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043期:坟墓里“爬”出来的士兵

他是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老兵,活生生的坐在我们面前,手里却拿着他亲手从自己烈士墓碑上撕下来的照片,上面印的字还清晰可见:“晏礼根烈士永垂不朽”。

1979年2月17日,超过20万中国人民解放军边防军部队越过边境,对长期武装挑衅、入侵中国领土的越南发起自卫反击作战。解放军英勇作战,击退入侵越军。数十万奔赴战场的士兵被称为“新一代最可爱的人”,在河南洛阳当兵的晏礼根是其中一个。

然而在禄平之战中,这个在部队待了近十年的老兵也没能逃过敌人的炮火。走在他前面的战友毛永德踩到了地雷,晏礼根大声呼喊让他不要动,“他是个新兵,可能不听我的话,或者是根本没听到我叫他,他一抬脚,炸弹就爆炸了”,晏礼根被炸伤,昏迷不醒。

他被送往南宁303医院,几个月后,又转往湖南长沙医院,一直到1984年才出院。住院期间,他的表兄曾去医院看望他。

出院回洛阳,他傻眼了,老连队的人调走的调走,死伤的死伤,退伍的退伍,剩下的竟然没一个熟人,团里的几个同乡战友带他去了洛阳的132医院(现150医院)检查负伤情况,确定伤残等级,可让晏礼根不甘的是,最终残疾军人证上写的却是“因公负伤”,不是“因战负伤”。

之后晏礼根回了江西老家,一直在为“因公负伤”这四个字而奔波,直到见到自己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时的团长雷悦威,他发现了一件更出乎他意料的事:他竟然已成为烈士。

团长带他去了南宁烈士陵园,这里埋葬着众多在战场上牺牲的379团战士,晏礼根一排排墓碑看过去,竟然有属于他自己的坟墓夹杂其中。他站在自己的墓碑前,心里五味杂陈,这世上能活着见到自己墓碑的人,还真是不多!

碍于团长一家人在,他站了一会儿就和他们一起离开了,之后又重新返回,从墓碑上撕下了自己的照片,上面印的字赫然映入眼帘:“晏礼根烈士永垂不朽”。

他在湖南住院期间,部队曾发电报给他江西老家,结果发现他既不在部队,也不在家里,便认为他已牺牲,将他安葬在南宁烈士陵园,“起死回生”的晏礼根怎么也不会想到,在部队里,他已经死了几十年。而这几十年,他为了证明自己是“因战负伤”四处奔波,,却不知自己其实已是一个“死人”。

他是为保家卫国扛过枪流过血的人,那个炸弹的弹片不但损伤了他的头部,也射入了他的前胸及腰部,几十年过去了,腰部依然时常贴着膏药。

晏礼根一直在为“因公负伤”这四个字而奔波,他不甘心,“这不是毁我参战的荣誉吗?”

他联系到濮阳的两个战友,说到第二天就可相聚畅谈,晏礼根笑得合不拢嘴,露出仅剩的一颗牙齿。

晏礼根身着军装,背着军用挎包、军用水壶以及半人高的迷彩大包,在挤满人的公交车上格外显眼。

一大早就到了汽车站,晏礼根放下行李去买票,迫不及待想见到久别的战友。

他个子不高,迷彩大包快及他一半,他一直背着,一身军人装扮踏上旅途,这是一个士兵对军队情节的坚守吧!

终于坐上了开往濮阳的大巴车,晏礼根松了一口气。

到达濮阳,距离战友家还有几十公里,路人听说他是参加过战争的老兵,很热心的给他指路。

一路奔波,终于到了濮阳老战友吴进喜家。还没到门口,听见车声的两个战友已迎出门来。

两个老人一见面就拥抱在一起,笑得开怀。

吴进喜是379团红一连的士兵,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荣立三等功。战场上他的帽檐曾被打穿,险些丧命,右手食指被机枪卡住,指甲盖掉落,留下的伤疤至今狰狞。

参加反击战的各种纪念章他都留着,还有一条纪念枕巾,一直在柜子里收着,拿出来时崭新依旧,“以前还有人说要给我钱买走呢,不过我是说啥也不会卖的!”吴进喜笑说道。

时隔35年,三个曾在同一个战场流血扛枪的人又聚在一起,曾经叱咤沙场的战士都早已不复当年英勇模样,然而那颗赤诚的心却是永远也不会变的。

没有豪华酒店天价美酒,没有鲍鱼鱼翅珍馐美味,简陋的桌子,简单的小菜,一杯小酒,情谊自在不言中。

与战友聊及往事,感慨万千。回城的车上,晏礼根终于扛不住旅途困顿,昏昏沉沉的睡着了。英雄已暮年……

分享到:
  • 坟墓里“爬”出来的士兵

  • 坟墓里“爬”出来的士兵

  • 坟墓里“爬”出来的士兵

  • 坟墓里“爬”出来的士兵

  • 坟墓里“爬”出来的士兵

  • 坟墓里“爬”出来的士兵

  • 坟墓里“爬”出来的士兵

  • 坟墓里“爬”出来的士兵

  • 坟墓里“爬”出来的士兵

  • 坟墓里“爬”出来的士兵

  • 坟墓里“爬”出来的士兵

  • 坟墓里“爬”出来的士兵

  • 坟墓里“爬”出来的士兵

  • 坟墓里“爬”出来的士兵

  • 坟墓里“爬”出来的士兵

  • 坟墓里“爬”出来的士兵

  • 坟墓里“爬”出来的士兵

  • 坟墓里“爬”出来的士兵

  • 坟墓里“爬”出来的士兵

  • 坟墓里“爬”出来的士兵

  • 坟墓里“爬”出来的士兵

  • 坟墓里“爬”出来的士兵

  • 坟墓里“爬”出来的士兵

  • 坟墓里“爬”出来的士兵

  • 坟墓里“爬”出来的士兵

坟墓里“爬”出来的士兵

摄影/周波 文/邵凯慧(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生活在和平年代的我们,对于战争的概念大多来自文字描述,亦或是影视剧里的喊杀震天、硝烟弥漫……距离我们最近的一场战争——对越自卫反击战,也已经过去了35年! 
  1979年的2月17日,超过20万中国人民解放军边防军部队越过边境,对长期武装挑衅、入侵中国领土、打死打伤中国军民的越南发起自卫反击作战。解放军击退入侵越军,推进至越南境内20-40公里,攻占谅山、高平、老街等省城和20多个边境城镇及要点。
  硝烟散尽,战士归来。数十万奔赴战场的士兵被称为“新一代最可爱的人”,在河南洛阳当兵的晏礼根是其中一个。 
  【奉命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
  晏礼根是江西人,1969年在洛阳入伍,在43军127师379团一营一连服役,期间曾任师长张万年的警卫员。1974年,晏礼根申请退伍,时任379团团长的高观波批准了他的请求,然而正当晏礼根在洛阳火车站等车时,却被团长叫了回去,并收回了他的退伍证。据晏礼根回忆,当时恰逢师长视察,得知他退伍,命团长将他叫回,称“这个兵吃苦耐劳,是块好钢啊!”  
  退伍不成,晏礼根在部队一待就是十年。1976年,他转至师部工兵营,学了两年排地雷拆炸弹,作为资深老兵,1978年底,政委带他去云南昆明带新兵,直到1979年2月17日,接到对越南发起总攻的命令,他跟着部队直接从昆明奔赴广西崇左,开始了流血不流泪的战斗生活。 
  【战场上负伤昏迷不醒】
  晏礼根所在的工兵排被分配至红一连配合作战,同登、支马、甘塘、老街……大大小小的战役一场接一场,晏礼根跟着部队排地雷、拆炸弹,在敌人的炮火中顽强的挺进,战线不断往前推进,战争的残酷血肉模糊的呈现在他面前,“哪顾得上害怕?你不打死敌人,他就要打死你啊!”带着江西口音的晏礼根这样说。 
  看着战友一个接一个倒下,他能做的只是往前冲再往前冲,干掉更多的敌人。一直到禄平之战,这个在部队待了近十年的老兵也没能逃过敌人的炮火。 
  走在他前面的战友毛永德踩到了地雷,晏礼根大声呼喊让他不要动,“他是个新兵,可能不听我的话,或者是根本没听到我叫他,他一抬脚,炸弹就爆炸了”,晏礼根被炸伤,昏迷不醒。 
  【受伤后苏醒却是物是人非】
  当晏礼根从炸弹造成的伤害中醒来时,他已经在广西南宁303医院的病床上,在那个炸弹爆炸的同时,他身后另有一个炸弹爆炸,四溅的弹片射入了他的头部,前胸及腰部,受伤的他被战地卫生员简单包扎头部后送往303医院,抢救数天后终于从鬼门关前回来,只是头部弹片取不出来,压迫到神经,致使他右眼失明,经常性头晕。 
  在南宁住了几个月院后,他被转往湖南长沙医院,一直到1984年才出院回老连队,然而回到洛阳的他却傻眼了,老连队的人调走的调走,死伤的死伤,退伍的退伍,剩下的竟然没一个熟人,团里的几个同乡战友带他去了洛阳的132医院(现150医院)检查负伤情况,确定伤残等级,可让晏礼根不甘的是,最终残疾军人证上写的却是“因公负伤”,不是“因战负伤”。 
  之后晏礼根回了江西老家,一直在为“因公负伤”这四个字而奔波,他不甘心,“这不是毁我参战的荣誉吗?我明明是为保家卫国扛过枪流过血的人,为什么到了最后却不被承认?”他找到老团长高观波,联系上了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时的团长雷悦威,本想证明自己曾参加过战争,却发现了一件更出乎他意料的事。 
  【匪夷所思他已成为“烈士”】
  2007年,他去往广西南宁,见到了参战时的团长雷悦威,“团长刚见到我就骂我,‘你这个兔崽子,我都给你烧了几十年的纸了,你咋现在才来’,还把团长媳妇吓得够呛,她非说我是鬼,摸了我的手才相信我是活生生的人。”晏礼根苦笑。团长带他去了南宁烈士陵园,这里埋葬着众多在战场上牺牲的379团战士,晏礼根一排排墓碑看过去,竟然有属于他自己的坟墓夹杂其中。他站在自己的墓碑前,心里五味杂陈,这世上能活着见到自己墓碑的人,还真是不多,碍于团长一家人在,他站了一会儿就和他们一起离开了,之后又重新返回,从墓碑上撕下了自己的照片,上面印的字赫然映入眼帘,又是一抹苦笑:“晏礼根烈士永垂不朽”。
  原来他在湖南住院期间,部队曾发电报给他江西老家,结果发现他既不在部队,也不在家里,便认为他已受伤牺牲,将他作为烈士安葬在南宁烈士陵园,“起死回生”的晏礼根怎么也不会想到,在部队里,他已经死了几十年。
  而这几十年,他为了证明自己是“因战负伤”四处奔波,找战友,找领导,欠下巨额债务……却不知自己其实已是一个“死人”。   
  此次他又去濮阳看望两位战友,依旧是一身军人装扮踏上旅途,身着军装,背着军用挎包、军用水壶以及半人高的迷彩大包,到哪儿都是人群中的焦点,这是一个士兵对军队情节的坚守吧!战友见面,聊及往事感慨不断,只是35年过去了,曾经叱咤沙场的战士都早已不复当年英勇模样,脸上的沟沟壑壑正是岁月的见证。  

  坐在颠簸的车上,晏礼根终于扛不住旅途困顿,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英雄已暮年。
  (文章据晏礼根口述整理。)

往期回顾

  • 艾心公寓
  • 走投无路的母爱
  • 毕业季
  • 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
  • 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
  • 垃圾堆上的童年
  • 沈丘癌症村纪实
  • 山那边的小精灵
  • 浴火重生
  • 国礼钧瓷 千年窑火不灭
  • 山洞男孩的锁链人生
  • 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
  • 代孕妈妈寻子之路
  • 废墟里的四世同堂
  • 你是我的眼
  • 游荡在城市里的孤独灵魂
  • 少林寻武记
  • 为爱守护
  • 毒品阴影下的童年
  • 24岁女权主义者徒步中国
  • 淮河源的护林人
  • 洛阳杰克逊
  • 走近艺考生
  • 您到家了吗
  • 板凳妈妈
  • 牢狱十年
  • 光明奇迹
  • 柜族
  • 敬请关注下一期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