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121期:最后的豫剧大篷车

分享到:
最后的豫剧大篷车

图/文 崔光华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四方生旦唱春秋人道是雾中花镜中月,
  几代忠奸敷演义孰台分古时曲今时间。
    【现状与情怀】
  提起河南,豫剧就是绕不过去的重要标签之一。数百年来,豫剧经历了从无到有、从一般到复杂、从起始到繁荣、从繁荣到平淡的漫长演变。生于斯长于斯的河南豫剧,铿锵大气、抑扬有度、行腔酣畅的唱腔,至今仍在这片土地上流传。 豫剧,是中国五大戏曲剧种之一,中国第一大地方剧种,被西方人称赞为“东方咏叹调”、“中国歌剧”。
  豫剧以唱腔大气磅礴、抑扬有度、吐字清晰、韵味醇美、生动活泼、有血有肉、富有情感张力著称,豫剧艺术古今兼纳、刚柔相济、豁达宽厚,与中原文化中崇尚的“中和”、“中庸”之美相互映衬。但由于时代的飞速发展,社会意识形态和审美观念在近些年里的巨大变化,豫剧的生存开始出现危机。娱乐方式的多元化,各类文艺节目形式的层出不穷,导致观众数量急遽缩减,表演人才缺乏,优秀剧目后继无人。
  在信息爆炸、时代更迭不止的新世界里,一直沿袭传统、守护传统的豫剧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尴尬局面。虽然豫剧早在2006年就被国务院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但这并没有起到太多实质性的作用。
  及至今日,豫剧在河南仍有强大的群众基础,尤其是县市、农村等地区的中老年人民群众心中,戏剧的存在对他们而言仍有重要意义。若是逢村会、红白喜事或庆典、节日之际,我们偶尔也会在街头见到记忆中亲切的戏台,听见锣鼓锵锵、弦乐不止里清脆质朴、宽厚浩然的熟悉唱腔。咿咿呀呀的转音里,水袖翻转,碎步轻捻,大红大绿的油彩涂上脸。时光倒退到童年时节,我们不安分地半坐在小板凳上,依靠着奶奶或爷爷,在他们津津有味看戏的满足里,思绪飞上了天。
    【传承与迷茫】
  然而,种种情怀与怀念都无力抵抗当下的现实。我们不得不仍然在豫剧文化的不断消沉中,一边喊着保护,一边无能为力的任其流逝。演员收入微薄,发展前景惨淡,剧目创新乏力,与年轻观众心理需求沟壑日深……
  显而易见,如果当下的这批演员和观众在将来某个年岁里都老到无法再相互约会时,我们或许也就只能通过影像资料来回味豫剧曾经的辉煌了。
    走吧,让我们再去听一场戏,在还来得及的时候。
  

往期回顾

  • 饥饿宝宝
  • 爱,无言
  • 相爱第617天
  • 裸婚夫妻
  • 晚安,郑州
  • 逝儿重生
  • 异国郑漂
  • 我和我的窝
  • 被毒蚀的人生
  • 割肝救夫
  • 捕渔者说
  • 无助宝宝
  • 寻美之路
  • 当你老了
  • 陈丫头行走梦
  • 天使之爱
  • 交巡警日与夜
  • 救救我的眼癌宝宝
  • 劳动者的脚步
  • 癌症旅馆
  • 王屋隐士
  • 老房子
  • 隐居在石佛村的梵高们
  • 地球村的淘金梦
  • 春节运动会
  • 童言雾语
  • 征女启事
  • 生死之门
  • 不败的向阳花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