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093期:“借”房求医

分享到:
“借”房求医

图/崔光华 文/郑琦琦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知名的肿瘤医院周边,许多从外地来求医的癌症病人们为了治疗,蜗居在民房里,这些房子也因此被称为“癌症旅馆”。而在郑州的各大医院,这样的家庭式旅馆也并不少见。因为价格相对低廉、居住方便,许多病人和家属聚集在这里,与病魔抗争,与死神夺命,去医院治疗和柴米油盐一样,成为生活的日常。
    【破点没啥 能省则省】
  在郑州一家肿瘤医院门口,交错摆放的自行车上放着一些住宿的牌子,上面写着房子的租住条件和房东的联系方式。一般情况下,房东并不会现身,租房者打电话,房东才会把他们领回住处看房。
  被称为“癌症旅馆”、“癌症楼”的多是一些老旧的小区。这些小区房子被重新改造成几个小隔间组成的“宿舍”,分别租住。大部分地下室都被重新布置,变成可以住人的单间,但即便白天进入,里面也是漆黑一片。根据住宿条件的好坏,出租屋的价格从20元到100元不等。
  多数的房间陈设简单,居住条件并不好。但比起一切都要在外面买又住宿费昂贵的宾馆,这些能做饭的家庭旅馆显然更受欢迎。家属从附近菜市买回菜,回到出租屋的公共厨房做好,再给住在病房里的病人送去。虽然医院有营养餐,但因为费用或其他一些原因,仍然有许多家属选择自己做饭送过去。相比之下,家属们自己吃的饭则称得上“简陋”。中午时分,一位老人坐在出租屋客厅改造的床铺上吃米饭,配菜不过是几根青菜叶子。
  一位租客带着幼小的儿子从外地租房来看病已经三个月,房租按每天60元计算。“孩子有病,来大医院看放心,快治好了。”每天,她带儿子定时去医院打针、检查,之后回住处。房子在四楼,每天抱着孩子上下并不轻松,“一开始累的不行,现在习惯了还好。”交谈中,这位母亲不时重复说孩子的病就要好了,康复出院,是租户们最迫切的愿望。
    【不得已的“舍近求远”】
  晚上9点多,郑州一家医院住院部的水房里,年近50岁的贾花枝与儿子正在水房洗衣服。他们老家周口沈丘,几天前来到这里。之所以来郑州,是因为贾花枝的甲状腺瘤需要再次手术。
  事实上,此前,贾花枝曾在老家的医院动过一次手术,脖子上的疤痕还能看到,但是病情复发,她不得不再来看病。“来这边检查,医生说上次的手术做得不好,影响康复,还不如不做。”在老家的手术花了3000元,而这次住院,仅手术费需要2万。“刚来住了两天就花了2万多,心疼人。”
  在老家治病便宜,新农合报销的比例也大,但治疗却不权威有效;大城市大医院治疗相对权威,医药费却很高,这几乎是所有农村大病患者都要面对的两难选择。优质的医疗资源分布不均、医保制度不够完善,他们无法在家门口得到良好的治疗,为了救命,不得不“舍近求远”。
    【“借”房求医 困境难破】
  类似“癌症旅馆”这样供病人及家属租住的廉价家庭式旅馆,在郑州各大医院附近都能找到。而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更是常见。 对于癌症患者来说,住在这里,究竟能迎来新生,还是走向终结,不得而知。
  入夜,一位病人家属在楼下打电话,琐碎交流起亲人的病情。为了治病,他们背井离乡,蜗居在陌生大城市的角落里,有人只租住几天,有人却一住数月,更有甚者为了看病花光积蓄、卖房卖地,只为多争取几分生的希望。
  医院门口,大大小小的纸牌上写着各式各样的出租房信息,而在住院部走廊上、楼梯间、病房里、座椅上,夜晚随处可见唉声叹气的家属、席地而睡的人。这些密密麻麻的信息和家属们愁眉不展的脸,或许是“看病难”最真实最直接的写照。

往期回顾

  • 饥饿宝宝
  • 爱,无言
  • 相爱第617天
  • 裸婚夫妻
  • 晚安,郑州
  • 逝儿重生
  • 异国郑漂
  • 我和我的窝
  • 被毒蚀的人生
  • 割肝救夫
  • 捕渔者说
  • 无助宝宝
  • 寻美之路
  • 当你老了
  • 陈丫头行走梦
  • 天使之爱
  • 交巡警日与夜
  • 救救我的眼癌宝宝
  • 劳动者的脚步
  • 癌症旅馆
  • 王屋隐士
  • 老房子
  • 隐居在石佛村的梵高们
  • 地球村的淘金梦
  • 春节运动会
  • 童言雾语
  • 征女启事
  • 生死之门
  • 不败的向阳花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