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104期:割肝救夫

分享到:
割肝救夫——我要你活着

图/崔光华 文/郑琦琦(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爱情是什么?付出、陪伴、分担,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对于41岁的农妇裴小花来说,让她讲自己与丈夫的“爱情故事”,她总说不出口。但当丈夫被查出患有肝癌晚期,得知肝移植可以救命时,她挺身而出,哭求医生“拿我的肝救他”。她讲不出关于爱的誓言,但一句“我得让他活”,足以让人动容。
  2015年6月10日,血型并不相同的裴小花与丈夫员小立被送进手术室,经过12个小时的漫长手术,裴小花60%的肝脏被顺利植入丈夫的体内,丈夫获得重生。从此,她与丈夫将同“肝”共苦。
    【晴天霹雳:丈夫被查肝癌晚期】
  员小立是尉氏县庄头乡赵迪村人,年轻时学医,后经人介绍与同乡的裴小花结婚。婚后,员小立在村里做医生,裴小花负责农活与家务,很快,两人有了两个懂事的儿子,日子虽然并不富裕,但也算安稳。一家人并不知道,死神会突然逼近。
  十几天之前,员小立忽然觉得腹部胀气,吃不下饭,服用几天胃药之后仍然不见好转。在妻子的催促下,他到中牟一家医院做检查。拿到彩超结果后,两人都傻了眼:员小立的肝部检查出了肿瘤,且已有盘子大小。原本就学医的他知道自己身体情况不妙,妻子看过之后更是几天茶饭不思,不住流眼泪。
  员小立的大儿子今年16岁,小儿子正上小学,老父亲年过7旬,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突然查出绝症,他和妻子都难以接受。裴小花不住哭泣,“他是我们家的顶梁柱,要是没了他我们这一家人怎么活?”
    【勇敢决定:拿我的肝救他】
  查出肿瘤后,两人四处求医,但均被告知已经太晚,不具备做手术的条件。听说肝移植可以救命,夫妻俩抱着最后的希望来到郑州人民医院。
  医院肝脏外科主任陈国勇在了解员小立病情之后,认为可以通过移植手术来保命。但用别的肝源,一方面要等,另一方面近百万的价格太过昂贵,他们负担不起。看到有不同血型之间肝移植手术成功的先例,裴小花一再向医生请求,“用我的肝,割我的肝来救他!”而在这之前,她并不是一个大胆的人,“打个针都害怕。”
  裴小花是AB型血,丈夫员小立是A型血,血型不一,无形中增加了手术的难度和风险。虽然医生一再给裴小花讲,但她的态度十分坚定。如果不做手术,丈夫也许活不过3个月。而员小立的姐姐和弟弟,身体条件都不适合捐肝。夫妻十几年,她实在不舍丈夫就这样离开。于是,瞒着自己年事已高的双亲,不顾妹妹的不理解,裴小花坚持选择割肝救夫。
  6月10日,换肝手术进行。经过30多名医护人员12个小时的努力,从裴小花体内取出的552克肝脏被小心的植入丈夫员小立的体内,并成功存活。如果一切顺利,他们很快就可以康复回家。
    【未来:风大雨大 一起面对】
  手术进行一周后,员小立身体恢复情况良好,从重症监护病房转到妻子所在的普通病房,生死劫难后,夫妻俩得以团聚。看到一向身体强壮的妻子躺在病床上,员小立忍不住哭了,“爸妈给了我第一次生命,现在她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听说员小立转到了普通病房,村里一些曾经接受过他治疗的老乡专程坐车从尉氏赶到医院。他们说,员小立的医术很好,平时帮村里人针灸按摩从不收钱,开的药也都不贵。碰到有行动不便的人来看病,妻子裴小花还会蹬三轮送他们回家。员小立主攻疼痛科,在乡里小有名气,经常有人慕名找他看病。在被确诊肝癌之后,他还忍着病痛,帮一位从信阳赶来的腰椎间盘突出病人做了按摩治疗。
  虽然手术已经成功,但几十万的医药费还是压的一家人喘不过气,不仅多年的积蓄花光,还背上了沉重的债务。病房里,16岁的儿子很少说话,只是默默的照顾着爸爸妈妈。原本暑期过后他要上学,但因为没钱,他很可能会辍学。
  员小立说,他现在最大的愿望是家人能平平安安。
  活着,哪怕会有辛苦与煎熬,但只要爱还在,两个人一起努力活下去,就是希望。
  如果您愿意帮助这位村医,可以与其家人联系:
  员小立电话:13839979598
  银行帐号:6217 9849 1000 0145 460
  户名:裴小花
  开户行:邮政储蓄银行。

往期回顾

  • 饥饿宝宝
  • 爱,无言
  • 相爱第617天
  • 裸婚夫妻
  • 晚安,郑州
  • 逝儿重生
  • 异国郑漂
  • 我和我的窝
  • 被毒蚀的人生
  • 割肝救夫
  • 捕渔者说
  • 无助宝宝
  • 寻美之路
  • 当你老了
  • 陈丫头行走梦
  • 天使之爱
  • 交巡警日与夜
  • 救救我的眼癌宝宝
  • 劳动者的脚步
  • 癌症旅馆
  • 王屋隐士
  • 老房子
  • 隐居在石佛村的梵高们
  • 地球村的淘金梦
  • 春节运动会
  • 童言雾语
  • 征女启事
  • 生死之门
  • 不败的向阳花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