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058期:被钢针刺脑的失明双胞胎

分享到:
被钢针刺脑的失明双胞胎

图/周波 文/Wendy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他们是2岁3个月的双胞胎兄弟,世界温柔而残酷。幼小的时候,他们曾经一睹这世界的美丽纯真,牙牙学语,浅浅微笑,跚跚走步,都依赖一双明亮的眼睛,将人世间的风景汩汩灌注。然而不过百天时间,他们又渐渐失去了这份光明与神通——他们再也看不见,能依靠的,只有爷爷奶奶粗糙而坚实的手掌。
  【震惊错愕  孩子失明竟因脑中有钢针】
  今年50岁的史留建和53岁的妻子是这个贫瘠家庭的支柱——上有84岁的老父,自己的大女儿外嫁,二儿子在13岁时误掉入村中的水沟淹死,小儿子的眼睛玻璃球浑浊,视物不清,又智力迟钝,被定为一级残疾。夫妻二人在广东拾荒时,看到路边有一个女人,正在垃圾桶旁吃垃圾。觉得姑娘可怜,二人一路照顾,将其带回老家。然而,这个“捡来”儿媳妇有精神疾病,虽看过不少个大夫,还是不能治愈。不久后,她和丈夫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儿子——大龙、小龙。正常时,她能和婆婆一起照顾孩子,发病时,她亦会做出一些可怕的举动。
   据孩子的奶奶介绍,大龙、小龙是聪明伶俐的哥俩,小时候心明眼亮,大人说的话一遍就能记住。而百天之后,孩子的眼睛逐渐红肿起来,爷爷奶奶抱着孩子走到县医院检查,医院诊断为角膜炎,当即开了眼药。然而,滴了一段时间,孩子的视力仍不见好转,且越发严重,心急如焚的爷爷奶奶走遍了信阳、郑州、北京的各大医院,孩子被诊断为恶性角膜炎。直到武汉一家医院的诊断结果出炉,孩子的爷爷奶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两个孩子的脑袋里各被插了一根约2.5厘米长,直径3.5毫米粗的钢针。
   据医生推断,孩子脑袋里的钢针可能是他们的精神病母亲插进去的。压迫到视神经,孩子的视力逐渐下降。而自从大龙、小龙出事后,他们的妈妈离家出走,一去再无音信。
  【卖房卖地  只为换回那双明亮的眼】
 无论如何也要保住孩子的眼睛!孩子的爷爷奶奶下定决心要给孩子治病,尽管家中一贫如洗。夫妻二人将家中的6亩地、所住的房子和所有值钱的家当全部卖掉,将84岁的老父和残疾的儿子安置在麦地中,简单用泥土石棉瓦搭建了一个房子。住在荒地里,冬冷夏热,不到2米高的厨房甚至容不下一个人站直身子。这个50岁的爷爷愧疚不已,却还是得咬牙狠心。
   夫妻2人将东拼西凑来的10几万给孩子看病,陆续花光,却还是不能解决问题。而医生说,取出孩子脑中的钢针一定要在3—4岁的年纪内完成。身无分文,无奈之下,爷爷做出了惊人的决定——把年迈父亲残疾儿子丢在家里,和老伴一路乞讨到郑州,寻求好心人的帮助,到大医院治疗。
  【沿街乞讨:  我再也抬不起头见人】
  农历五月初九,二人从家中出发。84岁的老父亲不禁流泪:你走了我怎么办?史留建只得狠心:得给孙子谋生路。他亲手给孩子焊制了一个手推车,一家4口坐在一辆三轮摩托改成的房车里前行,白天乞讨赶路,夜晚奶奶和孩子睡在三轮里,爷爷则就地睡在马路边。而他们的全部家当,不过是一包衣服和几个乞讨用的碗。
  回忆起乞讨的场景,奶奶声泪俱下:我就这么一路磕头要饭,再也抬不起头见人了!有吃的就吃,没吃的就饿着。这一路走过漯河、许昌等地,她不忘感激当地那些好心人。
  “有一天晚上我们实在饿的受不了,看到路边有一个饭店,我就让老头去讨口饭吃,馒头开水就行。谁知道老板给我们上了一桌子菜,比店里其他客人的还多。我直说我们吃不起,老板却说一分钱也不要。靠着这天晚上的食物,我们撑过了好几天没饿肚子。”奶奶边说边抹泪,这一路上他们收获了奶粉,好心人捐助的衣服,虽然很多是女宝宝的童装。哥俩穿起来,也有一份俏皮的可爱。
  【一碗泡面的满足  一笔巨款的忧虑】
  在郑州沿街乞讨,一天复一天。老两口为孩子重见光明的希望努力着,不肯松懈。直到一天,一位路过的媒体记者发现了这令人酸楚的一家四口,将他们送入东三街的郑州市儿童医院,老人心里的石头终于能稍稍落地。
 医院住院部4楼里,大龙一直安静的睡觉,他患有轻微的癫痫,此时也许是耗尽了力气。大龙还有一只眼睛能看见,却也是模糊不清。小龙则一直哭闹个不停,他双目失明。爷爷说小龙到了晚上也不肯踏实睡着,因为他的24小时不分白天黑夜。
 据儿童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齐林讲,孩子脑部的钢针已深入丘脑处1公分,简直像一颗“定时炸弹”。由于2012发现一直拖到现在,时间太久,孩子的眼睛复明已经几乎无可能。眼下最紧要的是将钢针取出,而这一手术也存在风险。由于钢针存在脑中的时间过长,血肉已经粘连,拔针时也许会出现困难,甚至可能会出现大出血。对这一点,爷爷则坚决认为,即使有风险,也一定不能再让这两根粗针继续折磨孙子。
 目前,医院已为孩子垫付2万元治疗费,并将在后期减免治疗费。他们睡在医院走廊的加床上,也陆陆续续收到许多热心人士的探望。而面对15—20万元的手术费缺口,老两口仍是一筹莫展。
 晚饭时间,爷爷捧起一个空的泡面盒子,满足的说:以前都是啃馒头喝开水,昨天终于能吃到一顿泡面,我已经很满足。而他们所说的泡面,不过是超市1.5元一袋的最便宜的方便面,泡在纸盒里。而他们今天的晚饭,是馒头就稀粥。黑暗中的孩子对食物有一种特殊的依赖,啃的专心。爷爷不舍得买菜,吃馍就着两头大蒜。
  【尾记 】
  一只眼睛前途未卜的大龙,两只眼睛完全失明的小龙,恐怕要在模糊与黑暗中度过余生。爷爷奶奶四海漂泊,只盼望两个孙子渡过这一劫,能四肢康健的成长下去。那么,今后的岁月,无论是喜是悲,长幼扶持,也能相伴在世间走一遭。
  特别鸣谢河南电视台第8套公共频道《百姓调解》栏目对本期内容的大力支持!
  【捐助通道 】
  经孩子爷爷史留建同意,现将捐款帐号公布如下。感谢您的爱心支援!
  开户行:中国建设银行郑州东三街支行
  户主姓名:史留建
  卡号:6217 0024 3002 0123 866
   

往期回顾

  • 艾心公寓
  • 走投无路的母爱
  • 毕业季
  • 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
  • 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
  • 垃圾堆上的童年
  • 沈丘癌症村纪实
  • 山那边的小精灵
  • 浴火重生
  • 国礼钧瓷 千年窑火不灭
  • 山洞男孩的锁链人生
  • 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
  • 代孕妈妈寻子之路
  • 废墟里的四世同堂
  • 你是我的眼
  • 游荡在城市里的孤独灵魂
  • 少林寻武记
  • 为爱守护
  • 毒品阴影下的童年
  • 24岁女权主义者徒步中国
  • 淮河源的护林人
  • 洛阳杰克逊
  • 走近艺考生
  • 您到家了吗
  • 板凳妈妈
  • 牢狱十年
  • 盲人考生
  • 敬请关注下一期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