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098期:陈丫头的行走梦

分享到:
陈丫头的行走梦

图/周波 文/于聪聪(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最新进展】

  昨晚,大豫网报道推出后,在不到12小时的时间里,陈锌手术费和后续补助费用共22万元已经筹满。多谢大家的爱心!
  行走,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再轻松不过的事。但对于20岁的陈锌,每一步都异常艰难。她患有先天性腰骶部脊膜膨出,现在左腿比右腿短,左脚严重向内翻,和左腿弯成直角。走路的时候,需全身右倾,用力拖着左脚往前。一般人走路是脚掌挨地,陈锌却是左脚侧面与地面摩擦前行。她用这种姿势走路十多年,小脚趾什么时候磨掉的,都不知道。
  几年前,她还没想着要看病。现在,她迫切想把病治好,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照顾偏瘫的爷爷。
    【曾经:出生后3次被遗弃 捡破烂讨饭生活】

  5月6日下午,在郑州一家医院的病房里,陈锌正蜷着腿坐在病床上,齐刘海,高高的马尾,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如果不是她自我介绍,还以为是来探望病人的孩子。
  陈锌今年20岁,驻马店泌阳县官庄镇薛庄村人,刚出生时,因患先天性腰骶部脊膜膨出,被亲生父母扔在路边。有两个家庭原本想收养她,但抱回家没几天,发现她有病,也先后抛弃。
  谈起这些,她轻描淡写,看不出悲伤。"我不恨亲生父母,他们给了我生命,这是最大的恩典。但我最感激爷爷。"
  她口中的爷爷,叫陈长付,今年91岁,是最终收养她的一位抗美援朝老兵。陈锌是老人带回家的第3个陌生人。之前,老人还曾把一位又聋又哑、神志不清的女人和一个父母双亡的男孩"捡"回家。陈锌叫聋哑女人"奶奶",叫男孩"叔叔"。4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人就这样组成了一个家庭,住在乡民政所帮老人盖的房子里,靠低保和老人每月的政府补贴生活。这常常不能支撑基本生活,老人就带着陈锌捡破烂、讨饭。
  村里人提起陈锌,会竖大拇指,"我们叫她疙瘩妮儿,可争气,没上过一天学,但能识字,还会说普通话。"因为后背有肿块,村里人叫她疙瘩妮儿。陈锌虽然答应,但不喜欢,"像在强调我身体有残疾。"她对"妮儿"这个称呼也很排斥,"可以叫我丫头、姑娘、闺女,都行。"
    【变故:脚踩碎玻璃无钱医 爷爷突患偏瘫】

  8岁那年,陈锌外出捡破烂,左脚赤脚踩在碎玻璃上,伤至神经需手术,手术费两万元。这对于连糊口都困难的家庭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爷爷抱着陈锌大哭了一场,直说"对不住",把她带回了家,不再看病。
 "现在我左脚皮肤感觉不到疼。你看,脚不停往外渗血,但不觉得疼。"她边说边脱下脚上的鞋。护士说,虽然外面的皮肤感觉不到痛,但里面的神经却常常会疼,有时候陈锌会疼得睡不着觉。
  对于陈锌来说,最大的担心不是自己的病,而是爷爷的身体。几年前,老人患了偏瘫,几乎没有自理能力。这对一直仰赖爷爷的陈锌来说,无异于天塌了下来。"我当时就懵了,不知道该咋弄,叔叔常年在外打工,很少回家。"为了贴补家用,她在村子附近一家电子厂打工,最高一个月领了800块钱。但这样一个工作也没有长久,去年,电子厂倒闭。此时的她,也因先天疾病和后天脚受伤,身体越来越不好,左腿左脚变形严重,脚掌开始流血流脓。
  爷爷因为年纪太大,身体恢复正常的可能性十分微弱,"爷爷身体不好,轮到我孝敬他了,可我没有能力,我想把病治好,好好伺候他。"
    【求医:为省钱治病一天只吃两顿饭】

  揣着打工攒下的五千多块钱,陈锌一个人来郑州看病。经医院诊断,陈锌的先天性腰骶部脊膜膨出,因没有及时治疗,引发了左侧麻痹性足内翻、脊髓栓系综合征、左侧发育性髋关节脱位,而8岁那年的脚受伤,又让她患上左足骨髓炎。
  现在的她,腰部长有肿块,不能仰卧,平时只能侧着睡;左脚严重内翻,不停往外渗血,走路相当困难。除了这些,还有从小伴随她的大小便失禁。
  同病房的王阿姨说:"陈锌才20岁的姑娘,一个人来看病已经让我吃惊。我来这儿住院一个星期了,都没见她哭过,老是乐呵呵的。而且,我从来没见她一天吃够3顿饭,老是2顿,一个包子一碗饭,真是太可怜了。"陈锌听到王阿姨的评价后,嘻嘻笑着说:"天天待在病房里,活动量不大,都不饿。"后来她才透露:"医院的饭太难吃了,还可贵。"
    【向前:一个人孤单求医 向前就是我的机会】

  前几天,有公益组织帮她介绍了一个深圳专家,擅长医治先天性脊膜膨大。这个机会让陈锌看到了希望,她想试一试,决定独自前往深圳的医院。
  办出院手续时,因为住院前,未在县级医院开转诊证明,不能用新农合报销,陈锌需负担全部住院费。窗口女医生对她叮嘱多遍:"下次一定要先在县里开个转诊证明,才可以报销。记住了吗?"陈锌用力点头,"嗯嗯,我记住了。"盯着医生转身离开的背影,陈锌默默念叨:"她肯定是个好妈妈。"
  陈锌在病房收拾东西时,发现病床上多了袋吃的,是病友王阿姨给她准备的。她推辞说不要,最后还是被王阿姨的女儿强行塞进行李袋里,说:"拿着路上吃,从郑州到深圳坐火车得好久。"陈锌只能不停说"谢谢!"
  火车站人来人往,她奇怪的走路姿势,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因为走路用力,陈锌容易感觉累,每走一二百米,都需要停下来休息。但从火车站进站口到上火车,大概有五六百米的距离,她几乎没有休息,卯着劲儿往前一直走,累得满头大汗,头发都湿了,送她上车的火车站工作人员怕她受不了,想扶着她走,她摆摆手说:"不用。"继续往前走,一直走到等电梯的位置,才一下子蹲在地上,喘着粗气说:"我没事儿"。
  有人问她:"是不是看到周围的人走路那么轻松,而自己的身体却不争气,有些懊恼,所以才一直往前走,不肯歇?"她说:"不是的,那些我早已放下,只是感觉向前就是我的机会。忘记背后努力向前。"
    【憧憬:如果真的有幸把病看好 想开个养老院】

  深圳的医生对陈锌病情诊断后,评估需要做两次手术,分别为大小便功能修复和双脚矫形。总预算至少15万元。为了不耽误治疗,医生已在手术费未凑齐的情况下,先行为其做了双脚矫形手术。
  但陈锌攒的钱已经花得差不多了。在郑州,也有热心人为其捐钱,连医院打扫卫生的大爷,都偷偷塞给她一百块钱。好心人的资助加上陈锌自己的钱,大概有一万多元。这些钱对于做手术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陈锌不敢奢谈未来,只希望赶紧把病治好,能够正常行走,好早点回家照顾爷爷。"假如说真的能有幸正常走路,有能力赚钱,我想将来开个养老院或者孤儿院,专门接收没人照顾的老人和孤儿。因为我太了解需要人照顾的感觉了……"
  陈锌病床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一小瓶绿萝,鲜亮、青翠,给苍白的病房增添了一些绿色。这是医院护士送她的,"护士姐姐说,这个植物像我,好活,所以给了我。"   
  

往期回顾

  • 饥饿宝宝
  • 爱,无言
  • 相爱第617天
  • 裸婚夫妻
  • 晚安,郑州
  • 逝儿重生
  • 异国郑漂
  • 我和我的窝
  • 被毒蚀的人生
  • 割肝救夫
  • 捕渔者说
  • 无助宝宝
  • 寻美之路
  • 当你老了
  • 陈丫头行走梦
  • 天使之爱
  • 交巡警日与夜
  • 救救我的眼癌宝宝
  • 劳动者的脚步
  • 癌症旅馆
  • 王屋隐士
  • 老房子
  • 隐居在石佛村的梵高们
  • 地球村的淘金梦
  • 春节运动会
  • 童言雾语
  • 征女启事
  • 生死之门
  • 不败的向阳花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