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096期:交巡警的日与夜

分享到:
交巡警的日与夜

图/崔光华 文/郑琦琦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拥堵严重的早晚高峰路口,他们是道路畅行的保通者;情况复杂的车祸现场,他们是矛盾与纠纷的化解者;更多的时候,他们出现在大街小巷,为了道路畅通和人们的交通安全,顶着误解和怨气,与违章违法行为斗争,他们便是交巡警。日升月落,昼夜交替,在这个城市里,我们曾无数次与他们擦肩而过,他们是我们最熟悉的“陌生人”。
       【日巡:穿梭在车流中】
  很多人对交警的印象停留在“指挥交通”和“贴罚单”上,但事实上,他们的工作内容远不止这些。行车秩序管理、车辆与驾驶员管理、道路交通事故处理、道路交通安全宣传等,样样都需要他们亲历亲为。
  杨明昊今年43岁,做交警21年,入警以来一直在固定岗执勤,二大队辖区的每个岗位他几乎都站过。对于非机动车违法,杨明昊的态度很明确:坚决查处。涉及电动车违章,他经常一抓六七个,舌战群“雄”,以教育和引导为主。电动车乱象主要是闯红灯、违规载人、抢道、超速行驶、越线停车、随意停放、逆行等。统计数据显示,仅截至2011年6月份,河南电动车数量就达到了1140万辆。2012年,郑州每天由电动自行车造成的交通事故达130多起,占到所有交通事故的80%,人员伤亡也在急剧增加。从今年1月至今,仅仅是有媒体报道的郑州电动车与大货车、渣土车、公交车相撞事件便达十起,至少10人因此丧生。
  现下,郑州的交通状况时常被“吐槽”,在道路拥堵路况复杂时,常常需要交警出面协调。穿梭在人流车流中,无论烈日炎炎还是大雨倾盆,他们的身影,对于堵在路上的人们来说,是畅快通行的希望。
    【夜巡:黑暗中的守卫者】
  如果说交警们白天穿梭在街头的忙碌人们早已熟悉,那么夜巡交警的工作,则更像是黑暗中的守卫者。哪里有警情,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在整个城市都沉沉睡去之后,他们依然奔波在街头,处理事故、化解纠纷。大到致人死亡的重大车祸,小到两辆电动车小小的刮蹭,无论多晚,只要有市民报警,他们都必须尽快出现,帮忙调节。
  5月5日晚,我们跟随郑州两名夜巡交警出警,真实地记录下了他们忙碌的一夜。
  黄猛今年40岁左右,现是郑州交警二大队一名夜巡队员,作为老交警,他经验丰富。夜巡工作从晚上20点开始,持续到次日早上7点,中间的任何时段,交警只要接到指挥中心指令,都必须马上出发。
  还不到8点,夜巡中队办公室里一阵忙碌,负责夜巡的交警们收拾好东西,整装待发;
  21点左右,黄猛接到指令,中原路绿都城小区内一轿车遭不明刮蹭,车主报警,怀疑是邻居所为。他和同事到现场勘察,发现是封闭小区内有争议的车辆刮蹭。因不属于道路交通事故,建议车主根据小区监控等线索按民事诉讼程序解决。
  21点10分,西三环与中原路交叉口,一辆电动车与渣土车相撞,一人身亡一人重伤,现场惨烈。交警队事故处理小组首先赶赴现场,帮助抢救伤员、处理尸体、现场取证、调查事故原因。黄猛与同事随后到现场增援,帮助维持现场附近交通秩序;
  22时27分左右,中原路杏湾路附近一骑电车女子报警。当天傍晚,一男子驾轿车与该女子发生挤撞,电动车后座小女孩儿脚被挤伤,男子带其去医院检查后双方仍未就赔偿达成一致意见,随后电车女子报警。警方到场详细咨询情况后划分责任,帮助协商解决;
  23时13分左右,桐柏路淮河路,一片漆黑之中,两辆电动车因碰撞致一人受伤,双方僵持数小时未果后报警。警方赶到后,认定事故因一方逆行导致,应由逆行方承担全部责任,但逆行方以自己受伤为由,拒绝在事故认定书上签字,事故双方为此争论不休;
  23时57分左右,工人路淮河路附近出现警情,一女子倒车时与一正常停放的轿车发生刮蹭,因不知如何解决选择报警,交警赶到后,女子主动说明情况,承认自己全责;
  6日凌晨1点06分左右,黄猛和同事又匆忙赶到航海路八卦庙村附近,在那里,一辆渣土车与出租车相撞,路边两棵树和电线杆被撞倒,过路女子被砸昏;现场调查询问完毕已是凌晨2点左右,交警又赶赴医院,对事故伤者做笔录,下达事故责任认定书;
  凌晨3点50,在指挥中心,值班的交警仍然没有休息,守着视频监控,忙着接警和人员调度;
  执勤记录显示,仅5日晚20点至6日早上7点的时间段,交警二大队夜巡中队共出警29次,这意味着一整夜的忙碌,而整个郑州,夜巡交警的工作量可想而知。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他们从一个事故现场到另一个事故现场,灯火阑珊,不问归处。
    【汗泪交织 与危险做伴】
  今年五一劳动节前夕,一则交警被撞身亡的消息震动了许多人。
  4月30日凌晨2点15分左右,郑州交警二大队夜巡民警曹伟在陇海西路西四环处理交通事故,返回警车后被一醉驾司机追尾,年仅38岁的曹伟当场牺牲,协警杨国彬受伤。事故发生后,许多人叹息落泪。5月4日上午,许多郑州市民走上街头,自发为曹伟送别。
  交警因公牺牲,这并不是第一次。近几年,交警执勤遭拖行、被撞伤的新闻时有发生,也有交警因长时间连续工作倒在工作岗位上。曹伟牺牲后,当被问起是否害怕再做交警这个职业时,同事们的回答坚定而坦然:“没什么好怕的,如果真的害怕,当初就不会选择警察这一行。”
  世卫组织官员称,中国每年因交通事故死亡人数超20万,其中逾1万人系15岁以下青少年。旁观者看交通事故,或许只当是看了一个揪心的故事,但重大车祸对于伤亡者的家庭来说,却是不可逆转的伤害。
  交巡警的日与夜,是疏堵保通的日夜,也是处理事故的日夜,与违章违法行为斗争的日夜。然而减少事故、解堵郑州单靠他们并不够,需要的是每一个人从自身规范做起,这不仅是对交警工作的尊重,更是对自己的生命负责!

往期回顾

  • 饥饿宝宝
  • 爱,无言
  • 相爱第617天
  • 裸婚夫妻
  • 晚安,郑州
  • 逝儿重生
  • 异国郑漂
  • 我和我的窝
  • 被毒蚀的人生
  • 割肝救夫
  • 捕渔者说
  • 无助宝宝
  • 寻美之路
  • 当你老了
  • 陈丫头行走梦
  • 天使之爱
  • 交巡警日与夜
  • 救救我的眼癌宝宝
  • 劳动者的脚步
  • 癌症旅馆
  • 王屋隐士
  • 老房子
  • 隐居在石佛村的梵高们
  • 地球村的淘金梦
  • 春节运动会
  • 童言雾语
  • 征女启事
  • 生死之门
  • 不败的向阳花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