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066期:自闭症女童求学路

分享到:
自闭症女童求学路

图/周波 文/原茵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也许你刚喝过一碗妈妈煲的浓汤,也许你刚结束了一次温馨的家庭旅行 ,也许你正在憧憬新学期的开始,你不会想到,在郑州郊区,有一个小女孩 ,“爸爸妈妈”、“上学”对她来说,是两个完全陌生的概念。 她叫杏花,出生在郑州马寨镇王庄村的一个贫苦家庭里,因为缺乏关怀,她患上了自闭症。在康复学校训练一年后,她恢复的和其他孩子一样健康活泼。转眼间,上学的年纪到了,她渴望和其他孩子一样坐在教室里,吸收知识,快乐玩耍。然而,摆在她面前的,是一连串的难题……
  【 冷漠的家】
  立秋已过,太阳丝毫没有示弱,毒辣辣地照射在这个平凡的村庄,空气燥热而沉闷。整齐的巷子里竖着几间破败不堪的瓦房,看上去有些格格不入,这就是小杏花的家。
  她叫杏花,出生在郑州马寨镇王庄村的一个贫苦家庭里,6岁,身材瘦小,看上去并不如实际年龄那么大。浑身上下脏兮兮的,脸上的泥垢也是左一块右一块,眼神空洞,像个野孩子。
  热心的邻居告诉我们,杏花的父母都患有不同程度的精神疾病。爸爸叫张松赤,今年49岁,有智力问题,不善交流,对家里鲜少关心,大部分时间在外流浪,一个月在家不过三四天。妈妈刘西萍今年41岁,患有精神病并伴随严重的癫痫,面容姣好,几年前面部因一次大火被大面积烧伤,鼻子、眼睛只剩一边,面目全非,心理遭受巨大打击,从此精神更加恍惚,生活无法自理,平日就在垃圾里捡东西吃。   
  在这样的家庭中,小杏花从小缺少家庭的温暖和父母的关怀,患上了多动自闭症。经常光着脚丫在街上乱跑,行为怪异,看见生人又打又骂,是邻居眼中的“坏孩子”。父亲为了防止杏花惹麻烦,用绳索把她拴在身上,小杏花就这样在哭喊和挣扎中度过了一天又一天。
  2013年8月,他们的故事一经报道,便引起了网友的热烈关注。 经过好心人的帮助,小杏花被接到郑州市康达能力训练中心接受了一年的康复训练。
  转眼间,小杏花到了上小学的年纪。今年八月,我们随老师一起接杏花回家。
  见到小杏花时,她恢复的不错,穿着一条花裙子,身上干干净净的,不时冲我们咯咯地笑,乌黑的眼睛眯成一道月牙,不再是去年那个朝人吐口水的脏娃娃。

  【 别让她回来】
  站在门口,眼前的一幕还是让人忍不住惋叹。院子没有门,家里没水没电,甚至连窗户也没有。院子右边地上垃圾成堆,几条污水流过,散发阵阵酸臭,所有的一切都不会让你相信,这里有人住,住着一个五口之家。 
  闻声,一位白发老人颤颤巍巍地走出来,一把抱住杏花,亲了又亲,“一年没回来了,杏花啊,这是杏花,快叫我看看”。
  杏花在奶奶的怀中,眼泪再也止不住,“奶奶,奶奶,我想你。”
  白发老人是杏花的奶奶,年近80岁,同杏花一家住在老瓦房中间的屋子,屋子灰暗潮湿,分不清是在白天还是黑夜。屋内桌子和柜子都已经十分陈旧,床上简单铺着一层床单,床头一台布满灰尘的小电扇默不作声,只是一个摆设。
  据奶奶介绍,杏花只上过5天的幼儿园,就被劝退了。“她适应不了幼儿园,打人骂人,朝小朋友吐口水,幼儿园不愿意接受她。”
  老奶奶情绪激动,坐在简陋的床上声泪俱下,“命苦啊,杏花要是回来,等我不在了,谁管她?”。说着拉起我的手一遍遍嘱咐道:“求求你们,别让她回来!”
  当一个老奶奶萌生不让自己的亲孙女回家的念头时,她心中的煎熬和苦楚,可想而知。
  老奶奶告诉我们,由于杏花父母的特殊情况,杏花小时候没人带,很少与人交流,慢慢地精神也出了问题,是个可怜的娃娃。老奶奶自己也与丈夫和儿女之间有多年的矛盾,一直无人赡养,平日里主要靠上山采集中药——女贞子,和每月95块的补助艰难生活。
  杏花还有一个相依为命的姐姐叫木花,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负担着整个家,虽然已经18岁,木花看上去却如10岁的小孩。由于身体虚弱,木花常常力不从心,很多时候家里只能吃垃圾堆里捡来的东西。因为得不到医治,木花在2013年底不幸去世,年仅18岁。
  木花的宿命在这个家庭中仿佛是注定的,这个本就因疾病缠绕而支离破碎的家,变得更加不堪。
  【 我能上学了】
  杏花的妈妈住在老房右边的破屋内,我们见到她时,她正坐在一团脏毛线上自言自语。炎夏的天气中她仍穿着厚厚的毛衣,浑身破破烂烂,蓬头垢面,相貌吓人。屋里堆满了垃圾,没有任何家具,一碗碗腐烂的食物挡在门口,苍蝇嗡嗡乱飞,大小便充斥其中,散发出阵阵恶臭。
  听说杏花来了,刘西萍一扭一摆地走了出来,身上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气味,嘴里嘟囔着“俺妞来了,来跟我玩了”。
  杏花被眼前的“妈妈”吓得不敢靠近,“我要走,走了”,哭嚷着躲入奶奶的怀抱。
  刘西萍说话并不清楚,但是见到我们主动过来搭话。
  “我想俺妈了,她都不来看我,不管我了。”
  据邻居称,以前杏花姥姥每个月会在街头小卖铺放上100块,让小西(杏花妈妈)去拿东西吃,自从小西被大火烧伤后,娘家人再也没有来看过她。小西整日精神恍惚,大小便也不知道避人,经常趁人不注意溜到邻居家中,偷钱和食物。
  刘西萍喜欢拿着从邻居家偷的毛线和打衣针玩,见到我们,她提着并不合身的裤子,一手拿着自己的宝贝——一个只有指头肚宽的“毛裤”,说:“这是我给俺孩织的,织了一年。”说着拿到杏花面前,“妞,我给你织的毛裤”,杏花不敢靠近,却一步步往前挪着,她知道,这是妈妈。
  母女连心,血液一脉相承。纵使眼前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仍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联系着彼此。
   ——“想杏花吗?”
  “可想,别叫她走了。”
  ——“让杏花去上学,好不好?”
  刘西萍眼神呆滞,“我不让她上学,我还要跟她玩呢”。
  小杏花拿起我们手中的相机专注地给妈妈拍了一张照片,或许觉得好玩,或许是对妈妈本能的依恋,她不知道这样的家庭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
  临行前,我们见到了住在附近的杏花爷爷。看到小杏花,爷爷心中五味陈杂,声音哽咽,拿起手巾一遍遍擦拭眼角的泪水。老人与老伴矛盾重重,并不住在一起,由其他儿女轮流赡养,对照顾小杏花,他无能为力。
  小杏花把手中的画拿给爷爷,“长头发的是姐姐,短头发的是我,我画的好看吗?”,然后跑过来紧紧握着我的手,小声说:“我现在恢复的很好,我能上学了。”
  因为家庭环境的恶劣,因为没有户口,“上学”对于小杏花来说,是一个遥远的梦。
  【 未来在何方】
  第二天,我们来到小杏花所在的康复中心,她正在和小朋友做游戏。见到我们,她很兴奋,笑地合不拢嘴,又蹦又跳,无异于正常孩子。
  多么温暖的画面,在我们看来却阵阵心酸。
  小杏花终究要回家。她渴望背起书包,和正常小朋友一样上学。
  但困难一个接一个地摆在面前。父母精神失常,没有赡养能力,姐姐已离开人世,奶奶年事已高,谁来照顾杏花的生活?家庭环境如此恶劣,杏花的自闭症会不会因此反弹?由于是超生,杏花没有户口,上学只能一拖再拖,户口怎么解决?
  愿我们这一段真实的记录,可以给孩子今后的生活带来一些改变,愿美丽的小杏花能早日入学,健康快乐地成长、绽放。
  未来的路,我们会一直陪伴你。
     
     

往期回顾

  • 艾心公寓
  • 走投无路的母爱
  • 毕业季
  • 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
  • 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
  • 垃圾堆上的童年
  • 沈丘癌症村纪实
  • 山那边的小精灵
  • 浴火重生
  • 国礼钧瓷 千年窑火不灭
  • 山洞男孩的锁链人生
  • 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
  • 代孕妈妈寻子之路
  • 废墟里的四世同堂
  • 你是我的眼
  • 游荡在城市里的孤独灵魂
  • 少林寻武记
  • 为爱守护
  • 毒品阴影下的童年
  • 24岁女权主义者徒步中国
  • 淮河源的护林人
  • 洛阳杰克逊
  • 走近艺考生
  • 您到家了吗
  • 板凳妈妈
  • 牢狱十年
  • 盲人考生
  • 敬请关注下一期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