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123期:城村之上

分享到:
城村之上——航拍郑州城中村

图/崔光华 文/郑琦琦(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城中村,几乎每个郑漂都熟悉的地方,单从名字,就能看出它处境的尴尬。随着城市的发展,一个又一个城中村消失。这一次,我们将镜头抬高,从城市上空俯瞰这些被高楼包围的村庄。从网友的只言片语里,看一看他们曾生活过的地方。
    【陈寨】
  位于郑州北环文化路附近的陈寨,常住人口只有3394人,租房人口却达13.2万,是郑州最大的城中村,有说法称其“一个村住了一个县城的人”。这里夜晚灯红酒绿,十分热闹,被称“中原小香港”。
  网友“老鼠喝晕满街找猫”:08年去郑州上学,下学找工作就是在陈寨,跟女朋友在一起租个小房间,艰苦却快乐着,城中村拆迁,不知道有多少情侣因为房价分手,不知道有多少刚毕业的学生要跑很远去上班。
    【庙李】
  与陈寨相邻的是郑州另一个知名城中村——庙李。这里常住人口4000人左右,流动人口9万多,被称“小澳门”,小吃众多。
  网友“橙子”:2007年在庙李结婚,2009年生孩搬走了,2012年孩子三岁时又搬回庙李,我感觉又回到了熟悉的地方,刚开始孩子不习惯,总是一生气就说他要回我们以前的家,慢慢的他也习惯了。现在已经搬进新家一年多了,有空了还是会带他去庙李转一圈。
    【刘庄】
  据2013年派出所数据,花园路附近的赵庄、高皇寨、刘庄、柳林四个城中村加上周边一些社区有40万人,曾在刘庄出现“万人挤公交”的盛况,被调侃“还没到单位已下班。”
  网友“刘杰”:以前上学不知道城中村的是个什么概念,毕业了,我同学说是在城中村住呢,我才知道什么是城中村。在刘庄已经住了快四个年头了,很方便。
    【柳林】
  柳林因柳得名,新中国成立前是郑州北部区域中心。1994年被命名为“小康村”,2002年被列为都市村庄,如今面临拆迁。网友“胭脂醉红颜”:一直住在柳林,刚开始的柳林跟人的感觉是温暖、方便、热闹很接地气的感觉,可是现在那种感觉没有了,不是搬走了就忘记了,就是很烦郑州到处修路、到处都是车。
    【老鸦陈】
  老鸦陈村位于南阳路北段的江山路两侧,曾是郑州最大的城中村,2013年底启动拆迁。2014年出台的老鸦陈镇总体规划显示,未来老鸦陈镇将建成生态宜居片区。
  网友“阿焦”:老鸦陈,住了三个月,是2013年最热的三个月,12平米,每天晚上都被热醒,最后实在无奈租了一个空调窗机,太耗电不敢多开,趁着凉气赶紧睡,每天做饭满屋子烟气缭绕,辛苦了女朋友!现在我们买了房,苦日子过去了,回首想想,那些岁月却让自己终身难忘。
    【押砦】
  据地方志记载,在押砦村形成初期,在此居住姓押的人占多数,所以叫押砦村。随后常姓人口在此定居,被视为郑州常姓人最早的发源地。2013年启动拆迁。如今到押砦附近,先映入眼帘的是高大的苏荷中心大楼。
  网友“平凡洗礼年华”:一个脏乱差,环境卫生治安消防各种跟不上的地方,但只有在这个地方,才会没有什么压力。
    【枣庄】
  枣庄位于经三路上。拆迁之前,有村民回忆,2000年,自己家拆掉平房盖为2层楼房,有两个房间对外出租,到2005年,房屋已变成6层高,对外出租房间增加到60个。2014年底,枣庄拆迁现场扬尘弥漫如战争大片,饱受诟病。如今,枣庄土地被大片绿色防尘网覆盖,不知算不算短暂的“尘埃落定”。
    【马李庄】
  网友“丁岩先生”:30年前马李庄,三面环沙岗,沙岗上槐树成林、槐花飘香,村南是一望无际的水稻田。沙岗外面是郑州林场的大片葡萄园和梨树园,"千树万树梨花开"曾经是郑州市民郊游的绝好去处。后来,沙子被拉去做了建筑材料,梨花开处成了二十一世纪社区、葡萄园成了汽配市场,马李庄成为繁华却脏乱的都市村庄,直到今天消失。
    【小铺】
  小铺村和大铺村位于文化路科技市场附近,因为毗邻多所高校,成为许多大学毕业生和打工者来郑落脚的第一站。
  网友“给你温暖,只因我姓夏”:大铺铁板烧豆腐,对面的煎饼果子,里面一家山西的刀削面,买个柚子商贩会热情的问要不要去皮,公交站牌挤公交的心情,总之只有体会了才知道。
    【东关虎屯】
  东关虎屯因为处于花园路和农业路上的“风水宝地”,被称为郑州最“城”的城中村,在80年代后期起成郑漂集聚地。2005年,西关虎屯经改造成为郑州国贸360,而拆迁后的东关虎屯,未来将建成开放式购物公园。
  网友“朱宏玲”:刚来郑州是住在丰产路关虎屯的,晚上真是热闹,小吃各种多,卖衣服的,卖这卖那的,以前吃过饭都会下楼溜达一圈,现在拆了搬小区了,也没地溜达了。
    【姜砦】
  姜砦位于东风路文峰街附近,2014年启动改造,从上方俯瞰,黑色防尘网像一条一条的胶带,粘在大地上。
  网友“Robin”:那一年,刚毕业,和女朋友在姜寨租房,一间屋子,做饭,睡觉,卫生间,房租160块,在那里住了两年。08年结婚后不久的一段时间,郑州天天下雨,屋内潮湿的无法入睡,我和媳妇商量了一夜,天冷后就去在周围定了房子,首付都是借的。现在回想起那段时光,很珍惜!
    【老代庄】
  老代庄位于郑州航海中路客运总站南边,今年8月,曾有媒体报道老代庄“拆迁建筑垃圾被草草覆盖,生活垃圾遍地都是”。
  网友“张洋”:城中村虽说脏乱差,但是那里有太多回忆,想吃什么小吃,下楼就能买,特别方便,真拆的话,好舍不得,这里的记忆也要跟着拆掉!
    【孙八寨】
  孙八寨离老代庄不远,2014年春天开始拆迁,如今已基本拆完。
  网友“Sunshine”:孙八寨,七里闫,那里都承载了我四年的时光,每每想起来心里都无尽的感概,有欢笑,有泪水,拆掉的是一栋栋房子,拆不走的是回忆,老公说以后有钱了,还在那边买房子,不为别的,只为回忆。
    【闫垌村】
  闫垌村位于郑州二七区航海西路,不久前,媒体报道即将拆迁的闫垌村“家家加盖忙”,村里吊车林立,路边成建材市场。
  网友“小小念”:我出生在都市村庄,生长在那里。生孩子做月子的时候家里拆迁了。出月子的时候家没有了。总喜欢没事的时候看看那里,想想自己家的位置。现在很伤感,家没有了。
    【石佛村】
  高新区的石佛村最早因村中寺内有石佛得名。2006年,一名旅美画家看中了这里清新安静的环境,在此建立工作室,随后,越来越多的艺术家来这里安营扎寨,他们把屋顶装修成红色,象征热情和奔放,这里也曾被称“郑州798”。2014年,迫于拆迁压力,艺术家们陆续离开石佛。
    【张寨】
  张寨位于南阳路东风路附近,周围虽算不上繁华,但也热闹。如今拆迁工地外蓝色大门紧闭,不许外人出入。
  网友“双双":南阳路张寨,寺坡村,小铺村,姜砦村,一个地方拆了,就搬到下一个地方两三年时间换了四个地方,唉,不过还是有美好回忆的,我老公就是在小铺对我一见钟情的,现在宝宝也有了,回到了老家,希望我们美好的回忆不要伴随着城中村的拆迁而慢慢的淡化。
    【聂庄】
  摄影师光华:初识聂庄,是在2011年的炎炎夏日。彼时聂庄的拆迁工作已行进大半,整座村庄人去楼空,独留颓败萧条的街道、废墟和未拆完的建筑楼体。不远处,一只无处可归的流浪猫怯怯地望着我,欲鸣又止。转过街角,一扇锈迹斑斑的红色铁门映入眼帘,上面写着“再见吧!房客们,祝你们早日找到新归宿!”这幕幕情形让人不禁心下思量,曾在聂庄生活过的人们,如今过得还好吗?
    【燕庄】
  在郑州城中村改造的历程中,燕庄村的改造被誉为“桥头堡”,也曾作为成功的典范被屡屡提及。如今,燕庄中心区域被命名为“曼哈顿广场”,成为郑州新地标。
  对于曾生活在城中村的人来说,它只是一个居所,其种种好或不好,也许只有真正的租客,才更有发言权。

  (文中部分资料综合大河报、郑州晚报、东方今报、河南商报等相关报道)
  

往期回顾

  • 饥饿宝宝
  • 爱,无言
  • 相爱第617天
  • 裸婚夫妻
  • 晚安,郑州
  • 逝儿重生
  • 异国郑漂
  • 我和我的窝
  • 被毒蚀的人生
  • 割肝救夫
  • 捕渔者说
  • 无助宝宝
  • 寻美之路
  • 当你老了
  • 陈丫头行走梦
  • 天使之爱
  • 交巡警日与夜
  • 救救我的眼癌宝宝
  • 劳动者的脚步
  • 癌症旅馆
  • 王屋隐士
  • 老房子
  • 隐居在石佛村的梵高们
  • 地球村的淘金梦
  • 春节运动会
  • 童言雾语
  • 征女启事
  • 生死之门
  • 不败的向阳花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