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的平安夜 他们的不眠夜

商丘生活京九晚报2018-12-06 15:20

12月3日17时30分许,从安徽省马鞍山市押解犯罪嫌疑人而归的民警李明录和4位同事终于抵达商丘市公安局平原分局。草草填了一下肚子,几人又开始了一轮长达4个半小时的审讯。做完笔录,民警李明录带犯罪嫌疑人到市中心医院体检,移交商丘市看守所……当看守所的大门再次缓缓关闭时,时间已是4日凌晨2时20分许。

咱们的平安夜 他们的不眠夜

巡防民警任文涛执勤一天一夜还未回家,孩子通过微信视频想看爸爸一眼

“一言难尽啊。”商丘市公安局平原分局治安大队负责人,已经工作了20年的老警察王秀印一声长叹:“基层民警辛苦得很啊!”

咱们的平安夜 他们的不眠夜

凌晨1时,民警带着犯罪嫌疑人在市中心医院体检,手续齐全才能送往看守所关押

4个班轮值,每个班24小时,值班就意味着必须撑起眼皮熬过一天一夜。白天忙出警、办案;晚上也没时间歇着,前半夜处理各种求助和纠纷,后半夜处理各种酒后滋事。好不容易过了24小时,值班期间接警的案件还需要抓紧办理。商丘公安局平原分局审案负责人王大振算过账,每年值的夜班没有低于100次过。王秀印说:“连轴转那是常事,哪天要是案件少能在两点前眯缝会儿,那就算没熬夜。”

咱们的平安夜 他们的不眠夜

凌晨2时20分许,平原分局民警李明录与同事将犯罪嫌疑人押往商丘市看守所

因为长期熬夜和高负荷工作,心脑血管疾病成了基层民警的职业病。王秀印值班期间两次被拉去急救;王大振的血压堪比“窜天猴”;2014年才参加工作的民警任文涛,从招警考试时的体检“全优”已发展到了每年的体检表上都要增加一两个“+”的程度。商丘市公安局梁园战区党委副书记、平原分局局长程峰的身体也好不到哪去,他说自己成了行走的“医药包”,倍他洛克、丹参滴丸等急救药不敢离身,随时准备给心脏加把“助燃剂”。

咱们的平安夜 他们的不眠夜

丹尼斯广场外,车辆后视镜里映出巡防民警任文涛和队员们的身影

这么苦的日子怎么坚持下来的?程峰动情地说:“现在还是不错的,条件越来越好,劳保、福利什么的都在变好。现在单位早就有了食堂,民警值班都可以吃上一口热饭了。”程峰用自己从警的经历作着对比。1997年刚刚参加工作时,当时他所在的周集派出所值班室唯一的电器是灯泡;出警骑自家自行车;取暖靠自己买煤球和炉子……当时很多富有时代色彩看似不靠谱的怪现象,已经成为了民警们自我勉励的趣故事。

咱们的平安夜 他们的不眠夜

经常在夜间巡逻的民警熊卫东与很多夜间徒步的市民成了“熟人”

“20多年前有一次,好像是凌晨三四点从周集所到辖区申楼村出警。我骑摩托车带着联防队员去的。抓到犯罪嫌疑人咋回来?我想个点子,我骑摩托,联防队员坐后边,我俩把他夹在中间骑回来的。现在看那就是超载。”程峰说,因为条件艰苦,他甚至要时常和犯罪嫌疑人拷在一起蹬自行车回所。

咱们的平安夜 他们的不眠夜

执勤民警夜间在小区巡逻时,规范充电的电动车和电线,消除安全隐患

“执勤中也遇到过很多委屈和无奈。”2014年从警的任文涛和同事们还说起了几件小事:“夜里1点多有人打电话说自己掉河里了,到地方一看是自行车掉河里了,非让我们给他捞起来”;“车毁了,拖车也到了,车主不愿意掏钱,非让我们警察免费给他把车拖回去”;“两口子吵架报警,我们以为动手了,到地方一看是让我们帮忙劝架”;“男女朋友约会拌嘴,报警让我们把对方扣起来不能走”;“有次出警,到地方一看是让我们帮忙给搬煤气罐,搬到7楼,发现报警者的儿子正在客厅嗑瓜子看足球”……

咱们的平安夜 他们的不眠夜

冬夜,商丘市公安局梁园战区党委副书记、平原分局局长程峰(右)在巡逻车内,了解当日出警情况

王大振讲的故事更好笑。多年前一次冬夜蹲守,因为实在太冷,他们几位民警就把煤火炉子提到面包车里取暖;一次抓到一名精神异常出现暴力倾向的彪形大汉,几个民警愣是围着他坐了一夜;一天夜里留置醉酒人员太多,值班民警都被挤到了值班室外边……

咱们的平安夜 他们的不眠夜

程峰的电话一会儿一个,手机24小时开机,充电宝随身携带

“哈哈哈……”开朗的笑声中,曾经的苦已经不值一提。“现在条件就好多了,屋里有空调,局里有食堂,冷暖温饱解决了。”“警车也配上了,从“松花江”到“桑塔纳”,再到现在的“大众”“别克”,还有了防爆车。”“任文涛现在天天就在巡逻车上值班,比我们以前的条件好多了。”大家三言两语,讲着今昔对比。

咱们的平安夜 他们的不眠夜

民警熊卫东与队员一起在中原车城附近区域巡逻

商丘市公安局梁园战区党委副书记、平原分局局长程峰说:“对老百姓来说,我们就是犯罪分子的克星,加班、熬夜、执勤、巡逻是我们的本职工作,这个没有任何怨言,我们在夜里巡逻,老百姓看见我们心里踏实,我们佩戴的警徽就是老百姓在困难时最需要的亮光,这份艰巨的责任,我们每一名民警从来不敢怠慢。”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