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089期:地球村的挖金梦

分享到:
地球村的挖金梦

图/周波 文/Wendy(媒体转载须注明来源:腾讯·大豫网)

  新县,大别山下,潢河水畔的小城,一个撰写过革命岁月,充满着红色符号的传奇地带,而今又因二三十年出国打工的风潮,增添了一张为世人刮目相看的"洋名片"。八山一水一分田的地理环境,使这里的农业种植收入贫瘠匮乏,曾是知名的贫困县。而出国务工热潮的兴起,不仅使得村中守地看天的农民多了一分收获的希望,也使得这里的年轻人多了一分得见世面眼界宽的底气。
    【创业传奇:穷小子出国后打拼成百万富翁】
  胡如来是村中典型"穷小子"的代表。自幼家贫的他,曾因交不起学费而被老师点名罚站。初中毕业后,不愿屈身学堂的他暗暗同自己较劲,想要闯出一番事业。14岁的他只身一人摸到远在浙江打工的父母处,在一个家庭作坊式的插座厂学习技术和生意经。然而,即使一家三口同出劳力,10年来,还是要年年借钱过年。
  回到新县老家的胡如来渴望迅速积累一笔资金,2007年,他跟着村中出国打工的热潮东渡日本,学习农业种植,2年后回国。面对积累下来的20万工资,父母和他产生了两派截然不同的意见。爸妈主张买房,安家立业。渴望有所作为的他则选择将钱全部投资创业。2010年,胡如来创办的茶餐厅开张。有着洋味道的茶餐厅在小县城并不多见。他既是老板,也是厨师,还是清洁员。每天送走最后一拨客人,基本已是午夜时分,第二天依旧要早起。凭借着少年打工时期积累的经验,第一年,这个茶餐厅就为他赚回了20万的本钱,另外带来20万元的盈利。
  不甘心就此止步的胡如来再次借款投资,先后开办了县城首家量贩式KTV、足浴,2013年,他又凭借多年的市场运作经验开创了一座大型洗浴中心。从选址到装修,每一件大小事宜,甚至装修时的每一块材料都是亲自挑选督办。"在日本,80岁的老头还下田种地,即使老板也和员工一样亲自工作,我为什么不能?"几年间,他的财富呈几何级增长,已达数百万。而他下一步的生意,是要投资矿山。"2年日本打工的经历,给我带来的最宝贵的东西不是财富,而是学会如何实干。"胡如来坦言道。
  有时,胡如来会在自己的KTV中放歌一曲,而他最喜欢的歌曲就是零点乐队的《相信自己》。
    【异国姻缘:高中文化穷小子娶日本市长女儿】
  今年30多岁的文兵已有着10年异国打工的经历。2014年,文兵从日本回国,不仅带回了百万财富,也带回了貌美贤惠的日本妻子和两个可爱的孩子。如今,他和同样从异国打工回来的哥哥一起发展房地产生意,楼盘投资规模已近5千万。
  10年前,只有高中文化水平的文兵跟随县里的出国风潮去日本爱知县打工,渐渐成为一家汽车企业的管理人员。在一次语言学习的课程中,文兵邂逅了当时做青年志愿者服务的杉山佳奈子,一见倾心,展开了热烈的追求。佳柰子父亲是日本市长,母亲是大学教师,而她自己因为喜欢中国文化,在大学期间主修中文专业。尽管家世、学历有着巨大差异,佳奈子还是被眼前这个朴实勤劳的中国小伙打动,二人组成了美满的"国际家庭"。经过巨大的思想挣扎,佳柰子决定跟丈夫回中国生活,每年寒暑假,将6岁的儿子和1岁的女儿带回日本,同自己的父母团聚。。
  丈夫在外打拼生意,佳柰子则在当地学院为渴望出国打工的年轻人教授日文。家中物品有不少日本元素的影子。每当孩子想念日本食物,佳柰子便亲手制作寿司、饭团。只有6岁年纪的文宏洋,却已掌握两国语言,日常里,他和爸爸用中文、和妈妈用日文交流。而佳柰子除了掌握基本中文外,更能熟练的说几句信阳方言,每每引得外来宾客侧目。
  "太寂寞了!"虽然有着美满家庭,佳奈子仍不免感叹:"这里没有日本朋友,没有日本货物,甚至电视上也没有日本节目!"偶尔一次机会,学院里来了一位暂驻3个月的日本教师青木,佳柰子欣喜若狂,日日邀请青木到家中做客畅谈。而青木一走,佳柰子足以聊慰思乡之情的,便只有不停翻看在家乡拍摄的照片。
    【速成致富:18岁手握20万元是常事】
  "我们这里10万人口,几乎每6个年轻人中就有过出国的经历。"新县对外劳务合作管理局工会主任夏磊说到。5年来,新县已先后向日本、韩国、新加坡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输出劳务人员1.8万人,年输出规模在1500人左右。除了常去的日韩,西班牙、意大利、迪拜、美国等都有新县人的足迹。"除了南极洲全有我们的人!"当地人常这样开玩笑说。
  "你为什么想去日本?"课堂上,老师这样提问学生,这是将来日本企业面试的常问问题。"因为穷,想挣钱。"被提问的小姑娘用日文答道。"除了这个答案,我们还可以从另一层面说,想开阔眼界,增长见识,想学习日本先进的技术、敬业精神。"老师补充学生。
  在新县,十八九岁的年轻人手握20万存款并不是新鲜事。为了输送大规模的人才出国,当地成立了"涉外职业技术学院",培训出国前所要掌握的语言、技术,这成了当地许多年轻人的就业首选。短则3个月,长则三五年,学成出国几年,赚取人生"第一桶金"后,就回家乡开创自己的事业,这是许多年轻人的择业道路。甚至有在外地上了大学找不到工作的年轻人,重新回来学习出国。慕名而来的,还有外地人、外省人。
  除了语言和技术学习,这里的学生还要接受每天1小时的体能训练。俯卧撑、蛙跳、搬砖,还有捡石子、捡黄豆。"这是为了应对到国外捡红薯等农业劳动时,所要提前进行的反应能力训练。"老师介绍到。走廊外,学生见到老师,无一不鞠躬问好。"让上司满意"、"微笑每一天"、"关系搞好钱才能搞好",这样的标语出现在课堂、寝室内。"态度是第一技能。"
    【未来隐忧:汇率下降带来的行情渐冷】
  在新县小木城村,一排排别墅拔地而起,这里的四五十户村民几乎每家都出过国。"村民有时用各种语言交流,简直像联合国开会。所以这里又被称为地球村。"夏磊介绍到。村中,一座显眼的韩国超市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老板娘在韩国打工期间认识了现在的韩国丈夫,便一起开办了韩国超市,货物全是丈夫在韩国挑选运送而来。前来选购的不仅有韩国务工回来的村民,也有许多看新鲜图热闹的。有趣的是,新县一个小县城的物价,却超过信阳、郑州等大城市。"我们这里的专卖店几乎从不打折,一桌在其他地方三四百元能解决的饭菜,在这里恐怕要七八百元。"据夏磊介绍,这很大程度上归因于当地致富后,消费水平提高。
  除了超市,回国的年轻人还自己开创蔬菜大棚、特色种植、园林景观、建筑行业、服装店、美容店、饭店等多个产业。"街头上的铺子,每两三家就能很轻易看到出国打工回来创业的影子。"新县外宣办主任虞静介绍到。。
   然而,创业道路并非都是一帆风顺。苏军燚从日本回国后,没有像其他同伴一样选址开店,而是做起了并不占优势的蔬菜种植。"吃饭是头等大事,我就是想种出安全无污染的绿色食品。"苏军燚将蔬菜大棚坚持了五六年,累计投入六七十万,收益却并不明显。由于规模小,他的四五十亩田地并不受国家政策的眷顾,没有什么补贴,还常常要受市场行情的影响,将不受欢迎的菜种挖掉。有人给他建议,既然蔬菜品质提高,不妨卖给高端人群,苏军燚坚持:就是要让平头百姓都能吃起无公害。
  不仅是年轻人,这股出国风潮还影响着各种年龄阶段的人。正规途径出不去,年龄、学历受限的村民则会选择从各种"私人组织"谋求出国途径。俄罗斯、蒙古、阿尔及利亚……虽然脚步迈的更远,也增加了滞留被骗的风险。据介绍,经过几年来的重拳打击,"黑中介"基本被取缔,然而年轻人出国的热情并未停止。只是近年来,欧元、日元等汇率的下降,使得出国赚钱的行情大不如前。以前一年千余人的出国规模,在2014年,仅有400余人。短期的留老人、留守妻子、留守儿童,也成为这个小城的常态。而如何从向世界各国输出最底层的"流水线工人",改变为输出"技术阶层",进而改变成为输出"创业阶层",则是整个小城的年轻人正在深思和实践的道路。

往期回顾

  • 饥饿宝宝
  • 爱,无言
  • 相爱第617天
  • 裸婚夫妻
  • 晚安,郑州
  • 逝儿重生
  • 异国郑漂
  • 我和我的窝
  • 被毒蚀的人生
  • 割肝救夫
  • 捕渔者说
  • 无助宝宝
  • 寻美之路
  • 当你老了
  • 陈丫头行走梦
  • 天使之爱
  • 交巡警日与夜
  • 救救我的眼癌宝宝
  • 劳动者的脚步
  • 癌症旅馆
  • 王屋隐士
  • 老房子
  • 隐居在石佛村的梵高们
  • 地球村的淘金梦
  • 春节运动会
  • 童言雾语
  • 征女启事
  • 生死之门
  • 不败的向阳花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