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048期:不败的“向阳花”

  

一个单亲妈妈,一个四岁的女儿,命运之手将她们的幸福无情剥夺,也将世间的温暖浇灌。一个是坠落人间的折翼天使,一个是温柔慈爱的坚强母亲,无所畏惧,追求一份对她们来说无比重要的公平,母女相依与命运抗争。这还有背后千千万万的热血与呐喊,关注与支持。

2014年5月9日,一位网名叫做“平顶山两岁小草莓”的母亲在腾讯微博发帖称:我是一名单亲妈妈,也是一名公交司机。由于工作关系,加上孩子的外公外婆都已去世,我将孩子送到平顶山新华区焦店镇东方红幼儿园,当时孩子只有2岁零4个月大。我万万没想到,孩子长期遭受幼儿园园长丈夫王延枝的性侵,恶梦开始了。这件事短短数天被迅速发酵,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孩子被诊断为处女膜破裂、子宫受损、生殖器官多处严重受损。

事发时的“东方红双语幼儿园”在去年11月已关闭,如今已经更名易手,更换园长经营。

图为幼儿园的教学楼、午休宿舍、玩具场地。现在的园长办公室内已安装监控。而鉴于安全问题,怕对孩子心理造成不利影响,现在的幼儿园不再接收夜晚寄宿的孩子。

虽然小草莓妈妈说,和小草莓同宿舍的孩子曾经分别告诉自己的家长,目睹过小草莓被性侵,但法院认为学校不属于公共场所,加上没有“强奸”这一犯罪事实具体的证据,故对被告人五年以上的量刑意见不应该支持。

小草莓的母亲紧紧攥着孩子的资料袋,为此事奔波数日,憔悴消瘦。她不能接受法院以“猥亵罪”对王延枝仅判刑4年6个月的结果,提出刑事抗诉。

孩子母亲指认孩子出事当时的寄宿房间,当时亦有其他孩子目睹自己孩子被性侵的经过。她听孩子叙说,园长丈夫用弹古筝用的长指甲插进孩子下体,心在滴血。而通过孩子进一步的细节描述,她判定王延枝有强奸孩子的行为。而法院只以“猥亵罪”给凶手定名,她拒不接受。

田大姐本身是公交司机,每个月工资不足两千块,孩子出事后,对学校生活十分抗拒,医生给出的建议是“减少外界刺激”。她便辞去工作,在家全心照看孩子。

今年4岁的小草莓聪明伶俐。她并不惧生人,三五分钟能以一个孩子的本真和你打成一片,甚至会主动和不认识的人打招呼,爱说爱笑。那段阴影仿佛已离她越来越远。

小草莓一家和许多房客共同挤在一个城中村的大院子里。在平顶山举目无亲,田大姐打官司的花销全都靠向朋友同事借用,已经花去几千元。每月300元的房租,对小草莓妈妈来说,是笔不小的开支。

有时出去办事,小草莓妈妈只能将孩子暂时托给街坊邻居照看,办完事再接回。

母女共同挤住在一个不足20平米的小屋内,厨房厕所都在房间外公用。冬无暖气,只能靠多垫几床被子,夏无空调,只能靠一个小小的台风扇解暑。

母亲有时会翻看孩子之前的照片:她从小就是个懂事听话的孩子,如果没出那样的事,她应该会快快乐乐的上学念书,会比现在过的好的多吧。

小草莓非常依恋妈妈,经常会向妈妈撒娇,要求抱抱颠颠。

妈妈每天照顾孩子的起居生活,同时也为上诉的事情奔波,心力交瘁,顾不上孩子的教育。对此她常常自责:我不是个合格的母亲,我对不起孩子。

小草莓妈妈说,刚出事那会,孩子经常会半夜里惊醒哭泣。现在虽然恢复许多,但一旦提到学校的字眼或是类似的事情,小草莓就会害怕,惊惧,甚至两眼空洞迷茫的发呆,令人心酸。

对于心理的创伤,草莓妈妈只能通过漫长时日的陪伴、安抚、关爱,让孩子慢慢走出阴影。而生理上的创伤,医生更是说孩子太小,无法接受手术治疗。对此,妈妈不禁担心,孩子长大后留下病根怎么办?

小草莓的书包一直挂在墙上,虽然辍学已久,对学校类的字眼抵触,她却很愿意和同龄的小伙伴一起玩。

小草莓是以前小班里的优秀学生,然而幼儿园是她恶梦里不愿再回去的地方。母亲仿照以前的学校奖状,给女儿买来新奖状,贴在墙头。

妈妈用简陋的厨具给孩子做饭。母女两人一天只吃两顿,几乎没有吃过早饭。和其他孩子一样,小草莓喜欢吃方便面等小零食,但听妈妈说吃了不长个子之后,又乖顺的答应以后不吃。

日夜操劳奔波,田大姐身躯日渐瘦削单薄,几缕青丝也熬成了白发。

而尽管生活清贫,这个坚强的母亲却始终不愿意公布账号接受捐款。“我不想让别人误解。我感谢大家的关心,也知道好人多,但哪怕只有一条误解,对孩子的伤害还是太大了。”孩子妈妈只有一个心愿:“我期待法律公正的判决,即使我死也要把事情弄清楚再死!”

小草莓尤其喜欢画画。当让她画下最喜欢的事物时,孩子拿起黄色的画笔,画下一朵类似向日葵的向阳花。“我在梦里见过这种花。向日葵中间有很多点点,你看。它最喜欢太阳。”

小草莓拿出一支画笔比作魔棒:”我想变出皇冠,美丽的衣服,高跟鞋,和口红。想做小公主!”而想当小公主的小草莓却一点也没有骄纵之气,她会撒娇让妈妈抱着,会主动和邻居打招呼,会在别人洗衣服时主动帮手,会在妈妈流眼泪时拿小手在她的面庞轻轻擦拭:妈妈不哭!

由于事件迅速升温,小草莓事件得到众多媒体人和热心人士的关注。如今,小草莓母亲已经找到新一任律师,案件将于本月底在平顶山中级人民法院二审。

据田大姐讲,曾经和小草莓同寝的一个3岁孩子亦曾遭受过园长丈夫王延枝猥亵,然而其母亲不愿意过多参与这件事,不愿在口供上签字。这无疑给案件审理带来难度。

目前,王延枝被关押在平顶山第一看守所。新任律师表示:这是一场硬仗,而且目前态势明显不利。尽管如此,依然相信正义。理论上的正义就是各得其所,不多也不少,无论奖励还是惩罚!但现实中的正义却像普通列车,虽然终会来到,但经常晚点!

“你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是什么?”“妈妈做的面条!”4岁的小草莓和妈妈相依为命,虽然每天俭衣粗食,她却天真,知足,快乐。 一屋虽陋,足以避风雨。这里没有黑暗,没有风波,只有阳光,只有妈妈温柔的臂弯。

这是一朵灿烂的向阳花,愿风吹不倒她,雨必打不败她。

分享到:
  • 小草莓

  • 小草莓

  • 小草莓

  • 小草莓

  • 小草莓

  • 小草莓

  • 小草莓

  • 小草莓

  • 小草莓

  • 小草莓

  • 小草莓

  • 小草莓

  • 小草莓

  • 小草莓

  • 小草莓

  • 小草莓

  • 小草莓

  • 小草莓

  • 小草莓

  • 小草莓

  • 小草莓

  • 小草莓

  • 小草莓

  • 小草莓

  • 小草莓

  • 小草莓

  • 小草莓

  • 小草莓

  • 小草莓

  • 小草莓

不败的“向阳花”

图/周波 文/Wendy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一个单亲妈妈,一个四岁的女儿,命运之手将她们的幸福无情剥夺,也将世间的温暖浇灌。一个是坠落人间的折翼天使,一个是温柔慈爱的坚强母亲,无所畏惧,追求一份对她们来说无比重要的公平,母女相依与命运抗争。这还有背后千千万万的热血与呐喊,关注与支持。                                                 ——题记

  田大姐今年年届四十,是小草莓的妈妈。在亲人逐渐都已离她而去后,她怎么也没想到,命运的悲剧再次袭来,而这次魔爪伸向的竟是她那幼小的孩子。清瘦削薄的身躯,泪水流干的渺茫哀切的眼神,几夜之间青丝变幻成白发。她不住自责:我不是一个好妈妈,我对不起我的女儿。对于小草莓的父亲,田大姐称“不在了”,不愿多提。

【恶梦惊魂】
  2014年5月9日,一位网名叫做“平顶山两岁小草莓”的母亲在腾讯微博发帖称:我是一名单亲妈妈,也是一名公交司机。由于工作关系,加上孩子的外公外婆都已去世,我只好将幼小的孩子送到平顶山新华区焦店镇东方红幼儿园,当时孩子只有2岁零四个月大。我万万没想到,孩子长期遭受幼儿园园长丈夫王延枝的性侵,恶梦开始了。
  这一事件短短数天被迅速发酵,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据孩子母亲称,在孩子刚入园不久,就回家向妈妈说伯伯(王延枝)曾用手摸自己的下体。田大姐曾到学校向园长及其丈夫警告,她并没有意识到这种行为的严重性,原本以为可以遏制住这种苗头,却不想事情朝着更恶性的方向发展。
  一次,小草莓在翻看图画书时,看到一头大象,突然害怕起来。她指着象牙对妈妈说,伯伯曾经用这种东西插进她的臭臭,孩子的母亲惊呆了。她后来才了解到,王延枝竟然用女儿弹古筝使用的假指甲伤害孩子,而据女儿进一步的细节描述,她判断,王延枝还有过强奸孩子的行为。这前前后后,孩子多次被性侵的时间竟长达一年之久。
  在这段时期内,母亲发现孩子总是小便失禁,带孩子去医院检查,结果令人震惊:孩子被诊断为处女膜破裂、多处生殖器官严重受损、子宫受损!

【创伤难平】
  2013年9月,田大姐带着孩子去平顶山新华区公安局三分局报案。而警方在半个月后才对王延枝进行提审逮捕。对小草莓遭受强奸的情节,警方并未展开过多侦查,鉴定机关给出的回应是“不能鉴定,无法鉴定”。
  小草莓曾和2个女孩共宿一室,一个6岁,一个3岁。据孩子的母亲讲,两个孩子曾目睹小草莓被性侵的过程,而这个3岁的孩子亦遭受过园长丈夫的猥亵。6岁孩子的母亲曾向田大姐透露,在警方录完口供后,幼儿园园方曾经找过她们,要求以后再有人问就说不知道。而此前,这个孩子的妈妈曾经欠下千余元的托费。3岁的孩子妈妈则不愿在口供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她不想让自己的孩子过多牵涉此事。
  平顶山新华区检察院以“猥亵罪”而非“强奸罪”的罪名,对王延枝提起诉讼。在附带的民事诉讼中,田大姐也将幼儿园园长和新华区教体局列入被告,要求赔偿精神损失费50万元。
  由于无钱请律师,当地法律援助中心为其提供两名代理律师,一名负责刑事诉讼,一名负责民事,而事后人们发现,这两名代理律师竟和被告人的代理律师来自同一家律师事务所。法庭上,法官更是未将“学校”列入公共场所的范畴,加上对强奸事实判定不清,所申请的民事赔偿又没有相关票据、鉴定材料的支持,被告人王延枝一审被判决获刑4年6个月。而孩子母亲所申请的民事赔偿则被驳回。
  判决结果有如天塌,让这个单亲妈妈欲哭无泪。《关于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明确规定,对幼女负有特殊职责的人员与幼女发生性关系的,应当以强奸罪论处,且应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她不明白,为什么法律对这个伤害自己孩子的恶魔量刑如此之轻?
  这个母亲向这个判决提出刑事抗诉,要求法院按“强奸罪”认定罪犯罪名,给予严惩。

【母女相依】
  出事之后,小草莓对学校生活十分抵触,心理医生给出的建议是“减少外界刺激”。田大姐辞去工作,将孩子接回家中,全身心陪顾。母女共同挤住在一个不足20平米的小屋内,厨房厕所都在房间外公用。冬无暖气,只能靠多垫几床被子,夏无空调,只能靠一个小小的台风扇解暑。
  在平顶山举目无亲,田大姐打官司的花销全都靠向朋友同事借用。在刚工作时,每月的工资也只有一两千块,而现在没了工作,一个月300块钱的房租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今年4岁的小草莓聪明伶俐。她并不惧生人,三五分钟能以一个孩子的本真和你打成一片,甚至会主动和不认识的人打招呼,爱说爱笑。然而,妈妈却说,一旦提到学校的字眼或是类似的事情,小草莓就会害怕,惊惧,甚至两眼空洞迷茫的发呆,令人心酸。而在刚出事的那一年,孩子经常会半夜里惊醒哭泣。
  小草莓是以前小班里的优秀学生,尤其喜欢画画。当让她画下最喜欢的事物时,孩子拿起黄色的画笔,画下一朵类似向日葵的向阳花。
  “我在梦里见过这种花。向日葵中间有很多点点,你看。它最喜欢太阳。”
  画完画,孩子将画笔一支接一支摞成了一支魔法棒。
  “孩子,你最想变出什么呢?”
  “我想变出皇冠,美丽的衣服,高跟鞋,和口红。想做小公主!”
  想当小公主的小草莓却一点也没有骄纵之气,她会撒娇让妈妈抱着颠颠她,会主动和邻居打招呼,会在别人洗衣服时主动帮手,会在妈妈流眼泪时拿小手在她的面庞轻轻擦拭:妈妈不哭!
  而尽管生活清贫,这个坚强的母亲却始终不愿意公布账号接受捐款。“我不想让别人误解。我感谢大家的关心,也知道好人多,但哪怕只有一条误解,对孩子的伤害还是太大了。”

【我不能垮】
  事发时的“东方红双语幼儿园”在去年11月已关闭,如今已经更名易手,更换园长经营。由于担心出安全问题,对孩子的心理健康不利,小草莓出事时的夜托宿舍已不再接收孩子。孩子的母亲还是能清楚的记得那一间恶梦般的房子。
  由于事件迅速升温,小草莓事件得到众多媒体人和热心人士的关注。如今,小草莓母亲已经找到新一任律师,案件将于本月底在平顶山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新任律师表示:这是一场硬仗,而且目前态势明显不利。尽管如此,依然相信正义。理论上的正义就是各得其所,不多也不少,无论奖励还是惩罚!但现实中的正义却像普通列车,虽然终会来到,但经常晚点!
  由于日日提交材料奔波,小草莓妈妈青丝间已藏了好几缕白发。她的电话日夜响个不停,大多是来自热心网友的鼓励支持。而这期间,她所发送的微博莫名其妙被删,也使他感受到事态的复杂和不易。她憔悴、迷茫、焦灼,却也感动、坚持、勇敢,“我期待法律公正的判决,即使我死也要把事情弄清楚再死!”
【尾记】
  “你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是什么?”
  “妈妈做的面条!”
  4岁的小草莓和妈妈相依为命,虽然每天俭衣粗食,她却天真,知足,快乐。一屋虽陋,足以避风雨。这里没有黑暗,没有风波,只有阳光,只有妈妈温柔的臂弯。这是一朵灿烂的向阳花,愿风吹不倒她,雨必打不败她。
    
 

往期回顾

  • 艾心公寓
  • 走投无路的母爱
  • 毕业季
  • 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
  • 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
  • 垃圾堆上的童年
  • 沈丘癌症村纪实
  • 山那边的小精灵
  • 浴火重生
  • 国礼钧瓷 千年窑火不灭
  • 山洞男孩的锁链人生
  • 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
  • 代孕妈妈寻子之路
  • 废墟里的四世同堂
  • 你是我的眼
  • 游荡在城市里的孤独灵魂
  • 少林寻武记
  • 为爱守护
  • 毒品阴影下的童年
  • 24岁女权主义者徒步中国
  • 淮河源的护林人
  • 洛阳杰克逊
  • 走近艺考生
  • 您到家了吗
  • 板凳妈妈
  • 牢狱十年
  • 光明奇迹
  • 柜族
  • 敬请关注下一期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