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054期:单亲父亲全城寻子记

  

六月郑州的夜晚风微凉,一家三口手牵着手从毛毛面前走过,这个13岁的女孩背靠着街边的轿车低头不语,6月5日那天,她带着10岁的弟弟离家出走,整整6天杳无音讯。

白天骄阳似火,空气中弥漫着汗液的腥咸味,每个人都步履匆匆。高亮在郑州街头一簇簇的人群中很不显眼,穿普通的条纹POLO衫、米白色休闲裤,背着皮质斜挎包,他一双儿女几天前双双失踪,他疯了一样,几乎用双腿丈量整座城市。

高亮的女儿毛毛今年13岁,上初中一年级,儿子豆豆10岁,刚上小学四年级。 5日上午,毛毛没有写完作业,被学校拒之门外,她将正上学的弟弟叫出,带着他一起离家出走,连着5天下落不明,高亮几近崩溃,他报警调监控,印寻人启事,竭尽所能找人,终于在10日上午接到消息说姐弟俩在沙门村,高亮急忙坐车赶去。

既担心年幼的子女挨饿受累,又害怕他们遇到坏人,这几天无头苍蝇一般的高亮在女儿经常去的火车站、绿城广场等地方转了近十遍,去往沙门村出租车上,高亮也不忘问司机有没有见过自己的两个孩子。

路上,高亮见到巡警的摩托车停在路边,在车把上放了一张寻人启事,“巡警去的地儿多,希望能碰上俩孩子。”高亮称有一个亲戚在沙门村居住,姐弟俩可能是来此处投奔亲戚却没有找到门,这才找工作养活自己,这消息90%以上是真的,然而亲戚家却没有人在,他打了110,想要查看监控以确定姐弟俩的具体位置。

高亮随着警车来到沙门村警务室,值班的田警官称沙门村的摄像头现在只有3个是完好的,因为沙门村之前说要拆迁,村民不愿投钱来修理已经坏掉的200多个,就这么一直坏了一年多,3个完好的摄像头还不是村口交通要道上的,高亮只得放弃通过监控找人的做法。

即便范围缩小了,但在这个小小的村子里,商铺林立,巷道繁多,聚集着6万多人,找人谈何容易?无奈之下高亮只得沿着街道拿着寻人启事询问,小店主、年轻妈妈、小学生……高亮耐心的询问。

递出的每一张寻人启事上都凝结着一个爸爸的希望与爱意,汇聚成找不到孩子绝不放弃的力量,支撑着连续6天酷暑中不断奔走的高亮,“有些人能给他留寻人启事,有些人就不能留,像那些年轻男孩,就不能给他们,万一他们真见了我女儿,知道她的底细,想干坏事儿怎么办?我可不能冒这个险!”

功夫不负有心人,沙门村的一个店主给高亮打电话,称曾看到寻人启事上的两个孩子,高亮快步往好心店主那里赶,店主称两天前,她在自己家门前的楼梯上看见过姐弟俩,当时姐姐坐在楼梯上,弟弟站在对面叫她走,因为毛毛长得跟店主认识的一个女孩很像,所以她就多留意了一眼,但是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了。

高亮猜测姐弟俩或许在附近住,他们打工的饭店可能也在周围,就在路口蹲守,等到晚上饭店开门时,或许能见到女儿来打工上班,可一直等到六点多,也未见到女儿。

已是晚饭时分,狭窄的巷道两旁摆满了各色小吃摊,大片大片的人群集中于此,热闹无比。高亮急了,顾不上奔波劳累,一条接一条巷道走过,逐街排查,搜寻女儿与儿子的身影。

在问到一个烧烤摊主时终于得到了姐弟俩的消息,摊主称8日晚上姐姐谎称家人不要她了,就趁暑假找活干养活自己,在烧烤摊打了一晚上的零工,赚了30块钱,晚上是在一个卖卤菜的大姐家住的。高亮找到卤菜摊老板娘,却被告知俩孩子住了一晚上后,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就走了,老板娘等他们到凌晨3点也没等到他们,高亮谢过老板娘,再往前找时一眼就看到儿子豆豆正站在路边。

高亮拉住儿子,既欣喜又忍不住生气,“离家这么多天你都不知道给爸爸打个电话吗?”豆豆低头懦懦道:“姐姐不让我给你打电话,我说要回家她就踢我,她现在在一个小吃摊打工。”

高亮怕女儿不想上学,再次跑掉,带着儿子疾步往女儿打工的小吃摊奔去。

到了小吃摊,却被告知毛毛10分钟之前刚离开,去一个店里拿电子手表,顺着摊主指的方向,高亮很快就找到了女儿。一个仅13岁的女孩,不想上学,离家出走逃课,还带走了正上小学的弟弟,在外流浪6天……高亮的怒意在见到女儿时再也压抑不住,可看到女儿被自己批评,哭的眼泪止都止不住,心里的滋味也只有高亮自己能体会了。

在外流浪6天,姐弟俩早已身无分文,连续3天晚上露宿街头,豆豆称姐姐跟小吃摊老板预支了50块钱工资,9日晚上住在一个小旅馆里。

豆豆说一天都没吃饭,高亮带俩孩子去吃饺子,刚上桌的饺子滚烫,小男孩一口一个,烫的直哈嘴筷子却不停,一个劲儿往嘴里塞,左脸上密密麻麻的都是蚊子咬的疙瘩,毛毛坐在一边,直说自己不饿,眼泪噼里啪啦往碗里掉,高亮在一旁看着孩子,想要再骂姐弟俩不懂事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3年前,高亮跟妻子离婚,一人养活俩孩子,而妻子就此再也没露过面,高亮愤怒:“就没见过这么狠心的妈妈,3年了一次都不来看孩子。”那一年毛毛才10岁,小姑娘经历了一场猝不及防的家庭变故,在正需要跟妈妈说悄悄话儿的年纪,她的妈妈离她而去了,纵使爸爸很爱她,也难以弥补妈妈的缺失对一个女孩的成长造成的伤害,或许这就是毛毛较同龄人更加叛逆的原因吧!

姐弟俩的妈妈有一个亲戚曾在这个快餐店打工,高亮来沙门村找孩子时,曾多次打电话发短信问他有没有孩子消息,没得到回应反遭辱骂,高亮气急:“孩子总是无辜的吧,他们真让人心寒!我也反思过自己,她妈不在身边,我这人原则性又太强,或许我太严苛对她并不好。”单亲爸爸要养活俩孩子,还要工作赚钱,难处可想而知,他对孩子的爱可能不那么柔软,却深沉厚重。或许父女之间只需要敞开心扉就足够。

分享到:
  • 单亲父亲全城寻子记

  • 单亲父亲全城寻子记

  • 单亲父亲全城寻子记

  • 单亲父亲全城寻子记

  • 单亲父亲全城寻子记

  • 单亲父亲全城寻子记

  • 单亲父亲全城寻子记

  • 单亲父亲全城寻子记

  • 单亲父亲全城寻子记

  • 单亲父亲全城寻子记

  • 单亲父亲全城寻子记

  • 单亲父亲全城寻子记

  • 单亲父亲全城寻子记

  • 单亲父亲全城寻子记

  • 单亲父亲全城寻子记

  • 单亲父亲全城寻子记

  • 单亲父亲全城寻子记

  • 单亲父亲全城寻子记

  • 单亲父亲全城寻子记

  • 单亲父亲全城寻子记

单亲父亲全城寻子记

图/周波 文/邵凯慧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六月已至,骄阳似火,连带空气中都弥漫着汗液的腥咸味,每个人都步履匆匆。
  高亮在街头一簇簇的人群中很不显眼,穿普通的条纹POLO衫、米白色休闲裤,背着皮质斜挎包,一样的行色匆匆。6月5日那天,高亮的一双儿女双双失踪,他疯了一样,几乎用双腿丈量整座城市,孩子却始终杳无音讯。
  【儿女失踪 父亲全城寻子】
  高亮的女儿毛毛今年13岁,上初中一年级,儿子豆豆10岁,刚上小学四年级。 5日上午,毛毛没有写完作业,被学校拒之门外,她没有听话地乖乖回家补作业,而是去往弟弟所在的小学,将弟弟叫出,带着他一起离家出走,全身上下只有弟弟问同学借来的50多元钱。
  5日中午,女儿没有回家吃饭,高亮起疑,打电话询问才得知女儿根本就没有在学校,他四处打听,没问到女儿下落,到了晚上连儿子也没有回家,这才发现,失踪的不只是女儿,连儿子也跟着一起下落不明。人到中年,本是儿女双全,却一夕之间双双失踪,高亮几近崩溃,他报警调监控,印寻人启事,竭尽所能找人,终于在监控里看到姐弟两人曾出现在女儿曾经的小学附近,但是因解放北路上监控坏掉,两人行踪再次模糊,唯一的一条线索也断了。
  既担心年幼的子女挨饿受累,又害怕他们遇到坏人,无头苍蝇一般的高亮在女儿经常去的火车站、绿城广场等地方转了近十遍,沿街向商户发放寻人启事,内心不住祈祷下一秒女儿便带着儿子一起出现在视线中……这样一找就是5天。
  【单亲父亲 一人养活俩孩子】
  高亮老家在安阳,父母都是地道的农民,他凭借自己的努力考上河南医学院,之后与大学同学恋爱、结婚,并生下一双儿女,一家四口的生活简单而幸福,高亮很努力工作,赚钱养家,还凭借自己的专业知识,研发了一个小小的医学专利,然而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就是这个专利,拆散了他原本和谐美满的小家。
  “我们夫妻一场,她竟然跟别人合伙偷偷注册了我的专利,但是最让我不能忍受的是,她犯了女人最不该犯的大错,”3年前,高亮和妻子离婚了,一双儿女均跟着高亮生活,而妻子在离开后,就再也没有露过面,说起此事,高亮还带着隐隐的愤怒:“就没见过这么狠心的妈妈,3年了一次都不来看孩子。”
  妈妈离开的那一年,毛毛才10岁,小姑娘经历了一场猝不及防的家庭变故,在正需要跟妈妈说悄悄话儿的年纪,她的妈妈离她而去了,纵使爸爸很爱很爱她,也难以弥补妈妈的缺失对一个女孩的成长造成的伤害,或许这就是毛毛较同龄人更加叛逆的原因吧!“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失踪,上次也是因为没做完作业被学校拒之门外,她在校外徘徊时遇到了一个女孩,之后三天夜不归宿,她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越来越不听话。”
  【得知姐弟俩去处 欣喜若狂】
  一份份寻人启事递到路人手中,高亮得到的线索信息却并不多,在一个一亿多人口的城市里找人,无异于大海捞针……直到10号上午,高亮接到了一个电话,那人称他是毛毛一个同学的哥哥,听妹妹说毛毛带着豆豆在郑州北郊沙门村找了一个管吃管住的工作,听闻此消息,在中原路大学路附近找人的高亮拦了一辆出租车,急忙往沙门村赶。“我们有一个亲戚在沙门村居住,年前还曾带豆豆来过,姐弟俩可能是来此处投奔亲戚却没有找到门,这才找工作养活自己,这消息90%以上是真的”,他暗暗松了一口气,至少这能说明俩孩子没有被拐卖。
  沙门村位于郑州花园北路与国基路交汇处,居住了许多来郑务工人员,狭窄的巷道两旁摆满了各色小吃摊,餐饮、百货、服装、发廊等各种商业服务一应俱全,尤其是随处可见的汽车用品商店令人印象深刻,下班时间,大片大片的人群集中于此,热闹无比。高亮先去了亲戚家,却没有人在,他打了110,想要查看监控,以确定姐弟俩的具体位置,等待民警的间隙,他在路边就水吃了几个包子当做午饭,看着路边一群一群的人走过,望眼欲穿。
  高亮随着警车来到沙门村警务室,值班的田警官称沙门村的摄像头现在只有3个是完好的,因为沙门村之前说要拆迁,村民不愿投钱来修理已经坏掉的200多个,就这么一直坏了一年多,3个完好的摄像头还不是村口交通要道上的,高亮只得放弃通过监控找人的做法。“这村里有几个网吧,你可以去里面看看,小孩子现在不都爱上网吗,或者去沿街的商户问问,看有没有见过这俩孩子”,田警官给高亮出主意。
  走出警务室,高亮有些许失落,即便范围缩小了,但在这个小小的村子里,商铺林立,巷道繁多,聚集着6万多人,找人谈何容易?无奈之下高亮只得沿着街道拿着寻人启事询问,小店主、年轻妈妈、小学生……高亮耐心的询问,递出的每一张寻人启事上都凝结着一个爸爸的希望与爱意,汇聚成找不到孩子绝不放弃的力量,支撑着连续6天酷暑中不断奔走的高亮,“有些人能给他留寻人启事,有些人就不能留,像那些年轻男孩,就不能给他们,万一他们真见了我女儿,知道她的底细,想干坏事儿怎么办?我可不能冒这个险!”
  【峰回路转 叛逆女孩终回家】
  功夫不负有心人,沙门村的一个店主给高亮打电话,称曾看到寻人启事上的两个孩子,这是6天来高亮第一次得到这么确切的消息,他激动不已,脸上显现久违的笑意,快步往好心店主那里赶。店主称两天前,她在自己家门前的楼梯上看见过姐弟俩,当时姐姐坐在楼梯上,弟弟站在对面叫她走,因为毛毛长得跟店主认识的一个女孩很像,所以她就多留意了一眼,但是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了。
  高亮猜测姐弟俩或许在附近住,他们打工的饭店可能也在周围,就在路口蹲守,等到晚上饭店开门时,或许能见到女儿来打工上班,可一直等到六点多,也未见到女儿,高亮急了,一条条巷道挨个排查,终于在问到一个烧烤摊主时得到了姐弟俩的消息,摊主称8日晚上姐姐谎称家人不要她了,就趁暑假找活干养活自己,在烧烤摊打了一个晚上的零工,赚了30块钱,晚上是在一个卖卤菜的大姐家住的。高亮找到了卤菜摊的老板娘,却被告知俩孩子住了一晚上后,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就走了,老板娘等他们到凌晨3点也没等到他们,“俩孩子看着可怜的很,我还给小男孩洗了洗澡,你说这要是遇到坏人可咋办呢?”
  高亮谢过老板娘,再往前找时一眼就看到儿子豆豆正站在路边,姐姐却不在身边,高亮拉住儿子,既欣喜又忍不住生气,“离家这么多天你都不知道给爸爸打个电话吗?”豆豆低头懦懦道:“姐姐不让我给你打电话,我说要回家她就踢我,她在一个小吃摊打工,跟老板预支了50块钱工资,我们昨天晚上住在一个小旅馆里。” 高亮怕女儿再跑掉,疾步找到女儿打工的小吃摊,却被告知她10分钟之前刚离开,去一个店里拿电子手表,顺着摊主指的方向,高亮很快就找到了女儿。一个仅13岁的女孩,不想上学,离家出走逃课,还带走了正上小学的弟弟,在外流浪6天……高亮的怒意在见到女儿时再也压抑不住,可看到女儿被自己批评,哭的眼泪止都止不住,心里的滋味也只有高亮自己能体会了。
  豆豆说一天都没吃饭,高亮带俩孩子去吃饺子,刚上桌的饺子滚烫,小男孩一口一个,烫的直哈嘴筷子却不停,一个劲儿往嘴里塞,左脸上密密麻麻的都是蚊子咬的疙瘩,毛毛坐在一边,直说自己不饿,眼泪噼里啪啦往碗里掉,在外流浪6天,早已身无分文,连续3天晚上露宿街头,小小年纪何曾受过这种苦,高亮在一旁看着孩子,想要再骂姐弟俩不懂事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孩子这么不懂事,我也反思过自己,她妈妈不在身边,我这人原则性又太强,孩子只要犯错误就必须接受惩罚,我只是想让她平安健康地长大,或许我这么做反而对她不好。”作为一个单亲爸爸,要养活两个孩子,还要工作赚钱,难处可想而知,他对孩子的爱可能不那么柔软,却深沉厚重。或许父女之间需要的,只是敞开心扉,多一分理解便已足够。
  谁能成为谁的父母?谁能成为谁的儿女?这一辈子,父母与子女或许也是缘分一场,相遇了,便有了一世的纠缠。而这场缘分,无论生死,都一直在对方心中,时不时让对方的心隐隐作痛一下。为人子女,一生要让父母痛多少回,父母老去后,做子女的大概也要痛多少回!
  
 

往期回顾

  • 艾心公寓
  • 走投无路的母爱
  • 毕业季
  • 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
  • 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
  • 垃圾堆上的童年
  • 沈丘癌症村纪实
  • 山那边的小精灵
  • 浴火重生
  • 国礼钧瓷 千年窑火不灭
  • 山洞男孩的锁链人生
  • 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
  • 代孕妈妈寻子之路
  • 废墟里的四世同堂
  • 你是我的眼
  • 游荡在城市里的孤独灵魂
  • 少林寻武记
  • 为爱守护
  • 毒品阴影下的童年
  • 24岁女权主义者徒步中国
  • 淮河源的护林人
  • 洛阳杰克逊
  • 走近艺考生
  • 您到家了吗
  • 板凳妈妈
  • 牢狱十年
  • 光明奇迹
  • 柜族
  • 敬请关注下一期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