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105期:被毒蚀的人生

分享到:
被毒蚀的人生

图/周波 文/于聪聪(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意气风发的地产商人、正当青春的愣头小子、能言善辩的精明老板、喜得爱女的年轻小伙,他们的人生原本有更美好的可能,但当毒品介入后,一切都不同了……
  如今他们正在濮阳市戒毒所进行强制戒毒,戒毒治疗、康复训练、心理咨询、相关知识学习成了生活的全部,彻底戒毒尽快重返正常的人生轨道,是他们唯一的目标。
      【地产商人吸毒4年被妻子举报:我以为它不是毒品】
  地产商人阿龙第一次接触毒品是在南方。身为生意人的他,经常走南闯北,有次在酒吧酒过三巡后,有朋友邀请他吸食冰毒,并告诉他,"这是用来醒酒的,效果很不错。"于是,阿龙开始了第一次吸毒。
  阿龙的毒瘾不大,他自己一个人从来不吸,只有跟朋友在一起时,大家怂恿,才吸食一两克。
  妻子得知他吸毒后,十分生气,直接报警举报了他。他被抓进了拘留所。此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有再碰毒品。直到去年,在街上碰到以前的朋友,他无意间透露以前吸食过冰毒,又再次被撺掇,他没忍住,结果当场被抓,这次被送进了戒毒所。
  在阿龙的意识里,只有海洛因、杜冷丁等普遍被熟知的品种才是毒品。直到他进戒毒所之前,他都以为,冰毒不属于毒品,危害不大。即使在吸食后,他连续两三天睡不着觉,一直保持亢奋。
  在戒毒所接受戒毒常识教育后,他才知道,冰毒危害性不比海洛因小,会让人产生严重精神依赖,对内脏也有巨大损害,还刺激人的神经元,产生强烈的致幻作用,导致神经错乱,甚至完全失去自制,吸食过量的时候,甚至会猝死。
  这次被抓,也给他的生意带来了巨大影响,由他主导的工地直接停工,损失近百万。他现在直言"损失惨重,十分后悔"。
  妻子对吸毒深恶痛绝,如果知道阿龙身边有吸毒的朋友,会不停地骂对方,要求他们停止往来。
  每次探视,她也会跟他吵,抱怨他把一大摊子事留给自己,但更多的还是劝解:"一定不要再吸了,再吸,你都吸死了。"阿龙讪讪地赔笑:"是是,不吸了,真的不吸了。"
  8岁的女儿现在还不知道他吸毒,家人只是跟她说:"爸爸出差了。"随着女儿慢慢长大,他很担心女儿有一天会知道真相。
    【90后男孩约见漂亮女网友被引诱吸毒】
  小明是戒毒所唯一一个90后戒毒人员。人多的时候,他不爱说话,只是斜着眼角冷冷地看着你,注意到对方也在观察自己,他会低下头,盯着地面,像在想事情。但如果主动跟他交流,他会青涩地笑着说:"好紧张。"
  很小的时候,小明的父母就离婚了,他跟着妈妈过日子。缺乏父亲的关爱和管束,让天性调皮的他更加无所畏惧,十四岁就不再上学,离开家,单独在外租房住。他结识了一些朋友,这些朋友中有部分人吸毒,但他当时不吸。
  2年前,小明网上认识了一个姑娘,又白又瘦,特别漂亮。见面的当天晚上,他们就在宾馆开房了,女孩最后拿出冰毒,让他吸食。他曾犹豫了一下,但抹不开作为男子汉的面子,吸了第一口。他现在还清晰记得当时的感受,"兴奋的感觉一下子冲到了脑门,头皮发热,特别快!"
  从那次之后,他对冰毒的依赖一发而不可收,开始跟朋友聚在一起共同"溜冰",平时也不上班,每天的生活只剩下喝酒、赌博和吸毒。有时吸食后,精神特别亢奋,他会开着车,在市区转圈,一转就是一夜,偶尔还会直接飙到高速上。现在的他,回忆起当时的疯狂举动,不住摇头说:"当时一点儿都不害怕,在戒毒所接受教育后,才开始害怕,现在想想真后怕。"
  赌博和吸毒,让他之前在担保公司帮人讨债攒的二三十万,很快花光。他有时会厚着脸皮蹭朋友的冰毒吸,有时就回家找母亲讨钱买毒品。母亲多次劝他自愿戒毒,他会应付说:"不用,我能自己戒掉。"但很快,他又跟朋友聚在一起。直到去年十月份,他在网吧吸毒被当场抓获。
  在戒毒所的8个月,每次探视日,母亲都会来,几乎看到儿子就哭。"看见她哭,我心里也难受,但还不能表现出来,我得笑着跟她说,我过得很好,戒毒很顺利。否则她会担心。"说完这句话,他停顿了很长时间后说:"其实都是作的,是我自己作的。"
  他说将来出了戒毒所,一定会脚踏实地过日子,不再跟以前的朋友来往,"没啥意思,现在想想,真没意思"。
    【商人染毒瘾后损失四百多万:我没脸见任何人】
  跟戒毒所里其他戒毒学员的沉默不同,老冯看起来很轻松,爱聊天也爱笑。他会当着戒毒民警的面,大声跟旁人夸赞民警的贴心,然后偷偷瞄他一眼。
  他这样定义自己的人生:"我是一个成功的男人,也是一个失败的男人。"之所以称为成功,是他吸毒前引以为豪的生意,他声称自己曾挽救了一个濒临倒闭的齿轮厂,将年营业额做到近百万。而说自己失败,是吸毒后,生意处处不顺,从家境富裕到现在的一无所有。吸毒后,毒资加上生意亏损,他损失了大概四百多万。
  吸毒后,他跟妻子离婚,心情更加郁闷,吸毒频率变大,有时一天会吸食两三克冰毒。慢慢地,精神开始产生幻觉,常认为周围的人想迫害他,还常常听到奇怪的声音,脾气越来越暴躁。家人难以忍受,就把他送进了戒毒所,等他好转回家后,马上又开始吸食,再次被抓。
  他和前妻育有一子一女,姐弟俩偶尔会来探视父亲。老冯说:"其实我不想见任何人,现在这个样子,我没脸见他们。"但当在探访室,看到同屋的学员和老婆孩子亲密地聊天,他一扫平时的嬉皮笑脸,手扶着门框,直直地盯着看。
  进戒毒所前,他有一个女朋友。女朋友几次劝他戒毒不成,很生气,说:"你吸我也吸!"也染上毒瘾,目前在其他戒毒所戒毒。
  他像戒毒民警一样,侃侃而谈各种毒品的危害,还在茶杯表面贴上自创的戒毒口号:"不找任何理由去吸毒,要找任何理由去戒毒",以此来表达想要戒毒成功的决心。
       【吸毒小伙沉溺赌博输光家产:我没有上瘾】
     今年27岁的小雷,到现在都觉得冰毒的危害不大,他一直强调"我没有上瘾。"
  他第一次接触冰毒是2年前,在宾馆看到朋友吸食,觉得好奇,也想尝尝。此后就没有断过。
  一年后,他发现自己体力大不如以前,容易觉得累,记忆力也变差。而且吸毒后,他不再工作,沉溺于电子赌博——一种叫做"打鱼"的竞技类游戏,他甚至在右胳膊纹上了一条大鱼,左胳膊则是一条象征权力的龙。赌博让他输掉了一百多万,自己的钱输光,车卖掉后,他又借了五六十万的外债用于赌博。
  家人开始说服他戒毒,他也同意,但一直以为是进戒毒医院,没想到被母亲直接举报进了戒毒所。最初他觉得不自由,愤怒、抗拒,会跟来探视的家人大声吵架,慢慢地接受了,"在哪儿戒都一样。这里的环境还更纯粹哩,戒得更彻底。"
  现在的他,体力一天比一天好,戒毒所举办集体健身活动时,别人会选择台球、跑步机等相对温和的运动,他却只钟情于散打桩,以彰显自己的力量,他用双手双脚不停地捶打,当散打桩因被用力捶击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时,他开心地笑了。
  他坚信自己以后一定不会再吸毒,他说离开戒毒所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今年已经6岁的女儿,告诉她:"爸爸戒毒了,以后一定会好好做事,照顾你和妈妈。"
  这里的每一个戒毒学员都声称一定不会再吸毒,但很多人都至少有两次戒毒经历。毒瘾好戒,心瘾难除。据媒体报道,目前没有任何特效药能够戒除吸毒者的心瘾。他们能做的,就是离开曾经的吸毒圈,但这并不容易。

往期回顾

  • 饥饿宝宝
  • 爱,无言
  • 相爱第617天
  • 裸婚夫妻
  • 晚安,郑州
  • 逝儿重生
  • 异国郑漂
  • 我和我的窝
  • 被毒蚀的人生
  • 割肝救夫
  • 捕渔者说
  • 无助宝宝
  • 寻美之路
  • 当你老了
  • 陈丫头行走梦
  • 天使之爱
  • 交巡警日与夜
  • 救救我的眼癌宝宝
  • 劳动者的脚步
  • 癌症旅馆
  • 王屋隐士
  • 老房子
  • 隐居在石佛村的梵高们
  • 地球村的淘金梦
  • 春节运动会
  • 童言雾语
  • 征女启事
  • 生死之门
  • 不败的向阳花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