗澡,景区安保和救援人员驾驶快艇赶到时,崔某快速沉入湖底并最终溺亡。

  记者向当地旅游和宣传部门求证,工作人员表示以情况说明为准。时隔4日后,七峰山生态旅游区对外发布情况说明。

  情况说明称,事发斑鸠湖于2017年7月开始建设,目前基本建成,该湖主要用于防洪和旅游观光。意外溺亡者崔某,男,22岁,系南阳一钩机维修工。当天上午,崔某随其老板王某A在方城县拐河修理钩机。据王某A讲,他们在拐河修完钩机后,想顺便去七峰山景区内找钩机老板王某B说点事。他们碰面已是中午12点多。

  情况说明介绍,崔某在和王某A、王某B于湖边乘涼的时候,要脱衣服下湖洗澡,被两人以及景区值班保安郭某等人制止。崔某不听劝阻,偷偷又换地方下水,被景区安保人员发现后大声制止,崔某不听劝阻继续往湖中间游去。见此情景,景区救援队伍及时发动救援快艇和木船对其实施救援,就在接近崔某时,他快速沉入湖底,最终造成溺亡。

  事件发生后,景区及时组织救援队伍对其实施不间断搜救,并报警向蓝天救援队求救。当晩12时许,遗体被打捞上岸。

  情况说明称,该景区在湖周边均设有“水深危险、禁止戏水、禁止游泳”等安全警示标志;当崔某下水时,值班保安对其危险行为进行了及时制止;在危险发生后,景区又积极对其进行救援。七峰山景区尽到了自己应尽的义务和责任。

  说法|景区免责需证据死者家属可要求雇主赔偿

  河南雷雨律师事务所律师毕丰党说,虽然景区做出了有利于自己的情况说明,但该说明不能证明景区完全能够免责,至于是否承担责任及承担责任的大小,若双方不能达成合意解决,可通过法律途径由法院做出责任认定及是否赔偿、赔偿多少的司法判定。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法官告诉记者,景区应当提供其已经尽到了安全警示和安全保障义务的视频录像或证人证言等证据,只凭一方的一份说明,不足以证实其已经尽到了安全保障义务,不再承担赔偿责任。在该溺亡事故中,如果有证据证实景区的人多次提醒,且在发现危险后随即进行救援,景区已经尽到安全保障和提示义务,不用承担侵权责任中的赔偿义务,最多承担不超过百分之五的人道意义上的补偿义务。另外,崔某向湖中游去时,是否已经溺水呼救?救援人员驾驶船只赶去救援还是去驱赶?这些还存有疑问,一切应以警方调查为准。

  同时,崔某溺亡时候是和雇主在工作的间隙,崔某家属可以根据侵权责任法和工伤保险条例要求雇主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从而获得相应的赔偿。

  链接

  漂流游客擅自游泳不幸溺亡池州一景区被判赔偿21万

  到景区河中漂流,无视警告,不听同行人劝阻,擅自下河游泳不慎溺水身亡。今年1月份,安徽省石台县法院对此案作出判决,因景区在事故发生后的救援及时性和有效性方面存在不足,承担三成责任。

  2016年8月19日,原告父亲牛某随朋友一起到被告秋浦河旅游公司经营的秋浦河景区漂流,漂流至景区中段时,牛某下水游泳。11时许,同行人员发现牛某危险,同行人员报警并喊人施救,后景区工作人员及警察相继赶到现场,但因事发水域有漩涡而无人敢下水施救。次日凌晨零时许,通过专业打捞队才将牛某的尸体打捞起来。原告为维护其合法权益故诉至法院。

  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秋浦河旅游公司所经营的秋浦河漂流是经过审批的景区娱乐项目,在入口处有醒目禁止下河游泳警示牌,并且要求每个游客穿戴好救生衣才能漂流,在漂流途中安排了工作人员反复警告游客不准下河游泳,该公司已尽到足够的安全保障义务,而牛某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无视警告,擅自脱去救生衣下河游泳导致溺水身亡,应自己承担主要责任;秋浦河旅游公司虽然在工作过程中尽到了足够的安全保障义务,但在事故发生后的救援及时性和有效性方面存在不足,应承担相应的次要责任赔偿212606.85元。

  法官认为:娱乐场所管理人所负的安全保障义务是法律明确规定的,但应以足够为限,而不应无限放大,否则有失公允,法院对其是否尽到保障义务应做全面性、合理性的评价和判断,以此来确定其应承担的责任;对于受害人自身有过错的也应分析其过错程度来决定其应承担的责任,使损害结果的承担公正合理;公众责任险也是一种责任保险,同样适用《保险法》六十五条的规定,保险公司可以作为侵权案件中的适格被告直接承担赔偿责任。      据池州日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