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053期:指尖上的高考

  

驻马店市区,有一家小小的盲人按摩店,从前,46岁的盲人店主李金生因为按摩技术好、人老实憨厚被老主顾们喜欢。而现在,他却因为另一个普通又特殊的身份被更多人所知道——高考生。说这个身份普通,是因为每年,中国都有近千万人参加高考,而李金生的特别之处,在于他是全国三个首次参加普通高考的盲人之一,这在河南高考史上从未出现过,他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为了参加高考,2013年12月10日,高考报名的第一天,李金生就曾到户籍所在地确山县招办报考,但被招办以“没有这个先例”、“没有盲文试卷”为由拒绝。经过几次向县、市、省招办和教育部考试中心等部门反映,在高考报名截止的最后一天下午,李金生终于报名成功。6月3日,李金生领到了属于他的准考证。

李金生的按摩店位于驻马店市区,门口挂着“高考盲人有障碍、教育改革中国梦”的条幅。46岁的李金生报名参加高考的事情很快在当地传开,来按摩的顾客也经常会聊起这件事。而在网络上,更有人称他为“争取盲人高考权第一人”。

从2002年开始,按摩店一直每天早上8点开门,晚上12点关门,李金生只能尽量把顾客给其他师傅,抽空来复习考试。但碰到熟悉的老主顾,点名要他按摩,他还是会仔细照顾,毫不马虎。

按摩讲究“轻而不浮、重而不滞”,多年的从业经验,李金生的按摩技法已经相当纯熟。

按摩店里的按摩师几乎全部是盲人,吃住都在店里。这些人中既有他的同学,也有他从按摩培训学校招来的毕业生。终日生活在只有声音没有色彩的世界里,这些盲人师傅反倒显得乐观,不时说些俏皮话,欢声笑语不断。“眼睛看不见,总要找点乐子。

一部“会说话”的台式电脑,一个凳子,一张床,一个风扇,平时,李金生就在按摩店二楼的一间屋子里复习备考。从一楼到二楼的楼梯局促狭窄,房屋吊顶又低,正常人上楼都要倍加小心才能避免碰头、跌倒,李金生却在这里“穿梭自如”。

6岁那年,李金生因为意外失去右眼,他坚持上学至高中毕业,随后去一所专科学校学中医。然而1994年,用眼过度又使他仅剩的左眼视网膜脱落,世界从此无光。今年高考,他要面对的是盲文试卷,这对没有系统学习过盲文的他来说仍非常困难。一有时间,他就会拿出老旧的盲文教材进行练习。

常年从事按摩,李金生的双手关节已经有些变形,如今,这双长满老茧的手又要在盲文课本上穿梭忙碌,为主人的人生争取新的可能性。

07年起,李金生开始接触电脑,现在用它查资料已不在话下。李金生高考报名成功后,附近学校的大学生和义工们经常会来帮助他复习考试。电脑的读屏软件帮李金生读题,大学生则负责一道一道的给他讲解。但碰到有些地理题和图表题,双方都会很吃力。有时,李金生只能在手上稍作比划,来辅助想象。

在李金生学习桌对面的墙上,用铅笔写着一行小字:“距2014高考还有xx天”,那是不久前一位朋友为他写下的,身边的人隔三差五会替他改一下时间。“虽然看不见,但我自己心里也有数。”倒计时上面,写着“认识自我、战胜自我、完善自我”,那是属于他的高考标语。

在左眼视网膜脱落之后,李金生一度伤心欲绝,他一直排斥使用盲杖,“拿起棍子好像就认输了”。然而,因为看不见,他曾撞到钢轨上头破血流,也曾失足掉进河里,他慢慢开始从盲杖上寻找安全感。“总要学会接受现实,才能去改变,这就是认识自我、战胜自我吧。”

其实,争取高考报名权力对李金生来说,“还算顺利”。2000年,为了争取中医自学考试资格,他曾给政府写信,也曾吃干馍睡大街,到郑州、北京反映诉求。最终,相关领导批复,称他“自强不息、难能可贵、要用其所长。”在残联的帮助下,他到郑州学按摩一年,随后开店。

双目失明之后,为了保持对文字的记忆水平,李金生用电脑基本都是五笔打字,以前学中医时的课本也被他保存的十分完好。采访时,他拿出一张白纸,小心折叠出折痕,“这样能写整齐”,写下一句“知识的根是苦的,结出的果是甜的”。李金生说这是小学时数学老师教给他的,他记忆很深。

由于店里都是盲人,李金生的大嫂一直负责在店里给大家做饭。老母亲80多岁,每天坐在店门口,并不多说话。

当被问到知不知道儿子要去考试时,老人一脸笑意。“我支持我儿考,支持。”“你觉得他考上了能干什么?”“做贡献,为国家做贡献。”夜深了,屋里地方小东西杂,蚊子多,老人点起蚊香。

忙活了一天,李金生到晚上9点多才吃上饭。通常,他在家里能自己摸索着盛饭吃饭,但也会有意外发生。这天,他盛饭时不小心将锅盖弄进了旁边的洗衣机里。

人们总是害怕黑暗,向往光明,但对李金生们来说,光明只存在于记忆或者想象里。在黑暗里看见光明,正常人的眼睛会被点亮,但在他们那里,有一扇窗却被永远关上。

42岁的王新河是西平县人,19岁时失去右腿,在一次残疾人交流会上与李金生认识,随后成为好友,经常会来李金生的按摩店里帮忙。“虽然我也残疾,但好在我眼睛能看见,能帮到他们。”

“盲人参加高考”事件被多家媒体报道之后,盲人李金生一下子成了“忙人”,已是深夜,仍有人打电话来。几个盲人朋友商量着要在高考前一天敲锣打鼓,送他去考试。

因为要找音箱上使用的变压器,李金生几乎“拆”掉了床。20年盲人生涯,他或许是已经习惯了眼前的黑暗,对自己的小屋非常熟悉,找起东西来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

6月6日,高考前一天下午,李金生的一些残疾人朋友聚集在他的按摩店门口,敲锣打鼓,为他举行考试前小小的欢送仪式。

确山县盲人协会的人买来大红花,写上“一人高考,万人同行”的字给李金生戴上,送他从驻马店回到户籍所在地确山县城考试。对他们来说,李金生取得的高考准考证,不止是他一个人的“入场券”,也是后来人的“通行证”。

送行路上,附近的老年腰鼓队一路随行,场面十分热闹,引来不少人围观。

没有人知道李金生这场“指尖上的高考”能取得什么样的成绩,但他为盲人争取到了与正常人平等高考的权利,这个过程本身的意义远比它的结果来的更深远。

6月7日中午,李金生结束语文考试,走出高考考场。据他讲,他的语文盲文试卷共25页,由于摸盲文的速度太慢,他只能尽力完成读题,连答题的时间都几乎没有。但他表示,后面的三场考试他仍会照常参加,坚持到底。

分享到:
  • 指尖上的高考

  • 指尖上的高考

  • 指尖上的高考

  • 指尖上的高考

  • 指尖上的高考

  • 指尖上的高考

  • 指尖上的高考

  • 指尖上的高考

  • 指尖上的高考

  • 指尖上的高考

  • 指尖上的高考

  • 指尖上的高考

  • 指尖上的高考

  • 指尖上的高考

  • 指尖上的高考

  • 指尖上的高考

  • 指尖上的高考

  • 指尖上的高考

  • 指尖上的高考

  • 指尖上的高考

  • 指尖上的高考

  • 指尖上的高考

  • 指尖上的高考

  • 指尖上的高考

  • 指尖上的高考

  • 指尖上的高考

  • 消失的城中村

指尖上的高考

图/罗浩 文/郑琦琦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驻马店市区,有一家小小的盲人按摩店,从前,46岁的盲人店主李金生因为按摩技术好、人老实憨厚被老主顾们喜欢。而现在,他却因为另一个普通又特殊的身份被更多人所知道——高考生。说这个身份普通,是因为每年中国有近千万人参加高考,而李金生的特别之处,在于他是全国3个首次参加普通高考的盲人之一,这在河南高考史上从未出现过,他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坎坷求“考”路】
  2008年,《残疾人保障法》修订,明确规定国家的各类升学考试应为盲人考生提供包括专用试卷在内的便利。这让高中毕业后没机会参加过高考的李金生重新有了参加高考的想法。
  2013年12月10日,河南高考报名的第一天,李金生就曾到户籍所在地确山县招办报考,但被招办以“没有这个先例”、“没有盲文试卷”为由拒绝。经过几次向县、市、省招办和教育部考试中心等部门反映,在高考报名截止的最后一天下午,李金生终于报名成功。6月3日,李金生领到了属于他的准考证。
  其实,争取考试权利对李金生来说并不是第一次。
  2000年,李金生偶然从一个朋友那里听说可以通过自学考试考取中医专业的消息,决定试一试。2001年,他曾向河南省人民政府写信,讲述自己双目失明,想学习中医、考取中医专业的心愿。他还曾自己带着干粮被子,到郑州、北京等地讨说法,期间一直睡在大街上。随后,省残联领导对他的信件做了批示,称赞他“自强不息、难能可贵,要用其所长”。
  从那次之后,盲人也获得了自学考试的权利。在残联的帮助下,李金生得到了免费到郑州学习按摩的机会,一年以后,他和朋友合开的按摩店在驻马店市开业。
  【看得见的倒计时】
  一部台式电脑,一个凳子,一张床,一个风扇,平时,李金生就在按摩店二楼的一间屋子里复习备考。
  每天,按摩店从早8点开到晚上12点,李金生只能趁店里不忙的时候到楼上复习。有时候碰到指定要他按摩的主顾,他就必须下楼照顾生意。从一楼到二楼的楼梯局促狭窄,房屋吊顶又低,正常人上楼都要倍加小心才能避免碰头、跌倒,李金生却在这里穿梭自如。
  在李金生学习桌对面的墙上,用铅笔写着一行小字:“距2014高考还有xx天”,那是一个月前一位朋友为他写下的。“虽然看不见,但我自己心里也有数,这算是一种提醒和鼓励。”而在倒计时旁边,还有一行小字,“认识自我,战胜自我”,这几个字里,包含着李金生个人心态的转变。
  与那些天生看不见的盲人不同,李金生的世界,是“一步步失去光亮”的。6岁那年,他被家里砍倒的桃树枝绊倒,枝条扎进右眼,不幸失明。1994年,由于长期用眼过度,唯一能给他带来的左眼视网膜脱落,他的世界从此彻底失色。
  一开始,他特别抵触使用盲杖,“拿起棍子就等于承认你输了”。因为这个,他曾经摔得头破血流,也曾经掉进河里,每当听到有顽皮的小孩儿叫他独眼龙或瞎子,他都会非常生气。但过了一段,他的心态渐渐平和,也意识到拿起盲杖或许能给自己带来安全感。再碰到那些调皮的小孩叫他瞎子,他不但不生气,反而主动跟他们聊天,逗的孩子们直乐,还主动要帮他度过对他来说非常危险的铁路。也就是这些小事,让李金生慢慢接受了自己成为盲人的事实,并在“认识自我”之后,努力“战胜自我”。
  这次高考,他的试卷是盲文试卷,招办也特意为他延长了考试时间,但这对半路学习盲文的李金生仍是挑战,“我摸的有些慢”。高中毕业已经20多年,对李金生来说,数学和英语更如同天书一般。
  【一人高考 “万”人同行】
  李金生报名参加高考的事经媒体报道之后被众多人知道,他也成了按摩店的名人。
  来按摩的顾客时常跟他提起这回事,也有人说在报纸或电视上见到了他。一位常来店里做按摩的顾客说,“挺佩服他的,身边像他这种年纪的都天天坐麻将桌了,他还想着上进,我们都支持他。” 附近大学的志愿者和义工们了解到这个消息,主动到李金生家里为他辅导功课。电脑读屏软件帮李金生听题,志愿者们一道一道慢慢的教。
  而最为李金生的事感到骄傲和自豪的,是他的盲人朋友们。算上李金生在内,他的按摩店有6个按摩师傅,他们几乎全都是盲人。孟海彬是确山县盲人协会的会长,知道李金生要高考,专门组织了驻马店的几个盲人朋友,要敲锣打鼓为他送行。他们买来大红花,写上“一人高考,万人同行”的字给李金生戴上。对他们来说,李金生取得的高考准考证,不止是他一个人的“入场券”,也是后来人的“通行证”。
  目前,在中国,盲人的职业主要是按摩和音乐方面,但李金生说,他想通过高考去学法律,因为在网上看到过有盲人当律师的先例。“正常人能做的,盲人也有权利去试一试。” 没有人知道李金生这场“指尖上的高考”能取得什么样的成绩,但他为盲人争取到了与正常人平等高考的权利,这个过程本身的意义远比它的结果来的更深远。
  
 

往期回顾

  • 艾心公寓
  • 走投无路的母爱
  • 毕业季
  • 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
  • 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
  • 垃圾堆上的童年
  • 沈丘癌症村纪实
  • 山那边的小精灵
  • 浴火重生
  • 国礼钧瓷 千年窑火不灭
  • 山洞男孩的锁链人生
  • 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
  • 代孕妈妈寻子之路
  • 废墟里的四世同堂
  • 你是我的眼
  • 游荡在城市里的孤独灵魂
  • 少林寻武记
  • 为爱守护
  • 毒品阴影下的童年
  • 24岁女权主义者徒步中国
  • 淮河源的护林人
  • 洛阳杰克逊
  • 走近艺考生
  • 您到家了吗
  • 板凳妈妈
  • 牢狱十年
  • 光明奇迹
  • 柜族
  • 敬请关注下一期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