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074期:女子守墓队

分享到:
女子守墓队

图/罗浩 文/吴佳妍(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十月深秋的夜晚是阴冷的,空气中的低气压让邻村农地里施的粪肥气味弥漫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墓地里,给这本就阴森不堪的环境增添了一份恐怖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说不怕是骗人的,刚来这里的时候每次半夜巡园都特紧张,稍有些风吹草动就吓得两腿发软。"在这里守墓的80后女孩刘文朋说。
  
  这里是位于洛阳邙山的朝阳陵园,与别的陵园不同,在这里守墓的是9名清一色的80后女孩,每当夜幕降临,她们便脱去漂亮的衣衫,换上统一的深蓝色西服套装,守护着安葬在这里的上千名逝者的骨灰。
  她们在坊间有个称呼——80后女子守墓队。
     【守墓第一关卡——克服恐怖】
  很多人会问到,守墓人,这么一个听上去就略感恐怖的职业怎么会找来9名女孩子干呢?
  "一般来我们这里的客人大多心情悲痛,女孩子恰巧心思细腻,能够很好很及时的抚慰客人情绪。"说这话的是朝阳陵园管理处副处长邓雯,她告诉我们,守墓队的主要任务是消除火灾隐患,保持陵园整洁,另外就是接待夜访的客人,"女孩子在这些琐碎的工作上反而更有责任心,会把这些工作处理的更到位。"
  但说到这份工作,已经干了8年之久的刘文朋提起刚来的时候,还是有一丝胆怯,"有一次我和队友正在墓地巡查,突然隐隐约约听到有唱戏声,还有哭声,深更半夜的直叫人心慌。"随后刘文朋赶紧拿对讲机告诉同事张瑞华,两个人给彼此壮了壮胆便向哭声寻去,在手电筒的光照下,才发现是一名中年男子来看望逝去的母亲,"他妈妈生前好听戏,于是他带了一个录放机来给他妈妈播放戏曲选段。"
  如今的刘文朋已是女子守墓队的队长,面对深夜冒然到访的客人已经习以为常,对她来说,这是一份责任,而每次抚慰好一位客人更是一份成就。"有次一个30多岁的男子喝醉了,深夜一个人跑到了陵园,还带了一瓶白酒,趴在墓碑上哭,非要在这里过夜。"刘文朋问清楚后才得知,原来这个醉男和家人生气,无处发泄,就来找老母亲了。
      【守墓第二关卡——受人非议】
  "年纪轻轻干什么不好,干嘛要去墓地工作!"
  "女孩子家,跑那里工作不怕找不到对象吗?"
  "真晦气!"
  …………
  这是这些年来女子守墓队员们听到最多的话,张晓辉,82年出生,在陵园守墓已七年之久,虽然如今已是"孩子他妈",可当初在这里工作也受到了不少阻力。
  张晓辉说,刚和老公谈恋爱时都不敢告诉公婆自己做什么工作,怕他们忌讳,不同意这门婚事,"我老公跟他们说我是在民政系统上班的,直到结婚前才慢慢说出事实。"
  和张晓辉一样,守墓的其他队员们也是这么应付自己身边的亲友,"就关系特别好的发小知道,其他人都是含糊而过。"从广东打工回来的守墓队员吴洪娟说,她之前在广东学美容美发,回到老家孟津后就找了这么一份工作。
  "在报纸上看到的招聘信息,一开始父母死活不同意,后来拗不过我就勉强答应了。"吴洪娟说,父母嫌她上班的地方晦气,每次值晚班回家,父亲都会抽着烟在门口等着,"把外套脱下使劲抖抖,再把头发拍拍,跳两下。"每次做完父亲规定的这些动作,吴洪娟才能走进家门。
      【守墓第三关卡——耐得住寂寞 受得了委屈】
   对于常年看守陵园的守墓队员们,不仅生活中会受到亲戚朋友异样的眼光,工作中也经常会遇到说不出的委屈。
   "一开始招聘的时候人员稳定性很差,最短的干了几天就不来了。"陵园管理处邓处长说,在这个陵园工作只有一间办公室,没有网络,也没有过多设施,"很多人干着干着就觉得无聊了,像那些爱出去逛街游玩的人在这里根本熬不住。"
  即便在这里干了8年的守墓队队长刘文朋也曾动过离开的念头,"一开始来这里还没有很适应,亲戚朋友都不是很理解,觉得工作也不体面,一天到晚还忙的找不到人。"刘文朋说,家人的闲言碎语还好说,最熬不住的是客户的过份言语。
  "来这里的客户大多心情不好,办后事的时候都希望家人的最后一程走的好点,稍有不满可能就会放大处理。"刘文朋说,有次客户放的烛台不小心被人碰倒了,就对她们大发雷霆,甚至还说了诅咒她们家人的话,"其实客户的心情我们都理解,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听到自己的家人被诅咒心里就很难过。"
  得知刘文朋想要离开,管理处邓处长给刘文朋做了很大一番的心理工作,劝服了刘文朋留在这里,现在刘文朋不仅能将自己的工作处理的得心应手,还时常给身边的队员做好心理沟通,"我经常给大家说,在这里工作就要耐得住寂寞,受得了委屈。"
       【这不仅是工作 更是在做公德】   
  如今的守墓队队员最长的干了9年,最短的也有两年多了,每个人都可以自如的做好客户服务,正确看待自己的工作。"其实我们也不无聊,这不墓园里有很多小狗陪着呢!"说罢,守墓队员张瑞华笑着从自己带的饭菜中挑出一些食物喂给身边的小狗,"它叫小黄,聪明着呢!"
  园区一进门还有一只名叫严虎的藏獒,"这是客户送的,现在在笼子里面关着,见到有情况就会嗷嗷叫。"守墓队员们说,现在很多客户见到她们都很亲切,还时常会从家里给她们带些水果饭菜。
  都说生在苏杭,葬在北邙。这9名80后女子守墓队员日复一日,轮番看守着北邙山上的这片墓地,看护着这些逝去的人们,"我们时常在讲,这也是在做公德啊!"
       

往期回顾

  • 饥饿宝宝
  • 爱,无言
  • 相爱第617天
  • 裸婚夫妻
  • 晚安,郑州
  • 逝儿重生
  • 异国郑漂
  • 我和我的窝
  • 被毒蚀的人生
  • 割肝救夫
  • 捕渔者说
  • 无助宝宝
  • 寻美之路
  • 当你老了
  • 陈丫头行走梦
  • 天使之爱
  • 交巡警日与夜
  • 救救我的眼癌宝宝
  • 劳动者的脚步
  • 癌症旅馆
  • 王屋隐士
  • 老房子
  • 隐居在石佛村的梵高们
  • 地球村的淘金梦
  • 春节运动会
  • 童言雾语
  • 征女启事
  • 生死之门
  • 不败的向阳花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