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090期:地上地下皆艺术

分享到:
地上地下皆艺术

图/文 罗浩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2015年3月14日,刚刚完婚的石佛村画家王向荣从洛阳匆匆赶回郑州。石佛村位于郑州市科学大道与瑞达路交叉口附近,仅仅是郑州众多城中村的一个,十年前一批画家的到来,却让这里成为承载河南当代艺术命运的地方。
    【石佛艺术家锐减】
  2013年5月,腾讯·大豫网《豫见》栏目曾走进石佛村,用镜头和文字记录下了当时艺术家们的生存状态。半个月的拍摄,默默修炼的艺术家们和他们潜心创作的精神状态让人深受感染。
  石佛村鼎盛时期的艺术家有200余位,囊括了油画、雕塑、陶艺、音乐、摄影、书法、诗人等各种类型。图为:2013年7月诗人碎岁、画家胄十、民谣歌手无醒、陶艺师张伯泓,在石佛村联合演绎碎岁的诗作。
  2006年,旅美艺术家黄国瑞从纽约回到他的出生地———郑州西北郊石佛村,并在此创办"河南石佛艺术公社"。2014年11月,石佛村开始大规模改造拆迁,象征着艺术家工作室的红房顶被拆除,石佛艺术面临危机。
  2014年12月7日起,迫于拆迁压力,艺术家们陆续选择离开,有些离开了郑州,有些离开了河南。艺术家们从最初的200人到现在的不足10人,而留下这些人的去处成了大问题。
    【画室搬入地下室】
  在石佛村对面的工地上有两栋在建的楼房,这里是石佛艺术公社的新址,2010年立项,预计2017年后能够投入使用,被称"石佛艺术公社当代艺术园区"。目前,这两栋楼只剩下内外墙的粉刷工作。选择留下的艺术家们,索性把画室搬入这栋建筑的地下室,继续搞艺术创作。
  "艺术家也是人,现在流行旧仓库里搞创作,你以为他们真喜欢?敞亮温暖上档次的画廊和工作室,谁不愿意去?"黄国瑞感慨道。
  在石佛艺术公社的地下室,黄国瑞和艺术家们促膝长谈,从艺术创作、目前的生存状态,聊到未来的打算。年后,工地就要开工,到时他们还需要把工作室搬到一层,以便地下室的装潢。一搬再搬,画家们的创作势必会受施工影响。
    【改变的是环境,内心的永恒是不变的。】
  吉永洁曾在油画厂担任设计师,收入颇丰,但他并不喜欢,辞掉月薪上万的工作后,在深圳开办画廊,但因为不擅长打理生意,又赶上2008年金融危机,画廊赔得一塌糊涂。2009年,他在石佛村建立工作室。用现代艺术的手法来表现太极中的"气",他的"太极现象系列"致力于用最简单的方法表达对世界的认识。
  吉永洁先后搬过6次家,这次石佛拆迁后,他把工作室挪到了艺术公社地下室,然后和画家子龙合租了一间位于郑州西郊铁路旁的出租房。听附近的人说,每天这里大概会过100多辆火车。
  石佛被拆后,吉永洁拿起相机录下这里的一切,他说对这里有感情:不算宽阔的街道、带有乡土气息的建筑、价格公道的小餐馆、对艺术家们很照顾的房东、志同道合的朋友,如今却是人去楼空。
  "搬迁对每一个外漂的艺术人,是一个过程,也是自我状态的一种历练,它改变的只是环境,内心的永恒是不变的."——吉永洁
  中午,吉永洁从地下室出去吃饭。石佛村拆除后,吃饭成了不小的问题。地下室都是画作,如果生火做饭,不安全、也会有味道,更何况,目前他们过的是"群居生活"。
    【对现实不妥协】
  李火原来学国画,来到石佛后,他找到了独特的表现形式,丢掉画笔和颜料,以牛皮纸为材料,用签字笔勾勒作品,有时一幅画要用掉四五十支签字笔。目前他正在搞大型雕塑创作。
  他把画室也搬入了地下室,住在朋友的仓库里继续搞雕塑创作。图为:李火上到地下室楼梯顶部找信号打电话。
  "我们无法抵御生存环境对我们的改变,只有通过最后的精神逆袭来改变我对生存的认知和对现实的不妥协,"——李火
  每天,地下室都有人进进出出,相对于以前画家们自我的独立空间,这里显得热闹些。这天,长期在这里的四位艺术家都在,我提议去石佛村的正在拆迁的工地旁拍张合影,纪念那慢慢消逝却从未离去的艺术家园。
  2009年,子龙从北京漂到了郑州石佛村,在这里结束自己的漂泊生活,同样也在这里找到了创作灵感。他把钧瓷独特的自然窑变艺术,加入到自己的画作中。
  搬入地下室的这几位艺术家,子龙算是进入状态最快的,子龙说:"现在的环境画不了大幅作品,因为没有自我空间,容易被来往的人打断灵感和思路,只能画些小幅作品,但我很知足,至少有可以画画的地方,目前是我们最困难的时期,将来施工一开始,地下室也将没法安心创作,大不了在出租房内创作。"
  子龙从旧货市场花了30块钱,买了两台二手玩具,他打算清洗干净后,刷上漆送给自己的小儿子,算是不能天天陪在儿子身边的一个补偿。石佛的艺术家们有一个共同的爱好——捡拾旧物件,一些被别人遗弃的东西,到他们手里,经过艺术加工和创作,都变成了具有艺术观赏价值的装饰。
  晚饭时间,子龙拿出离家前母亲硬塞给他的豆子和花生,开始煮粥,其他画家开玩笑说:"他的粥是祖传秘制的,需煮1个半小时呢。"买点包子,夹些免费的咸菜配粥,晚饭就这样解决了。
    【独居地下室】
  说起王向荣,我也算是他的"媒人"。向荣的妻子轲轲,当年在腾讯·大豫网看到了关于石佛村画家的报道。同样喜欢画画的她从偃师坐车来到石佛,找到向荣。现在,两人已经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大四那年,向荣画了两张大幅油画,送到纽约参加画展,作品受到肯定,他更加自信。图为:王向荣在地下室玩飞镖。
  之前的王向荣倔强执拗,在石佛村这几年,性格渐渐温和平易。他称自己为"软现实主义"。此时的作品多表现心路历程,画面斑驳,带有浓重的英雄主义色彩,彷佛一个将士久经沙场之后伤痕累累,激昂悲壮。不作画的时候,在幽静空旷的地下室,向荣清和淡雅的琴声,配上吉永洁的香茶,生活好似神仙一般。
  还没找到出租房的向荣,目前只能住在地下室,子龙在一旁诡异的说道:"晚上能听到猫叫,这里以前是片墓地,现在这个地下室的高度刚好算是"邻居",晚上你可以给"他们"画幅画。向荣笑答道:"我们都是好人,没什么可害怕的。"
    【石佛的未来】
  黄国瑞通过在纽约的朋友,把"当代毕加索"、美国当代著名波普艺术家杰夫·昆斯邀来石佛村,杰夫·昆斯兴奋地表示"园区建成后还要再来。"艺术公社与纽约PS1艺术中心签订友好协议,推广中原艺术家作品。 目前是石佛艺术最困难的时刻,艺术家们的创作可能会受到施工的影响,无法潜心创作,但这一切都是暂时的,新园区总投资12亿元,无论设施还是环境,都是全球一流水准,相信不久的将来,石佛的艺术家们将发展成为一个蜚声中外的艺术流派!
  共同的梦想、具备个人风格的艺术符号、去除浮躁和繁华的独立空间、享受孤独的石佛情怀,这就是石佛艺术。两年后,这里将汇聚中外艺术家,祝福河南当代艺术的发展越来越好。

往期回顾

  • 饥饿宝宝
  • 爱,无言
  • 相爱第617天
  • 裸婚夫妻
  • 晚安,郑州
  • 逝儿重生
  • 异国郑漂
  • 我和我的窝
  • 被毒蚀的人生
  • 割肝救夫
  • 捕渔者说
  • 无助宝宝
  • 寻美之路
  • 当你老了
  • 陈丫头行走梦
  • 天使之爱
  • 交巡警日与夜
  • 救救我的眼癌宝宝
  • 劳动者的脚步
  • 癌症旅馆
  • 王屋隐士
  • 老房子
  • 隐居在石佛村的梵高们
  • 地球村的淘金梦
  • 春节运动会
  • 童言雾语
  • 征女启事
  • 生死之门
  • 不败的向阳花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