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062期:黄河义务捞尸人

分享到:
黄河义务捞尸人

图/周波 文/Wendy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黄河九曲穿郑州而过,平原大地得以滋润富足,她是我们的母亲河。然而,每年总有些时间,因为采砂伐木对河床的破坏,因为酒后游溺对生命的忽视,风高浪急的黄河会耍起脾气,吞噬鲜活的生命。
  在黄河岸边,有一群捕鱼人,他们泡着黄河水长大。对黄河的敬畏和感恩使他们凝聚在一起,为那些因黄河逝去的生命送上尘世归乡路。他们是中牟黄河大堤旁的义务救援队,队伍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厉风。
  【 挟尸要价VS免费打捞】
  今年40多岁的王喜军是队伍的核心人物,他是队伍的创建者组织者,也是每次行动的指挥员。上身着一身干净T恤的他,下身的裤子和鞋仍像是刚从泥地里出来一般。
  “我就是今天接受你们采访才换的这衣服,你们没见我平时穿啥衣裳!”
  这个队伍在2012年成立,起初只有王喜军一人,如今却发展到五六十人,队员们都是自发加入。这里年纪最大有70岁的老者,凭对黄河水性多年的了解做技术指导,年纪最小有22岁的少年,赤着足底随时准备下河摸人,还有四名女性,负责档案记录和后勤整理。这群队员,除了平时回家种地劳作,经常聚集在黄河大堤旁的营地里,随时准备待命。   
  就在几天前,黄河下游发生了一起祖孙三代同时溺水的事件。爷爷奋力将儿孙救起,自己却沉底溺亡。家属闻讯赶到,情急不已,他们不知道该找谁打捞,报警之外,只有求助当地岸边的饭店老板。
  而这个打捞者却开出了一笔不菲的打捞费用:7000元,包含2条船和人工费,打捞半天时间。人命关天,家属自然应声允诺,由于天黑,双方约定第二天一早出发。可没有想到的是,他们花高价请来的打捞者既没有设备,也不懂技术。船是临时租来,迟到了半小时出发,搜救到一半船却没油……最宝贵的打捞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逝去,人却没有着落。
  三名家属心急如焚,口角不可避免的产生。情急之下,他们打听到黄河边有一支队伍免费打捞,义务救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联系上王喜军后,他们和队员一起,连续搜救6天6夜的时间,终于在落水点附近将逝去的爷爷找到。
  逝者的兄长说起当时的情形,不禁流泪:“他救了孩子,自己却没了……队员们苦啊,大太阳晒得人脱皮,他们就这么光着肩膀,饭也顾不上吃,为了节省时间,就是一口馍就着咸菜。我们拉他们去饭店,说兄弟辛苦这么多天也该犒劳一下,队长却怎么也不肯。后来塞给他们钱,队长说啥也不要。6天时间,真是生生挺过来的。”
王喜军则直言不讳的特意交代:“不用报道我们咋救人,就报道报道那些随意讹钱的,我当初就是看不惯他们才成立的这个队伍。”
  厉风救援队目前拥有20多条冲锋舟,每次出动的油费都是队伍自己承担,不够的话队员甚至自己倒贴。几十名渔民除了自己种地的收入,将打渔的收入都汇总在一起,作为队伍的共同经费。去年,10万元的收入,光几只船的油费和维护就花掉8万,剩下的2万元钱,平摊到每个人头上,只有几百块。就是这样的情形,这个队伍的成员却仍在不断增加。
  【 队员们有家财万贯 也有目不识丁】
  朴实的渔民组建了这支救援队,他们当中,最高的学历只是上到初一,有些人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 
  “家属感谢给我们题了一幅字,挂在我屋里,我们队员里却没有一个人能把它认下来。”队长苦笑道:“可他们都有一颗善心。”
  为了应急突发情况,每天晚上,黄河大堤上的营地里都会有2—3名队员值通宵班。铁皮屋里一张床,另一张床则摆在户外的沙土地上。蚊虫肆虐,队长给这张床挂起了蚊帐。“到了晚上,外边比屋里凉快多了,住着得劲。”
  就是这样的环境,每月的电费要花上千把块,起初没有自来水,一位军医了解到他们的情况后,捐建出一座小型的供水塔。成型的厕所当然更加不存在,好在男性居多的成员早就习惯“以天为盖地为庐”的生活。
  “要加入我们,首先要有良好的水性,这是必备条件。其次不能把钱看的太重。”队长说,这个不大的队伍里不乏因拆迁分地而赚得丰厚赔偿的千万富翁,他们却和其他人一样,穿着不显山不露水,干活时一样听从指挥。“他们就图个心安!”曾经有一支郑州的救援队,想把王喜军的队伍收入囊中,同时给队员们拨劳务费,却遭到了队员们的一致拒绝。
  当然,也有离开队伍的成员。队长介绍到:“他们以为“不要钱”只是说着好听,加入后发现干了几担活,真的没钱赚,就退出了。”他开玩笑的计算到:我们今年已经打捞了四五十具尸体,如果真的收钱,一具就按五千的话,大家早就发了财!”。
  有一次,队伍打捞几天,终于救出了一对溺水的双胞胎。过于悲痛的家属看见孩子,甚至忘了道谢,就领走了尸体。“我们都理解家属的心情,那个关头还有什么比生命重要?啥也不图!”坚持分文不取3年的队伍,开支也逐渐增大。队长屋子里的空调,除了来客人,一般处于关闭状态。
  【 铁钩的传奇 119都要求援】
  一次次出动摸排,离不开利器——网兜和铁钩。而厉风救援队的“看家宝”是70多岁的老渔民亲手制作的鱼钩,市面上难以买到相似的产品。
  “这么多年救人全凭经验看水流,推方位,而这个钩子是我们的大功臣。”看似轻薄的鱼钩韧力却极强,不会轻易折断。两人拉着两头在渔船上拉开摸排,遇到尸体就会挂住。接到报警却没有专业设备的110、119甚至都会向他们求援。在2013年,河北邯郸接到一起报案,打捞无从下手,他们出动6人,跨省支援救人。有时,队长则在电话里技术分析支援外省的救援。他们的救援范围,已不仅仅是中牟黄河的一段。近到附近的洛阳等地市,远则跨省出征。
  赤脚光身在大太阳下工作,成了许多队员的“标配”。队长俨然成了这个家族的“家长”,对这些战友和兄弟,他止不住说到:“他们都晒得脱皮呀,有时热的受不住下水泡泡就又立马上船。有时他们不听指挥,我也忍不住吵他们,可吵完之后又心疼,多不容易啊!”
  当然救援也不是每次都能成功。遇到杂草丛生和复杂的水底,钩子往往被挂住,难以行进。“这个时候我们也无能为力。这些年来,溺水的啥情况都有,游泳的、坐船的、喝酒的、自杀的,有时我们一天接到四五起电话,可是设备有限,忙也忙不过来。夏天汛期又到,只盼大家多点安全意识,让悲剧不再发生!”
  【 谁来给我们一个名分】
  “我们最大的难题不是钱,是证!”队长王喜军提到这个问题,不免苦恼:“有时我们出船巡逻,会被水务部门拦下,要求出示船只证明和驾驶证明。可是问了好多次,他们也没有告诉我们该到哪里去办理。人命关天,当然不能因一个证件耽误。但是眼下,我们还是没有名分的“游击队”。
  最近,王喜军终于打听到“船只驾驶证”的办理途径,而眼下要面临的,却是一个人3000元的考试费,这个费用无疑也是队伍自己承担,五六十个人的价格之高可想而知。而关于“船只证”该找哪个部门办理,队员们依然一无所知。
  后记:
  没有专业认证,没有分文酬谢,各凭一腔热血和老到经验,这个“快速出击,凌厉如风”的义务救援队既是黄河的儿女和守护者,也像是黄河与大地之间的摆渡人,让无数水中逝者安心回归尘世家园。他们明白自己的使命,一支轻舟,渡河,渡人,也渡己。
  特别鸣谢:中牟电视台《郑东在线》栏目记者刘洋、张玉清对本期内容的大力支持。
     
     

往期回顾

  • 艾心公寓
  • 走投无路的母爱
  • 毕业季
  • 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
  • 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
  • 垃圾堆上的童年
  • 沈丘癌症村纪实
  • 山那边的小精灵
  • 浴火重生
  • 国礼钧瓷 千年窑火不灭
  • 山洞男孩的锁链人生
  • 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
  • 代孕妈妈寻子之路
  • 废墟里的四世同堂
  • 你是我的眼
  • 游荡在城市里的孤独灵魂
  • 少林寻武记
  • 为爱守护
  • 毒品阴影下的童年
  • 24岁女权主义者徒步中国
  • 淮河源的护林人
  • 洛阳杰克逊
  • 走近艺考生
  • 您到家了吗
  • 板凳妈妈
  • 牢狱十年
  • 盲人考生
  • 敬请关注下一期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