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129期:胄十的老院子

分享到:
胄十的老院子

图/文:罗浩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这是胄十第四次搬家,他把家搬到了位于新密市曲梁镇李庄的一个老院子,经过两个月的修葺、整理,小院匠心独运,文艺范十足。
    【"愚笨的差等生"却是绘画的天才】
  胄十原名:曹生良,出生于青海化隆,画家、设计师、鼓手、行吟诗人、木匠等,多重身份。在青海老家"胄十"这个名字是神经病的意思,因为"胄"和"十"相加刚好是"曹"字,再加上周围朋友们叫多了,名字就这样叫了下来。面相粗犷、微壮、光头,和外貌相悖的是,他笑起来眼睛眯着,很温暖、随和。
  胄十无缘于任何美术机构和学院的专业训练,他向往的金字塔在多次的考试失败中慢慢坍塌。小人书就是他绘画萌芽的初级导师。他说:"今天有人问我是哪门哪派或出处的时候,我想说,我的最好导师是小人书,我的出处来自于自身的想象。"
    【曾四次搬家】
  当年他一直想考青海师院的美术系,没考上。就南下去了深圳,从事设计工作,由于妻子家是开封的,就回到了河南开封。然后因有了家庭的关系,定居在郑州石佛村,后来城中村拆迁,房租水涨船高,不得不把家搬到了乡村。目前他在一家居展柜厂做设计师工作,已经做了近十年,每月工资五千块,在厂里属于中下游收入,承担着家里所有的花费支出,晚上和周末他的身份就变成画家,作品以油画为主。
    【花费两个月修葺房屋】
  老院子有两间房,上房是老旧的瓦房,厢房是90年代建的平房,荒废多年,院子里杂草丛生,上房年久失修,里边更是破烂不堪,当时一块来看房的朋友劝他,这样的院子就别租了,但他觉得院子够大,租金也便宜,索性就租了下来,不过后来让他头疼的是打扫起来确实费劲,草要除、电要走、墙要刷、灰要扫,有时收拾晚了,就住在厢房的沙发上过夜,晚上,风呼呼的刮着,让他不寒而栗,就这样前后收拾了两个月,终于大功告成。
  "新院子"中央,一颗樱桃树,下边两把红色长椅加灰色石板桌。上房门前摆满了各种物件:老式的油灯、干枯的葫芦、形象模糊的石像、挂在红墙上的羊头等等。房间里几乎挂满了他各种大小、各个时期的画作,特有的颜料香味弥漫着整个房间。黑胶片、CD、各国的书籍、捡拾来的枯草装饰着每一个角落。就连厕所也被订上"有纸"、"没纸"的木板,整个院子充满匠心,可谓文艺范十足。
    【中式改良文艺范】
  韩希铭,胄十的妻子,开封人,学设计出身,08年与胄十相识于深圳,而后结婚,那时的胄十才刚刚开始创作,在她眼里胄十简直就是画画天才。
  她喜欢做衣服,自己设计制作的衣服别具风格,中式改良与现代款式相结合,设计的初衷和理念是舒适、自然。受众自然是文艺青年,她在淘宝和微店开设了名为一花•一沙的网店,名字取自英国诗人布莱克《天真的预言》。由于两人的性格都比较随性,也不善于推广,因此衣服大部分都是圈里边的朋友购买。
    【希望女儿像小草一样坚韧】
  夫妻二人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取名叫曹草儿,希望女儿像小草一样坚韧、富有生命力,常年搬家,加上受父母性格影响,草儿比较敏感,每次搬家都会央求道:"不要搬家了好吗?"受制于经济压力,迫于无奈屡次搬家,有时会觉得特别对不起女儿,两人最大的愿望希望草儿有个稳定成长环境、上所好点的学校。
    【享受精神自由】
  胄十和妻子对于物质要求都不高,喜欢安静、自由的生活,他们乐在其中。目前来说,照顾好家庭是第一位的。远离城市的喧嚣,脱离灯红酒绿的迷离,这里漫天的繁星、婆娑的树影,映衬着屋内透出的暖黄色灯光,此时此境是那么的平凡和真实。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和梦想,或背离或坚持,随心随性即好!

往期回顾

  • 饥饿宝宝
  • 爱,无言
  • 相爱第617天
  • 裸婚夫妻
  • 晚安,郑州
  • 逝儿重生
  • 异国郑漂
  • 我和我的窝
  • 被毒蚀的人生
  • 割肝救夫
  • 捕渔者说
  • 无助宝宝
  • 寻美之路
  • 当你老了
  • 陈丫头行走梦
  • 天使之爱
  • 交巡警日与夜
  • 救救我的眼癌宝宝
  • 劳动者的脚步
  • 癌症旅馆
  • 王屋隐士
  • 老房子
  • 隐居在石佛村的梵高们
  • 地球村的淘金梦
  • 春节运动会
  • 童言雾语
  • 征女启事
  • 生死之门
  • 不败的向阳花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