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037期:囹圄青春:河南男子牢狱十年

因涉嫌一起强奸杀人碎尸案,从2004年6月27日起,毕业于郑州大学的河南商丘人杨波涛被羁押在看守所。历经商丘中院三次判决(死缓、死缓、无期),但均因事实不清被河南省高院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最终商丘市检察院撤销起诉,至今杨波涛在看守所已被羁押十年。2月12日,杨波涛被取保候审。

2014年2月12日,杨波涛被取保候审。

父亲和妹妹在看守所门口等待即将出来的杨波涛,立春后的大雪尚未完全消融,阳光下白色的雪地反着微弱的光,冷寂而刺眼。

12日下午,姐夫马江波见过杨波涛后带着哭腔告诉记者,杨波涛在痛哭、仍不愿离开看守所,"他说喊了十年冤枉,应该无罪释放"。

家属做了一下午他的"思想工作",下午6时,杨波涛终于答应走出看守所。姐夫和另外一名亲戚进看守所接杨波涛,其父亲返回亲人聚集的门外继续等待。

杨波涛被安置在一辆面包车里,出了看守所大门。车子停下来,他一手趴着车窗窗沿,头挤出来,脸色黑黄、胡渣杂乱,戴着一个黑框眼镜。

离看守所不远的麦地里,置于积雪上的烟花被点燃,家人们以此方式象征着杨波涛重获自由。

杨为华上前握住他的手,那一刻杨波涛的眼神里,有万千情绪。

在商丘市郊的一条街边,杨波涛下车,哭成泪人的姐姐伸手抱住了他。

纵使相逢恐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年迈的父母,辛苦的姐妹,摇摇晃晃间被团团抱住的杨波涛,在家人痛哭流涕中已经流不下眼泪。

杨波涛穿着破旧的棉袄,黑框眼镜用一条旧电线系在脑后,有600度的近视,举止僵化,时时仰天长叹。

杨波涛的妹夫从车上拉下一个包袱,里面是几条被褥和一件毛衣,拉至路边让其点燃。过往市民不时驻足盯看。

父亲杨为华哭着要烧掉他另外两包行李,他死命拽着不让烧,"这都是衣服!"

因天色已晚,杨波涛一家在商丘市某宾馆住下,身旁一直难忍眼泪的小妹半扶着他的胳膊,眼前陌生的环境让他恍然间感到迷茫。

杨波涛翻阅媒体对其事件的相关报道,字里行间描述的事态脉络,无可比拟漫长的十年岁月,但他依然读得仔细。

一直仰天长叹的杨波涛心中仍有许多遗憾,耗费的十年青春没有结局和定论。面对"取保候审",他觉得"不合适",因为他觉得应该被无罪释放。目见心痛的家人,他甚感凄凉。

十年来,杨波涛的家属不断上诉、上访,他们说:"只想尽快要一个结果。"

"商丘市公安局前进分局取保候审决定书"(商前公(刑)取保字(2014)1001号)上显示:我局正在侦查(决定书上此栏显示空白)案,犯罪嫌疑人杨波涛不能在法定羁押期限内办结,需要继续查证、审理,决定对其取保候审,期限从2014年2月11日起算。

十年来的第一顿团圆饭,如此不易,如此心酸。他像每一个平凡的孩子一样为母亲夹起了菜,也许这就是他想要过上的那种平凡而真实的生活。

分享到:
  • 牢狱十年

  • 牢狱十年

  • 牢狱十年

  • 牢狱十年

  • 牢狱十年

  • 牢狱十年

  • 牢狱十年

  • 牢狱十年

  • 牢狱十年

  • 牢狱十年

  • 牢狱十年

  • 牢狱十年

  • 牢狱十年

  • 牢狱十年

  • 牢狱十年

  • 牢狱十年

  • 牢狱十年

  • 牢狱十年

  • 牢狱十年

  • 牢狱十年

河南嫌犯被关押十年 证据不足取保候审

图/崔光华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2月12日,杨波涛回家了,"取保候审",他坐上车,上身僵硬地探出车窗外,眼神迷茫地望着前方的路—"全变了,认不出来了。"他懦懦地说。
  在商丘市郊的一条街边,杨波涛下车,摇摇晃晃间被团团抱住,家人痛哭流涕。母亲孙福贞边哭边用手抚摸他稀疏的头发,杨波涛鼻子微微发抖。
  被关十年保释出狱
  因涉嫌一起强奸杀人碎尸案,从2004年6月27日起,毕业于郑州大学的河南商丘人杨波涛被羁押在看守所。历经商丘中院三次判决(死缓、死缓、无期),但均因事实不清被河南省高院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最终商丘市检察院撤销起诉,至今杨波涛在看守所已被羁押十年;十年来,其家属不断上诉、上访,他们说:"只想尽快要一个结果。"
  2月12日,杨波涛被取保候审。
  杨波涛告诉记者,他在商丘市看守所是被羁押时间最长的人,十年来换了三个看守所、几十个监室,自己送走十几位死刑犯、数百位被判刑的犯罪嫌疑人,曾数次陷入绝望。
  杨波涛的家属告诉记者,10日晚,杨波涛老家桑堌乡杨庄村的曹姓村支书接到上级层层指示,与乡派出所所长到商丘市看守所"接杨波涛回家"。
  "当时到了看守所,杨波涛不愿意走,说没有正式文件。"曹支书说。
  杨波涛的姐夫马江波说,杨波涛是听说没有家属来接,又怕没正式文件不妥,"我要是走了,说我越狱,一枪崩了我咋办?"
  11日下午,家属接到曹支书的电话,称商丘市公安局已出"取保候审"文件,约定12日吃过早饭办理手续,由家属接杨波涛回家。
  这份"商丘市公安局前进分局取保候审决定书"(商前公(刑)取保字(2014)1001号)上显示:我局正在侦查(决定书上此栏显示空白)案,犯罪嫌疑人杨波涛不能在法定羁押期限内办结,需要继续查证、审理,决定对其取保候审,期限从2014年2月11日起算。
  12日一大早,杨波涛的父母、姐姐、妹妹、姐夫、妹夫赶到商丘市看守所等候。下午,马江波见过杨波涛后带着哭腔告诉记者,杨波涛在痛哭、仍不愿离开看守所,"他说喊了十年冤枉,应该无罪释放"。
  "我们都十年没好好见他了。"家属做了一下午他的"思想工作","人出来了再说"。下午6时,杨波涛终于答应走出看守所。
  杨波涛被安置在一辆面包车里,出了看守所大门,他一手趴着车窗窗沿,头挤出来,茫然地看着门外的人群。他脸色黑黄、胡渣杂乱,戴着一个黑框眼镜。车旁的麦地里,放在薄雪上的烟花桶被点燃,爆竹声透露着一种形式上的自由。
  在商丘市郊的一条街边,杨波涛下车,摇摇晃晃间被团团抱住,家人痛哭流涕。母亲孙福贞边哭边用手抚摸他稀疏的头发,杨波涛鼻子微微发抖。杨的妹夫从车上拉下一个包袱,里面是几条被褥和一件毛衣,拉至路边点燃。过往市民不时驻足盯看。
  杨波涛穿着破旧的棉袄,黑框眼镜用一条旧电线系在脑后,有600度的近视,举止僵化,时时仰天长叹。父亲杨为华哭着要烧掉他另外两包行李,他死命拽着不让烧,"这都是衣服!"
  他坐上车,姿势怪异地望着前方的路,"全变了,认不出来了"。
  十年囹圄 泣血青春—对话杨波涛
  "十年青春耽误了,难受得很"
  "在里面关那么多年,太痛苦了"
  记者:眼镜戴了多久了?
  杨波涛:一年多。
  记者:现在有啥感受?
  杨波涛:十年,家人辛苦死了。我在里面关那么多年,太痛苦了。
  记者:你最早知道可以出去,当时有啥反应?
  杨波涛:不应该办取保这个手续,肯定不合适,希望无罪释放。
  记者:看到家人,变化大吗?
  杨波涛:大得很,(家人)都老了。太苦了。
  记者:你自己呢?
  杨波涛:我心里难受得很,十年青春耽误了。一直拖着不放。
  记者:你姐夫说你不愿意出来,痛哭一场?
  杨波涛:天天都是一肚子血泪,苦不堪言(长叹)。
  记者:出来适应吗?
  杨波涛:不适应。感到茫然和凄凉。我看到家人心里难过得很,凄凉。这个手续(取保候审),我还是接受不了。给我个清白,明明确确的结果。
  记者:那为何出来?
  杨波涛:家人做工作,说出来再讨一个清白的结果。
  记者:刚才为何不愿意烧掉那两包衣服?
  杨波涛:家人送的,对我的关爱,是我的精神寄托。
  记者:开庭时见过家人吗?
  杨波涛:在法庭外过道上见过。他们越来越苍老。我在里面(看守所)天天想他们。
  记者:现在感觉咋样?
  杨波涛:自由。一直向往自由。这种心情很迫切(长叹)。本来在外面过着普通人的生活,从来没想过会有这样的厄运。我今年37(岁),27岁关进去(长叹)。
   "我是整个商丘被羁押最久的"
  记者:吃饭呢?
  杨波涛:稀饭,馒头。还买方便面、火腿肠。一周两次改善生活,有肉。通过电视能了解一点信息。这十年国家变化太大了,经济总量也翻好几番不是。我开始注意法制信息,关注司法公正。国家的法制这几年一直在进步。我一直等待着。
  记者:在看守所做什么工?
  杨波涛:做彩灯。十年都干这个。我剥泡子(灯泡),把钨丝穿进去。
  记者:为什么不断仰头长叹?
  杨波涛:这个事儿压抑得我太难受了。
  记者:你在看守所换过多少号室?
  杨波涛:看守所都搬了三次,换了几十个号室。重新适应环境,好管理。号室,大通铺,一间十六七个人。跟我关在一个号室的,十几个都被执行死刑了。我在看守所蹲了十年,是整个商丘市时间最长的了。
  杨波涛:没有比我更长的了。我送走的人太多了,判刑的好几百人了。当年主审我的梅某有一年就被关在这里,我在一排,他在三排。
  "希望尽快对我无罪释放"
  记者:你当年考上郑州大学经济管理专业,是哪年高考?
  杨波涛:1996年。报这个专业,学这方面知识,是想干一点事业。咱普通老百姓出身,家庭条件也不好,想着改善家里生活。当时一年学费2000多元。
  杨波涛的父亲:我(当时为初中数理化教师)当年一个月三四百元,每当他交学费就卖粮食、借钱,拆东墙补西墙、挖坑补坑。
  杨波涛:上大学时的理想是开个公司。毕业后先在郑州一个电器公司工作,后来和我女朋友宋某,借了五六万元,到商丘开了家电专卖店。第一年赔了,第三年开始翻过身来、盈利了。想着慢慢做大,我到深圳等地出差,代理了几个家电品牌,商丘市独家代理。出事之前,我买了昌河车、贷款买了房子,雇了六个人,一个司机、一个商场促销、四个业务员。一年能挣几万块钱。欠账还清,刚站住脚,顺了,准备结婚,就出事了。
  记者:你现在身体咋样?
  杨波涛:我现在有肠溃疡、前列腺炎、大便出血、脊椎痛,腰不行了,头发也不行了(掉头发 ),站起来头晕,记忆力也不行了。
  记者:这个案子,最让你接受不了的是什么?
  杨波涛:今天的结果只是取保候审。我希望尽快对我无罪释放。希望有关部门依法办事,能给我登报恢复名誉,早日抓到真凶,给我一个清白。

往期回顾

  • 艾心公寓
  • 走投无路的母爱
  • 毕业季
  • 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
  • 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
  • 垃圾堆上的童年
  • 沈丘癌症村纪实
  • 山那边的小精灵
  • 浴火重生
  • 国礼钧瓷 千年窑火不灭
  • 山洞男孩的锁链人生
  • 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
  • 代孕妈妈寻子之路
  • 废墟里的四世同堂
  • 你是我的眼
  • 游荡在城市里的孤独灵魂
  • 少林寻武记
  • 为爱守护
  • 毒品阴影下的童年
  • 24岁女权主义者徒步中国
  • 淮河源的护林人
  • 洛阳杰克逊
  • 走近艺考生
  • 您到家了吗
  • 板凳妈妈
  • 敬请关注下一期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