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132期:最后的耍猴村

分享到:
猴戏人生:最后的耍猴村

图/文 崔光华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猴戏,俗称“耍猴儿”,兴于汉朝,盛行于南北朝,距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位于河南省南阳市的新野县是目前全国最大的猴戏市场,据史料记载,四大名著之一《西游记》也是吴承恩公元1556年间在新野任知县的时候所创作。
  近年来在新野出土的大量汉画砖上,除了杂技、游戏之外,猴子、狗和人在一起狩猎、嬉戏的精彩画面也屡见不鲜。野性十足的小毛猴,通过新野民间艺人耐心细致的调教,成了妙趣横生的喜剧演员。由此可见,新野的猴戏的确历史悠久,源远流长。
  2009年5月,新野猴戏被河南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第二批河南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
    【“猴乡”故道】
  于湾村位于新野县城北25公里,是目前新野“耍猴儿”艺人最为集中的村落之一。与于湾村紧邻的鲍湾村,也是耍猴人集聚的主要地方,在“江湖”上见到的耍猴人,几乎全来自这两个村。
  这里虽属豫西南平原,但这里没有高山,没有森林,不是猴子生活的天堂,然而在这里,猴子和耍猴人已共同生活了上千年。从高空中鸟瞰于湾村,视野中的蓝色屋顶下,就是猴子们生活、训练的主要场地。
  以耍猴闻名的于湾村,早在九十年代就成了十里八乡有名的“万元户”村,村里也在那几年接连盖起了小楼。对于大多都市人来说,人们日常所见的宠物以猫、狗为主。而在于湾村,耍猴艺人们在闲暇时带猴子出门散步玩耍,却是最司空见惯的事。
  早些年,但凡艺人出门耍猴,都会先来村口拜猴王庙,祈求平安归来。猴王庙由村民们集资兴建,庙中供奉着猴王孙悟空。村里的耍猴人闲暇时就喜欢带着猴儿们来此小坐交流。
  2009年,新野猴艺协会成立,其目的是为了给热爱猴戏的这个群体一种组织归宿感,便于政府管理,同时致力于维护耍猴人的基本利益。据猴艺协会会长张俊然介绍,曾经的耍猴人在外面走江湖是不被理解和认可的,外出演出也多遭受白眼和欺负,认为这是不务正业、四处流窜、虐待动物。协会的成立,就是想给耍猴人一个共同的家。
    【文化遗产or陋习糟粕?】
  2014年,新野4位耍猴艺人因涉嫌“非法运输珍贵野生动物罪”被抓的事件将新野耍猴艺人一度推向了风口浪尖。最终,法院宣判4人无罪。但此次事件,也引发了诸多民众与媒体对耍猴艺人的关注和探讨。
  事实上,由于猴子属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因此,想要在法律许可范围内拥有饲养、训练猴子的权利,需要通过正规手续办理驯养证,且每年都要经过重新审查和考核。但由于耍猴这个职业本身的特殊性,很难去界定究竟是否属于“非法运输”。
  几十年来,猴戏经历了从兴盛、平淡到衰落的发展历程。耍猴人的辉煌时期已经过去了。曾为于湾村带来过辉煌发展期的猴戏正以不可挽回的姿态衰落着,全村八百多户人口中,残存的耍猴人只剩几十人,且多以老人为主。“猴村”中的耍猴人越来越少,猴王庙也跟着日渐落寞了。如今,耍猴这门手艺正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尴尬局面。
  猴戏发展至今日,其实一直存在很大的争议。从艺术角度上讲,耍猴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但从现实角度看,认为耍猴是陋习和糟粕的声音也一直存在。
    【明天是否会更好?】
  作为古老的民间艺术,耍猴在文化语境中是一种传承,前景光明似乎并不现实,但即刻灭亡也不太可能。对于在黄河故道沙质土壤上世代生存的农民来说,除了种地的微薄收入外,耍猴或许是他们很重要的收入来源。这种谋生手段,很难草率地用道德去谴责、质疑,因为,至少耍猴人对猴子的感情是真实而迫切的。
  

往期回顾

  • 饥饿宝宝
  • 爱,无言
  • 相爱第617天
  • 裸婚夫妻
  • 晚安,郑州
  • 逝儿重生
  • 异国郑漂
  • 我和我的窝
  • 被毒蚀的人生
  • 割肝救夫
  • 捕渔者说
  • 无助宝宝
  • 寻美之路
  • 当你老了
  • 陈丫头行走梦
  • 天使之爱
  • 交巡警日与夜
  • 救救我的眼癌宝宝
  • 劳动者的脚步
  • 癌症旅馆
  • 王屋隐士
  • 老房子
  • 隐居在石佛村的梵高们
  • 地球村的淘金梦
  • 春节运动会
  • 童言雾语
  • 征女启事
  • 生死之门
  • 不败的向阳花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