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110期:裸婚夫妻

分享到:
裸婚夫妻

图/周波 文/于聪聪(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需求,每个时代的婚姻也大相径庭。50后、60后曾经的婚姻,是领张结婚证,两个人就组成了一个家庭。如今,在高昂的生活成本面前,80后、90后结婚前,会更关心房子、车子等问题。
  而裸婚,即"不买房、不买车、不办婚礼甚至没有婚戒而直接领结婚证的结婚方式",开始不再那么理直气壮,变得越来越可贵和稀缺。七夕前夕,我们征集了4对裸婚夫妻,听他们聊聊自己的故事。
      【退伍军人王英军:我要给她买个三室一厅】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界定王英军夫妇的状态,好像除了"幸福",没有更加贴切的词语了。
  王英军初识吕莎莎时,是他最落魄的时候,刚刚退伍归来,没钱没工作,每天焦头烂额地忙着找工作。莎莎觉得跟他聊得来,想法一致,很开心地跟他在一起了。那个时候,莎莎白天上班,下了班就陪着王英军找工作。
  两个人住在城中村,房间很小,全天不见阳光,白天也要开着灯。新衣服洗后不敢拿天台晒,因为常丢,只能使劲儿拧掉衣服的水分,放在幽黑的房间里,慢慢晾干。他们风趣地称这为"风干"。在城中村的生活,也并不稳定。他们前后搬了5次家,住过各种村子,每次都是骑着电动车,后座上驮着大大的包袱,一点一点地搬。
  虽然条件艰苦,吕莎莎依旧觉得在城中村的日子,是最美好的时光。那时候的生活,和现在已经结婚生子的生活相比,更纯粹,也更自由,不琐碎。
  他们在2013年1月4日这天领的证,因为认为"一生一世"的寓意,很浪漫。但浪漫只是体现在了日期上,形式上当时除了一张结婚证,其他全没有,没有婚礼,没有婚纱照,没有婚戒……
  王英军觉得太亏欠老婆,试探着问:"要不,我们去拍套婚纱照吧?"莎莎则说:"拍室内的不好看,室外的,天气又太冷,还是算了。"他又问:"那要不,凑点儿钱,买个戒指吧?"她说:"要买就买好的,我要白金的,加大钻石。现在买只能买不太好的,还是等以后再说吧~"这句话,王英军记在了心上。
  一年后,在西双版纳出差的他,用8天的时间完成了原本需要10天完成的工作,乘坐最后一班飞机,在结婚一周年那天的最后十分钟,赶到了家。吕莎莎只记得自己被蒙着眼,带到了另一间屋子,房间里放着音乐,睁开眼睛,看到地上用蜡烛摆着的心形图案,里面散落着玫瑰花,花上放着一个小兔子,那是吕莎莎的属相。她打开,一个钻石戒指发出暖暖的光。王英军盯着她的眼睛说:"我一定会让你住上三室一厅的大房子,"吕莎莎哭得说不出话。
  现在的他们,儿子出生不到一年,虽然依旧租房住,但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王英军心中一直惦记着对妻子的承诺,他跟我们说:"到现在为止,都没有给她很好的生活。如果大豫网能报道我们,就会有很多人看到。我想让更多人见证这个承诺。我一定会靠自己,让她住上大房子。"
  临离开,他突然叫住我们,小心翼翼地问:"那个……我见咱们聊天的时候有录音,能不能到时候发我一份?我想留作纪念,很多年后拿出来听,会很怀念。"
    【小青:我不后悔裸婚】
  小青比老公阿宏大6岁,是典型的姐弟恋,他们是3年前在广州一个饭局上认识的。小青当时32岁,在很多人眼里,已经是个老姑娘。她也常能感受到身边同事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同情。她表面不在意,心里很难受。但和阿宏的交流,让她感受到了尊重。
  阿宏是四川人,在小青看来,当时的他,个子虽然不高,但身形敦厚,长得"大气",讲话也完全看不出年龄比自己小,显得成熟稳重。最重要的是,他不介意自己年龄大。她有些动心了。
  半个月后,两人的珠江夜游,让她彻底卸下防备。现在的她回忆起来,依旧觉得那是最美好的一次约会。两个人沿着珠江岸边一直走一直走,走了很久,也聊了很多。阿宏当时很体贴,忙前忙后买水果,而且会把水果剥皮,再递给她吃。她被阿宏的温暖打动了。
  两个人确定关系后,进展很快,半年后结婚。没有婚戒,没有婚房,也没有像样的婚宴。但婚后的生活,并没有小青想象的幸福美满。
  结婚没多久,丈夫就张罗着和朋友创业办厂,后来厂子没办起来,家里的存款全砸了进去。俩人变得一无所有,但分歧和矛盾并没有在当时产生,而是在13年儿子出生后集中爆发。抚养孩子需要耗费更多的时间和金钱,这让刚刚破产的两个人压力陡增。
  两个人开始相互抱怨,小青认为他没有尽到做父亲和丈夫的责任,不上进,太贪玩,对孩子疏于照顾。"我当时生孩子的钱,还是我妹妹掏的,他当时在现场,但没带钱。"现在想起这件事,小青依旧有些愤愤不平。
  丈夫也对小青生出不满,认为她对公婆不够和善,天天嘴里只说"钱钱钱",太物质。矛盾从最初的简单拌嘴,上升到激烈的争吵,有时甚至会大打出手。
结婚没多久,丈夫就张罗着和朋友创业办厂,后来厂子没办起来,家里的存款全砸了进去。俩人变得一无所有,但分歧和矛盾并没有在当时产生,而是在13年儿子出生后集中爆发。抚养孩子需要耗费更多的时间和金钱,这让刚刚破产的两个人压力陡增。
  在一次搬家过程中,因"丈夫想休息吃饭,而小青想让其继续干活",两个人再次发生矛盾,这次还引发了双方家长的相互指责争执。这次争吵,让小青觉得很疲惫,她带着儿子从广州回到河南,想让两个人静一静。一回来就是两年。
  现在的小青,一个人在郑州独自打拼。父母则帮忙照看孩子。她并不后悔裸婚,"两个人婚姻出了问题,肯定不是一个人的问题,可能我的脾气不好,有些火爆……假如再有一次机会,还是会跟他结婚。他现在还像一个孩子,我相信有长大的那天。"
    【个体老板小刘:我占了个大便宜】
  小刘和小童是一对看起来很安静的夫妻。小刘平时话不多,更多的时候,是低着头干活,小童是广西人,有着南方姑娘特有的娇小和瘦弱,说话轻声轻气。
  两口子在郑州开了一家小店,不忙的时候,常一起待在店铺里,小刘对着电脑忙工作,小童则主要负责带孩子,店里常常很安静,偶尔能听到快3岁的女儿清脆的笑声和小童的低语声。
  他们是通过网恋走到一起的,俩人都不太记得当时是如何互相加了好友。小童眨巴着眼睛说:"是他加的我。"小刘笑笑,不反驳也不肯定。"当时觉得挺聊得来的,就一直聊。大概1年后,我们俩在郑州见了第一面。"这次见面后,小童放弃了在事业单位工作的机会,长期待在郑州。
  2012年9月份,俩人领了结婚证,只简单在小刘老家洛阳办了酒席,婚礼一共花了一万多块钱。而在当时,小刘的朋友们结婚,花销至少在10万元以上。"其实我算是占了个大便宜。"小刘说。
  婚后不久,女儿就出生了。三口之家,仍旧租房子住,生活并不宽裕。两个人的小店接连搬了3次家,每次都是刚要稳定下来,客源刚刚维持好,就遇到拆迁。每次都需要从头再来,收入并不稳定。有时候想给女儿买一个贵一些的玩具,都需要考虑再三。他们利用店里废弃的A4纸,打印出动物、水果的图案,让女儿用画笔涂着玩,她依旧涂得很开心。谈起买房买车,他们彼此对看了一眼,苦笑着说:"现在这个事儿还不敢想。"
  生活的清苦,并没有消耗掉两个人的感情。小童很满足,每次谈起小刘,都满脸堆笑。在她的眼中,平素沉默寡言的小刘,偶尔也有浪漫的一面。曾经有一次,小刘坐了二十多个小时的硬座,从郑州到南宁,给回老家探亲的老婆送御寒衣服。在小童家楼下,他给她打电话,说:"快递员到了,下楼领快递。"小童没料到看到的会是他,很吃惊,站在夜色中,一脸乐呵呵地傻笑。
  谈及喜欢对方什么,小刘仰着头认真思考了好久,说:"她,没有让我讨厌的地方。"
  婚姻如饮水,冷暖自知。不管是一清二白的裸婚,还是好车好房的富婚,幸福都是最终的追求,而能够维系幸福的,不是外在的形式,而是人。

往期回顾

  • 饥饿宝宝
  • 爱,无言
  • 相爱第617天
  • 裸婚夫妻
  • 晚安,郑州
  • 逝儿重生
  • 异国郑漂
  • 我和我的窝
  • 被毒蚀的人生
  • 割肝救夫
  • 捕渔者说
  • 无助宝宝
  • 寻美之路
  • 当你老了
  • 陈丫头行走梦
  • 天使之爱
  • 交巡警日与夜
  • 救救我的眼癌宝宝
  • 劳动者的脚步
  • 癌症旅馆
  • 王屋隐士
  • 老房子
  • 隐居在石佛村的梵高们
  • 地球村的淘金梦
  • 春节运动会
  • 童言雾语
  • 征女启事
  • 生死之门
  • 不败的向阳花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