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046期:天堂第一站

  

死亡,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都不是一个我们不去碰触就不存在的命题。

  时代延续至今天,对于生活在城市中的人而言,人生的最后一站大都是殡仪馆。人们在此告慰已逝的灵魂,尽最大努力给予亲人最大的尊重和礼遇。

家属出具正常死亡证明以后,殡仪馆会给予遗体编号,以供后续处理遗体使用。

阿梅(化名),郑州市殡仪馆入殓师,从业11年,日常主要工作有抬卸遗体、穿脱衣、沐浴净身、整理仪容、化妆、整形、摆鲜花等。

阿梅工作的道具,酒精、消毒液、化妆盘、鲜花等。

并非殡葬行业科班出身的阿梅,亦是偶然之中接触到入殓师这个职业。同许多人一样,最初面对遗体时,下意识地生理排斥与恐惧无从控制。害怕、惊惧,夜夜失眠。

工作量大时,阿梅最多一天要画二十多具尸体,工量繁重,并不像外界设想的那样高薪多金,月薪三千左右在郑州是再普通不过的收入。

殡仪馆一角,默然哭泣的家属让原本就冷寂的空间更显空荡。

修饰过的遗体静静躺在冰棺中等待与亲人们作最后的告别。

停尸区的冷藏柜中,存放的大部分遗体来自公安或医院的非正常死亡事件。

尤其是刑事案件中尚未告破的案例,遗体会一直在此存放,有的甚至最长已达三十年。

郑州市殡仪馆的遗体运输轨道在全国尚属首例,全程地下铺就,实现遗体全自动化运输,节省了大量人力。

随着时代的进步,殡仪馆的工作流程也在不断更新。图为殡仪馆的监控机房。

此段轨道上方,正是悼念厅停放遗体的位置,需要遗体告别的会从此处缓缓上升。

肃穆凄清的建筑,摆满鲜花的悼念厅,从停尸区和锅炉房走过时,空荡而阴冷的走廊,会下意识地让人觉得凉风自脚底浸入全身,脊背瞬间绷紧。

在这里,没有身份高低,没有权贵等级,剥去一切生命外在的色彩和角色,灵魂因为归零而平等。

等待火化的遗体,静静躺在炉门外的传送带上。

透过尚未完全关闭的炉门,赤黄的火焰瞬间将遗体包围。

生与死,由流动的血液相连,合为一体而又两级分割,我们无法同时拥有却又与两者终生相伴。

国内殡葬行业从业者地位一直处于较为隐讳的低下阶段,他们期望未来能够得到相应的尊重。因为除了是一份工作之外,更是社会文明进步的一种体现。

因为知道手中所提之物,不久前还是鲜活的生命,恍然间也会觉得脚步沉甸了许多。

人闭眼的那刻,整个一生都将被重新评价,这种评价不依赖于生前声名显赫还是贫困卑微,反而取决于一生中与他人分享的爱与温暖有多少。

火起缘灭,不过四十分钟左右而已。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从此情缘散尽,随风逝了。

分享到:
  • 天堂第一站

  • 天堂第一站

  • 天堂第一站

  • 天堂第一站

  • 天堂第一站

  • 天堂第一站

  • 天堂第一站

  • 天堂第一站

  • 天堂第一站

  • 天堂第一站

  • 天堂第一站

  • 天堂第一站

  • 天堂第一站

  • 天堂第一站

  • 天堂第一站

  • 天堂第一站

  • 天堂第一站

  • 天堂第一站

  • 天堂第一站

  • 天堂第一站

  • 天堂第一站

  • 天堂第一站

  • 天堂第一站

  • 天堂第一站

天堂第一站——郑州殡仪馆纪实

图/文 崔光华 策划/嵇一伦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前言:
  笔者年岁尚浅,在此之前,真切感受过生离死别也只是亲人去世之时,亦是由此萌生了想要探究生死的想法。多方协调沟通,才促成此次殡仪馆之行,诸多艰难,不加多诉。坦白而言,整个拍摄及后期整理照片、文字的过程中,都一直被一种无言的情绪笼罩,如鲠在喉,咽不下,吐不出。
  从肃穆凄清的建筑到摆满鲜花的悼念厅,经过停尸区和锅炉房,空荡而阴冷的地下室,会下意识地让人觉得凉风自脚底浸入全身,脊背瞬间绷紧,这是生理潜意识中的排斥反应。而后时时在胸腔中涌动的难言情绪,在头脑中冲撞的杂乱思绪,是赤裸裸地目睹过人体灰飞烟灭过程后对自身对生命对情感的重新认识。
  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以后种种,譬如今日生。
  生与死,苦难和苍老,都蕴涵在每一个人的体内,总有一天我们会与之遭逢。我们将浑然难分,像水溶于水中。
  有关生死,我们终将无可避免。
  百度百科中如是解释"生死"二字:生物必经的两个过程。
  生之为人,从心脉跳动到油尽灯枯,从蓬勃的生命力到气数耗尽,至多百年之余而已。浩渺的历史长河中,有无数哲学家、诗人、文学家、心理学家、社会学家,甚至我们身旁的每个人,在关于生与死的命题上,都有过思索与探讨。
  无论距离有多远,懂事之后的我们,都明白在时间的尽头有一个既定的结局在等待。更多时候,人闭眼的那刻,整个一生都将被重新评价,这种评价完全不依赖于你生前腰缠万贯还是贫困交加,反而取决于一生中与他人分享的爱和温暖有多少。
  尽管如此,我们对死亡的了解和认知,在无法跨越和体验的另一层面,永远都只是隔岸观火。
  时代延续至今天,对于生活在城市中的人而言,人生的最后一站大都是殡仪馆。人们在此告慰已逝的灵魂,尽最大努力给予亲人最大的尊重和礼遇。
  中国的几千年来传统文化中形成的丧葬礼仪,是既要让往生者安宁,也要让活着的人满意。在整个丧葬的过程中,是生者与死者的对话,是情感的维系与延续。
  在这里,没有身份高低,没有权贵等级,剥去一切生命外在的色彩和角色,灵魂因为归零而平等。 死可能是一道门,逝去并不是终结,而是超越。
  只不过,除去必要的时刻和在此工作的人员,素日人们很少会光顾殡仪馆。即便如此,中国1500多家殡仪馆中,仍然有无数不少的固定工作者,他们以此谋生,大多时候在无声压抑封闭的气氛中度过终日,也承担着外界"赚死人钱"的误解。
  阿梅(化名),郑州市殡仪馆入殓师,从业11年,日常主要工作有抬卸遗体、穿脱衣、沐浴净身、整理仪容、化妆、整形、摆鲜花等。
  并非殡葬行业科班出身的阿梅,亦是偶然之中接触到入殓师这个职业。同许多人一样,最初面对尸体,下意识地生理排斥与对同类死亡的恐惧无从控制。害怕、惊惧,夜夜失眠。
  对于选择殡葬行业的从业者来说,除了自身的心理斗争,家人、朋友的误解也是巨大压力。国人素来被暗示慎言"生死",终日接触尸体者也就很自然地与"晦气、脏、阴森"等字眼联系在一起。度过最初生理恐惧期后,慢慢看淡这种标签式的待遇,则需要更长的时间。
  工作量大时,阿梅最多一天要画二十多具尸体,工量繁重,并不像外界设想的那样高薪多金,三千多元在郑州是再普通不过的收入。
  电影《入殓师》中如此诠释这份职业:让已经冰冷的人重新焕发生机,给他永恒的美丽。
  影片讲述了日本入殓师的生活,以一名入殓师新手的视角,去观察各种各样的死亡,凝视围绕在逝者周围的充满爱意的人们,向我们传达了日本文化中对生命的尊重以及对死亡仪式的追求。入殓师只是人生通向死亡道路上的一个过客,他做的只是让活着的人记住死去的人。
  在阿梅看来,这部电影虽然一定程度上展示了入殓师不为人知的一面,大悟的善良、虔诚、真挚,也传达出这份职业在生命面前的庄严与诚恳。但电影毕竟只是电影,很多在工作中碰触到的情况依然无法通过镜头展现在世人面前。日本的入殓事业要比国内开始的更早,发展地更成熟一些,并且风俗上也多与国内不同。
  随着国内殡葬行业逐年发展的成熟,入殓师这个职业近两年也渐渐了得到大家认可。从商场官界到中产阶级到普通人家,大部分亲属的共同要求都是为逝者化个淡妆、整理仪容、鲜花铺路,以此寄托安慰。
  当然,家属偶尔也会因为逝者妆容与生前不同而发出质疑,阿梅解释说很多人并不能理解人真正去世意味着什么,逝者的表情僵化后,是不可能再随心所欲去调整的。
  但无论怎样,阿梅都依然从心底里觉得是在做善事,死是我们每个人最终都要面对的结局,在生命结束的时候给予逝者最大限度的尊重,像是等待妆扮和修复的艺术品一样,尽力去维持美的状态,这就是价值。
  "做个平凡人,做不平凡的事。"阿梅说。
  就像电影《入殓师》中的大悟最后为自己的父亲入殓时,无法控制自身情绪一样,给自己的亲人送行,除去职业习惯外,痛心和难舍是同样的。生与死,由流动的血液相连,合为一体而又两级分割,我们无法同时拥有却又与两者终生相伴。
  站在足够近的位置观望过死亡的模样,才更懂得身旁鲜活的呼吸、炙热的生命、跳动的脉搏比一切都真实可贵。
  "生活,是一种缓缓如夏日流水般地前进,我们不要焦急。我们三十岁的时候,不应该去急五十岁的事情,我们生的时候,不必去期望死的来临,这一切,总会来的。"
  日光之下,愿安好。
  
 

往期回顾

  • 艾心公寓
  • 走投无路的母爱
  • 毕业季
  • 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
  • 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
  • 垃圾堆上的童年
  • 沈丘癌症村纪实
  • 山那边的小精灵
  • 浴火重生
  • 国礼钧瓷 千年窑火不灭
  • 山洞男孩的锁链人生
  • 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
  • 代孕妈妈寻子之路
  • 废墟里的四世同堂
  • 你是我的眼
  • 游荡在城市里的孤独灵魂
  • 少林寻武记
  • 为爱守护
  • 毒品阴影下的童年
  • 24岁女权主义者徒步中国
  • 淮河源的护林人
  • 洛阳杰克逊
  • 走近艺考生
  • 您到家了吗
  • 板凳妈妈
  • 牢狱十年
  • 光明奇迹
  • 柜族
  • 敬请关注下一期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