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112期:爱·无言

分享到:
爱·无言

图/崔光华 文/郑琦琦(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莺歌燕语、人声鼎沸,对健全人来说,这世上的声音有美妙,有嘈杂。但聋哑人的世界,却像没有字幕的默片电影,命运的手按下静音键,他们的生活从此鸦雀无声。
  家住安阳的小蛮和常帅都是聋哑人,爱让他们结为夫妻。他们的爱情誓言,说不出,听不到,却在每日柴米油盐的琐碎和关于未来的憧憬里,慢慢生长。
    【相遇:“同病相怜”携手】
  常帅今年25岁,出生10天时,因为生病误用了链霉素导致听觉神经受损,但家人直到其两三岁时才发觉。此后虽然多次带他求医,但都没有结果。母亲在他稍大一点的时候将他送去特殊教育学校学习,希望他能在老师的帮助下找到与外界沟通的方式。
  在聋哑学校学习几年后,常帅在学校遇到了自己的爱人小蛮。两人年纪相仿,又同是聋哑人,很快坠入爱河。
  一开始,家人并不同意常帅找聋哑人做爱人,也试图给他介绍过身体其他方面有缺陷的女孩。但在常帅看来,与正常人交流反而更难,只有同是聋哑人的小蛮才更加了解自己,也能更好沟通。
  2012年,两人结婚。“我心里默默喜欢她,终于我敢说爱她”。被问到两人恋爱经历时,常帅用手机打出这样一行字。 
    【相知:努力“打拼”生活】
  婚后,常帅和小蛮曾多次尝试去找工作,但屡屡因为是聋哑人而遭到拒绝。父母和姐姐们拿出积蓄,一家人开了早餐店,却因生意不景气关门。
  为了帮助儿子自力更生,去年,常帅妈妈四处求人,跟着一个烧饼摊老板学习打烧饼,回来后买来卖烧饼的炉子和小车,手把手教给儿子儿媳。就这样,小夫妻俩的烧饼摊开业了。
  怕他们做生意与人不好交流,家人在烧饼摊的横幅上写出“聋哑人摊位,请多关照”的字样。为人本分老实,做生意童叟无欺,夫妻俩的小摊很快便聚集了一定人气。看到有流浪乞讨的人,小蛮会主动送烧饼给他们,有人被他们的爱心感动,下班路上专程绕远路来买他们的烧饼。
  但有一次,小蛮却哭了。那天回到家,小蛮默默流眼泪,婆婆上前问,才知道她收到了假钱。事后,她虽然想起来钱是谁给的,却没有证据,无从要起。被人一张一百块钱的假币买走了烧饼,还白白搭上90多元的真钱,让小蛮觉得十分委屈。婆婆边安慰她,边买来验钞机。“他们这些聋哑人跟别人接触的少,想的也少,想不到有人会骗他们。”  晚安,郑州。
    【相守:共同憧憬未来】
  现在,两人有个活泼可爱的儿子,正读幼儿园。儿子的听力也不太好,除了日常的花销,两人还需要攒钱为儿子看病。
  最近,因为创建卫生城市,小摊被劝回,卖烧饼的事只能暂时搁浅。常帅跟着父亲到一家工厂做苦工,工作是制作钢厂所有的大小水泥球,工资按件计算,做成一个大球能赚1.5元,而小球只能赚1.2元。父子俩每天从早上五六点到晚上八点,一天只能做六七十个。“虽然累,但是很值得。”被问到怕不怕辛苦时,常帅这样回答。
  现在,小蛮有了第二个孩子,两人对这个未出世的孩子充满期待,但也有担忧。谈到未来,常帅希望能通过自己的打拼,开一个小烧饼店,“我对做烧饼有信心。”
  世上的爱有千百种,轰轰烈烈是一种,平平淡淡也是一种。平淡的日子与爱的人相守,虽辛苦,却甜蜜。他们听不见万种声响,彼此的真心却奏出最美的乐章。
    周改花(小蛮婆婆):18530587721

往期回顾

  • 饥饿宝宝
  • 爱,无言
  • 相爱第617天
  • 裸婚夫妻
  • 晚安,郑州
  • 逝儿重生
  • 异国郑漂
  • 我和我的窝
  • 被毒蚀的人生
  • 割肝救夫
  • 捕渔者说
  • 无助宝宝
  • 寻美之路
  • 当你老了
  • 陈丫头行走梦
  • 天使之爱
  • 交巡警日与夜
  • 救救我的眼癌宝宝
  • 劳动者的脚步
  • 癌症旅馆
  • 王屋隐士
  • 老房子
  • 隐居在石佛村的梵高们
  • 地球村的淘金梦
  • 春节运动会
  • 童言雾语
  • 征女启事
  • 生死之门
  • 不败的向阳花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