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092期:王屋隐士

分享到:
王屋隐士

图/周波 文/于聪聪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王屋山,位于河南济源市西北部,世人多因"愚公移山"的故事而知晓其名,少有人知道其亦是道教圣地,被誉为"天下第一洞天"。
  道教何时传入王屋山,已难稽考。司马承祯、贺兰栖真、丘处机都曾在济源建造道教宫观,并在此长期修炼、传道。诗人李白、杜甫、白居易、韩愈等曾到王屋山寻幽探胜,访道吟诗。李商隐两次入王屋山学道隐居。
  目前在王屋山修行的道士并不多,只有四五十名,多数住在深山道观中,也有人独居山洞。其中既有开了十多年出租车的司机,也有刚毕业工作没多久的大学生,还有生意失败的商人,甚至有留学美国的博士。
    【商场失意的商人:看事情越来越淡】
  从济源市区出发,驱车十几分钟,出城后往西北行四、五里路,便到达济渎庙。济渎庙占地130余亩,是河南现存最大的一处古建筑群落,王屋山"天下第一洞天"石刻就存于此。济渎庙目前仅有2名道士,曾经的商人张宝义,便是其中之一,出家后道号为张李义。
  初到济渎庙时,刚下过雨,空气中透着清冷的味道。庙里游客很少,偶尔能看到两三个人四处观望。在玉皇殿见到张道长时,他正在练书法。看到有人来,他将毛笔轻轻放下,拱手作揖。
  张道长今年48岁,黑龙江人,个子不高,但看上去硬朗、清瘦;讲话很慢,声音低沉,有人问他问题,他会思考一下,再有条不紊地回答。
  他出家时间不长,不到一年。出家前做过各种生意,90年代开过汽车修理厂,后来收过山货,卖过珠宝,倒腾过服装。全国四处奔走的他,遇到过一些道教方面的人,便开始对道教有所接触和了解。
  去年生意失败后,他决定出家。跟儿子谈起出家的事,张道长说:"他平静地接受了,因为这不是我第一次动出家念头,他预感到迟早会有这一天。"出家后,除了儿子,他再没跟之前的朋友联系。
  张道长来济源前,曾在终南山隐修。"在一座破败的庙里。每天打坐,念经。1天吃1顿饭。从山上到能买到食材的地方,往返需走6个小时。所以一般会买些土豆、挂面啊,吃的时间能长点儿。"
  到济源后,他没有直接去济渎庙,先在附近山洞待了十几天。山洞在半山腰,除周围放羊的村民,鲜少人经过。洞里只有一石床、一供桌、一根搭衣服的长绳。洞口很小,阳光照不进去,就算白天在里面活动,也要点上蜡烛。
  张道长说,自己来到济渎庙后,生活很规律,每日诵经打坐,打扫殿堂卫生,清理香灰,练习书法,晚上还能上网浏览新闻,阅读道教方面的书,已十分知足。
  他这样解释自己的状态:"我现在欲望不高,很多事情看得越来越淡,不会像出家前,一定要把事情做出好或坏的判断,追求所谓的成功。之前的步子太快了,我现在试图慢下来。"
  他不排斥将来还回到山洞隐修的可能,但现在谈的更多的是"顺其自然"。
    【厌倦俗世的出租司机:找到了欢喜心】
  已经出家三年多的申理兴道长,目前住在王屋山紫微宫。她开朗爱笑,只要跟她聊天,就能听到她"哈哈"的笑声。
  申道长出家前在郑州开了15年出租车,育有一子一女。出家前的事,她不愿多谈,只是会用"自私、爱发脾气、贪念重"等字眼形容自己。她出家时,女儿很支持,但儿子不同意,后来见她状态改变许多,也逐渐认可。目前在澳门工作的儿女,常会寄钱给她,以贴补日常花销。
  从王屋山景区门口,步行约50分钟,就可以在右手边看到高高矗立的紫微宫。紫微宫下面的石阶很高很陡,部分已经倾斜断裂,一口气走上去,会累得直喘。
  紫微宫条件并不好,和景区门口香火旺盛的阳台宫比,甚至可以说叫"差"。始于唐代的建筑,几乎全部废弃,遗址上杂草丛生。只剩下房顶破好几个大洞的八仙阁,可以勉强住人。
  申道长就住在八仙阁二楼。中间是供桌,两边是她和师父的卧室。她弄了些塑料布,央人帮忙简单蓬了一下,才使房间不再漏雨。但山上风大,一到刮风,就能听到塑料布被吹得呼呼直响的声音。她说她不怕冷,就怕大风和屋里的湿潮。
  在八仙阁后面,有个紧挨着的木棚子,是厨房。里面放着做饭用的锅碗瓢盆,还有一些道友供养的挂面等。她平时很少买菜,春夏天会摘山上野菜吃,秋冬则自己种萝卜白菜。她有电磁炉,但不常用,更多还是烧柴做饭。柴火多是附近山上捡的。在城市生活多年的她,刚来的时候,不会劈柴,还是后来附近村民教她,才知道斜着劈更省力气。现在的她,劈起柴来要娴熟很多,但碰到较粗的木头,依旧很吃力,有游客经过时看到,会顺手帮她劈好后离开。
  早上起床后和晚上睡觉前,她都会打坐念经。有时候晚上也会看道教方面的视频,或者用手机上微信,看一些公众号发布的道教相关知识。
  山上的生活和在城市比,条件要差很多,但她更喜欢待在山上,"对王屋山有一种说不上来的亲近,山中空气很好,周围人也很淳朴简单。状态更放松自然,不伪装。在社会上,好像穿了一层伪装的衣服,伪装着生活。我三十多岁的时候,头发开始变白,在社会上我得定期染头发,穿漂亮的衣服打扮自己,很累。来到山上,再没染过头发,现在自由自在,恢复了本来面目。"
  以前的她需要人开解,现在的她多在开解他人。常有香客上香之余,向她倾诉烦恼,有失恋的,赚不到钱压抑的等等。远在澳门工作的儿子儿媳发生矛盾,也直接打电话过来让她帮调解。她把倾听烦恼,帮人解开心结比喻成"心理医生"。
  她说:"出家是我做过最对的一个选择。在这里,我能找到自己的欢喜心。
  在王屋山上走一遭,会发现,道士生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清苦贫乏,也并非与世隔绝,很多人都能上网,会通过微信等APP与人沟通、获取新闻信息和学习道教方面的知识等。除了平时只能吃素食,着道袍,需诵经打坐外,道士生活与常人无异。
  我们下山的时候,申道长刚好要去拜山,她开着从附近村民家借来的旧面包车,顺道送我们一程。在下山的分叉口,和她道别。去济源市区的公交车上,遇到一位五十多岁的老人,听我们在谈论道教、修行等问题。他插嘴说:"修道修道,不就是修心的?你的心平静了,不就啥都好了?"

往期回顾

  • 饥饿宝宝
  • 爱,无言
  • 相爱第617天
  • 裸婚夫妻
  • 晚安,郑州
  • 逝儿重生
  • 异国郑漂
  • 我和我的窝
  • 被毒蚀的人生
  • 割肝救夫
  • 捕渔者说
  • 无助宝宝
  • 寻美之路
  • 当你老了
  • 陈丫头行走梦
  • 天使之爱
  • 交巡警日与夜
  • 救救我的眼癌宝宝
  • 劳动者的脚步
  • 癌症旅馆
  • 王屋隐士
  • 老房子
  • 隐居在石佛村的梵高们
  • 地球村的淘金梦
  • 春节运动会
  • 童言雾语
  • 征女启事
  • 生死之门
  • 不败的向阳花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