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095期:救救我的眼癌宝宝

分享到:
救救我的眼癌宝宝

图/腾讯·大豫网 罗浩 腾讯·大燕网 陈虫儿 文/腾讯·大豫网 Wendy(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他们本是一个平凡的三口之家,过着普通简单却安实幸福的日子,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使这个家庭如临风霜,也更加紧密的团抱在一起。
  刘鹏是开封财政局一名普通职工,家境并不富裕,和妻子结婚时还借了几万块钱。婚后和母亲、妻子、1岁半的儿子共同住在母亲的老房子里。四口之家的全部开支依靠刘鹏每月3000多元的工资。
  结婚3年后,刘鹏和妻子扬扬添了一个可爱的宝宝,名叫森森。今年的劳动节假期,夫妻两个带上宝宝游玩,给孩子拍了许多可爱的照片。回到家中,翻看相片时,孩子爸爸突然意识到,在一张没开灯的室内照片中,孩子的左眼有着不正常的反光,比右眼亮许多。觉察到有些异样的父亲急忙翻看孩子以前的照片,令他惊奇的是,将森森1岁、甚至9个月时大的照片放大,左眼也出现了白瞳的症状。这一结果令他惴惴不安。刘鹏急忙上网翻查这一症状到底是何病症,并电话联系相关医生,结果令他惊呆,这种症状不是先天性白内障,就是视网膜母细胞瘤,也就是"眼癌"。
  心急如焚的夫妻俩急忙带着孩子陆续前往开封眼病医院、开封第一人民医院检查,病症被鉴定为视网膜母细胞瘤,而孩子的右眼已经完全看不见。对于左眼,唯一的治疗方法就是"摘除眼球",更可怕的是即便将眼睛摘除也不一定能保住性命。而更令他悔恨自责的是,孩子现在的症状已然是持续八九个月,情况较为恶劣了。而如果能早期发现治疗,不仅不用摘除眼球,说不定还能保住视力。
  这个噩耗令全家人几度崩溃,森森才一岁多,如果失去了眼睛,以后会是一个怎样的人生,根本不敢想象。两天下来,刘鹏和妻子的眼泪已经流干,他决定要不惜一切代价救回孩子:"如果用我的生命可以换回孩子的眼睛,我将会毫不犹豫的献出生命!一定要到最好的医院去治病,就算砸锅卖铁、倾家荡产也要保住孩子的眼睛和生命!"
  为了给孩子寻找救命的机会,刘鹏不断的翻阅相关病症的资料,偶然的机会下,他通过母亲在国外的朋友得知美国有一家"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治疗这类病例成功率较高。心急如焚的刘鹏仿佛找到了黑暗中的一丝光亮,他即刻将孩子的报告发往这家美国医院,并联系上了专门治疗视网膜母细胞瘤的专家教授。然而,100万元左右的治疗费用对这个普通的工薪阶层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为了给孩子治病,刘鹏的姥姥将房子卖掉,和刘鹏一家四口人挤在一起居住,而加上连拼带凑,东借西贷,刘鹏全家总共凑齐了40万元左右的费用,还有60万的巨额缺口。
  眼看孩子的病情已经到了中期,情急之下,刘鹏只有借助社会的力量。他即刻在网络和微信朋友圈上发布了一篇声泪俱下的求助信,短短几天内,信件被疯狂转发,大豫网编辑迅速跟进报道了刘鹏和孩子的故事,短短两天内,刘鹏便接收到社会捐款20万元。不仅如此,刘鹏身边的同事、朋友更是一早伸出了援助之手。由于妻子和母亲带宝宝到北京求医,刘鹏一人在家中照料姥姥,同时对接和美国的资料寄送事宜,刘鹏的同事便自愿轮流前来,给其送饭帮忙。由于常在院子中玩耍,家属院的邻居几乎都认识森森,有的直接上门递送钱款,有的下班顺路,就把捐款放在了院中卖水果的大姐处,托其送给森森爸爸。
  "感谢这么多热心人,让我在和时间赛跑的过程中有了希望。"截至5月7日,刘鹏已凑齐约60万的费用,还有40万左右的费用缺口。如果筹款顺利,美国"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将在3—5周内发来邀请函。目前,孩子及父母的护照已办妥,如果收到邀请函,则可办加急签证尽快飞往美国接受治疗。
  感谢您的爱心支援,让我们一起助宝宝重见光明!
    【附:刘鹏的求助信】

  您们好!我叫刘鹏,男,今年32岁,在开封市财政局工作,妻子无业。虽然收入不高,却也是一个幸福的家庭,结婚三年后我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森森,有了孩子以后每天我们都沉浸在幸福与欢笑中。但天有不测风云,巨大的不幸残酷无情地降临在我们孩子身上,就在2015年5月1日,我和妻子偶然间发现森森的眼睛有点不对劲,检查之下才知道是罕见的"视网膜母细胞瘤",又称"眼癌",咨询医生之下才知道事情远比我们想象的要严重的多,唯一的治疗方法竟然是摘除眼球,更可怕的是即便将眼睛摘除也不一定能保住性命!得知这个噩耗后我们全家人几度崩溃,晚上看着熟睡的森森,他还那么小却要面临如此的痛苦,想到森森可能要失去眼睛,我和妻子已经痛不欲生、彻夜未眠,两天下来我们全家人的眼泪都流干了,森森才一岁多,如果失去了眼睛,他以后会是一个怎样的人生,我根本不敢想象。如果用我的生命可以换回孩子的眼睛 我将会毫不犹豫的献出生命!!身为孩子的父亲我当时就想一定要到最好的医院去治病,就算砸锅卖铁、倾家荡产也要保住孩子的眼睛和生命!
  不幸中的万幸是我的母亲有一位关系非常要好的朋友在美国,她正好认识一位美国的医学博士,名叫Beth Zhang,我们把孩子的情况告诉了她,她告诉我们在美国的纽约有一家私立医院名叫"MemorialSloan-Kettering Cancer Center",中文名是"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她说这家医院有希望可以保住孩子的眼睛,我们马上把孩子的检查报告发到了美国,Beth Zhang看后联系到了这家医院一位首席主任、DavidH.Abramson教授,这位教授是专门治疗视网膜母细胞瘤的专家,但是要到美国去治疗费用是非常昂贵的,仅前期医疗费就需要一百多万元,钱不够可以借、将来可以还,但是如果孩子的眼睛没了,他以后的人生道路将会有多少痛苦!我们全家人只有一个想法,借钱、卖房、抵押贷款、想尽一切办法也要去美国,无论如何也要保住孩子的眼睛。
  现在,家里的亲属、朋友、同事,能借的我们都借了,但是还不足治疗费用的三分之一,最重要的是孩子的病情已经到了中期,我们正在和时间赛跑,由于急需用钱,为了保住孩子的眼睛和生命,我们全家真的是没有办法了,现在我们只能向社会求助,请爱心人士伸出援手,帮帮我们,救救我们的孩子,挽救一下我们原本幸福的家庭。也许你我素不相识,但您的仁爱之心,点滴之恩即可重燃一个新的生命。
森森父亲刘鹏联系电话:13683787617
  【捐助地址】
  点击参与“腾讯乐捐”助眼癌宝宝重获新生!

往期回顾

  • 饥饿宝宝
  • 爱,无言
  • 相爱第617天
  • 裸婚夫妻
  • 晚安,郑州
  • 逝儿重生
  • 异国郑漂
  • 我和我的窝
  • 被毒蚀的人生
  • 割肝救夫
  • 捕渔者说
  • 无助宝宝
  • 寻美之路
  • 当你老了
  • 陈丫头行走梦
  • 天使之爱
  • 交巡警日与夜
  • 救救我的眼癌宝宝
  • 劳动者的脚步
  • 癌症旅馆
  • 王屋隐士
  • 老房子
  • 隐居在石佛村的梵高们
  • 地球村的淘金梦
  • 春节运动会
  • 童言雾语
  • 征女启事
  • 生死之门
  • 不败的向阳花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