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050期:学海独行舟 孤岛学校的孩子们

洛阳嵩县一个偏僻的小山村中,全村只有几十户人。山村的两所小学地理位置独特,分别位于一条河的两岸。袁子沟小学在一个孤岛似的村庄里,容纳一、二年级的小学生,对岸的上川中心学校接收三年级以上的孩子。孩子们完成低年级的学业后,就需要渡船去对岸上学。

从洛阳市旧县镇驱车数十公里后,沿着公路边一条曲折的小道可直通袁子沟村。站在河对面眺望对岸,袁子沟村如同一座岛屿式的村落。

袁子沟位于伊河和白河的河谷交汇处,三面环水,唯一 一条陆路崎岖不堪,逢雨天更是泥泞难行,外出办事往返得走上5个多小时。旧县镇袁子沟小学教学点就坐落在这个孤岛般的村落里。

刘新学今年50岁,个子不高、身体瘦小,他是袁子沟小学唯一的一个老师,同时也是一位代课老师。20年前刘新学高中毕业,在村里小学当了三年代课老师,之后便一直务农。袁子沟小学一直没有正式的老师过来,加上刘新学之前做过代课考试,所以村里又把他回来。从起初的每个月500元工资涨到现在每个月800元。

袁子沟小学一共只有5名学生,他们都是留守儿童,和爷爷奶奶在一起生活。5个孩子分为两个年级,共用一间教室。

每天上课时,刘老师先给一年级的学生布置作业,让一年级的学生做作业。

讲授一、二年级的语文数学课程对刘老师来说并不困难,因为自身水平有限,学校一直没有开设英语课,这让刘老师头痛不已。

因为交通不便,山多地少,袁子沟村的人大部分外出打工,剩下的是一些老年人和孩子。岛上没有网络,他们唯一的娱乐生活就是看电视。在这里,孩子们的梦想听起来朴实又辛酸。一个二年级的学生说自己长大后想做科学家,但被问起科学家是做什么时,他却说科学家是“画画的”。

一栋白色两层楼,坐北朝南,前边是伊河,后边是山,两边是玉米地和和居民房。没有操场、没有体育设施,孩子们却能快乐的玩耍。走进房间,这只有6个人的“孤岛学校”教室里,课程表、座位表、值日表排的一丝不苟。

刘新学不仅要教小孩看书识字,还要带他们上学放学,是名副其实的“孩子王”。

张大爷今年67岁,他的孙子张自强11岁,在上川中心学校上四年级。张自强和同村的袁自津、张敬磊、张丹宁都在上川中心学校上学,平时他们寄宿在学校。明天学校放假。接送孩子由几位家长轮流进行,今天轮到张大爷划船接孩子们回家。

张大爷从岸边另外的一条木制的渔船上取下船桨,套在岸边一条暗红色的铁皮船上。

这条铁皮船宽1米长3米,船中部用钢筋焊接成简单的两排座椅。无论刮风下雨,孩子们都乘这条船渡河去对岸学校上学。

孩子从学校走到河边需要一段时间,张大爷在岸边抽旱烟打发时间,不时向孙子回来的路口张望。

虽然从这一岸划到另一岸只需要短短的30分钟,但河水深处有十几米,浅处也有两三米,低矮的船舱,没有救生衣,逢上刮风下雨天,更是有翻船的危险。

铁皮船加上4个孩子,足有几百斤重。由于父母外出打工,来接送的家属基本上都是老年人。每次推船停船,对上了年纪的人来说,并不轻松。

虽然是一条陋船,它却大大缩短了孩子们上学的路途。如果不坐船,孩子们要5点出发,走几十里的山路才可以到学校。

酷暑寒冬,烈日冷风,没有遮阴的篷,没有挡风的窗,孩子们要经过艰辛的路途才可以抵达课堂。

在镇上上学需要很大一笔费用,这里的孩子大多家庭贫困承受不起。一方孤舟,承载起他们的求学生涯。

航行抵达岸边,走十几分钟就可以到家。家中没有爸妈,老师、同学、课堂和漫漫伊河构成了他们独特的童年回忆。

漫漫求学路,行行重行行。下学期,孤岛学校4名二年级的孩子将要去另一岸上三年级,一年级的孩子可能就只剩下一个。老师说,哪怕是学校只是剩下一个学生,学校也要正常运作。 如同这枚舟子,渡人不能停。

分享到:
  • 学海独行舟 孤岛学校的孩子们

  • 学海独行舟 孤岛学校的孩子们

  • 学海独行舟 孤岛学校的孩子们

  • 学海独行舟 孤岛学校的孩子们

  • 学海独行舟 孤岛学校的孩子们

  • 学海独行舟 孤岛学校的孩子们

  • 学海独行舟 孤岛学校的孩子们

  • 学海独行舟 孤岛学校的孩子们

  • 学海独行舟 孤岛学校的孩子们

  • 学海独行舟 孤岛学校的孩子们

  • 学海独行舟 孤岛学校的孩子们

  • 学海独行舟 孤岛学校的孩子们

  • 学海独行舟 孤岛学校的孩子们

  • 学海独行舟 孤岛学校的孩子们

  • 学海独行舟 孤岛学校的孩子们

  • 学海独行舟 孤岛学校的孩子们

  • 学海独行舟 孤岛学校的孩子们

  • 学海独行舟 孤岛学校的孩子们

  • 学海独行舟 孤岛学校的孩子们

  • 学海独行舟 孤岛学校的孩子们

  • 学海独行舟 孤岛学校的孩子们

  • 学海独行舟 孤岛学校的孩子们

学海独行舟: 孤岛学校的孩子们

摄影/文 周波(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从洛阳市旧县镇驱车数十公里,沿着公路边一条曲折的小道,可直通袁子沟村。因为村庄位于伊河和白河的河谷交汇处,三面环水,唯一一条陆路崎岖不堪,逢雨天更是泥泞难行,外出办事往返得走上5个多小时。 
  站在河对面眺望对岸,袁子沟村如同一座岛屿式的村落。旧县镇袁子沟小学教学点就坐落在这个孤岛般的村落里,学校里唯一的老师刘新学已经在这里坚守了两年。学生们从最初的40多个,到现在仅有的5个。来过的老师纷纷离开,只有刘新学至今还坚守在这所“孤岛学校”里。
  【一】
  刘新学今年50岁,个子不高、身体瘦小。他是袁子沟小学唯一的一个老师,同时也是一位代课老师。 
  20年前,刘新学高中毕业,在村里小学当了三年代课老师,之后便一直务农。因为袁子沟小学一直没有正式的老师过来,村里又把他找来。老师的工资并不高,最初每个月只有500元,现在涨到每个月800元。但这对于身体不是太好,不能外出打工的刘新学来说,也算是不错的选择。 
  袁子沟小学只有一间教室,仅有的5名学生分两个年级,一年级1人,二年级4人。刘新学只教学生们语文和数学两门课程。 
  每天上课时,刘新学先给一年级的学生布置作业,趁一年级学生做作业的空当,他给二年级的学生讲课,课程结束再给一年级的学生讲课,每天都如此循环往复。一、二年级的语文数学课程对刘老师来说并不困难,唯一让他头疼的,是他的水平不能教给孩子英语课。 
  平时,刘新学不仅要教小孩看书识字,还要带他们上学放学,是名副其实的“孩子王”。 
  【二】
  一栋白色两层楼,坐北朝南,前边是伊河,后边是山,两边是玉米地和居民房。没有操场、没有体育设施、没有课外读物……远远看去,学校就是一间普通的农村居民房。但当你走进房间,里面的课桌椅、黑板会告诉你,这里确实是一所学校。虽然没有来自上级领导的管理与监督,但在这只有6个人的“孤岛学校”教室里,课程表、座位表、值日表排的一丝不苟,被整齐的张贴并严格执行。 
  袁子沟村原来有40多户200多口人,而今只剩下十几户人家。这里的学生上三年级就要去河对岸的上川中心学校上学,如果步行的话需要早晨5点多出发,走上10多公里绕到旧县镇再到上川村。渡河去对岸也有3公里左右。在镇上上学需要很大的费用,这里的孩子大多家庭贫困,承受不起。因为交通不便山多地少,可耕种的地更少,袁子沟村的人大部分外出打工,剩下的是一些老年人和孩子。岛上没有网络,他们唯一的娱乐生活就是看电视。 
  因为与外界接触的不多,在这里,孩子们的梦想听起来朴实又辛酸。 
  一个二年级的学生说自己长大后想做科学家,但被问起科学家是做什么时,他却说科学家是“画画的”。另一个孩子说将来想做宇航员,而动机,不过是他曾在电视上见过一次。 
  【三】
  张大爷今年67岁,他的孙子张自强11岁,在上川中心学校读书四年。张自强和同村的袁自津、张敬磊、张丹宁都在上川中心学校上学,平时他们寄宿在学校,放假时乘船渡河回家。经过商议,4个孩子的家人决定孩子们由几户人家轮流渡河接送。
  接送孩子的铁船暗红色,宽1米长3米,船中部用钢筋焊接成简单的两排座椅。无论刮风下雨,孩子们都乘这条铁皮船渡河去对岸学校上学。过完暑假,二年级的4名小学生,将乘这条铁皮船去河另一岸的上川中心学校上三年级。 袁子沟小学到时会不会只剩下一个学生?刘老师说,村里有个孩子跟随父母在外地打工,到秋后开始时候,那个孩子也到该上学的年龄,可能会回来上学,那怕是学校只是剩下一个学生,学校也要正常运作。
  
 

往期回顾

  • 艾心公寓
  • 走投无路的母爱
  • 毕业季
  • 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
  • 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
  • 垃圾堆上的童年
  • 沈丘癌症村纪实
  • 山那边的小精灵
  • 浴火重生
  • 国礼钧瓷 千年窑火不灭
  • 山洞男孩的锁链人生
  • 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
  • 代孕妈妈寻子之路
  • 废墟里的四世同堂
  • 你是我的眼
  • 游荡在城市里的孤独灵魂
  • 少林寻武记
  • 为爱守护
  • 毒品阴影下的童年
  • 24岁女权主义者徒步中国
  • 淮河源的护林人
  • 洛阳杰克逊
  • 走近艺考生
  • 您到家了吗
  • 板凳妈妈
  • 牢狱十年
  • 光明奇迹
  • 柜族
  • 敬请关注下一期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