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107期:异国“郑漂”

分享到:
异国“郑漂”

图/崔光华 文/郑琦琦(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在街上碰到外国人,你会是什么反应?也许多数人都会情不自禁的多看两眼。随着经济的发展,在郑州街头碰到外国人已经逐渐变成常事。这些来自异国他乡的人,为什么选择“漂”在郑州?我们有幸走近几位在郑州的外国朋友,为你讲述“老外在河南”的故事。
    【留学生Mufi:这里就像家一样 没有不适应】
  22岁的莫非是印度人,现在在郑州大学主修医学,今年是他来中国当留学生的第四个年头。   见到他时,他一身短裤T恤,穿拖鞋骑电动车,傍晚的十字路口车流如织,除了肤色黑一些,人群中的他并不十分显眼。
  用莫非的话说,来到中国,很大程度上是“父母的安排”。跟许多孩子梦想当警察当科学家一样,小时候的莫非曾天天囔囔着要当医生。随着年龄的增长,这样的愿望连他自己都有些模糊,但他的爸爸妈妈却较了真。于是,18岁那年,莫非被父母送往中国学医,成为郑州大学的一名学生,而那个时候,莫非甚至连一句中文也不会说。
  刚来时,由于语言不通,莫非也闹过很多笑话。但在郑州四年,通过自学,如今他的中文已经相当流利,与他交谈,时不时还能从他的中国话里听出一些“河南味儿”,“这里就像我的家一样,没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莫非所住的学生宿舍里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留学生,虽然国籍和肤色不同,但年纪相仿,大家总能迅速打成一片。“我在这边朋友很多,他们对我也很友好。”
  偶尔,莫非也会和朋友们在宿舍做上一顿印度饭菜,但实际上,他对中国饮食也很喜欢,“很多炒菜都很好吃,跟我们那里不同。”
  微信上,莫非的头像是一张自己身着唐装的照片,背景则是中国古建筑,“我对中国文化很感兴趣。” 
    【外教Tom:郑州让我“大开眼界”】
  在自己的学生眼里,已经60多岁的Tom是个风趣幽默的“胖老头”。几年前,已经退休的Tom从一个美国小镇来到郑州,成为一家外语培训机构的外教,一呆就是四五年。谈到对郑州的印象,Tom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个大城市,让我大开眼界。”
  当时,在郑州的外国人并不多,下班的空闲时间,Tom喜欢到一些酒吧打发时间,因为那里能碰到许多跟自己一样的“外来客”。也是在那里,他认识了现在的妻子。虽然两人年纪相差十几岁,但爱情的力量还是让他们走到了一起。不顾女方家人的反对和他人的眼光,两人很快走进了婚姻殿堂。
  现在,为了工作方便,夫妻俩住在租来的房子里。屋子虽然不大,但东西放的满满当当,却很有家的感觉。阳台上堆满了Tom教英语用的资料,还有许多他和妻子一起做的趣味卡片;客厅的茶几上放着笔记本电脑和一台打印机,俨然是一个小小的“工作室”;一面墙上挂着大大的美国国旗,另一面墙则挂满了夫妻俩的合影,温馨有爱。
  两人刚认识时,Tom只能简单的说几句中文,妻子的英文也并不好,他们也曾试图做出改变:在门上贴上标有拼音和英文的简单单词,准备教学卡片时顺便让妻子学英语,然而即便如此,Tom的中文和妻子的英文也都并没有太大的长进。谈及此,他们相视一笑,不约而同归结于懒,但也许两个人真的相爱,语音并不能成为障碍。“如果我早知道会在中国遇到她,我会早来三十年,现在她是我的女王。”说完Tom甜蜜的吻向妻子的额头,满是怜爱。
  正值暑假,Tom在国外留学的继女刚回国不久。在家里,两人常常“没大没小”,相互开玩笑打闹。“有时候觉得嫁给他就好像自己又养了一个大男孩。”看着在屋里一起不正经玩儿着乐器的父女俩,妻子忍不住感叹。
  下课后,Tom会自己在家弹奏一些美国的乡村音乐,琴声流畅,让人仿佛置身异国他乡。也有些时候,他也会和妻子去酒吧,听一些中国的老歌。“我十分喜欢邓丽君,她唱的很好。”
    【鼓手Leo:爱没有理由】
  如果没有采访Leo,很难想象,在郑州的地下,除了穿梭而过的地铁和昼夜施工的机器,还有一些人的青春与梦想轰鸣而过。他们租来地下室,精心装修与改造,在终年没有阳光的角落歌唱呐喊,永远年轻热血。
  4年前,还在巴西的Leo偶然听朋友说可以来中国教英文,从小就不安分的他立刻有了兴趣。彼时,他对中国的印象还停留在只知道“中国功夫”、“长城”、“毛主席”的阶段。得知这个消息后,Leo上网搜索了一番,决定来中国。对于这个决定,Leo的母亲并不同意,因为他是家里的独生子,但父亲却很支持他。“当时我爸爸跟我说,Leo,你还没结婚,没有家庭,没有这些羁绊,去做你想做的事吧。”三天后,Leo买到从巴西来中国的机票。因为Leo的家乡Joincille与郑州是国际友好城市,郑州也成为Leo来中国的第一选择。
  在一节外教课上,Leo认识了来“蹭课”的郑州女孩儿姚星伊,对她一见钟情。一开始,姚星伊的父母对他们的这场恋爱大吃一惊,不能接受。“我没有与他们争执,而是带Leo跟他们见面,让他们抛去国籍和距离上的顾忌,直接感受他这个人。”就这样,慢慢地,父母对Leo有了了解,放心的把女儿交给了这个大洋彼岸的大男孩。
  现在,除了外教,Leo的另一个身份是鼓手,他和另外两个外国朋友组成乐队,因为三个成员都出生于1981年,乐队取名“The 81’s”。已经三十多岁的大男人玩儿起摇滚,依然活力四射。
  Leo有两个雷打不动的习惯,一是每天定闹钟,早上与父母通电话聊天,另一个就是每周无论多忙,都会在租来的地下室里练习摇滚,那是他和朋友们例行的“Boy’s time”。“打鼓是我缓解压力的一种方式。”
  婚后,两人一直住在郑州。“可能过一段会去巴西住一些日子,毕竟他也是独生子,两边老人的感受我们都要考虑到。”姚星伊说。谈到对郑州的感受,Leo的反应很直接:“Noisy,crowded,but home.”(吵闹,拥挤,但现在是我的家。)
  Leo说,当年自己用几天的时间决定来到中国,没想到却在这里找到了一生的方向。“爱没有理由”,对喜欢的音乐如此,对爱人更是如此。

  世界很大,我们一生中会与无数人擦肩而过,却无半点交集;世界也很小,即便是地球两端的人,也能漂洋过海走到一起,成为朋友,甚至结伴余生。这很大与很小之间的部分,也许就是所谓因缘际会。

往期回顾

  • 饥饿宝宝
  • 爱,无言
  • 相爱第617天
  • 裸婚夫妻
  • 晚安,郑州
  • 逝儿重生
  • 异国郑漂
  • 我和我的窝
  • 被毒蚀的人生
  • 割肝救夫
  • 捕渔者说
  • 无助宝宝
  • 寻美之路
  • 当你老了
  • 陈丫头行走梦
  • 天使之爱
  • 交巡警日与夜
  • 救救我的眼癌宝宝
  • 劳动者的脚步
  • 癌症旅馆
  • 王屋隐士
  • 老房子
  • 隐居在石佛村的梵高们
  • 地球村的淘金梦
  • 春节运动会
  • 童言雾语
  • 征女启事
  • 生死之门
  • 不败的向阳花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