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039期:集装箱房里的家

随着郑州城中村改造,宽3米,长近6米,面积18平方的集装箱房成了许多安置房的选择。居住在这种安置房中的大批“柜族”,很多是上了年纪的老人。这些集装箱房组成的临时小区,能否带来温馨舒适的生活?

2014,郑州城中村改造的浪潮仍在继续。村庄拆迁的背后,住房难这座令人迷惘的大山扑面压来。

岭军峪是位于郑州惠济区古荥镇的一个小村子,村庄被拆后,村民陆陆续续搬进一片由160间左右由集装箱房组成的临时安置房区。

按照政策规定,65岁以上的老人才可以入住,年轻人的租房问题要自己解决,所以,这里每家每户基本上都是相似的老两口或身体有残疾、行动不便的居民。他们的孩子多选择出外打工,有的寄居在亲戚朋友家,有的睡在工厂,有的则面对城区内的高昂房租头疼不已。

董奶奶今年80多岁,在自家门口和邻居一边择菜,一边聊天。入春了以后,天气并不算冷,老人家上了年纪,太阳底下仍然裹着严实的头巾。“跟自己以前的家差不多,要我说可好。以前自己住孤单,现在好,周围都是老人。这里就像老人院,有啥不舒服的!”上了年纪的人容易随遇而安,董奶奶觉得住在这里并无不妥。

黄大爷是个老红军,和同岁的妻子住在一间集装箱房里。大爷耳背,大妈腿脚不灵便,采访当时,他们正简单的吃着一锅孩子送来的汤面条。“我们现在和孩子不住一块了。孩子只有做好饭给我们送来。”他们的房间家当不多,老两口平时看看电视消磨时光。“住的惯,不觉得冷。孩子们来看得多,心里就踏实。”

70多岁的王大娘腿脚利索,自己一个人住,还包的动饺子。和大多数家庭的规制一样,门口设置成厨房,里屋住人。家里的水缸总是邻居们帮她打满水。这片集装箱房每家每户都安装了空调,和大多数人一样。王大娘从不舍得用。“不开,一开我就头晕。再说电费一度1块5毛6,得我们自己掏,太贵。”

50多岁的阿朵(化名)是名藏族女性,她说每天都要回到那片拆迁废墟上,看一看自己房子所在的地方。原来的屋子是是大院子,阿朵说拆掉了,她很心疼。少数民族的她并没有得到传说中优待分配的“两间房”,她砸掉了自己的一部分家具,没有搬进来。满满的家当堆砌,使得和别人相比,她家的光线很暗。

阿兰(化名)55岁,先天腿部残疾,只有用轮椅行动。下地时,必须用一个板凳接应,才能一点点挪动到家里。“我们原来一家7口人住5间房,现在孩子都在外租房,只有我和老头住这。还好有妹子老帮衬我。”

阿兰所说的妹子,是一位先天半盲的邻居。孙大姐49岁,平常眼睛里只能看见一点光,要是站在太阳光线强烈的地方,就会什么也看不见。帮助阿兰进屋子的过程中,她险些被门口的砖头绊倒。为了节省房屋的日常开销,孙大姐和兄弟媳妇两家人挤一间房。家里的插销她从来不拔,因为怕拔掉后再也插不回去。而据集装箱房生产厂家的老板介绍,目前,这些房子的防火性能一般。

“这房子漏雨。冬冷夏热是肯定的。”罗大姐指着自己的房檐说道。她和丈夫经营一家小卖部,为照顾上了年纪的奶奶,才得以住在这片安置区。“平常一天能卖个20块钱吧。加上每月每人800块的安置费,足够生活。”和老人们一样,就算是冬天,他们也不轻易使用空调。

除了像岭军峪村、苏屯村这样的集体安置区,马路边、菜地里,这样单个的临时寄居点也并不少见。集装箱房平时单个售卖接近1万元1间,出租的话,除了要付每天6元的房租费,还要再交1万元押金。

78岁的高大爷是马路边上一个电动车充电小摊的主人,也兼顾着卖些饮料,平时白天出摊,晚上就住在摊子后的集装箱房。“这间房是我买下的,花了1万块钱,我已经没有积蓄啦。”高大爷称他们原先的企业被拆迁后,员工没有被安置。他的房间里,除了一张硬木板床和电饭锅,别无他物,冬天只盖一条称不上是被子的毯子。这条毯子平常摆在门口的椅子上,拉扯出许多线头,浊迹斑斑。

离岭军峪村不远的苏屯村,900多户中没拆的房子还有10多户。废墟中,一座别墅完好挺立。打听后得知,这座别墅的主人恰是开发商之一。而附近的许多菜地,则零散的建起一些简易棚搭出的房子。

乍看去,这些简易房和蔬菜大棚相差无几。简单的弓形棚子配上帐篷,安上门,就着土地搭起来,就是一个简易的家。

一对夫妻带着他们的孩子,已经在简易棚中生活了一年。室内的空调、电视、双人床、煤气罐倒也一应俱全,只是布幔塑料膜代替钢筋水泥成为了房子的躯壳。冬天透风,吃水要自己去拉。“3室的房子一年的房租就要2万多。这里离菜地近,还不如将就一下。”男主人说道。“我们守着自己的粮食,住的地方却跟要饭的差不多,你看是不是?”

这样的集装箱房宽3米,长近6米,面积18平方。可以容纳10个打工者酣眠一室,每天只要6块钱。铺上地板砖、通上电、安上防盗窗便可以居住,因为廉价方便,成为不少工地临时房和安置房的选择。

据郑州一家知名集装箱房生产厂家的李老板介绍,他自己不大的工厂拥有大概10多名师傅,打板,焊接,组装,一天的功夫,可以生产9到10间这样的集装箱房。他库存的1000多间房,几乎卖完租完。在他的顾客比例中,拆迁安置房的用途占近1/3。近一年来,随着郑州城中村改造计划的实施,他的订单也越来越多。

厂房的师傅大都来自山东菏泽,留下妻子孩子在家,自己出来打工挣钱。由于工厂地处郊区,平时没什么事的时候,他们就以看电视、打麻将做消遣。由于计件工资,干得多,拿得多,不少师傅平均每天都工作10小时以上。

吊车吊住房檐四角轻轻一提,便可以把这些集装箱房装载到车上,运送到城市的各个角落。这是一个可以轻易移动,随处落脚的流动空间。

“一个城市要有150万的人口,才可以养活这个市场。这房子方便、省钱,又绿色环保。这两年的发展趋势,应该会更好。”李老板说。

据悉,自2006年燕庄村改造启动以来,郑州市城中村改造全面推进。2014年,郑州要完成所有的城中村改造计划,项目共33个。未来,郑州城中村在建成区内将逐渐消失,彻底和这座城市融为一体。在这些村庄中居住的数以万计的人口,将面临重新找房、租房的问题。而他们的家在何处? 。

分享到:
  • 集装箱房里的家

  • 集装箱房里的家

  • 集装箱房里的家

  • 集装箱房里的家

  • 集装箱房里的家

  • 集装箱房里的家

  • 集装箱房里的家

  • 集装箱房里的家

  • 集装箱房里的家

  • 集装箱房里的家

  • 集装箱房里的家

  • 集装箱房里的家

  • 集装箱房里的家

  • 集装箱房里的家

  • 集装箱房里的家

  • 集装箱房里的家

  • 集装箱房里的家

  • 集装箱房里的家

  • 集装箱房里的家

  • 集装箱房里的家

  • 集装箱房里的家

  • 集装箱房里的家

  • 集装箱房里的家

探访郑州“柜族”:蜗居集装箱的生活

摄影/周波 文/Wendy(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这是一个宽3米,长近6米,面积18平方的立体集装箱。
  这是一个可以被吊车轻易吊起,随处落脚的流动空间。
  这是一个可以容纳10个打工者酣眠一室,每天只要6块钱的集体宿舍。
  这是一个铺上地板砖、通上电、安上防盗窗便可以居住的简易之家。
  这是一片由集装箱组成的临时安置房区,为了等待被拆迁的新房建成,数百老人和小孩被临时安排在这里。
  岭军峪是位于郑州惠济区古荥镇的一个小村子,村庄被拆迁后,村民陆陆续续搬进一片由160间左右集装箱房组成的临时安置房区。按照政策规定,65岁以上的老人才可以入住,年轻人的租房问题要自己解决,所以,这里每家每户基本上都是相似的老两口或身体有残疾、行动不便的居民。他们的孩子多选择出外打工,有的寄居在亲戚朋友家,有的睡在工厂,有的则面对城区内的高昂房租头疼不已。

  【这里就像老人院 有啥不舒服的】
  董奶奶今年80多岁,在自家门口和邻居一边择菜,一边聊天。入春了以后,天气并不算冷,老人家上了年纪,太阳底下仍然裹着严实的头巾。
  “大娘,这里还住的惯吗?”
 “跟自己以前的家差不多,要我说可好。以前自己住孤单,现在好,周围都是老人。这里就像老人院,有啥不舒服的!”
   “如果盖好的新房是楼房,我可不想去住。我爬不上去,还不如住这里。万一电梯把我们困在里头咋办?”
  和她抱有相似想法的老人并不在少数。仿佛越是上了年纪,越是随遇而安。黄大爷是个老红军,和同岁的妻子住在一间集装箱房里。大爷耳背,大妈腿脚不灵便,采访当时,他们正简单的吃着一碗汤面条。
  “大爷,自己做的吗?”
  “孩子送的。我们现在和孩子不住一块了。孩子只有做好饭给我们送来。”
  他们的房间家当不多,老两口平时看看电视消磨时光。
  “住的惯,不觉得冷。孩子们来看得多,心里就踏实。”
  70多岁的王大娘腿脚利索,自己一个人住,还包的动饺子。和大多数家庭的规制一样,门口设置成厨房,里屋住人。
  “和面的水从哪里来?
  “邻居帮我打好放进水缸的,一次打满,我省了不少力。”
  从上往下看,这片安置区最显眼的,除了清一色的蓝色防雨屋檐,就是房顶一排排整齐的空调外挂机。每家每户都安上,一个不缺。
  “冬天开空调吗?不开,一开我就闷得慌,头晕。再说电费一度1块5毛6,得我们自己掏,太贵,不舍得用。”

  【我每天都会回到那片废墟看一看】
  50多岁的阿朵(化名)是名藏族女性,她说每天都要回到那片拆迁废墟上,看一看自己房子所在的地方。
  “原来我们的房子是个大院子。拆掉我心疼。说是少数民族,有优待,可是最后还是跟别人一样挤这个小房子。我的东西多,搬不过来的扔了好多。”
  也许是不愿看见机器轰鸣,阿朵说她亲手把搬不动的柜子砸掉。她的房间里,满满的家当堆砌,使得和别人相比,她家的光线很暗。
  “这房子漏雨。冬冷夏热是肯定的。”罗大姐指着自己的房檐说道。她和丈夫经营一家小卖部,为照顾上了年纪的奶奶,才得以住在这片安置区。“平常一天能卖个20块钱吧。加上每月每人800块的安置费,足够生活。”和阿朵一样,就算是冬天,他们也不轻易使用空调。
  阿兰(化名)55岁,先天腿部残疾,只有用轮椅行动。下地时,必须用一个板凳接应,才能一点点挪动到家里。
  “我们原来一家7口人住5间房,现在孩子都在外租房,只有我和老头住这。还好有妹子老帮衬我。”
  阿兰所说的妹子,是一位先天半盲的邻居。孙大姐49岁,平常眼睛里只能看见一点光,要是站在太阳光线强烈的地方,就会什么也看不见。帮助阿兰进屋子的过程中,她险些被门口的砖头绊倒。
  为了节省房屋的日常开销,孙大姐和兄弟媳妇两家人挤一间房。平常孩子放寒暑假回来,也会和爸妈挤上下铺。
  “家里的插销我从来不拔,因为怕拔掉后我再也插不回去。”
  而据集装箱房生产厂家的老板介绍,目前,这些房子的防火性能一般。他们正计划把防火材料改成阻燃泡沫,而这样,每间房子的成本也会提升1000多元。

  【守着自己的粮 像要饭一样过了一年】
  除了像岭军峪村、苏屯村这样的集体安置区,马路边、菜地里,这样单个的临时寄居点也并不少见。
  78岁的高大爷是马路边上一个电动车充电小摊的主人,也兼顾着卖些饮料,平时白天出摊,晚上就住在摊子后的集装箱房。
  “这间房是我买下的,花了1万块钱,我已经没有积蓄啦。”
  这样的集装箱房平时单个售卖接近1万元1间,出租的话,除了要付每天6元的房租费,还要再交1万元押金。高大爷掂了掂手里的积蓄,觉得不如直接买一间划算。
  “为啥没有给你分到安置房区里住?”
  “我是企业的员工,企业被拆了,我们没人管!”靠着低保和卖东西,高大爷每月能有400元左右的收入。他的房间里,除了一张硬木板床和电饭锅,别无他物。没有任何取暖设备的他,冬天只盖一条称不上是被子的毯子。这条毯子平常摆在门口的椅子上,拉扯出许多线头,浊迹斑斑。
  “没有洗衣机,也懒得洗!”吃饭用的水是靠旧的水桶去村庄里搬。没有厕所,平时方便全靠附近不远的一个简易棚解决。“说是在马路对面建了个文明公厕,可我每次穿着车流过去,它咋都是关着的呢?”
  离岭军峪村不远的苏屯村,900多户中没拆的房子还有10多户。废墟中,一座别墅完好挺立。打听后得知,这座别墅的主人恰是开发商之一。在附近村民的指引下,我们来到了一处堆有不少简易房的菜地。
  几条大狗仍衷心耿耿的跟着他们的主人,对外来的陌生人抱有敌意,不时狂吠。而这些简易房就搭在离一座狗厂不远的菜地上。
  乍看去,这些简易房和蔬菜大棚相差无几。简单的弓形棚子配上帐篷,安上门,就着土地搭起来,就是一个简易的家。
  阿峰(化名)和他的妻子孩子已经在简易棚中生活了一年。室内的空调、电视、双人床、煤气罐倒也一应俱全,只是布幔塑料膜代替钢筋水泥成为了房子的躯壳。
  “为啥不去城里住?”
  “3室的房子一年的房租就要2万多。这里离菜地近,还不如将就一下。”
  屋子后是他们的菜地,浇地要去村子里拉水。
  “我们守着自己的粮食,住的地方却跟要饭的差不多,你看是不是?”。

  【库存1000多间,几乎卖完租完】
  李某是郑州一家集装箱房生产厂家的老板。采访当中,他的电话不断响起,大都是咨询他集装箱房大致情况的潜在顾客。
  李某从事此行业已经3年,起初,郑州集装箱住房生产制造业的竞争对手并不多,而今,已经猛涨到30多家。近一年来,随着郑州城中村改造计划的实施,他的订单也越来越多。
  在他的顾客比例中,工地中的工人住房需求占到大头,约2/3,拆迁安置房的需求比例占到约1/3。而出租的比例额远大于售卖出去的比例。
  “租完了转手还能租给下一个,主要靠出租挣钱,房子不愁租。”
  这间不大的工厂拥有大概10多名师傅,大都从山东菏泽来打工。打板,焊接,组装,一天的功夫,可以生产9到10 间这样的集装箱房。吊车吊住房檐四角轻轻一提,便可以把他们装载到车上,运送到城市的各个角落。
  “一个城市要有150万的人口,才可以养活这个市场。这房子方便、省钱,又绿色环保。这两年的发展趋势,应该会更好。”
  据悉,自2006年燕庄村改造启动以来,郑州市城中村改造全面推进。2014年,郑州要完成所有的城中村改造计划,项目共33个。未来,郑州城中村在建成区内将逐渐消失,彻底和这座城市融为一体。
  在这些村庄中居住的数以万计的人口,将面临重新找房、租房的问题。
  而他们的家在何处?

往期回顾

  • 艾心公寓
  • 走投无路的母爱
  • 毕业季
  • 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
  • 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
  • 垃圾堆上的童年
  • 沈丘癌症村纪实
  • 山那边的小精灵
  • 浴火重生
  • 国礼钧瓷 千年窑火不灭
  • 山洞男孩的锁链人生
  • 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
  • 代孕妈妈寻子之路
  • 废墟里的四世同堂
  • 你是我的眼
  • 游荡在城市里的孤独灵魂
  • 少林寻武记
  • 为爱守护
  • 毒品阴影下的童年
  • 24岁女权主义者徒步中国
  • 淮河源的护林人
  • 洛阳杰克逊
  • 走近艺考生
  • 您到家了吗
  • 板凳妈妈
  • 牢狱十年
  • 敬请关注下一期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