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109期:晚安,郑州

分享到:
晚安,郑州

图/文 崔光华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当灯火渐次点亮入夜的城市,四面八方的汹涌人群缓缓消失在一个又一个拐弯之后,这座终日喧闹的都市,才会有片刻相对而言的安静。
  没有飞鸟归巢,也没有炊烟袅袅,甚至很多时候很多地方都看不到日落西斜,但对于众多生活奔波于此的普通民众来说,这座雾霾重重、堵车依旧的城市,仍然意味着一个归宿。
    【无处安放的晚安】
  有家的地方就有晚餐,有家的地方就有温暖,再不济,也会有张安眠的床。
  但当我们真正在深夜沿着河流般支脉众多的街道一一寻去,会发现有很多身影并非是舒坦地睡在家中软软的床上,他们有的睡在地上,有的睡在车上,有的睡在路灯下,有的睡在台阶旁,有的睡在天桥,有的睡在角落......这其中,有老人,也有中年人,有等人的青年,也有卖菜的大叔。
  他们并非全都是流浪人员,但无一例外都是社会底层的普通百姓,他们或无家可归,或租来的房子过于闷热,或为了省钱不愿寻找临时住所。为了人身安全,外宿人员大多都会选择主干道、公共广场、公园等人多、灯亮之处。
  但夏日夜晚的郑州,即便是晚上一两点,也常是车声、施工声不断,并不会真的安静下来。
  显而易见,这种环境并不是人们理想中的休憩场所。一位睡在天桥上的老大爷说,“特别困的时候,就算躺在火车道旁边,一样能睡着,习惯了就好了”。
  是没能拼命努力去为自己挣一个舒服的家,还是曾经努力过最终仍然不那么如意?是宁愿孤独流浪也不愿意就救助站接受帮助,还是救助站也不能解决永恒的问题?是偶尔一次,还是常年如此?我们无从深究。
  人无生来高贵贫贱之分,很多人的遭遇都与自身努力与否息息相关。然而,在我们心生“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情绪里,却往往难以真的苛责起来。就像我们难免会想,如果炎炎夏日外宿街头尚且能够接受,那冷风刺骨的隆冬寒夜他们又将如何度过?
    【这城市之大,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回家】
  霓虹闪烁、繁华喧闹的都市,或许从来都不曾张开温柔的臂弯,给正路过或正生活于此的人们,一份真正的归属感。原来这城市之大,夜之深沉,原来这城市之大,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回家。
  晚安,郑州。晚安,所有未眠的人们。

往期回顾

  • 饥饿宝宝
  • 爱,无言
  • 相爱第617天
  • 裸婚夫妻
  • 晚安,郑州
  • 逝儿重生
  • 异国郑漂
  • 我和我的窝
  • 被毒蚀的人生
  • 割肝救夫
  • 捕渔者说
  • 无助宝宝
  • 寻美之路
  • 当你老了
  • 陈丫头行走梦
  • 天使之爱
  • 交巡警日与夜
  • 救救我的眼癌宝宝
  • 劳动者的脚步
  • 癌症旅馆
  • 王屋隐士
  • 老房子
  • 隐居在石佛村的梵高们
  • 地球村的淘金梦
  • 春节运动会
  • 童言雾语
  • 征女启事
  • 生死之门
  • 不败的向阳花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