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047期:地下室的“孤魂”

  

城市异乡人,地下室一族,他是千千万万中的一个,平凡、普通,想为自己自食其力,想为孩子撑起一片蓝天,却有着不能言说的苦痛。他只愿一个人背井离乡,流浪在路上,居住在这城市不见光日的方寸地下,而不愿拖着病体回去拥抱孩子、拖累爹娘。

  今年28岁的王银东在2010年因一场车祸双腿残疾,由于磕到头部,他落下了难以治愈的病根。他被诊断为“颅底凹陷并脊髓空洞”,家人连借带凑了8万元给他做手术,县里的医疗条件却只能让他下床后一瘸一拐的行走。更致命的是,他几乎无时无刻不伴随着颈肩背痛,呼吸困难。

手术费已使家里负债累累。妻子在生下孩子不久后离他而去,再无音讯。孩子还嗷嗷待哺,自己的病更是不能再拖延。这个年轻的父亲决定忍着病痛,自食其力,给孩子和自己挣钱。他只身一人来到郑州,居住在地下室。

王银东偶尔会翻看起没出事时自己的照片。本是年轻力健、意气风发的年纪,在老家的服装加工厂工作时,他一个月也有五六千元的薪水,是家里的经济主力。爱说爱笑的年纪,乐观积极的性格,使他顺利的恋爱结婚。他本是众人羡慕的家庭事业双丰收,却因一场天灾瞬间失去一切。

来到郑州后,他曾因行李被偷露宿街头,也曾经因无钱买饭饿昏,被好心人送到救助站。然而,他拒绝了救助站将其遣送回家的帮助。“我还能动,不是废人。”双腿仅能抬起10厘米的他求职屡屡碰壁,流浪了半年,还是一无所获。翻遍身上所有的银行卡,现在的他只剩几十元积蓄。

他所居住的小屋不足20平米,阴暗,潮湿,甚至有些发霉的味道。一个月300多元的房租,是他好几个月的生活费。对于现在病情加重的他来说,交房租和提起一桶水一样吃力。

地下封闭狭隘的活动范围,使得腿脚残疾的他除了睡觉休息,大部分时间都在小区的空地上度过,以沾沾人气。晒晒太阳,看看书,在不能劳动的日子里,他守着病痛一天天煎熬着。

为了省钱,王银东每天只花1块钱买2个馒头吃,已经坚持了好几个月。

两个馒头配上自己榨的辣椒酱,就是一天的伙食。偶尔,王银东会看看书,“我喜欢买管理类的书籍看,我以前就是做管理的。现在连自己的腿都管不住了。”

去年夏天,王银东曾向哥哥借了七千元钱,自己在郑州龙子湖高校区旁边,支起一个小摊,卖炒米粉。这个摊子支撑到今年4月,经济上和身体上已经都再难维持。这两个月,王银东除了地上看书,就是在这个封闭简陋的地下空间里度过一个个漫漫长日。

妻子在孩子还不到1岁时就离家出走,岳父岳母家更是放出狠话:“不带孩子,给我们就扔沟里。”身体残疾的他只得将宝宝交给父母抚养,自寻生计。他说撑不下去也不会回家,因为不想再拖累父母,只是舍不得自己的孩子。王银东将手机里孩子的照片贴在胸前,呜咽起来。“我不能死,为了孩子我得活!”

去年年底,为了赶回去给孩子过生日,还掉房租,王银东拿着仅剩的100多元上路,买票时,才得知100元竟然是假币。无奈之下,他只有求助救助站将其送回家。而此前,他曾拒绝救助站的收留。他曾坚决地要自食其力,如今身体却越发不听使唤。

王银东的家中还保存着上个月摆摊剩下的米粉。虽然手头不充裕,他却执意进广东原产的米粉作为原材料,这一袋的成本就要比别人高出20块钱。

为了更好的招徕生意,王银东决定给自己的摊子做一面旗帜。“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因为喜欢这两句话,王银东将它们打在餐车上,作为口号。他给自己的摊位取名“紫罗兰”,期望有一天可以创出品牌,挣钱养家。

白天买菜、洗餐车、啃馒头,晚上出摊。所有的工作在承受着病痛的身体下缓慢有序的进行。由于压迫到神经,王银东面部经常会露出不由自主的微笑。痛苦的折磨表面上却是一个“笑面人”,王银东没有辜负这个乐观的称呼。

青菜、豆芽,伴着细细的米粉在锅里热火朝天的翻炒起来,三五分钟就是一道美餐。售价7块钱的一份的炒米粉生意好时能卖出30多碗,生意差时却是一碗也难卖。

王银东称,最怕的是碰上城管严查,一天的准备就打了水漂。

因为扯旗帜打口号,王银东得来一个外号“扯哥”。渐渐的,这个热情乐观的“扯哥”和周围的同学打上交道,热心的同学曾专门在百度贴吧里发帖,募集顾客光顾他的摊子。

好景不长,尽管有同学帮衬,维持了大半年的餐车还是入不敷出,本钱还没挣回。王银东也因感觉自己随时有可能“过去”,无法再坚持。他收起餐车,躲在地下室默默流泪。房租马上也无力再支付。下一步,他选择继续流浪。“如果有一天真的支撑不下去,我愿意捐献出自己的器官,以回报帮助过我的好心人。”

异乡人,继续行走在不知方向的前路上。看着孩子的面庞,他哭了又笑。也许黑暗中,仍有一缕光。(如果您想伸出援手帮助王银东,可以联系其本人,电话:13151707707。应网友要求,征得其本人同意,特将王银东银行卡号公布如下: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河南营业部中原区支行文化宫路分理处 卡号:6228 4807 1819 7921 478)

分享到:
  • 地下室的“孤魂”

  • 地下室的“孤魂”

  • 地下室的“孤魂”

  • 地下室的“孤魂”

  • 地下室的“孤魂”

  • 地下室的“孤魂”

  • 地下室的“孤魂”

  • 地下室的“孤魂”

  • 地下室的“孤魂”

  • 地下室的“孤魂”

  • 地下室的“孤魂”

  • 地下室的“孤魂”

  • 地下室的“孤魂”

  • 地下室的“孤魂”

  • 地下室的“孤魂”

  • 地下室的“孤魂”

  • 地下室的“孤魂”

  • 地下室的“孤魂”

  • 地下室的“孤魂”

  • 地下室的“孤魂”

地下室的“孤魂”

图/周波 文/Wendy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这城市既有直耸云霄的水泥丛林,摇曳着万家灯火的温暖,也有暗不见光的地下世界,封锁着不为人知的苦难。
  城市异乡人,地下室一族,他是千千万万中的一个,平凡、普通,想为自己自食其力,想为孩子撑起一片蓝天,却有着不能言说的苦痛。
  他只愿一个人背井离乡,流浪在路上,居住在这城市不见光日的方寸地下,而不愿拖着病体回去拥抱孩子、拖累爹娘。
  他,是郑州龙子湖校区小有名气的“米粉哥”——王银东。
  【飞来横祸 妻子离去】
  初见王银东,他正在出租房门口晒太阳。地下封闭狭隘的活动范围,使得腿脚残疾的他除了睡觉休息,大部分时间都在小区的空地上度过,以沾沾人气。
  今年28岁的王银东家中排行老小,本是年轻力健、意气风发的年纪。在老家的服装加工厂工作时,一个月五六千的薪水,他曾是家中的经济主力。爱说爱笑的性格,使得他轻易的和初中时女同学走在一起。2010年6月,王银东通过自由恋爱结婚,结婚之时,妻子已经怀有他们的宝宝,他是众人称羡的家庭、事业双丰收。然而,那年冬天,一场突如其来的横祸夺走了他健康的体魄,也使得他瞬间成为孤家寡人。
  2010年12月,王银东开摩托外出时,路过一个小山坡,爬坡时,他一不留心摔下,磕到头部,落下了难以治愈的病根。他被诊断为“颅底凹陷并脊髓空洞”,家人连借带凑了8万元给他做手术,县里的医疗条件却只能让他下床后一瘸一拐的行走。更致命的是,由于伤到头部,他几乎无时无刻不伴随着颈肩背痛,呼吸困难。
  虽然伴随着巨大的创痛,生命中喜悦的来临更让他欣慰。在出车祸的第四天,王银东的儿子出生,他给孩子取名王子羽。
  更多的艰辛还在后头。王银东的病情更加恶化,借债已使家徒四壁,他无力再向姐姐哥哥们伸手。而他的妻子,也在这个最紧要的关头,选择了离开,自此杳无音信。
  【自支小摊 独住地下】
  由于压迫到神经,王银东面部经常会露出不由自主的微笑。痛苦的折磨表面上却是一个“笑面人”,王银东没有辜负这个乐观的称呼。
  孩子还嗷嗷待哺,自己的病更是不能再拖延。这个年轻的父亲决定忍着病痛,自食其力,给孩子和自己挣钱。
  将孩子托付给爸妈后,王银东辗转来到郑州,曾经因行李被偷露宿街头,也曾经因无钱买饭饿昏,被好心人送到救助站。拒绝了救助站将其遣送回家的帮助,他又出来找活干。 双腿仅能抬起10厘米的他求职屡屡碰壁,流浪了半年,还是一无所获。去年9月,王银东不得已向哥哥借了7000元钱,准备做小生意。曾经在广州工作过的他十分青睐于“炒米粉”这种小吃,而郑州却甚为少见,他决定在高校园区附近摆起小摊。
  “还缺一面摇旗呐喊的旗帜招揽生意,‘拉虎皮扯大旗’扯一面旗子怎么样?”万事具备的他和伙计商量,要打出一块响亮的招牌。“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因为喜欢这两句话,王银东将它们打在自己的餐车上,作为口号。他给自己的摊位取名“紫罗兰”,期望有一天可以创出品牌,挣钱养家。
  王银东租住下一个月租300多元的地下室,白天买菜、洗餐车、啃馒头,晚上出摊,就这么干起来。虽然手头不充裕,他却愿意进广东原产的米粉作为原材料,这一袋的成本就要比别人高出20块钱。青菜、豆芽,伴着细细的米粉在锅里热火朝天的翻炒起来,三五分钟就是一道美餐,售价7块钱的一份的炒米粉生意好时能卖出30多碗,生意差时却是一碗也难卖。最怕的是碰上城管严查,一天的准备就打了水漂。渐渐的,王银东和周围的同学打上交道,热心的同学在百度贴吧里曾专门发帖,募集顾客光顾他的摊子。
  然而,好景不长,身体的负荷一天天加重,感觉自己随时有可能“过去”的王银东再也无法坚持。4月以后,他不再出摊,本钱还没挣回的他,蜷缩在自己的地下室,伴着餐车默默流泪。
 【思儿成疾 前路何方】
  不足20平米的地下小屋,是王银东的全部世界。不能出摊的日子里,白天大部分时间,他会挪动到地上,在自己的餐车旁,晒晒太阳,读读书。
  “我喜欢买管理类的书籍看,我以前就是做管理的。现在连自己的腿都管不住了。”
  说着,银东又掏出手机,摩挲起孩子的照片。这是他一天最多的功课。
  “儿子今年3岁,已经会叫爸爸,会走,机灵着呢!”
  “当你身体实在撑不住时,会回去吗?”
  “不会。我不想连累父母。”
  “那你不会想你的孩子吗?”
  “想!”说到这里,王银东将孩子的照片贴在胸前,呜咽起来。
   “我不能死,为了孩子我得活!”
  去年年底,为了赶回去给孩子过生日,还掉房租,王银东拿着仅剩的100多元上路,买票时,才得知100元竟然是假币。无奈之下,他只有求助救助站将其送回家。而此前,他曾拒绝救助站的收留。 
  “我能动,能挣钱,不是废人。我不愿拖累别人。”他曾坚决地要自食其力,如今身体却越发不听使唤。
   几个月没有出摊,还要支出房租,为了省钱,王银东每天只啃两个干馍,就着自己榨的辣椒吃。翻遍所有的银行卡,他身上只剩下50块。 
  “50块钱用完怎么办呢?” 
  “那就接着出去流浪吧。为了我的孩子,我不能死。可是眼下,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王银东称,如果有一天真的支撑不下去,他愿意捐献出自己的器官,以回报帮助过他的好心人。    
  【尾记】
  阴暗,潮湿,甚至有发霉的味道,是他生活的全部世界。一床薄被,一柜破衣,2双旧鞋,是他的全部家当。 病痛,艰辛,穷困,思念,是他每天所要面对的无力现实。 
  看着孩子的面庞,他哭了又笑。也许黑暗中,仍有一缕光。 
  如果您想伸出援手帮助王银东,可以联系本栏目(0371—55629739—211)或其本人:13151707707 
  应网友要求,征得其本人同意,特将王银东银行卡号公布如下: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河南营业部中原区支行文化宫路分理处
  户主姓名:王银东
  卡号:6228 4807 1819 7921 478
  
 

往期回顾

  • 艾心公寓
  • 走投无路的母爱
  • 毕业季
  • 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
  • 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
  • 垃圾堆上的童年
  • 沈丘癌症村纪实
  • 山那边的小精灵
  • 浴火重生
  • 国礼钧瓷 千年窑火不灭
  • 山洞男孩的锁链人生
  • 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
  • 代孕妈妈寻子之路
  • 废墟里的四世同堂
  • 你是我的眼
  • 游荡在城市里的孤独灵魂
  • 少林寻武记
  • 为爱守护
  • 毒品阴影下的童年
  • 24岁女权主义者徒步中国
  • 淮河源的护林人
  • 洛阳杰克逊
  • 走近艺考生
  • 您到家了吗
  • 板凳妈妈
  • 牢狱十年
  • 光明奇迹
  • 柜族
  • 敬请关注下一期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